八一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八一中文网 > 即鹿 > 第四十七章 顺手烧褒中 苦战泯恩仇

第四十七章 顺手烧褒中 苦战泯恩仇(1 / 2)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即鹿更新最快!

“燕公使吏?”吕明忙请那使吏近前,见那使吏脑后盘辫,身穿褶袴,却是认得,是蒲獾孙帐下的一个参军,姓齐,便就行礼相见,疑惑问道,“君怎么远道来了?可是燕公有何檄令?是了,是燕公问我部袭攻汉中的进展如何了么?阳安关马上就下,汉中郡将为我秦有矣!”

“燕公既是问将军部袭攻汉中郡的进展何如,亦是令下吏,通传将军知道:我军败於陇西、南安,现已撤回天水郡了。”

吕明闻言惊愕,下意识地去找季和,在季和的脸上也看到了吃惊的神色。

季和说道:“败於陇西、南安?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姓齐的参军,就把蒲獾孙、秦广宗中了唐艾诈死之计,轻进深入,结果相继败北,幸好新兴县没有被北宫越等提前攻下,他两支军马这才逃出生天,撤归到了天水郡等事详细道出。

吕明、季和听完,半晌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吕明问道:“燕公对我部,可有指令?”

齐参军答道:“燕公倒无什么指令,只是吩咐下吏,叫下吏把陇西、南安的战果告诉将军,……”他抬眼看了下吕明,继续说道,“至於汉中这边,是接着打,还是别的其它,燕公因为遣下吏来时,不知贵部的作战情形,故是无有具体的命令,说:随由将军与季参军斟酌决断。”

“君跋山涉水,远道辛苦,请先下去歇息。”

送了齐参军出帐,吕明、季和转回帐中,两人相对落座,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俱默然无语。

最终,还是季和打破了帐中的沉闷。

他说道:“将军,汉中是打不了了,咱们及早撤退吧。”

吕明才展望过自己美好的未来,委实是不甘心就这么撤走,喃喃说道:“这就撤?”

季和思虑已定,说道:“燕公、秦刺史既然已败还天水郡,那北宫越、张道崇及阴洛援陇西的各部,现在肯定已在还郡的路上,闻得我部攻打汉中,他们必定星夜来援,……我部的战卒只有五千人,不,现在五千都不到了,而阳安关至今未下,候北宫越等部的兵马驰援赶至,到的那时,阳安关、汉中打不下不说,我部恐怕再想撤退,也是难於登天了!此其一。

“况且除了北宫越等部可能数日内就会抵至的定西援兵之外,稍早前,今天下午时,将军不是接连收到了两道急报,说南、东两面,各有一支兵马正往阳安关来么?若无北宫越等的援兵,这两支兵马,我部还能扼守险隘,试之一阻,於今却是不能了。此其二。

“综此二条,当下摆在我部面前的,以和愚见,只剩撤军一途了!而且须得早撤,最好明天就撤!……撤,还不能按原路撤,以和之见,当改走褒斜道以撤。”

南边、东边都有援救汉中的部队,所以撤退的道路,不能仍旧走子午道了,如果仍走子午道,那必定就会与东边那支打着“满身胆”将旗的队伍迎面撞上,一旦陷入缠斗,被南边萧尊儒部、西边阳安关阴洛部追上,再等到北宫越等部到来,那就是换个神仙坐镇,吕明、季和这支秦军亦是万难撤回关中去了,故是,季和把撤退的道路改选为了褒斜道。

吕明知道季和说的是正理,然而眼见大好的局面,因为蒲獾孙、秦广宗的兵败,却要毁之一旦,他不免心生不甘,不敢埋怨蒲獾孙,只好把怒气洒在秦广宗的身上,说道:“秦刺史太过愚钝了吧?唐艾的一个佯死之计,就骗到了他!不老老实实地按大王与孟公的既定方略行事,偏要逞能,方平,连累你袭取汉中的奇策不能实现!真是、真是,……唉,无能!无能!”

严格说来,秦广宗、吕明、季和都是孟朗的亲信,算是一党,但秦广宗这回,确实是拖了大家的后腿,以致连吕明都忍不住埋怨他。

季和、秦广宗俱为唐人,两人的关系比吕明与秦广宗的关系稍亲近些,同为唐人,在氐朝为官,皆不容易,故而季和倒没有落井下石,没有责备秦广宗,他说道:“将军,‘三军之灾,起於狐疑’,用兵所贵,决则即行,事不宜迟,现在就下令,叫全军准备,明早撤退吧。”

“也只能如此了!”

褒斜道南边的入口褒谷,在褒中县。褒中县,在南郑县的西北边约一二十里处。从阳安关出发,差不多是直行向东,走百里远近,即达褒中县。

次日一早,秦军次第出营,呈梯形东撤。

阳安关中的守卒看到了他们的撤退,赶紧报给阴洛。

阴洛因为缺乏情报,不知他们为何撤退,登高望之,复见其旗帜整齐,行军阵型有条不紊,不显混乱,遂生疑心,怀疑这会不会是吕明、季和的诱敌之计,故意装作撤军,以诱他出关,从而野战取胜?因此再三犹豫,终是没有出关追击,目送着他们远去而已。

秦军离了阳安关,向东而去,路上络绎接到斥候再探得来的有关南、东那两支敌援的情报。

“将军,小人等冒死接近,已探查分明,南边那支打着萧尊儒旗号的来援之敌,步骑实无五千之数,其军中多是裹挟的百姓。此军现距阳安关二十里许。”

昨天下午接到南边有敌来援这道情报时,季和就犯疑,他认为萧尊儒是绝不可能来援汉中郡的,对这支兵马的来历,他当时已有隐隐的猜测,此时闻得这道补充情报,昨天的猜测变成了判定,他语气确凿地说道:“将军,此路敌援,不会是萧尊儒所部,必是张景威所率!”

“张景威?”

“他败了后,应是没有撤回梓潼三县,沿途裹挟百姓,伪举萧尊儒旗号,以图恐吓我军罢了!”

回想张景威守营时的坚韧不拔,季和的这个猜测是极有可能的,吕明点头说道:“卿言有理。”又生惋惜之情,说道,“要是陇西、南安未败,能够为我部吸引住武都、阴平、汉中援陇西的兵马,使我部可以旁顾无忧地全力攻打阳安关,张景威手下败将,残兵败卒,何足为虑?阳安关,我迟早都能打下!整个的汉中郡,迟早都是我大秦的土地!”

又一条关於东边来敌的情报送到:“东边来敌,或是已知我军东撤,不再前行,停驻於定军山北,做观望之态,现距我军三十余里。”

吕明问道:“南边那支敌援,料是张景威部,方平,东边这支‘满身胆’,是谁人所部?这支兵马从东边来,东边只有巴西郡,难道是程勋的兵马?”

能够猜出南边敌援的来历,对东边这支敌援的来历,季和却是猜测不出,他百思不得其解,说道:“程勋乃江左之将,非定西所属,且我已去书吓之,常理而言,他断不会来援汉中的,这支来援敌军,没有打程勋的旗号,这也证明,这支兵马不是程勋所部,然此军从东来,看来路却又确是像巴西郡之兵,到底怎么回事?和想不出。”

一边严密监视这两支敌军和阳安关阴洛部的动静,一边向东撤退,一日多后,到了褒中县。

为了守住阳安关这个连通武都、阴平郡的重地,阴洛把能调用的兵马都带去了关内防守,因而褒中县的守卒不多,事实上,南郑等县,现下也几乎都是空城一座。

秦军到了县外,奉吕明、季和的命令,顺带手,把褒中的县城攻下,入城抢掠一番,随之,放火烧了褒中县城,掳了当地的百姓千余户从军,然后才进入褒谷,北撤回关中去了。

……

吕明、季和部撤走的次日,一支兵马来至阳安关下。

阴洛眺看,见这支兵马打着萧尊儒的旗帜,纳闷不已,出於谨慎,叫守关的戍卒戒备。

不多时,数骑沿道入山,径到阳安关前。

数骑最前之人,身形矮小,面裹创纱,阴洛视之,是张景威。

“景威?”

“府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