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呵,瓜怂

作品:《一品修仙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一品修仙更新最快!

    秦阳这一等又是三天的时间,依然没见平帝白蛇的踪影。

    “得了,短时间是回不去了……”秦阳一声长叹,有些无奈,不好的预感终于成为现实,这位不靠谱的白师叔真的把自己忘了,三天还没来,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三个月也不会来,若是运气差点,他倒在什么地方呼呼大睡,说不定再过三百年也不会来……

    此前跟着一起吃肉吹牛的时候,白师叔曾吹牛逼,说是炼就了一门上古秘法,必须在梦中参悟,曾经有一次一梦三百年,平日里参悟之时,几十年上百年也是常态。

    这几年之所以醒着,纯粹是因为刚睡了百余年,想起来活动活动,也正是因为平帝白蛇醒着,盗门这几年在外面才忽然有了动静,不然的话,能靠自己的力量走出驻地,跨越阴河,来到外面的盗门中人,有两三个就不错了。

    秦阳已经对平帝白蛇不抱任何希望了……

    只希望,魔石圣宗的人能有点反应,一个五千年前死掉的老古董,走出祖墓,来到这里的弟子,又死伤殆尽,他们不至于一点反应都没有吧?

    等到魔石圣宗差人来探查,自己这个唯一幸存的弟子,不可能丢在这里不管吧?

    当然,跟着混出去,也是有风险的,若是派来的是弟子还好,十有八九看不穿自己的易形术,可要是派来一个高手,看穿自己易形术的可能就非常大了。

    所以这伪装也应该伪装的像一点。

    ……

    回忆此前拍进脑海之中的那本技能书,果然跟预料的一样,乃是一本功法,而且是炼体之法,名曰《庚金纳西诀》,虽说品阶只是“诀”,可却是其中上品,比之“法”也不过只差一步而已。

    金曰从革,致密锋锐,而庚金是斧钺之金,杀伐之气最重,所有刀兵锐器,甚至材料之中,都有庚金之气,修炼这门庚金纳西诀,便是要吸纳众多金铁之中的庚金之气,将其炼化,纳入己身,与皮膜骨骼相容。

    只不过金铁之中的庚金之气,太过锋锐,以生死划分,这种庚金之气归于死,长期吸纳,终归有肉身金化僵硬,化作金人的危险,而这门功法高明就高明在,还能吸纳游离于天地之间的西方庚金之气,以此为生气调和生死,化解潜在危机。

    西方庚金之气,每年都是始于申,旺于酉,接地气于戌,也就是说从立秋到寒霜之间,都是西方庚金之气旺盛之时。

    算算年月,现在刚好过寒霜,难怪这个家伙会来到这里,他接下来一年的修行,都只能靠消耗金铁来维持了,任何地方都可以修行,说不得就是这个倒霉蛋穷的发慌,想来这里淘些金属矿石。

    参悟了片刻之后,确认功法了然于胸,秦阳这才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块收藏的金属矿石,缓缓运转功法。

    一呼一吸之间,比之往日慢了数倍,气脉绵长,随着时间流逝,一缕白气随着秦阳一呼一吸不断流转,白气包裹金属矿石,随着秦阳吸气,里面顿时多了一缕金色,再次吐气,便化为白气。

    白气不断的来回流转,半个时辰之后,眼前一块头人大的金属矿石,已经化为蜂窝一般的灰石,轻轻一捏,顿时化作齑粉散落开来。

    秦阳闭着眼睛继续运转功法,皮下一丝金属般的光泽流转,骨骼涌动之时,铿锵有力,生涩坚硬的金铁交鸣之声,仿若无数刀兵交错,连连作响。

    一连将身上带着的金属矿石吸纳完毕之后,秦阳睁开双目,口中一声低喝,并掌为刀,直直的戳向旁边的青石,手臂上一丝金光浮动,噗嗤一声,半条手臂都没入到青石之中。

    “啧啧,不亏是大派,门下一个普通弟子修炼的功法,都远比散修强了不知道多少,只是刚入门,竟然已经这么强了,赤手空拳都能发挥出低级法器的威能,若是配合贯手什么的,同阶之内,若无法宝防护,怕是戳谁谁死。”秦阳感叹出声。

    摸了摸自己的皮肤,没有如同功法描述的一般,变的坚硬,反而跟之前一样,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不由的,秦阳忍不住赞叹,紫霄道经的海纳百川,简直强的不讲道理,连炼体之法,都能容纳入内,而且能去芜存菁,刨除功法的缺点,只吸纳了优点,融入自身。

    此前担心的缺陷,根本不用担心。

    自己的道基之强,足以轻而易举将其吸纳分化,自身甚至并无多大感觉。

    这就是此前重新磨砺道基,将其臻至完美的原由所在!

    只是可惜这门功法,实在是太费钱,辛辛苦苦收藏的金属矿石,竟然只是能刚入门,若非自己的肉身根基实在雄厚,想要伪装一个筑基体修,恐怕就困难了……

    “咦,对了!”秦阳神色一动,拿出断柄大锤,张口大笑:“要什么金属矿石啊,这柄断柄大锤,不就是最好的练功材料么?其中蕴含的庚金之气,十有八九足够支撑修炼整个筑基期!”

    念头一动,秦阳立刻开始运转功法,一呼一吸变得绵长,口中一道白气,随着呼吸,喷涌而出,包裹着断柄大锤,少卿之后,再随着吸气吸回去。

    可是,足足半个时辰,秦阳憋的面色青紫,双眼突出,白气之中,却依然没有半点庚金之气,断柄大锤完好无损!

    “竟然吸不了!”

    秦阳双目怒瞪,咬牙切齿:“本来还打算废物利用,既然用不了,就等着去镇压茅坑吧!”

    说着,恨恨的将断柄大锤收入储物袋。

    储物袋内,断柄大锤上钻出半个睡眼惺忪的鸡头,丑鸡抬了抬一直眼睛的眼皮,稍稍睁开一些,眼中带着一丝不屑,低声嘀咕:“呵,瓜怂。”

    骂完之后,鸡头张口再次吞下几颗灵石,钻进断柄大锤内没了动静。

    而秦阳却依然是什么都没发现,甚至还没注意到,储物袋内的灵石少了不少……

    自从修成紫霄道经,秦阳已经很久没有用灵石修炼过了,自己有多少灵石,自己都不清楚……

    庚金纳西决没法修炼,只能摆弄别的东西。

    此前摸到的两块身份令牌,一块属于裘管事,一块属于魔石圣宗的倒霉蛋。

    这种令牌,都是特别制成,功用各不相同,可是却全部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令牌炼制成功之后,谁第一个炼化,就是谁的,之后再被其他人炼化,唯一的结果就是禁制崩碎,彻底无用。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这种令牌,很多门派,都将其当做验证身份的关键。

    简单说就是自带防伪的身份证。

    秦阳默默回忆着法宝鉴定之中,关于这种令牌的一切,握着两块令牌,随意把玩着,嘴角慢慢翘起。 感谢厂长的小猪9的1000币打赏,感谢书友20170622104136982的600币打赏,感谢书友150801104027824、有间少年、我的天伢、綄鎂の愛゛、杨家天波府的100币打赏。庆祝一下,终于杀到新人榜第十了,哎,一直11位,别扭的很,现在舒服了。另,说我短的你放学别走,我天天两更,稳定的一批,而且不卡字数,有时候一章两千五六了,当然,你要是说别的短,呵呵,掏出来足足四两,吓死你!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