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七章 推开门的俩意义,看谁都不像好人

作品:《一品修仙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一品修仙更新最快!

    天地演化出来的东西,甭管之前是用什么做参照的,哪怕是原封不动的复制过来,这个东西演化出来之后,对于秦阳来说,也必定是无主状态的。

    就算是正儿八经的先天之物,也是如此。

    无主之物,他就能炼化。

    可现在,这扇孤零零悬立半空的巨门,显示的结果,却是无法拾取的状态。

    也就是说,这扇门,是有主之物了。

    不,确切的说,是这扇门已经不是百分之百的无主之物。

    能拾取的,只有百分之百的无主之物。

    哪怕有人只占有这扇门万分之一,甚至更低的所有权,秦阳就没办法拾取了。

    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秦阳瞬间就想到了符合现在情况的可能,也可能是唯一的可能。

    因为其中关键的地方,秦阳自己也干过差不多的事。

    这扇门推开之前,府君可能没所有权,但是当这扇门推开之后,就有了。

    秦阳之前就推测,浮空岛的尽头,说不定会浮现出一扇门,也可能是别的东西。

    最后的确出现了一扇门,一扇神门,而且八成是以府君的神门为原形,直接复制过来的。

    以可能本身就是府君的神门,直接投入到亡者之界里,化作了世界演化的一部分。

    所以在这个开始演化的时候,这扇门只是巨门,属于天地,谁都不属于。

    紧跟着,但是来了。

    怎么推开之后,就会让府君有一部分所有权呢?

    一个前提,这扇以府君神门为原型的巨门,从来没有打开过!

    府君的神门怎么可能没打开过呢?

    多简单,凝聚出两扇神门不得了。

    虽然这事放到修士之中,完全是取死之道,自断前程的选择。

    人是有极限的,当你用底蕴、精力、潜力,化出两扇神门,而不是一扇神门的时候,所带来的影响,便是两扇神门的潜力,都会比凝聚成一扇,低起码两层楼的高度。

    这么选择的修士,的确有,但如此狂傲且不自知没见识的修士却非常少,而且几乎全部都泯然众人。

    当年秦阳就是心里没数,没有长辈教导着,全靠自己闷头莽,也没见识,才整出来了两扇神门,苦这两扇神门太久了。

    又因为觉得底蕴越强越好,基础越强越好,弄的最后差点一扇神门都没推开。

    要是秦阳从一开始,就在名门大派里待着,跟那些正常的天才俊杰一样,上面一堆见多识广的老不死指导着,哪会有这些事。

    放到现在,让秦阳有重新选择的机会,秦阳也不会再走这条路了。

    没人会想到府君有两扇神门,还有一扇是到死了都没推开过的神门。

    这话说出去估计都没人相信。

    秦阳就想到了,也敢信……

    因为他也有两扇神门。

    而且好死不死的,还真有一扇,到死了都没正儿八经的,被当做神门推开的白玉神门。

    到现在,秦阳都对推开白玉神门不抱什么希望了,将其炼成加强版的本命法宝,当板砖拍人也行。

    同样的,他已经开启的黑玉神门,也是借了大力才勉强推开的。

    神门之上的浮雕,不可能是什么意义都没有的。

    秦阳之前就在想,府君的神门上,那两尊一男一女的巨大骷髅,还有剩下那些小的各种种族的骷髅浮雕,都代表着什么意思。

    现在终于懂了。

    这货的这扇神门,压根就没打算自己推开,他的力量也没法去推开这扇神门,先决条件就限定了。

    他需要人族的强者,其他种族的强者,甚至他死对头里的强者,都同心协力,万众一心,真心实意的去帮他推开这扇神门,那神门才能推开。

    他活着的时候,想要达成这个条件,完全是想屁吃,永远都别想达成。

    但刚才呢,秦阳敢确定,在场的一大堆,不知是来自什么时代,也不知种族的死灵,包括他自己,绝对都是心坚若磐石,坚定不移的想要去推开那扇巨门。

    这里面有上古天庭的人,有酆都大帝的人,还可能有府君生前的死敌,甚至里面可能都有人猜到,这扇巨门,可能跟府君有关系。

    但这都不影响,他们想要推开这扇巨门的决心。

    秦阳扪心自问,就算在之前,他就知道这些,想到这些,他能做的,顶多是抱着手臂在旁边看热闹,什么都不做。

    就算他说破天,直接将他想到的,知道的所有事,都告诉别人,别人再怎么恶心,最后可能还是会捏着鼻子,继续去推开巨门。

    所以这事,压根不需要人去引导,不需要有人来控场,也不需要管,最后的结局都是一样的,顶多就是过程不一样而已。

    因为这些死灵,都需要推开这扇巨门,继续前进。

    若这扇巨门没被推开,那巨门就跟府君没什么关系,可若是推开,有了一种质的变化,在同一时间,就会产生两个不一样的意义。

    一,亡者之界继续下一步演化,前路出现了。

    二,府君这扇一直无法被推开的神门,被推开了。

    哪怕这扇巨门再被推开之前,府君一点所有权都没有,当第二个意义产生的瞬间,就不一样了。

    有关第二个意义的所有权,是完全属于府君一个人的。

    偏偏巨门只有一个,第一个意义和第二个意义,是绑死在一起的,完全无法分割的。

    府君便会自然而然的获得巨门的一部分所有权。

    而这个时候,秦阳终于有机会,去独占整扇巨门,尝试着拾取了,却已经没法成功了。

    前面有太多的细节,来佐证他的判断。

    为什么巨门周围有天音化作音符,阻拦人靠近,只有足够强的人,在破解了音符迷宫之后,才能跨越过来。

    为什么明明前面有这么麻烦的阻碍,挡住了这么多高手这么久,到了巨门之前的时候,却什么阻碍都没有了,随便伸出手去推巨门,都不会有反噬。

    这货利用了所有人,一起来帮他。

    秦阳现在甚至觉得,他感应到巨门上的骷髅异样等一系列事情。

    可能都是刻意的引导。

    刻意让他去想到这些事。

    因为这里,只有他,有机会将这扇巨门炼化,纳为己有,别人可能连正儿八经的功法都没有,完全契合这里的炼化之法更别说了。

    只有他,在无法拾取之后,才会去多想。

    秦阳眉头紧锁,总觉得这是对方故意的。

    那两个巨大骷髅,最差都可以说是有灵性,更多也说不准。

    说不定那就是俩拥有灵智的家伙,死后所化。

    毕竟,可没有说,生灵死后,进入到亡者之界,只能化为死灵,也有可能有人直接融入到了亡者之界的演化里。

    这些倒还罢了,现在还有另外一个问题。

    他的拾取技能,在拾取一件物品的时候,哪怕这件物品本身有原主人,只要原主人彻底哏屁了,他就能将其认定为无主之物。

    虽然这是在生者世界时,总结下来的经验。

    放到这里,应该也还是有用的。

    那他无法拾取巨门,掌握着巨门一部分所有权的府君,就必定不是彻底完蛋了。

    或者说,他死了之后,现在也肯定不是在还没出现的虚无状态。

    不存在的虚无,是不会被技能判定为有主的。

    也就是说……

    掌握着一部分巨门所有权的府君,其实已经出现在亡者之界,所以,这个所有权,才会有实在的归属。

    就算退一万步,关于府君的推测,统统都是错的。

    那么最后关于归属的这点,也绝对错不了。

    有这么一个人,已经出现在亡者之界,承载着巨门的一部分所有权。

    而这个人,基本可以确定,是府君。

    就凭这个人撒下一个弥天大谎,让整个世界随之起舞,如今,他再利用所有人,一起帮着他推开神门,想想,其实也算是正常操作。

    只不过,秦阳觉得自己不太喜欢这个家伙了。

    身为一个诚实小郎君,人称大圣母的角色,总觉得府君这个角色,就像是一个明面上正直,实则阴险的反派,现在开始露出冰山一角了。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秦阳不知道,反正就目前来看,所图甚大。

    一般图的大了,让别人去牺牲的事,就会随之而来,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就是如此。

    秦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归属到,需要被牺牲的那部分枯骨。

    反正他是不信一将功成,万骨也跟着鸡犬升天。

    以前,倒是还有可能,会来到亡者之界,可到了亡者之界,再挂了,可就真的灰飞烟灭了,没有亡者之界的亡者之界这种东西。

    秦阳站在门前,凝望着门内一片白光,思索着,若府君已经出现在亡者之界了。

    那么,在推开巨门的时候,他可能也会在这里。

    毕竟,这扇巨门的第二个意义,就是跟他息息相关的。

    他本人没道理不来出一把力,那第二个意义,总不至于完全靠别人来推。

    那么,之前参与推开巨门的众多死灵,生前都是高手,他们到底谁是府君?

    不。

    不对,以府君生前的地位、实力、境界,他现在还不应该出现在亡者之界里。

    那么……

    秦阳回忆着自己的生平。

    他能想到的,全部都是建立在他如今的见识的基础上的。

    很快,秦阳想到了一个人。

    三身道君。

    当时他将三身道君的雕像,丢到了黄泉里,将其困在黄泉,那尊雕像所化的少女,不是完整的三身道君,只是三身道君的一部分。

    那么,府君会不会也是这般做的?

    只要分化开,力量等各方面都会变弱,其中并不是太强的一份,化作一个死灵,可以在亡者之界出现之初,就降临在亡者之界。

    甚至参与到了推开巨门的过程。

    若是这样算的话,巨门的一部分归属权,就有了实在的归属,他的拾取技能,是无法强夺的。

    毕竟,若是如同三身道君那般分化,哪怕只是府君的一部分,那也是府君。

    可到底是谁?

    秦阳回忆着之前看到的那些死灵,不少他都只是有一面之缘,甚至都没有清晰的印象。

    还要去调动第一颗金丹,在里面寻找到惊鸿一瞥看到的人影。

    可惜,他根本没办法确定。

    里面孤身一人的死灵太多了,无法看穿,甚至看不到真容真形的也太多了。

    之前为了不去拉仇恨,平白无故的去惹事,自然不可能去强行看破一些死灵的遮掩。

    这么多人,生前都是强者,很难查了……

    不过,紧跟着,秦阳有想到,刚来到这里,那巨门上的俩骷髅的动作,那种似有似无的抗拒和敌意。

    也有可能,这俩骷髅,在看到他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甚至可能知道他拥有跟府君一样的神通。

    想要知道这点,并不难。

    那么……

    若府君的一部分已经来了,他是不是已经开始接触过自己了。

    是谁?

    秦阳想到了司相,这个可以扭曲思想,改写思想的家伙,他的来历,有很大嫌疑。

    还有谁?

    秦阳看向了一侧的萧真人,他来推开了巨门,却并不想进入其中。

    而且,这位神秘莫测的萧真人,实力强大,自称有门下弟子,似乎生前还是大势力里的顶头扛把子。

    那为什么之前,那么多死灵,似乎根本没人认识他?

    连道门来的人,似乎都不认得他。

    他有没有可能,其实是府君的一部分所化?

    还有那个偷袭他的阴影人,据萧真人所说,应该是上古天庭的人。

    那有没有可能,其实那一部分化作了这个家伙?

    完事之后,立刻击杀他这个知道的有点多,会的神通,也有些不太合适的家伙。

    都有可能……

    再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想,若是府君的一部分,没有来推巨门,这部分却已经降临亡者之界。

    秦阳立刻想到的人,就只有小说家了。

    府君那贯穿上古至今的大局,没道理将最关键的一步,交给一个怎么看都不靠谱的地中海死胖宅,变数都大到没边了。

    那若是小说家,其实就是府君的一部分所化。

    一切似乎就完全说得通了,首尾都被其死死的掌握在掌中,所有的漏洞都会补齐。

    秦阳揉了揉脑袋,苦笑一声。

    得了,现在看谁都不像好人了。

    想个毛啊,简单粗暴点,直接问好了。

    秦阳转过身,看向了萧真人。

    “真人,问你个问题。”

    “小兄弟尽管问。”

    “你是府君么?”

    “哈?”萧真人怔住,而后失笑摇头:“你怎么会这么问,我怎么可能是府君,贫道一生修道,都不是上古地府的人。”

    “好,真人说,我就信了。”秦阳盯着萧真人看了看,认真的点了点头。

    而后那出一个小本本,将他觉得有一丝可能的人,全部列出来一个长长的名单。

    然后在萧真人的名字后面,画了个勾,表示排除。

    萧真人在一旁看了一眼,颇有些哭笑不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