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四章 旧土,人偶师沉思出结果啦

作品:《一品修仙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一品修仙更新最快!

    秦阳不是吝啬的人,他不是不舍得给绿毛虫喂神树叶子,纯粹是站在长远的角度上考虑。

    神树没了,神树叶就成了绝版,考虑到神树其实是一颗长歪的仙草,这个东西可能以后都不可能再有了。

    珍惜不珍惜也不是重点,重点是绿毛虫啃神树叶子,已经没什么鸟用了,吸收效率太低,啃完一块本来大小上百里的神树叶,也完全感觉不到有什么增强的地方。

    换句话说,资源的投入,已经完全没有产出,绿毛虫只是习惯了吃这个东西,说它当饭吃也对,说它啃神树叶子是为了打发时间也没错。

    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从一开始就在啃神树叶,一般的灵果在绿毛虫嘴里,都是寡淡如水,让它完全生不起一点兴趣。

    它就像是一个尝到过甜味的婴儿,再想让它去吃没味道的东西,已经很难了。

    偏偏它还真的单纯的跟一个婴儿差不多。

    这样下去不行了,大荒可不是神树,就那么几个强点的,还全部拿它没办法,大荒这边有的是强者,有的是方法可以针对绿毛虫这样的强大妖物。

    空有力量,却什么都不会,就像是养气养到了养气一万层……

    按理说,随便给它一个妖族法门,它都有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连升七八个大境界。

    这种法门秦阳手里也有不少,想要弄到也特别容易,他也的确拿出来了。

    但结果让他感觉有些猝不及防。

    一,绿毛虫不识字,人族的文字不认识能理解,妖文不认识,不太能理解,可符文这种天生蕴含力量,就算不识字也可以去理解的东西,它竟然也不认识。

    二,给教了法门,它也理解不了。

    这需要重头开始,慢慢的教了。

    既然养着了,总不能不管吧,万一以后在外面,被别人抓走熬成汤怎么办?

    最后没辙了,秦阳就跑到离都,找嫁衣帮忙,自己钻进大嬴皇室的藏经大殿里,埋首在无数的典籍里,试图找一部适合绿毛虫的法门。

    当然,这个只是明面上说的借口,有了这个借口,便不会有人拿这件事说事了,不能嫁衣登基了,就让别人觉得他秦有德飘了,奸佞之臣的嘴脸开始展现出来了。

    挖掘法门只是顺便,重点是在藏经大殿里,寻找各种各样的记载,去填充自己的知识库,尤其是关于五指岛、幽灵号、三身道君之类的,顺便再去看看其他强者,尤其是曾经有名有姓的道君,甚至是封号道君的记载。

    乱七八糟的记载很多,很多都是可以当神话故事看。

    若是当年还年轻的时候,他还真会觉得,传说中吹的天花乱坠的故事,十有八九都是夸张的吹捧。

    可如今,越来越觉得,在这个世界,那些流传甚广的传说,事件本身,十有八九都是真的。

    区别只是,流传的传说中,有些地方会有人美化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也有一些传说,可能的确没什么作假的地方,但整个事件,却被人掐头去尾了。

    从这些在流传中,不知道被改了多少次的传说里,抽丝剥茧的找到有价值的信息,再尝试着推测当年真实的情况,的确是个高难度的技术活。

    秦阳挖出来的信息不少,但还是没有完整的信息,也很难分辨出来什么是什么。

    比如说,记载的传说里,有关五指岛的传说,便是当年域外邪物天降,坠入死海,各族强者,抱着不让邪魔为祸苍生的理念,经历了血战,付出了惨痛代价之后,成功将邪魔封禁。

    哈……哈……

    这话谁信谁谁瓜皮。

    还他们封禁,又是给脸上贴金的把戏。

    在大荒的世界里,强行撑开一片不属于大荒世界的地方,让劫雷都无法降落到那里,那只手的力量有多强,现在秦阳心里特别有数。

    要不是献祭了一个世界,才孕育出的先天之物海眼魔石,一直镇压在黑影的左手上,当年谁能封镇了黑影的那只手,黑影让他们五根手指,用指甲盖估计都能轻轻松松将当年那批人碾死九成。

    哪怕后来黑影一直被封镇着,五指岛里的其他东西,还不是一直装死装小透明,屁都不敢放一个。

    类似被人随意装裱,加了一百零一层滤镜的传说,多不胜数。

    区别只是有些是加的美化滤镜,有些是加的丑话滤镜而已。

    尤其是牵扯到一些强者的时候,更是如此。

    很多记载的载体,封装的禁制,都已经被时光泯灭,其中有些内容,在秦阳给补充了力量之后,还能恢复过来,有些内容都开始变得残缺不全。

    很显然,记下这些记载的人,自己都不信这些鬼话,以至于有资格察看的人,从来都不会来拿起那些玉简。

    但除了那些扯淡的,秦阳还是找到一些可以提供信息的记载。

    比如记载强者相关的记载里,就提到过紫霄道君和葬海道君。

    “紫霄葬海,自旧土北上,入大嬴,帝震怒,击溃之。”

    简短的一段话,一笔带过,详细的根本没有。

    秦阳一眼就发现这里有问题,按照察看一堆吹捧记载时,总结出的规律,嬴帝出手,记载的人必然是要在符合事实的基础上,不着痕迹的吹捧一下。

    可一人击溃俩封号道君的事,却只有“击溃之”这三个字,很明显,要么是对这件事的详情,不敢记录,亦或者,记录的人,根本不知道详情。

    还有那旧土二字,秦阳前面也看到过几次,本以为这是黑林海的别名,如今琢磨了琢磨,想到当初摸出来葬海的脚印,一路延伸到黄泉,进入上古地府的碎片。

    那这个旧土,十有八九是黑林海里的上古地府碎片。

    同样,他也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当年葬海去过那里,紫霄也去了,还是跟着葬海一起去的。

    嬴帝跟那俩已经凉透的家伙的恩怨,是不是就是从这开始的?

    而且,有关三身道君的记载里,也有一条,也提到了旧土二字。

    以后有机会的话,还是要再去转转。

    按照这里的记载,黑林海里,可不止一块上古地府的碎片。

    有黄泉拱卫的那块,只是最大的一块而已,这块如今太危险了,不能去了,那其他的倒是可以去转转。

    半个月之后,秦阳揉着脑袋从藏经大殿里走了出来,看书看的脑壳疼。

    翻法门,倒是翻出来一个挺适合绿毛虫的法门,一个传承特别古老,但如今已经被时代抛弃的法门。

    是一种上古炼气士的修士,用来修行的法门,没名字,就叫炼气。

    筑基之后,只炼气,一路走到黑,甚至都没清晰的境界划分,唯一可以算是境界划分的地方,应该就是凝练的力量,不断提升品质,每一次完成质变的关键地方。

    修行简单,对天赋没要求,但耗费时间多,需要能沉下心来修行,尤其是前期,特别消耗时间。

    想到上古之时,元气尚未溃散,都能用前期进境特别慢来形容,那如今的时代,更不用说了,也难怪已经被如今的修士抛弃,这是真正的等人老死了,可能都还没筑基的法门。

    回到绝地庄园,将炼气法门丢给了正在教绿毛虫识字的丑鸡,秦阳就不管了。

    “秦有德,你大爷,老祖又不是奶娘,你什么意思?”

    秦阳权当没听见,翻了翻新送来的情报。

    大部分都是没什么特别的,但很快,秦阳翻到翻着,停了下来。

    这是一幅画。

    地点就在黑林海。

    那片植被茂密,气息诡异,还能压制真元的地方,往日里就算有什么战斗,植被很快就能恢复了。

    可这幅看起来不太写实的画里,却出现了一条绵延的大道,仿若有谁站在大道边,向着大道的尽头望去。

    按照情报上所说,那里没法记录下来影响,但有人画下了这幅画。

    那条大道绵延数百里,笔直无比,沿途原本有些山峦,此刻却都被这条大道贯穿,大道的尽头,还能看到一些撞击的痕迹。

    推测是有两个强者在那里交锋,其中一个,一击将另外一个轰飞出去数百里,但那个被击中的却还没死。

    同样,也因为这条大道的出现,大道两侧千里之地,一个黑林海的生灵都见不到,似乎都已经避开了,有胆大的人,顺着大道一路逆行了过去,找到了一条大河,可能是传说中的黄泉。

    有炮灰想要强行飞渡,坠入河中,身死道消,也有人发现了渡舟,却无法登上船。

    一时之间,黑林海都变得热闹了起来。

    秦阳翻着有关这件事的情报,没有一条提到黄泉水有一位少女在行走。

    秦阳顿时有了点想法。

    难道那个少女走了?顺着黄泉而上,去了别的地方了?

    是谁在那里出手的?

    能在那个压制特别强的地方,造成这般破坏,还能让力量经久不散,一直让那条大道在黑林海里维持下去,实力肯定不是一般的强,道君之下绝对不可能。

    而另外一个挨打的,看样子似乎还没死,那实力也肯定不是一般的强。

    这个念头冒出来之后,便压制不下去了。

    那少女不在的话,还有什么好怕的。

    估计商量商量,少说还能坐个四五次的船票,也不用浪费。

    黄泉那块上古地府碎片,可以去去,另外一块从另一面进去的上古地府碎片,也可以去看一看了。

    按照那些久远的记载,那块碎片上,曾经有人见到过一株神木,跟传说中上古地府的冥灵神木挺像的。

    秦阳已经修成地气真体、元磁真体、万水真体,对应的神通地气之躯、元磁神环、万水之身,也都已经修成。

    为了不逼死强迫症,接下来,最合适的便是修成移花接木神通,所对应的木属之体。

    而想要一口气从木灵之体,修成真体,需要的资源,就不是一般的东西了,能跟他原本的基础契合,那就更少了。

    大荒流传的神木碎片,种类太多,品质不咋样,数量还太少。

    黎族的圣树,品阶估计是够了,可跟他不太契合,而且他需要的太多,总不能砍了人家的圣树吧。

    至于那株长歪的仙草所化的神树,秦阳不惦记是不可能的,那株神树压根不是正常的神木,但这也无所谓,秦阳不挑,神树叶试过,没鸟用。

    至于神树主干,要是有能力,有机会的话,秦阳会白白放过?不把树心砍下来一块尝试都算他秦有德人设崩塌。

    如今几个线索出现,秦阳心里跟有人挠一样,痒痒的厉害。

    要不,先去看看情况,先不进去?

    要是那少女不在了,就先去另外一块上古地府的碎片瞅瞅?

    站起身,想做就做,去隔壁看了看,绿毛虫抱着一块碎叶,跟啃饼干一样,嘎吱嘎吱的嚼着,六只眼睛,很是认真的看着丑鸡,听这位暴躁老师扫盲。

    无毛黑鸟还没长出来羽毛,在一旁听的认真,也不知道跟谁学的,还记笔记。

    至于金猪,还在勤勤恳恳的熬煮绝世宝汤。

    秦阳砸吧了下嘴,暗道,群魔乱舞啊。

    算了,还是带上人偶师吧,真遇到什么情况了,也不指望他干什么,能当个肉盾就行。

    来到前院,人偶师还站在这里一动不动装雕像。

    “墨阳,我要出去一趟,去黑林海,可能要进上古地府的碎片。”

    “噢。”人偶师结束了沉思,回过神之后,点了点头。

    而后他罕见的露出一丝疑惑的表情,拉住了秦阳。

    “秦阳,我有点事想请教一下你。”

    “请教我?”秦阳有些意外,这货今天怎么了?

    “你说,我听着。”

    “我从外层空间回来的路上,经历过罡雷天火,也遇到过天魔……”

    “天魔?”

    “恩,那个天魔人挺不错的,他跟我聊了很久,我之前一直在想,却也不明白在想的,到底是什么。

    那个天魔帮我想到了,要不是他最后想夺舍,他也不会死了,话都没说完,挺可惜的,所以我想请教一下你。”

    秦阳真的有些吃惊了,人偶师竟然能把这段话的逻辑理清楚,他之前竟然不是在发呆装雕像,竟然是真的在沉思?

    自己可能真的对人偶师有偏见,秦阳反省了一下自己,立刻正色,一脸认真。

    “你说,只要我能解答的,能帮到的,绝对尽力。”

    “我跟那个天魔聊了聊,他说我没有神魂,也没有血肉,更没有生灵的喜怒哀乐和恐惧,所以我不能算是人,也不能算一个真正的生灵。

    我也不记得,我是怎么出现在那片被你称之为念海的地方,也不记得我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我想知道,我曾经的记忆,到底是我自己舍弃了,或者在岁月轮回里湮灭了,还是,我本来就没有那些记忆?

    是我自己把我从一个生灵,变成了现在这样,还是从一开始,我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我还算是一个人,或者一个真正的生灵么?”

    人偶师眼中带着一丝疑惑,这似乎是秦阳头一次见到人偶师给他一种真正认真的感觉。

    这个问题,把他问住了,秦阳都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说实话,秦阳都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

    但看到人偶师似乎陷入纠结了,他也明白,人偶师在意的,似乎并不是记忆的事,也不是曾经的事,他最在乎的应该只是,他到底算不算一个人,或者是一个真正的生灵,特殊点的生灵。

    回想起之前,人偶师对血肉伪装特别精通,而且就算秦阳没说,他似乎也喜欢一直保持着血肉伪装状态,并不是太愿意一直露出傀儡之身,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

    那个该死的天魔,算他运气好,要是还活着,秦阳绝对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狗东西,把人偶师忽悠成什么样了。

    秦阳走上前,拍了拍人偶师的肩膀,一脸认真的道。

    “你想太多了,过去怎么样,都是过去的事,过多纠结也无用。

    但现在,你绝对是一个真正的生灵,你是上古人族十二师之一的人偶师,虽然你是山寨的,但这不重要。

    你是人,你只是强的有些不一样而已,但每一个人族的强者,都强的不一样,没什么好纠结的,以后谁再说你不是人,那是在当面骂你而已,不要犹豫,立刻打死他。”

    “骂我?”

    “恩,对,当着你面骂你,你还以为他跟你谈心啊,不用纠结。”

    “原来是这样,秦阳,谢谢你为我解惑。”

    眼看人偶师似乎被带偏了,不在纠结记忆的事了,秦阳暗暗松了口气。

    但秦阳自己却陷入到人偶师的问题里了。

    他从来没想过,如今被点出来之后,才骤然发现,好多疑点。

    念海里万年的轮回,每一个轮回开始的时候,那里的生灵,记得开始之前的事么?

    这个对如今的问题来说不重要。

    重要的问题是,若人偶师真的是在那里孕育出来的,然后经历轮回,发现了世界的本质,发现轮回,之后慢慢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还好说点。

    但若他真的从一开始出现在念海,就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呢?

    这也就意味着,人偶师可能是外面进去的,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世界的本质,他却还是在那里经历轮回,直到渐渐的忘记了自己本来就知道,然后经历轮回之后,又慢慢的重新发现。

    秦阳越想越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无限高了。

    因为还有另外一个参照。

    念海里的山寨梦师,也发现了世界的本质。

    而且,念海里,似乎没有其他的山寨十二师了,只有个别有传说,似乎根本没有真人。

    当时秦阳觉得挺正常的,那念海本就不是真正的世界,只演化出一部分,没什么好意外的。

    可如今,秦阳越想越不对劲了。

    甚至忍不住顺着想法往下想。

    人偶师若不是在念海孕育出来的,真的是从外面进去的,那么,能制造出他这般强大人偶之躯的人,会是谁?

    真正的上古十二师之一的人偶师!

    为什么要进入念海?为什么要去经历轮回?

    秦阳能想到的最大一个好处,已经呼之欲出了。

    岁月。

    在那里,万年岁月不断的轮回,对于能活过万年的强者来说。

    那里的时间便是停止的,拥有无尽岁月。

    长到可以让强者忽略掉岁月流逝。

    一想到这,秦阳头皮都快炸起来了。

    他看着人偶师,心神狂跳,一个大胆的想法,骤然在脑海中浮现。

    这货可能是真正的人偶师!

    越想越有可能,我伪装成我自己,什么都不用变,所有人却都会认为他是山寨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