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节:这就是……真实

作品:《无限血核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无限血核更新最快!

    顺着足迹,小心翼翼地前进,众人很快有了发现。

    “蓝藻,是你?你还活着!你这是怎么了?”当苍须看到了蓝藻,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他的印象中,蓝藻是一个健壮沉稳的中年大汉,他有着坚定的意志,并且时时刻刻都保持着警惕。

    但现在的蓝藻,却是瘦了一大圈,蓬头垢面,满脸血迹。他像是一具木偶,呆坐在茂盛的草丛中,毫无防备的意识。当听到有人呼唤他的名字,他这才缓缓侧身转头,满脸都是恍惚和呆滞。

    紫蒂也跟着心头一沉,暗中猜测:“难道他受到了什么魔兽的攻击,导致灵魂遭受重创,变成痴呆了吗?”

    发现蓝藻的那一刻,众人是喜悦的。

    他们并不知道蓝藻、黄藻暗中撤离,见死不救的事情。在针金等人看来,蓝藻和他们在沙尘风暴中分离,能够在绿洲这里和蓝藻汇合,自然是惊喜的。

    但是这种喜悦像是一阵风,伴随着蓝藻的精神面貌迅速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惊疑不定。

    “蓝藻,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人吗?”

    “你弟弟黄藻呢?”针金询问。

    听到黄藻这个名字,蓝藻顿时浑身一颤,像是被口令激发起来的魔像。

    他楞住了,旋即脸上表情剧烈变化,像是忽然间恢复了所有的记忆。

    他无比焦急、慌乱又紧张地喊道:“大人,针金大人您来了!!快救救我的弟弟,快救救他。”

    说着,他就扑到了针金的脚步,一把抱住针金的小腿。

    他又看到了紫蒂,仿佛刚刚才看到一样,更加惊喜地喊道:“还有还有紫蒂小姐,太好了,您也在。有您在,一定能治好我的弟弟的!”

    “究竟发生了什么?冷静一点,蓝藻。”针金紧皱眉头,俯身抓着蓝藻的肩膀,将他提得站起来。

    “快,快来这里!”蓝藻猛地挣脱针金的手,转身向这最近的椰树跑去。

    刚跑几步,他就被草丛绊倒,一下子半跪在了地上。

    他非常焦急,手足并用,又爬又跑,在前方领路。

    情况很不对劲,问又问不出来,针金等人提起精神,跟在蓝藻身后。

    等到了那棵椰树下,走在最前面的针金瞳孔微微一缩,他看到了草丛中的黄藻。

    黄藻的衣服非常破烂,大半边的血肉都没有了,惨白的肋骨、臂骨、腿骨等都裸露出来。

    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剩下的半边血肉之躯已经发生腐烂,开始产生一股恶臭。

    黄藻已经死了,现在的他是一具彻彻底底的尸体。

    但诡异的是,尸体还被包扎起来。

    包扎的绷带明显是撕扯衣服做成的长布条,还盖着好多片巨大的椰树的树叶。

    “弟弟,弟弟,你快睁开眼睛。”

    “你看看,针金大人来了,紫蒂小姐也来了。你有救了,你有救了!”

    “你真是好运气,沦落到沙漠里,还能在碰到两位大人,哈哈哈……”

    蓝藻跪在黄藻的身边,用臂膀撑住黄藻的后脑勺,让后者上半身挺立起来。

    不得不说,这是令人惊悚的一幕。

    黄藻早已死亡,满脸惨白,浑身残破,血污和白骨让人触目惊心。

    随后而来的苍须、紫蒂看到这样的情景,脚步猛然停顿在了原地。

    “呕。”

    紫蒂猝不及防之下,顿时干呕了一声,差点吐出胃里的酸水。

    “黄藻?”破碎的眼睛镜片后,是苍须瞪大的双眼,“他死了!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

    蓝藻受到刺激,疯狂摇头,连声反驳道:“不,他没事,他没死!”

    “他还活着。”

    “苍须,你老眼昏花了!你再仔细看!”

    随后,蓝藻又看向他的弟弟,拔高的音调猛地低下去:“弟弟,你快醒来,睁开眼看看啊。”

    黄藻早已死得不能再死了,怎么可能睁眼?

    蓝藻近距离盯着黄藻的脸,看到后者毫无反应,渐渐焦急起来。

    “弟弟,弟弟。”

    “你睁眼看看啊,快睁眼看看!”

    蓝藻开始癫狂起来。

    他伸出右手手指,拨开黄藻的眼皮,顿时露出渗人的眼白。

    “你们看,你们快看,他睁开眼睛了。我弟弟睁开眼睛了!”蓝藻欢喜地大叫。

    紫蒂、针金都默然不语。

    苍须摇头,深深叹息道:“蓝藻,你清醒一点,你弟弟……确实已经死了。”

    “不,他没死。他没有死。你胡说,你胡说!”

    蓝藻大吼,变得歇斯底里。

    他把耳朵贴在黄藻的右胸,那里一半是血肉,一半是白骨,内脏已经不翼而飞。

    “你们听,他还有心跳!”蓝藻忽然满脸惊喜。

    众人沉默。

    蓝藻看着众人如此神色,变得无比焦急,他又伸出手指,贴在黄藻的鼻翼下端。

    “你们看,他还有呼吸!”蓝藻大声叫道。

    众人仍旧沉默。

    蓝藻向着众人狰狞大吼:“他还活着!!!”

    吼声非常巨大,这是蓝藻拼尽全力的呼喊,震荡众人的耳膜。

    众人站在原地,像是三具铁人,一动不动。

    “他还活着啊!!”蓝藻半跪在地上,胳膊挽着黄藻的尸体,他瞪大双眼,向众人再次发出嘶吼。

    但吼声只有刚刚音量的一半。

    蓝藻满眼布满血丝,眼泪汹涌而下,迅速在脸上划出两道泪痕。

    “他还活着,还活着……”

    蓝藻低声呼喊,他像是仍旧在向众人证明这一点,又像是在对黄藻呼唤。

    这位壮汉挺直的上半身佝偻下去,他缓缓低头,将头深深地埋在黄藻残破不堪的胸口。

    太阳已经沉没在地平线下,最后的一缕光线也没了。

    一切都处在昏暗中。

    蓝藻的哭泣声,在绿洲中飘荡。

    他哭泣着,诉说着。

    “是我……是我……”

    “是我害死了他,是我杀死了他。”

    “我杀了黄藻,我杀了我的弟弟。”

    “我杀了他,我杀了我在这个世上最后的亲人!”

    “呜呜呜……”

    “这些天,我都是靠着他活下来的。”

    “我真的没想到,这里会有绿洲啊!”

    “我真的没想到……”

    “呜呜呜……”

    “我活下来了,他却死了。”

    “我是凶手,我是凶手。”

    “对不起,对不起,弟弟。”

    “对不起,妈妈……我没有照顾好他,我杀了他。我该死,真是该死啊!”

    “呜呜呜……”

    难以想象,一个壮汉会发出这样凄切的哭声。

    哭声就像是幽灵在平静的湖面上飘荡。

    深夜的星空依旧璀璨。

    绿洲中的气温比外界正常得多,没有深夜沙漠那般酷寒。

    并且还有篝火。

    橘红的火焰静静地燃烧着,时而发出噼啪的木头烧裂开来的脆响。每当响声发出的时候,就会有一小股的火星火苗串上去,然后在上空迅速消散。

    篝火上还有木架子,串着蜥蜴肉的肉串正在烹饪当中。

    而在针金等人的身边有好几个椰子。

    绿洲中的椰树很多,品种大概有两类,一类结椰果,一类结椰枣。

    用刀剖开椰子的果壳,里面是新鲜可口,但带着明显的硫磺气味的椰汁。

    水的问题得到了更好的解决。

    比料想中还要好得多针金等人现在不仅有了湖水,还有果汁。

    当然,因为入夜,湖边情况无法探明,为了保险起见,针金等人没有着急过去汲水。

    不远处,蓝藻半跪在草丛当中,目光呆滞,只盯着黄藻的尸体。任凭烤肉的香气、针金等人的呼唤,他都没有反应。他形同木偶,除了能够呼吸之外,好像已经是死了。

    白芽则躺在篝火旁。

    他双眼紧闭,一直昏迷不醒。

    他仍旧在发烧,并且温度越来越高了。

    很显然,他的情况在恶化。

    或许当第二天来临的时候,这两个人就都成了尸体。

    火光映照在针金、紫蒂、苍须三人的脸上。

    紫蒂朝蓝藻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视线挪到针金的身上。

    少女主动打破之前一段很长时间的沉默:“大人,这种人不能留。”

    “黄藻的尸体我们都看到了。”

    “蓝藻自己也承认了他的罪行。这种人太残忍了,我们怎么可以留呢?”

    “我还发现,蓝藻的背后似乎被酸液喷射过,伤口已经腐烂不堪,但明显之前有过护理和包扎。这明显就是黄藻干的,单蓝藻对他的后背上的伤是处理不到这种程度的。”

    “黄藻帮助他的哥哥,为蓝藻细心包扎。但蓝藻怎么做的呢?这样的人真的太可怕。”

    针金没有回应,目光一动不动,仍旧盯着眼前的篝火。

    苍须这个时候开口:“我有一个疑惑。既然蓝藻已经到了绿洲,绿洲中食物充沛,他身上也有武器。就算狩猎不到野兽,也有掉落在地上的椰果。”

    紫蒂立即回答道:“很显然,黄藻死后,蓝藻才发现这片绿洲。依靠黄藻的血肉,蓝藻才能支撑到这里。或许也正是因为来到了绿洲,才让蓝藻陷入无边的懊悔和痛苦当中。因为他明白,如果他没有急着杀掉他的弟弟,再坚持那么一会儿,或许就能够来到这里。到那时,他的弟弟不会死,他们兄弟俩也会因此存活下来。”

    苍须点点头:“紫蒂大人的猜测非常合情合理,所以,紫蒂大人也认为蓝藻正是因为后悔和痛苦,才沦落到如此地步的。也就是说,蓝藻他在承受着他内心的善良、道德以及亲情的折磨,是这样吗?”

    紫蒂顿时大皱眉头,她微微瞪向苍须:“你是什么意思?你是想给一个杀死自己亲弟弟的人开脱?”

    苍须连连摇头道:“紫蒂大人,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并不想给任何人开脱,不管他蓝藻是什么样的人,他总归亲手杀死了他的亲弟弟,他是一位杀人凶手!”

    说到这里,苍须又看向针金:“我只是想阐明一些我所知道的,微薄的或许狭隘的道理。”

    针金起了兴趣,面无表情:“苍须学者,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苍须微微一笑,将手中的一根柴火扔进篝火当中。

    “我们人族其实很弱小。和野兽相比,我们没有锋利的爪牙,没有坚硬的甲壳,没有飞翔的翅膀,没有在水中呼吸的腮。”

    “并且,我们引以为傲的智力,其实也不是我们独属的。精灵、兽人、恶魔、天使、地精等等,都拥有着不弱于我们,甚至高出我们人族的智慧。”

    “尽管在当今世界,我们人族的综合实力最强。但只要回望历史,我们就会发现,人类的先祖都是处于下风,在危险当中艰难求生。人族的昌盛,成为第一势力,也是最近几百年的变化而已。”

    “所以,很早以前,当我们人类的祖先茹毛饮血,衣不遮体地在自然中求生时,我们的先祖就发现了重要的一点:作为人类个体,我们实在太弱小了。唯有相互帮助,借助彼此的力量,才能有更多生存下去的可能。”

    “渐渐的,最早前的人族部落产生了,随后是家族,然后是国家的雏形,到现在我们人类建成了统治整个人族大陆的强大帝国。”

    “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产生了伦理和道德。我们崇尚强者,是因为依附强者能够生存。我们认可血脉带来的高贵,是因为优秀的血脉更可能能够培养出强者。我们有了集体观念,有了个人牺牲,有了荣誉感,我们鄙视自私自利,我们提倡分享,是因为我们不希望被集体排斥。个人太弱,在集体中得到其他人更多的认可,更有利于个体的生存。”

    “然而,事实上,自利才是生命最初的本能。伦理和道德的产生,还在自利之后。究其根本,伦理道德也是因为生命的自利本能。”

    “就像分享,本质上是为了交换更有利于自身生存的条件。就像我们鄙视自私,是因为我们不希望他人变得自私,这样将不有利于我们个人的生存。我们帮助他人,是因为帮助能让我们在群体中更好地生存。独自求生会降低我们的生存率和繁育率,会让我们的血脉不管高低还是贫贱,都更难传递下去。”

    “够了。”紫蒂低喝,她盯着苍须,目光穿透之间的篝火,带着一股愤怒,“苍须学者,你是想说,蓝藻之所以杀死他的亲弟弟,是因为求生的本能。你不仅是为蓝藻开脱,同时也在为你自己之前提议吃掉白芽而开脱!”

    苍须没有因为紫蒂的打断而停下,在此刻,他罕见地表现出了强硬。

    他的目光一直集中在针金的脸上:“在交配之后,雌性蜘蛛或者螳螂,会吃掉雄性。它们没有爱情的伦理。”

    “健壮的公狮驱逐了年迈的老狮子,成为狮群新的领袖。它会尽全力把守自己的领地,在上面耀武扬威。它会让母狮群外出给它猎食,它会将之前老狮子的子嗣那些幼狮尽数杀死。它们不会有尊老爱幼的道德。”

    “这番话听起来非常刺耳,我的大人。”苍须最后苦叹,他的目光诚挚而又悲伤,“但这就是……真实。”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