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骗子很小心

作品:《民国之远东巨商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民国之远东巨商更新最快!

    然后这位长相秀气,金发碧眼的人物回头对那几个懵逼的警察毫不客气的道:“我这几天会亲自去问候你们的家人的,滚出去。”

    旧金山是个特殊的地方,警察们屁滚尿流。

    而冯才厚瞠目结舌,因为他认出了带头的那位洋人是旧金山铁路总办的安保经理约翰森。

    约翰森是真正意义上的头面人物。

    传说他属于一个强大的家族财团,在这里为家族打理生意维持安全。

    说个不客气点的话,他也是跟着铁路总局吃饭的人,就现在他都挂着个旧金山铁路安检巡捕的头衔呢。

    但他居然尊称韩怀义为“阁下”?

    一时间场面安静的有些诡异,众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神色依旧淡定的韩怀义。

    谁也不知道,这货心中其实已经日了狗。

    但场面不能崩啊!

    韩怀义努力淡定的走了过去,伸出手道:“我是查理。”

    “约翰森见过阁下。我跟过桑尼。就是您说的桑德。另外您的手下伊万已经在维克多之子马尔切诺的帮助下,查出了杀害罗威的凶手,他们正等候您去处置。”约翰森道。

    韩怀义闻言心里略踏实了些,约翰森说着又摸出张照片:“这是维克多先生和您教父的合影,请你确认一下。”

    照片中大背头的长脸男人边上,有位穿着神父服的老头慈眉善目的冲着韩怀义微笑,他胸口的十字架上的光芒被相机定格,隔着多年依旧在韩怀义的眼底闪烁。

    韩怀义明智的一言不发但眼眶微红,约翰森见状叹道:“查理阁下,维克多先生期待和您尽快见面,他很想看到神父,也是他叔父的教子。”

    “桑德的照片呢。我指的长大以后的。”韩怀义忽然问。

    “这里。”约翰森忙掏出另外一张照片,韩怀义努力“辨认”,但他狡猾的说:“这太扯了。”

    “是的。”已经相信了他的约翰森很实在的道:“桑尼后来的样子变得很离谱。但眉宇间还是那样的。”

    “我真的看不出来,但我能信任你是吗?”韩怀义滴水不漏的反问,约翰森道:“是的,阁下。”

    好吧,看来美国还真有个桑尼和神父,这事算是搞大了,但上帝保佑。

    韩怀义沉默了下道:“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以后多照顾照顾这里的华人?他们毕竟是我的同胞,从今天这些警察的态度我就能看出来,他们过的不容易,享受不到公平。”

    约翰森立刻回头对冯才厚道:“冯!现在起你是铁路局的安巡总华探长,管辖所有的华人探目,并直接对我负责。杰克陈!从现在起你是后勤部的华工负责人,直接对我负责。”

    那两人忙道:“是。”

    什么帮会大佬此刻也为之振奋和震撼。

    韩怀义却只是淡淡的一笑:“谢谢。在我见到维克多先生之前麻烦您先告诉他,我必须先为罗威的事做些安排。”

    “明白。另外我可以派遣一些有执法权的兄弟保护您。”

    “好,这样我也方便了许多。”韩怀义没有拒绝,他坦然接受。

    约翰森顿时大为开心,他说:“我和您一样很想念桑尼。”然后他冲布莱顿道:“摩根财团的人?”

    “imm。约翰森先生。”

    “你已经知道了阁下的身份,希望你能尊重他,我不会忘记你的友谊的。”

    “明白,我和查理是很好的朋友,约翰森先生。”布莱顿现在只管拉关系再说。

    摩根财团确实强大,但纽约的家族人脉同样不可小觑。

    韩怀义没有驳斥他的近乎,他反而证明道:“布莱顿先生刚刚正要为中国人出头,我很领情。”

    约翰森表示欣赏后接着问他:“查理,我先去收拾那几个警察,明天我们一起吃个中饭怎么样?”

    “我请你,桑尼老哥的弟兄。”韩怀义笑道:“但我还是习惯叫他桑德。”

    “那就叫他桑德吧,反正他在天上看着你我呢。”约翰森道。

    二狗子顿时心中苦笑,最好别看,他忽然问出一句:“报仇了吗?”

    “已经知道是谁。”约翰森道,韩怀义立刻道:“麻烦转告老头子,我要亲自为他报仇!不惜一切!”

    “那我和你一起回去,我这就去请示。”约翰森显然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他说完告辞,韩怀义一直送他到了门外。

    几十个强壮的男人看到他出来后,整齐的道:“查理阁下!”

    韩怀义笑着摆摆手和他们道别。

    等他再转身进入餐厅,所有人都肃穆的站着,之前还有些摆架子的冯才厚此刻甚至多少有点诚惶诚恐。

    因为严格来说在这时的旧金山,白人和华人是生物链上的上下级,中间还夹杂着欧洲的新移民,比如意大利这样的少数族裔。

    当然了,因为特殊的原因,意大利帮会在某些方面又凌驾普通白人之上。

    但唯有华工的待遇一直很差。

    放眼看去,美国铁路的枕木下有无数华工的尸骸。

    但是现在的局面似乎不一样了。

    同为中国人的韩查理竟然是……

    “培养我成才的教父是纽约的维克多先生的叔父,约翰森过去的坐堂是我的兄长。”韩怀义言简意赅的一句就此打住,同时还提醒冯才厚等人:“冯先生,这件事我们内部知道就行,不必宣扬。”

    “明白,明白,我可是托了您的福气啊。”冯才厚开始敬酒。

    韩怀义没有因为他的前倨后恭而轻视对方,如果不是为了生活,谁特么乐意低头。

    他礼貌的回应又和诸多人等一一来往,瞬间赢的了众口一词的赞叹。

    回去后这个骗子和杰森又是个说辞:“本来我想等你去纽约做出些什么,然后再去找我教父留下的关系的,目前来看这件事可以提前了。”

    杰森今天喝的有点多,只管在那里嘟囔:“天啊,天啊,维克多老头子的弟弟,你是维克多老头子的弟弟级别的人物。”

    “好了,杰森,早点休息吧。”

    韩怀义回到自己房间后拿出照片,努力分析事情并回忆情况后,他叫来谢苗:“你安排人提前过去了解下伊万那边的情况,另外告诉他,我很不高兴他没有提前通知我消息。”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