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节:乐观和希望

作品:《无限血核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无限血核更新最快!

    针金扫视一圈,立即明白众人人心浮动,他们的所思所想少年骑士是一清二楚。

    身为领袖,自己的伤势可以先不顾,首先得顾及整个队伍。

    针金知道,在这样的绝境之下,一步步看着自己向死亡的结局滑落,自己却没有任何办法,绝大多数人都会崩溃,发疯乃至发狂。

    所以,他轻笑了一声,宽慰道:“各位,你们应该庆幸,这支金枪蝎群是把我们当做了一支兽群,蝎子头领和我展开王与王的对决。除非决出了胜负,否则蝎群是不会全面进攻的。”

    “的确,我们还活到现在,都是针金大人你的功劳!”

    “但话是这样没错……”

    “迟早我们也会……”

    探索队员们附和的同时,又吞吞吐吐。

    针金又道:“只要我们还活着,就有很多希望。比如遭遇到其他人,得到支援,从而得救。又比如再来一场沙尘风暴,打乱这一切,再比如传送再度发动,我们直接离开此地。”

    众人一阵面面相觑,针金大人是否过于乐观了?

    随后众人开口。

    “针金大人,我们先后经历了两次传送,推算出了时间,大概半个月。前几天我们刚刚传送过来,现在想要再被传送,基本上没有这个可能啊。”

    “如果是再刮起那样的恐怖风沙,我们都要凶多吉少。”

    “现在我们身陷沙漠,根本不知道沙漠有多大,具体的位置又在哪里。谁能来搭救我们?这种可能太小了。”

    众人三三两两开口,神情很是沮丧。

    针金却保持着微笑:“但是仍旧有可能,不是吗?当你们被困沙丘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想过会被我拯救呢?我和你们汇合了之后,又有没有想过蝎群会来帮助我们?”

    众人再度面面相觑,一时陷入沉默,不得不承认针金的话有一定的道理。

    “所以,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希望。”针金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道,“只有我们时刻保持希望,不自我放弃,那么在死亡真正来临之前,都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和可能!”

    “大人您说的很对。”

    “有大人在,我们就有希望!”

    众人的眸子微微明亮了几分,士气被针金提振了一些上来。

    但针金旋即话锋一转:“不过,只寄希望于外来的帮着和改变,这不是勇敢者的行为。更可靠的是我们自救。”

    针金扫视一圈,他的目光紫蒂身上微微一顿,最终将目光停驻在了苍须身上:“老学者,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

    紫蒂身上的药剂几乎耗尽了,最强的药粉能够释放出浓绿酸雾。但之前尝试过多次,酸雾对蝎群毫无用处。

    沙漠十分贫瘠,紫蒂手中严重缺乏材料,也配置不出新的药剂来。

    所以,针金更期待苍须的表现。

    苍须察觉到针金期待的目光,摇头苦笑:“很抱歉,针金大人,我没有任何改变局面的办法。事实上,我一直非常疑惑。这支蝎群为什么追着大人不放?它们在这里生活的最大威胁,恐怕就是那些绿皮蜥蜴。但它们却放过了溃败的蜥蜴,也要对大人您紧追不舍。按照大人告知的,金麻石是这些蝎子的食物。它们并不吃肉。但蝎群始终将我们列为第一目标,这很不合常理。”

    有人嘟囔出声:“在这种鬼地方,还讲究什么常理呢?”

    “或许是针金大人在挑衅这支蝎群的时候,给它们带来了巨大的损伤,让这些蝎子极端仇恨大人,所以一直紧追,从未放弃。”

    针金摇了摇头:“我的确斩杀了几头蝎子,但绝对比不上绿皮蜥蜴给蝎群造成的伤亡。至于那头白银战蝎,我和它交过手。手臂上的伤可就是它造成的,而我的刀锋只是在它的头壳上留下一道白痕而已。”

    “看来我们必须得斩杀一头枪蝎,解剖它的尸体,看清楚它们的身体构造,才能弄懂当中潜藏的秘密了。”苍须说出自己的建议。

    他有一个观点生物的构造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生物的习性。

    针金认可这个观点,事实上,在过去的探险和求生的过程中,他在这个方面获益良多。

    只是蝎群就在眼前,要杀蝎解剖是很有风险的事情。

    现在是王对王,蝎群并不进攻,而是每一次都围观头领和针金的对决。如果探索队冒然对其中一头蝎子下手,还将它分尸解剖,那么这群蝎子会作何反应呢?

    极大可能会发动群攻,仅剩下几人的探索队将会被蝎群轻易覆灭。

    冒然袭杀普通枪蝎,太过冒险了。

    针金的队伍需要一个好时机。

    太阳慢慢地落下来。

    它不再无法直视,悬挂在西边的天空,像是一块出炉之后被烧红的圆形铁块。

    日光变得昏暗,贫瘠的沙漠转为一种枯黄的颜色。

    针金等人在沙漠中前行。

    每个人都是一脸的憔悴,一个个嘴唇干裂,眼圈浮肿,饥肠辘辘,腿脚酸软。

    食物、水已经开始最低限量的供给。

    蝎群远远吊在他们后面。

    一路上,他们疯狂地搜寻一起可以吃的东西。但是小虫小蜥蜴早就被蝎群惊跑了,即便遭遇到了几株植物,在苍须的提醒下,探索队员们都无奈放弃。

    这几株零星的植物,孤零零地生长在沙漠中,它们枝叶细小干瘦,根系发达,深深地扎进地底深处。

    这些植物都不能吃,有的还带着毒素,一旦被刺中流血,就要中毒。

    苍须辨认出这些植物,让众人都没有冒然挖掘,节省了众人的体力。

    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针金等人看到了一块块巨大的石头。

    这是金麻石群。

    探索队员们并不意外。

    路是针金领的,这处地方就是针金曾经在夜里栖息的天然营地,也是他们此次逃生的第一目的地。

    有了金麻石供暖,针金等人就能熬过寒冷刺骨的沙漠之夜。

    他们甚至可以将干粮放置在金麻石上,烘热了之后再下肚。

    换做其他地方,没有金麻石,他们就得生火供暖。

    生火需要材料,沙漠中木材太少了。如果他们要生火,恐怕还得燃烧自身的衣物充当燃料。

    在这里,他们没有了必须要生火的麻烦,节省了许多生存资源。

    食物、水是最重要的生存资源,身上的衣物可以御寒,可以避免晒伤,也是一项重要的生存资源。

    夜风徐徐吹拂面庞。

    月光洒照沙漠。

    站在一块几乎是最大的金麻石上,针金收回了远眺的目光。

    蝎群虽然也进入了这片金麻石群,但和针金他们一样,收缩着队伍,盘踞在一个角落里安心休憩,并没有丝毫进犯的意图。

    针金松了口气。

    这个情况对他较为有利。

    常人的视野在夜里大受局限,没有斗气辅助的针金,如今也不例外。

    相比较人类,野兽尤其是当中的猎食者,多有优秀的夜视能力。

    至于这些枪蝎在夜里能看到多远,针金并不清楚。

    以防万一,守夜的人绝不会缺失。

    跳下金麻石,针金发现苍须正跪在地上,眯着双眼,盯着手中地图打量。

    虽然没有生火,但今晚明月高悬,光线还是不错的。

    时不时的,苍须还在用手指头在沙上勾勒出一些线条。

    察觉到针金来到自己身边,苍须抬了抬头,又继续在沙上划线。

    “大人,我正在推测我们的位置,还有这片沙漠的大小,以及绿洲的方向。”苍须头也不抬地解释道。

    针金点点头:“有什么进展吗?”

    “唉,我的大人,您要明白,这项工作很难。”老学者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们缺乏足够的信息。我们不知道这座海岛究竟有多大,这片沙漠有多大,在海岛的什么位置。之前我们被传送到沙漠中,的确幸运地发现了绿洲。但沙漠缺乏地标,我们目前走过的路究竟和绿洲的相距多远,都没有办法判断。”

    “如果太阳、月亮不是人造的,我们所观察到的也是真实不虚,并且行进的路线没有变化,那么我们的方向至少是可以确定的。”

    “如果海岛的主人没有干涉太多,那么这座海岛应该还是自然的地形。大多数的海岛都是中心地势高,边缘地势低矮。所以,如果找到河流,顺流而下,理论上都能来到海边。但是我们现在身处沙漠……”

    说到最后,老学者再次叹息一声:“很抱歉大人,我不能带给你更多的帮助。目前的情况相当糟糕,我想我们需要运气,足够多的好运气!”

    “是啊。”针金跟着叹息。

    少年一脸愁容,述说目前的处境:“我们的食物很少,最多只能支撑两天,并且都是最低限度的供给。”

    “更麻烦的是蝎群,我们很难摆脱他们。”

    “我还得提醒你一点,我的大人。”苍须补充道,“蝎群带给我们的危机,不只是死亡本身。它们始终跟随我们,就是一项狡诈阴险的捕猎技巧。就像红砂戈壁的红毛箭猪,它们面对大型的猎物,会射出刺箭,追逐猎物,让猎物在剧烈的运动中不断失血,不断虚弱,最终丧失抵抗力。”

    “或许蝎群采用的就是这项战术。”

    “即便蝎群没有全面进攻,没有足够的食物补充,我们会越来越虚弱。”

    “虚弱的不只是我们的身体,还有我们的内心。”

    “长期遭受蝎群的追击,我们的压力会越来越大,会越来越脆弱。常人在极限的环境下求生,最需要的是保持希望和心里的平静。”

    “我知道很多记录,在沙漠中看似无害的海市蜃楼其实非常凶险。沦落在沙漠中的求生者,一旦没有发现海市蜃楼的真相,经历希望和失望的巨大落差后,十分容易崩溃,从而放弃自己平日里恪守的原则,甚至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