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八一中文网 > 战天 > 第二百另一章 尽展所能

第二百另一章 尽展所能(1 / 2)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战天更新最快!

“叮当……”

一连串的响动声不绝于耳.

几乎就是在双方的无边剑海交错的那一刻,这声音就成为了斗场中的主旋律一直持续下去了。

广兴林的剑海在释放出来的那一刻,甚至于都有了一种真正的巨浪滔天之气势,并且在瞬间就将郑浩天所释放的剑海给淹没其中。

然而,看似威风凛凛的广兴林却是有苦自知。

他所艹控的剑光数量虽然极多,比对方要多出了将近六倍。

但是,当他的剑光与对方的剑光接触之后,仅仅是一霎那的功夫,就已经损失了近万道的剑光。

双方剑光的第一波硬拼是难以避免的,这是修炼万剑决的所有灵气师在交手之时必有的相互试探。

通过了这个试探,他们能够从中得到许多的信息。

对方艹控剑光的能力,对于剑阵的掌握熟练程度等等,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通过了最初的试探之后,他们能够对敌人的剑光凝练程度做出一个准确的评价。

剑光核心虽然强大,但并不是所有灵气师都能够将极限剑光都容纳进入气旋进行培养。所以,锻炼普通剑光,让它们尽可能的凝练成长,都是灵气师们最关注的地方。

广兴林在整个万剑宗内的地位虽然不算很高,但毕竟是一位十阶强者,所以他千方百计的使用种种手段来凝练自己的普通剑光。时至今曰,虽然这些剑光的凝练程度尚且不如中峰的那些核心十阶,但若是与一般下峰十阶灵气师相比,却已经是并不逊色多少了。

然而,双方剑海相触的那一刻,却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巨大伤害。

随着叮当的声音,广兴林前进的剑光就像是猛地撞倒了一面铜墙铁壁之上,非但没有将墙壁撞到,反而是撞了一个头破血流。

郑浩天的剑光虽然仅有他的六分之一,但是其中却蕴含了最为强大的力量。

当两种来自于不同灵气师的剑光狠狠的撞击在一起之时,广兴林最前方的那上万剑光竟然是承受不了这种强烈的对抗而纷纷崩裂碎裂,唯有掺和在其中的那上百剑光核心发出了轻微的呜鸣声,但却勉强坚持了下来。

而郑浩天的上万剑光却表现出了不可思议的强大韧姓,其中有一半剑光安然无恙,而另一半剑光虽然亦是隐隐有着破裂的迹象,但是这些剑光却并没有继续前进,而是一个旋转,竟然向着后方疾退而去,同时,在这些剑光后方的剑阵中亦是裂开了一个通道,让它们轻易的脱离了最前线。

双方交锋的第一击,广兴林就损失了近万剑光,而郑浩天的剑光却是伤而不灭,一旦后退回去稍加温养,就能够立即再度投入战场。

这就像是两军交战,一方的士兵已经死亡,而另一方的士兵却仅仅是受了一点轻伤,只要稍稍的调理一下,就能够重新回到战场的结果一样。

郑浩天长笑一声,他所拥有的剑光品质果然高过了对方不止一筹,而正是因为这种强大的剑光个体,所以才能够释放出这等强悍的力量。

反手之间,身周剑光暴涨,竟然生生的将广兴林的剑光反向压制了过去。

光圈之外,众人能够见到的,就是那漫天飞舞着的剑光。

不过,双方的剑光还是有着些许的不同,那是因为所激发的宝器长剑不同,所以在颜色上有着一些细微的区别。

所以,他们能够清晰的看到,郑浩天的剑光最初被声势浩大的广兴林之剑完全包裹,但仅仅是片刻之后,他的剑光就开始反击,一点点的将身周位置抢夺了回来,并且最终形成了一个僵持不下的局面。

侑景瑞等人又惊又喜,郑浩天,他竟然仅仅凭借五千万剑光,就已经与近六倍剑光抗衡而不落下风……广兴林的眼皮子急骤的跳动了数下,心中更是一片冰凉。

郑浩天,他的剑光怎地如此之强大,怪不得区区百剑合一竟然就能够击破戴欂栌的坚体大成。

因为他的每一道剑光甚至于都能够堪比广兴林的剑光核心了。

两军交战,兵丁的数量固然是至关重要,但是兵丁的个人素质同样重要。此时此刻,如果广兴林的剑光数量不是比郑浩天多了近六倍的话,他怕是立马就要放弃认输了。

此外,让广兴林愈发骇然的是,郑浩天的气旋如此强大也就罢了,但神念怎么可能亦是如此强大呢?

事实上,哪怕是再强大的灵气师,也不可能将神念分成亿万份,从而具体的艹控每一道剑光。

郑浩天不是神,他只不过是一个修炼者,同样无法做到这一步。

但是,在郑浩天的气旋之内,却隐藏着一个以精神力量扬名天下的梦魇,而且这只梦魇还是一只变异的大家伙。

它的实力之强,绝对是毋庸置疑,若是单以精神力量而论,在同阶修炼者之中,再也没有任何生物能够与它比肩了。

而郑浩天正是借助了它的精神力量,并且将自己的光暗之力融入剑海世界之内,所以才能够做到这样神乎其神的事情,否则单凭他一人之力,那是绝无可能将每一道剑光都有着一种似乎要活过来的神奇感觉。

“疾……”

广兴林脸上红晕一闪,在剑海世界的掩护之下,他突地重重一拳捶打在胸口之上,一口鲜红的血液顿时喷了出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末日进化 官神 恋战星梦 丹武天尊 宠上毒辣小狂妻 无上神道 阴阳诡眼 叫我船长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