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林蝉,林馋】(月底求月票!)

作品:《这号有毒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这号有毒更新最快!

    “天尘历4002年,夏。上空无云,人间大雾。”

    这是东域里不少俗世之人对这一天的具体印象。

    不少魔宗玩家将录制的视频给发到了论坛上,很快就引爆了论坛。

    其中有一个视频热度最高,因为拍得确实好。

    这位魔宗玩家自剑修的们的佩剑出现状况时,就已经开始录制视频了。

    他先是从山顶飞到半山腰,来了一个一镜到底的长镜头。

    镜头自上而下扫过,只看到一柄接一柄的剑类法宝出鞘而立。

    这由近到远的镜头,给人一种震撼感。

    而接下来云坠人间的一幕,更是给此次的天地异象增添了一抹神秘色彩!

    这条视频底下的评论直接就炸了!

    “卧槽!紫殿不愧是世界主角,瞧瞧这天地异象,瞧瞧这排面!”

    “我记得紫殿上次突破,这些剑类法宝还会发出剑鸣声,怎么这次一把把的都这么安静?”

    “臣服懂吗?这叫臣服!你以为天生剑胎是开玩笑的吗?”

    “主线剧情马上就要开启了,世界主角在此时实力突飞猛进,各种突破,极其合理啊!”

    “楼上分析的还挺有道理的,给你五毛,删掉让我发!”

    “……”

    和这些看视频的人不同,身临其境的魔宗玩家们,感触更深。

    咱魔宗的金大腿,就是粗啊!

    这排场,说是天道之子都不为过了吧?

    ……

    ……

    魔宗后山,林蝉站在小书斋外,看着看着周边的云雾,小嘴微张。

    “师父……又突破了吗?”她在心中道。

    她闭上眼睛,细细的感知了一下。

    她与路浔身上那一缕玄妙的联系似乎又得到了加强。

    这给她的感觉,像极了自己与【鹧鸪天】之间的玄妙感应。

    只是【鹧鸪天】是她的法宝,路浔可是她的师父啊。

    林蝉再次在心中念叨起了那几句最近时常念叨的话:

    “孽徒!孽徒!孽徒!”

    “师父是人不是剑,师父是人不是剑,师父是人不是剑……”

    她手持【鹧鸪天】站在那儿,对于自己心中那大逆不道的想法,深感自责。

    心中虽然这么想着,脚步却未停。

    她倒退数步,走到了路浔那间屋子的窗户旁。

    站在这儿,离路浔更近些。

    林蝉并不知道,路浔这次突破,就连【定风波】与二师姐的那把木剑都给出了反应。

    她手中的【鹧鸪天】依旧是老样子,剑灵奄奄一息,虚弱的要死,一副时日无多的模样。

    它没有发出剑鸣声,也没有剑身大震。

    也不知是因为过于虚弱,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

    ……

    屋内,路浔盘膝坐在床塌上,如烟如雾的剑意在他的指尖环绕着。

    他无意识地微微转动了一下指尖,那些坠入凡尘的云雾便也跟着环绕了起来。

    还好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太久,仅仅是几息的功夫,这些云雾便消散地干干净净。

    路浔缓缓地睁开眼睛,打开人物面板看了一眼,看到上面写着的【剑道资质7】,脸上露出了笑容。

    在看完人物面板后,则要打开论坛看一下。

    没办法,突破之时究竟引发了什么天地异象,他是不知道的。

    因为在这个过程里,他的意识是很混沌的,处于一种很奇妙的状态,对外界所发生的一切都一无所知,五感与神识好像都被屏蔽掉了。

    因此,他需要观看论坛上的视频,看一下自己的大型装逼现场。

    看完后,他自己都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卧槽!”

    “这次的动静,闹的也很大啊!”路浔在心中道。

    这还只是【剑道资质7】,若是继续提升,在8点,9点,甚至是满值之时,究竟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他抬起手指,随意的施展了一道【雾剑】,然后细细的感知了一下剑意的变化。

    “强了好多!”路浔眼睛一亮。

    “这便是所谓的剑意大成吗?”他感到十分满意。

    接着,他又闭上眼睛,感知了一下剑心内的小剑。

    它似乎变得越发活跃了,而在它的剑身上,也出现了一道道玄妙晦涩的金色符文。

    这些符文时隐时现,闪烁着阵阵金光。

    他对于剑修的压制更进一步,作为一名【无剑者】,他在这条路上又迈出了极为稳健的一步。

    而且是一大步!

    “只可惜体魄的强度没有得到提升,依旧是【上品灵剑】的水准。”路浔对此表示遗憾。

    不过体魄强度是与【养剑术】挂钩的,本就与【剑道资质】关系不大。

    若非要把自己当作是一把剑来形容的话,如今就是剑灵变强了,但剑并没有进阶。

    路浔坐在床塌上,并没有急着起身,而是持续关注着论坛。

    很快他就看到了一条帖子,是一个魔宗玩家发的,表示自己的黄武级长剑刚刚一直不受控制,如今终于能从地里拔出来了。

    看到这条帖子,路浔长舒了一口气,他还真怕因为自己的突破,强行斩断了魔宗剑修们与自己佩剑之间的联系。

    “还好还好,看来只是短暂的绿了他们一下。”作为魔宗小师叔祖,他这就放心了。

    不用负责任的感觉,真好啊!

    路浔从床上起身,走到了窗户旁。

    他推开窗户,冲着站在窗外的林蝉叫了一声:“小蝉儿。”

    林蝉见师父醒了,连忙行礼。

    路浔心情很好,便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怎料自己的右手刚刚触碰到她,林蝉便浑身一颤。

    紧接着,她的那一双小耳朵在瞬间就变得通红通红的。

    自从路浔说她头发扎起来更好看后,林蝉便每天都扎头。

    那一双小耳朵没有了青丝的遮挡后,一旦泛红,便更为明显了。

    路浔讪讪地收回右手,纳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不知这是为何。

    “我摸的只是头顶啊……”路浔无语。

    林蝉低着头,不敢看路浔。

    每次路浔剑道突破后,他在林蝉眼中,总会有一种身上还留有一丝剑之余韵,剑态毕露的感觉。

    这要随着时间的推移,过几个时辰才会消散。

    在这段时间内,一旦有什么接触,她都会有一种很异样的感觉。

    说不上来,很难形容,总之……还挺让人沉迷的。

    路浔也懒得走正门,很没形象地翻窗而出,来到林蝉身边。

    小黑猫从远处窜了过来,然后跳上了路浔的肩头。

    猫南北喵喵喵了几声,路浔也不知道她在喵啥,但想来是在祝贺他剑道突破吧。

    林蝉抬头,看着肆意的与路浔贴身接触的四师伯,不知为何,心中竟涌出了羡慕的情绪。

    这吓得她偷偷地掐了一下自己手臂内侧。

    “孽徒!你清醒点啊!”她在心中道。

    小哑巴就这样站在远处,看着路浔一边逗猫,一边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四师姐,师弟今天心情好,给你多做两个菜。”路浔笑着道:“话说你实力恢复的怎么样了,怎么还不能说话?”

    一人一猫越走越远,林蝉停留在远处,手持【鹧鸪天】,没有动弹。

    走着走着,路浔停下脚步,扭头对耳根子还有着少量红晕的林蝉,招了招手道:“小蝉儿,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来厨房帮我打打下手?”

    林蝉在心中“喔”了一声后,便小跑着跟上。

    路浔看着她,笑道:“明天就是你的生辰了,虽然咱们后山都不过生日的,但师父还是给你准备了寿礼,明天睡醒后,记得第一时间来找为师要。”

    该把【剑之传承】给她了。

    林蝉闻言,不再低头,抬头看了路浔一眼。

    他那带着笑容的脸庞映入少女眼中,小哑巴能看出他眼中的宠溺。

    她用力地点了点头,在心中大声地“嗯”了一声。

    猫南北抬起自己的小爪子,兴奋地拍了拍路浔的肩膀。

    明日是小蝉儿生辰,这代表了什么?

    代表明日,小师弟会多做几个菜,吸溜!

    “走吧,去厨房。”路浔对林蝉说了一声后,就转身继续朝着厨房走去。

    林蝉跟着他,慢他一步。

    夕阳西下,二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林蝉扭头看了影子一眼。

    她试探性的抬起左手,向边上微微伸了伸。

    由于差一个身位,她这样的动作自然是碰不到自家师父的。

    但她的影子,就这样轻轻的触碰到了路浔的影子。

    就碰了一下下。

    ……

    (ps:第二更,月票榜又要被爆了,我还只是个几百个月的孩子,为何要遭受这第痛苦?月底求月票!

    另外,推荐两本新书,一本是《这个西游有点诡异》,一本是《老祖出棺》,感兴趣的可以看一下喔~)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