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它便是路浔的剑吗】(求月票!)

作品:《这号有毒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这号有毒更新最快!

    无寒森林,上古异族祭坛内。

    祭坛被重新激活运转,一道道屏障将祭坛给笼罩了起来,导致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

    路浔哪怕还有两张神行符,也已没了用武之地。

    它们现在唯一的作用就是,等到噬魂火将剑鞘给摧毁后,自己还能贴上神行符,在祭坛区域内如同一只瓮中之鳖,再挣扎一会儿。

    “李作乐等人似乎依旧没有找到祭坛的出口。”路浔在心中道。

    他看着状态越来越差的剑鞘,心中无比焦急。

    “【耐久度】还在下降。”路浔看着自己背包内的【紫级装备修理券】,左右为难中。

    就在此时,江南岸翻找着自己的储物戒指,然后从里头取出了一样东西,导致周围的温度在一瞬间下降了许多,好似寒冬来临。

    那是一枚只有指甲盖大小的蓝色水晶,散发着阵阵寒意。

    “路前辈,这是我在一处遗迹内偶然获得的万年玄冰,我不知道它有没有用,要不要试试看?”

    路浔看了一眼这块珍贵的万年玄冰,点了点头,在道谢之后,伸手将其接过。

    其实他心里清楚,噬魂火并不是正常的火焰,指望靠玄冰毁掉它,那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他现在更担心的是,一会儿冰,一会儿火,在这冰火的双重攻势下,剑鞘会不会直接裂开啊……

    这让他很是犹豫,担心让局面变得更难收拾。

    怎料剑鞘上的黑绳突然抬起,直接缠住了他手掌内的万年玄冰,然后猛得就往剑鞘内部塞。

    我塞我自己。

    看我冻死你!

    剑鞘跟着燕离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算是见多识广。它对于自己如今的状况也是有所了解的,它既然这么做了,估计这玄冰应该是能有些效果的。

    剑鞘内部究竟是什么状况,路浔等人是看不见的。

    因为此刻的剑鞘正悬浮在半空中,除非路浔飞的高一点,然后顺着剑鞘的洞口往里窥探……

    此刻,路浔主要是通过装备栏内显示的剑鞘【耐久度】,有此来分析剑鞘的状况。

    飞快下滑的【耐久度】在此刻有了停滞,很明显,万年玄冰虽然无法解决掉噬魂火,但也做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压制!

    至于究竟能压制多久,那就听天由命了。

    “果然啊!把江南岸带在身边还是有点用处的。”路浔在心中道。

    剑鞘的问题暂时得到了缓解,他扭头往祭坛中心处的三眼雕像看了一眼。

    “既然祭坛已经重新激活,这个幽影不会等会就苏醒过来吧?”他眉头紧皱,给自己来了口毒奶。

    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他真想一脚吧江南岸踹到那座三眼雕像旁,靠他那逆天的【幸运10】,对它进行气运镇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稳定住的【耐久度】又开始下滑了起来。

    “咖嚓咖嚓!”

    一道又一道的裂痕在剑鞘上接二连三的产生,【耐久度】已经跌到了50/100!

    江南岸看着路浔,突然沉声道:“路前辈!”

    路浔顺着他的目光向前看去,只见祭坛中央,那一座三眼雕像下,半个身子融入到雕像中的幽影……竟微微地动了一下!

    ……

    ……

    祭坛之外,一声嘹亮的剑鸣声响彻云霄。

    莫语柔抬头望向天空,那一张红润的丰唇微微张大,里头塞满了惊讶。

    她看到了一道流光正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往这边冲来,那是一把修行世界闻名遐迩的剑,一把在多年以前,叱咤风云的剑!

    莫语柔是第七境巅峰的大修行者,早在【剑气近】距离此处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时,就感知到了肆无忌惮地散发着恐怖威压的【剑气近】。

    本以为它就是路过来着,没想到一路南下的它,目的地竟是此处!

    “它自东域而来,一路向南,就是为了来到这里?”莫语柔心中闪过了大量的念头。

    它是魔宗的镇宗之剑,它来到这里,是什么原因?

    难道是……

    路浔!

    除此之外,莫语柔想不出其他原因。

    怪不得路浔作为天生剑胎,却永远手持剑鞘,从未手握长剑过。

    对此,很多人都做出过猜测,就连她们这种修行界的大佬,在茶余饭后,都会把这件怪异的事情当作谈资。

    看来,他是有剑的,只是不常用。

    他的剑,便是【剑气近】!

    莫语柔觉得这样一想,也算是合情合理的。毕竟【剑气近】究竟有多么的特殊,在她们这些大佬的圈子里,并不算是秘密。

    这把剑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驾驭的,所以不到关键时刻,路浔便不会召唤它。

    嗯,可能性极高!

    路浔真正的秘密,知道的人很有限。平山海与叶随安都是知晓他正在【以身炼剑】,但他们都默契的闭口不谈此事。

    正当她思绪纷飞之时,只见【剑气近】直接刺向了那棵歪脖子树。

    转瞬之间,这棵树便裂开了。

    它没打算传送进去,它也不是第四境以下的修行者,根本避不开禁制。

    但是,这禁制也根本拦不住它。

    让他人觉得无比恐怖的禁制,在【剑气近】的面前形同虚设。

    它只需要向前,不断的向前。

    其他的一切阻碍,都无需考虑。

    一层又一层的禁制被【剑气近】给摧毁,它很快就来到了秘境最深处的祭坛旁。

    祭坛周遭都被暗红色的屏障给包裹着,透过这层半透明的屏障,它看到了内部的一切。

    它看到了路浔,也看到了悬浮于空中的剑鞘。

    剑鞘上面有十几道裂痕,它的状态很不好,好似随时会彻底爆开,分裂成碎片。

    【剑气近】发出一声剑鸣声,没有做任何的停留,直接袭向了暗红色的屏障。

    它的这一声剑鸣声中,蕴藏着无尽的愤怒。

    在它的剑尖触碰到屏障之时,血红色的光芒如同闪电般向外四射,却无法阻挡它哪怕一秒。

    澎湃的剑气将整片屏障都给撕裂开来,完全的不讲道理。

    下一刻……

    剑气近,剑器近。

    它在一瞬间就来到了剑鞘旁。

    “咖嚓”

    剑鞘上的裂痕终于绷不出了,自三分之一处断裂开来,化为一片又一片的碎片,露出了悬浮于空中的噬魂火。

    剑气瞬间袭卷开来,甚至没人能看清它的动作。

    “唰”它已出剑。

    无物不熔的噬魂火在一瞬间就从一缕火苗,化为了点点火星。

    它们飞溅在祭坛之上,有的火星瞬间熄灭,有的火星忽明忽灭。

    异族至宝之一,二祭祀的杀手锏之一,就这样在一剑之下,落于地面苟延残喘。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花里胡哨的属性都没有意义。

    它的火星试图重新汇聚到一起,却又迅速地暗淡下来。

    已受重创。

    路浔难以置信地看了【剑气近】一眼,没想到位于藏山之巅的它,竟会来到此处!

    悬浮于空中的剑鞘摇摇欲坠,它用自己仅剩的力气抬起黑绳,似乎是想要轻轻地抚摸一下【剑气近】,但它已不剩多少力气。

    下一刻,它竟从空中掉落了下来。

    【剑气近】剑身大震,狂暴的黑色气流在它周身流转,如若能毁天灭地。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路浔听着它的剑鸣声,感觉这声音如若呜咽,好似哀鸣。

    一把剑,竟在哀鸣。

    “我能救它!”路浔一把接住剑鞘,沉声道。

    【剑气近】闻言,在空中停滞了片刻。

    剑鞘的【耐久度】已降到所剩无几,路浔以最快的速度打开【背包】,使用了【紫级装备修理券】。

    一道金色的光芒在他的双掌间汇聚,没人能看明白这是什么东西。

    而当他的双手触碰到剑鞘上时,地上的碎片突然重新拼凑了起来,然后与破损的剑鞘合二为一!

    “【耐久度】在上升!已显示修复中!”路浔心中大喜。

    周围的灵力疯狂地朝着剑鞘汇聚,好似是天地熔炉再重新淬炼着它。

    一道又一道的灵气漩涡在剑鞘周边产生,它们袭卷着周边的一切,竟将靠的比较近的路浔与江南岸都给轰向了一旁。

    路浔连退数步,靠【粉墨】支撑。

    而江南岸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地上的石块给绊倒了。

    在重重的摔到地面前,江南岸以最快的速度给自己施展了一层护盾。

    等到他落地之时,身上的护盾竟把祭坛给撞出了裂痕。

    石片飞溅起来,这位【幸运10】的气运之子震得地上噬魂火那忽明忽暗的火星离地而起。

    然后,这些忽明忽暗的星星之火,便被灵气漩涡给包裹了起来,化为黑色的气流,朝着正在恢复中的剑鞘涌去。

    路浔:“!!!”

    他被江南岸的这一波无意中的操作,给秀得头皮发麻。

    他急忙打开装备栏,查看剑鞘的【耐久度】。

    还好【耐久度】在稳定提升,并未因为融入了这噬魂火的残留火星,产生异样。

    这让路浔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而就在此时,雕像内的幽冥,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他看到了路浔,也看到了他身旁悬浮于空中的绝世之剑【剑气近】。

    ……

    (第二更,现在月票榜第六!这是从未到达过的位置,求月票!不要停!)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