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兄弟会新人的感受(万字爆发)

作品:《民国之远东巨商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民国之远东巨商更新最快!

    这会儿已经是夜里11点半。

    俗称的三更天都要到了。

    上海县的百姓们早已经入睡,但大世界这里依旧人声鼎沸。

    当韩怀义一行人特地走安全楼梯顺便逐层的看一下现在的生意时,正好有一批赌客散场出来去吃夜宵。

    赢了点钱的在大声的嚷嚷着,手舞足蹈的比划着。

    输了钱的在不服气的要等会去翻本。

    拿微薄薪水的招待们就在边上羡慕着这群最起码还赌的起的人。

    众生百态尽入人眼。

    紧接着他们就看到了一群洋人簇拥下的韩怀义。

    “韩先生!”青皮们纷纷弯腰闪去边上,眼中是崇拜和敬畏的情绪。

    “韩先生好。”餐厅饭店的服务生和至掌柜,甚至连一些客人都在齐声问候。

    “是韩先生呢。”几个舞厅的歌女开小差出来,见到韩怀义后躲在边上指指点点叽叽喳喳着。

    众人的神态是做不来假的。

    这就是韩怀义如今沪上地位的最好证明。

    费沃力笑说:“查理,我感觉你就像狮子王在巡视领地一样。”

    “我看到的却是金币在我们的衣兜里震响。”韩怀义道,顺便向四处拱手:“大家辛苦。大家发财!”

    “谢韩先生!”

    有个胆大的舞女在喊:“韩先生明天点我喝酒呀。”

    “使不得使不得,你声音小点,我家里管得严。”韩怀义一脸为难的说,他如此接地气自然惹的周围哄堂大笑。

    这时蒋文武一脸激动的追来:“韩先生。”

    他欲言又止因为手里拿着份今天到现在为止的财物材料,韩怀义接过扫了一眼卷在手中:“我先拿着,对了,没什么事的话你们都早点回去,休息好了明天还要忙呢。另外告知所有财务,明天每人自领10元奖金。”

    “是。谢谢韩先生。”

    好不容易出门,穿过街来到俱乐部后。

    韩怀义看到俱乐部的一层正在装修。

    白天还在饭店客串跑堂的周宝泰这会儿正在这里监工,他见到韩怀义和洋人一起,就很聪明的没来打搅。

    路过有几个白俄警戒的二楼后,韩怀义等人来到了三楼的那间会议室。

    负责这项工程的杰森在杜威特吃惊的注视下打开了藏在墙壁书柜上的暗门。

    再穿过道幽暗阶梯,他们就来到了真正的顶楼。

    厚重的木门后面是一道屏风式的浮雕墙壁。

    绕过墙壁才能看到大厅的模样。

    大厅的南边是两片遮了光的窗户。

    窗户中间的墙壁上悬挂着一面印有字母的旗帜。

    杜威特暂时无法辨别内容。

    旗帜下有一个造型古朴的物件,形如壁炉。

    大厅两侧则是高大到头的木柜酒架等装饰。

    夹杂其中的支撑柱是希腊式的,在木柜前还矗立着两尊横枪跃马的骑士雕像。

    大厅正中垂下片黑色灯罩的吊灯,七零八落虽不规则却很有些不对称的美。

    灯下,则是张宽敞的圆桌和十三张椅子。

    但桌子顶头正对壁炉的位置是空缺的。

    隐秘的通道浮雕的屏风,古朴大厅里的摆设和圆桌仪式,以及身边一言不发的法租界高层郑重其事的表情,让杜威特都有些慌了。

    他们这是要献祭我给哪位恶魔吗?坦白,查理要和我坦白什么?

    这时韩怀义的声音响起:“今天是迎接新人日子,也是远东兄弟会正式启动事业计划的日子,值得高兴的是,我们的新伙伴带给了我一个美妙的念头,我决定提前坦白这个对大家有利并能流芳百世的计划。”

    “兄弟会?”听到这个高大上的名字,杜威特觉得自己都快尿了。

    “点亮圣坛吧,杰森元老。接下来由兄弟会的副会长司铎元老费沃力先生和副司铎梅洛先生等人先和你讲解我们这个组织以及宗旨。然后我们再说其他事。”

    韩怀义话音刚落,杰森就摁下了开关。

    七盏吊灯和圆桌尽头的“壁炉”都被点亮。

    这些灯散发的光线并不明亮,但足以让杜威特看清楚周围人严肃的脸色,以及更深刻感受到这个场所的庄严肃穆。

    杜威特注意到,那面长方形旗帜上的中心是一个特别醒目的标志。

    这个标志是半圈麦穗,和信誉,骑士精神,合作三个英文单词组成的圆圈。

    圆圈中心有艘装满金币的巨轮。

    巨轮的船号是3c。

    在巨轮上还有两把交错的利剑。

    剑身上分别刻有illuminati和brothe两个单词。

    旗帜整体颜色泛红,整个标志的颜色泛黑。

    这种色调的旗帜既不和暗沉的整体环境有冲突,又有些突出。

    杜威特再茫然看看四周。

    如果不是这些人的身份,他也许会怀疑这是个恶作剧。

    但与会的是韩查理,是法国领事是法国警长等响当当的租界人物,身份决定了他们言辞的可信度。

    杜威特紧张的心情略微放松但精神上却不由也更加的认真了起来。

    费沃力和梅洛邀请他去最前面的圣坛边的沙发上之后,韩怀义坐上了圆桌右手第一个椅子。

    他翻看了下蒋文武临时拿来的材料,暂时打断了费沃力和梅洛的“洗脑”工作,说:“先生们,晚上五点至刚刚的六个小时,大世界的赌场和巴比伦的营收达到了一万伍千两白银。其中赌场的营收高达一万一千。”

    众人包括杜威特在内都为这个数额目瞪口呆。

    “赌场中贡献最大的是赌场自己负责的贵宾1号厅,几个浙江商人和赌场对赌。结果在牌九上折腾了7000两白银。严九龄很明智的禁止他们继续赌博,并按着我的规矩反馈给他们1000两,人均200两的路费。这种做法应该会让冷静下来的他们无话可说并感激涕零。”

    “干的漂亮,查理,看来这批客人可以有资格参与赌船计划了。”费沃力说。

    杜威特懵逼着:“赌船?”

    “查理阁下的主意,用一艘海轮改造成连带吃喝玩乐和赌博的邮轮,有资格的赌客可以在上面一掷千金,我们抽头百分之10就够了。”

    “那你们今天到底赚了多少?”杜威特忍不住问。

    费沃力哈哈大笑:“你们,不,应该是我们赚了多少。”

    “2万以上吧。”韩怀义道,因为赌场的钱是纯利。

    “好了,让我们继续吧。”费沃力看到韩怀义拿起纸笔,又打开了留声机播放起音乐,他知道查理要考虑一些计划了,于是他道。

    半个小时之后,整理好思路的韩怀义放下笔询问杜威特道:“感觉如何啊,杜威特先生。”

    杜威特现在就和磕了药似的。

    他想不到自己竟然能成为这样一个伟大组织的十三元老,可以享受无数的机遇和财富。

    他已经振奋到了极点。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