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八一中文网 > 诡三国 > 第2015章炊烟不起,空营不落

第2015章炊烟不起,空营不落(1 / 2)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诡三国更新最快!

夏侯渊如果不是有之前的那些经历,或许慢慢能够成长为一个不错的将领,但是他现在心里急,而人的心中一旦急了,就很容易浮躁了。

就像是张飞,也是很浮躁的急脾气,历史上害了刘备在与吕布对抗的时候失去了徐州,吸取了教训之后才有了后来的小巧功夫,只不过在后来依旧是没忍住,便连自己也搭进去了……

逢大事,当有静气。

这句话绝对不是什么废话。

每个人碰到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遇到了问题,可能都是不同的,但是表现出来的行为可能具备一致性。就像是各个的家庭不一样,车也不一样,好坏都有,然而就会看到许多人做出相同的举动,喜欢在转弯的时候插个队,仿佛这样才能使其心情愉快。

而且很有意思的是,这些要插队的人并不会认为自己是做错了什么,甚至旁人不许他插队还会勃然大怒,认为是旁人在妨碍他,凭什么不让自己插队?凭什么不该给自己一个面子?老子不是已经打了转向灯了么?

错的不是自己,而是整个世界。

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就要那天那地啥啥,你能把我咋地……

就像是后世经常喊要娱乐至上,动不动鼓吹要这个爽,那个爽,只是片面追求爽的,大概率都是有一些问题的。

夏侯渊就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错。即便是有错,也受到了惩罚了,所以自然也就没错了,难道还要一错多罚么?

夏侯渊就想要插队,而且他还认为之前曹纯插了他一下,所以现在他就要插回来……

至于曹操的想法,或者说整个曹氏集团的规矩,利益的方向,夏侯渊当然知道,就像是那些在转弯实线处强行插队并线的人一样,也知道这样做是不对,但是做的时候却会下意识的忽略了,最多给自己找一个借口,比如自己有急事什么的。

夏侯渊急,他也觉得自己有急事。难道官复原职,甚至更上一层楼,不应该急么?这种事情,怎么能够乖乖的排队等候?能抢到前面一些不香么?

夏侯渊喜欢策马奔腾,然后一声令下,万人景从的感觉,他也不喜欢什么白地将军的称号,他觉得这一切都应该立刻,马上,瞬间就要改变,所以虽然说已经之前讨论好了,要等一等,再看一看,但是第二天一大早,夏侯渊依旧是等不及,天色还未全亮,便冲上了城墙。

阴天视线都不好,似乎一切都是灰灰的。黑灰色的天空,青灰色的山脉,白灰色的雾,一切事物仿佛都失去了正常春天应有的斑斓颜色,变成了灰色的主题。

夏侯渊有些焦躁的来回走动着,然后时不时的转过头去看着远处像是一只巨兽趴着的赵云营地,等待着今天的新炊烟的升起。

虽然看不到太阳究竟在哪里,但是随着光线的增强,远处的景物也渐渐清晰了一些,然而原本意料之中应该升起的炊烟,却迟迟未见踪迹。

『怎么回事?』夏侯渊趴在城垛上,努力将脑袋向前伸,就像是多伸出一点距离,就能多看清楚一些一样。

『现在什么时刻了?』夏侯渊叫道。

一旁的兵卒连忙去城门楼中去看漏刻,回来说道:『启禀将军,现在已经过了卯时……』

『卯时!』夏侯渊瞪着远处赵云大营,『卯时?!』

正常来说,卯时应该用餐完毕,等候将军点卯,安排一天的军事行动了,结果到现在夏侯渊依旧没有看到任何的炊烟……

莫非是自己眼花了?

『你们有看到对面今天升起过炊烟没有?』夏侯渊顾左右而问道。

城头值守的曹军纷纷摇头。

那就不是自己眼花了,确实是没有……

为什么会没有?骠骑将军之下的这些家伙已经修炼到了不用吃饭的境界了?开什么玩笑!

夏侯渊愤怒的一拍城墙上的青砖,大叫了一声:『沮授!误我!』旋即蹬蹬转身跑下了城墙。

不多时夏侯渊又和曹纯一同再次登上了城墙。

『今日骠骑大营无炊烟!』夏侯渊用手指着远处,咬牙切齿的说道,『昨日炊烟减少,便是前日已经撤离大半,今日绝了炊烟,便是昨夜全数已经撤离!某敢断言,此时骠骑大营之内,定然空无一人!』

曹纯皱着眉头,片刻之后转头说道:『昨夜斥候侦测如何?』

『启禀将军……这个……小的不知……』值守城头的曲长有些迟疑的禀报道。值守的曲长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敢说。

真不知道?可能么?昨夜城外时不时的惨叫,血淋淋的逃回来的斥候,难道都没听见没看见?

谁都不想背锅,毕竟炊事班班长不是随便人都能当的,所以昨夜曹军斥候损失惨重,值守的曲长也没想要立刻禀报,万一禀报了就变成了他要下去侦测了怎么办?反正他的责任是守护城墙,不是和黑夜当中那些如同鬼魅一般的骠骑斥候作战。

『传斥候营军侯前来!』曹纯瞪了曲长一眼,但是没有说什么,另外下令道。

斥候军侯匆匆而来,便是拜倒在地,『启禀将军……昨夜,昨夜儿郎损失惨重,曲长,曲长亦身负重伤……』

『既然如此,汝为何不报?』曹纯从牙缝当中喷出了声响。

斥候营军侯一个哆嗦,『之前,之前也……也是……』

对于斥候压制性,骠骑将军麾下的压制性无疑是极强的,所以曹军斥候一直以来都比较吃亏,昨夜虽然加大了斥候侦测的数量,但是同样也没有得到什么好的效果,再加上一直以来都是负伤极多,导致曹军斥候补充不上,质量也越发下降。

简单来说,就是已经损失损伤习惯了,斥候军侯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毕竟若是深夜上报,说不得还要自己背锅。

曹纯吸了一口气,『可曾抵进敌营侦测?』若是平时看来,骠骑如此防备也不算是什么,但是如果说结合昨天的减灶情况,就有些故意遮蔽战场,使得曹军不能得知详情的意味。

斥候营军侯都快哭出来了,『不是小的无能,是确实靠不上去啊……』

『来人!拖下去,重责二十!』曹纯实在忍不住,一脚将跪在前面的斥候营军侯踹翻。

夏侯渊抱着胸在一旁看着,冷笑不已,心中再给曹纯添上一条罪名,『治军无方』,过了片刻之后才斜着脑袋,向上斜的那种,不冷不热的说道:『子和,当下还不速断!』

『汝欲出城追击?』曹纯转头看着夏侯渊。

夏侯渊点头说道:『自当如是!怎么,事到如今,子和依旧不敢么?』

『若是设有埋伏……』

曹纯正待说什么,却被夏侯渊摆手打断,『昨日三番阻某,今日依旧如此说辞!汝若不愿,便就此作罢!待主公问起,便是汝一意阻拦,有心放骠骑人马西归!』

说完,夏侯渊抬腿就走。

因为如今夏侯渊被剥夺的军事权,所以出兵是需要曹纯首肯的,但是很明显,曹纯也不想要背负这个责任,所以他更希望夏侯渊做出一些『抗拒上令』的举措,然后胜了固然欢喜,败了也不是曹纯的锅。

可是现在却被夏侯渊架了上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