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好,那我就给你个说法】

作品:《这号有毒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这号有毒更新最快!

    迷失林上空,一剑山的这位长老始终在与阴添缠斗着。

    阴添想脱困,然后找机会给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路浔与猫南北致命一击,可却始终无法达到目的。

    被那诡异的黑火给炸伤后,他便已身负重伤。

    而一剑山的这位长老自然也不是吃素的。

    若在往日,阴添自然不会怕他,可如今的状况不同,再这样下去,他可能还要被反杀!

    “只差一点点,就只差一点点。”阴添那苍白的略显病态的脸上,浮现出了疯狂的神色。

    他的镰刀在迎向长剑时,突然划过了一道诡异的弧度。

    长剑直接刺入他的左肩,剑气将他的左肩给削掉了一半,而他左手上的镰刀已飞了出去,以极快的速度,斩向了地面上的路浔与猫南北。

    断了一只手,还瞎了一只眼的阴添脸上带着笑容,先是微笑,然后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像是个疯子。

    镰刀撕裂空间,转瞬即至。

    一剑山的这位长老根本来不及阻拦。

    这位长老神色复杂,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因为在这一瞬间,他感知到了剑的气息。

    一把无与伦比的剑!

    “唰”

    就像是有一张宣纸被割裂了一般。

    阴添的那把诡异的镰刀在即将触碰到路浔时,被斩成两段。

    一把造型简单古朴,剑身处还有一道小缺口的剑,轻轻松松地就毁掉了这把镰刀。

    这是平山海的【神剑】。

    人未到,但剑已先至。

    ……

    ……

    可以想象的出来,阴添的笑容在风中渐渐凝固。

    他心中究竟在骂着什么异族脏话,也只有他自己知晓。

    【神剑】在斩毁了他的武器后,很快就一飞冲天,向他攻来。

    阴添很果断的开始向远处逃遁,此刻没有丝毫的犹豫。

    若能极限一换一,他肯定会选择以命换命,完成自己的使命。

    可现在的状况是,他如果还不逃,那就是送死,那还等什么?

    他立马就朝着西南方向逃去,而【神剑】则紧随其后,步步紧逼。

    没过多久,平山海与钱正一就来到了此处。

    他们先是来到了界碑旁,看了一下界碑的状况,然后身影消失不见,来到身受重伤的路浔身边。

    平山海神色凝重,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一颗灵丹,给路浔喂下。

    路浔没有客气,直接吃下了这枚灵丹。

    灵丹在他口中飞快融化,然后滋养着他的四肢百骸。

    而实际上在平山海到达此处之前,路浔就偷偷用绿色珠子恢复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并滋养了一下猫南北的身体。

    诡异的是,猫南北虽然化形都已无法维持,变回了黑猫模样。但除了稍显虚弱外,并没有明显的伤势。

    或许,她的问题,主要体现在其他方面。

    身体状况好一些的路浔缓缓起身,用自己的黑袍紧紧地裹着小黑猫,把她紧抱在自己的怀里。

    他没有说话,他在等一个结果。

    他在等着【神剑】将那位异族给斩杀。

    亦或者……另一种可能性。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平山海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难看。

    “不见了?”路浔问道。

    平山海点了点头。

    他控制着【神剑】追击阴添,按理说,以他的实力,哪怕对方处于全盛状态,也能轻松将其斩杀。

    可诡异的是,对方逃窜到迷失林内后,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以他的神识感知,竟也无法察觉到他是如何消失的,更察觉不到他跑到了哪里。

    而且看路浔的样子,他似乎对此早有心理准备。

    “没事,他跑不了。”路浔面色微冷,语气很平。

    他能猜到,对方是怎么消失的,且能猜到他躲到了哪里。

    很明显,在迷失林内,有一处祭坛!

    路浔低头看了看自己怀中的小黑猫,又紧了紧自己的黑袍,将她裹得严严实实的,然后抬头对平山海道:

    “平老哥,可否帮我个忙。”

    “你尽管说。”平山海道。

    “我想请你飞剑传书,以我的名义告知魔宗,派一位长老级以上的人,来此处。”路浔淡淡道。

    “好。”平山海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一把传讯飞剑,立马按照路浔的意思去做。

    路浔往西南方向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他自穿越以来,一直在维持形象,为人谦逊有礼,眼神更是温和平静。

    但这次不同,他眼神冰冷中带着一丝狠戾。

    路浔就这样抱着猫南北,在心中道:“让你再多活一会儿,相信我,我会亲手杀了你!”

    ……

    ……

    没过多久,天上划过大量的剑光,一剑山与万剑山的一众大修行者们都赶到了此处,来到了界碑旁。

    路浔抱着猫南北,跟着平山海与钱正一,也来到了界碑滴哒的身边。

    林蝉与季梨立马迎了上来,季梨刚想开口,路浔就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

    两大剑派的众人仔仔细细的探查着界碑的状况,然后看了一眼地上被砸死的异兽,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事情的经过便是:路浔等人遇险,然后咱们家的界碑突然破空而去,赶来此处营救?

    这算什么事啊!

    界碑屹立千年,从未有此异象。

    唯一一次行动,居然……居然为的还是一个外人?

    这心里的滋味一时之间很难形容,很奇妙,很怪异。

    感觉像是自家的界碑,被人给拐跑了!

    众人在沉默片刻后,便开始议论纷纷,交换意见。

    总该有个解决方案吧?

    而以一剑山与万剑山的相处模式,很容易会从商议转变为争吵。

    果然,没多久就吵起来了。

    路浔低头,见小黑猫的耳朵微微一动,似乎是觉得有些吵闹。

    他便默默站到了远处,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避免他们打搅到猫南北的休息。

    众人吵着吵着,也感觉有些不雅。

    平山海与钱正一便施展了一个禁音领域,将里头与外面的声音都隔绝开来,然后……继续吵。

    林蝉与季梨站在路浔身后,看着路浔后背上那恐怖的伤口,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虽然伤口已经结痂,但这么长一道,肯定很痛吧?

    而猫南北此刻也化形被破,不知道有没有受伤。

    “没事,不用太过担心。”路浔转过身来,平静道。

    而就在此刻,滴哒的声音,在路浔的心里响起。

    声音虽然略显虚弱,但比一开始已好了一些。

    “路浔,他们好像是因为我的缘故在吵架哒,我……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啦?”界碑滴哒问道。

    路浔微微一愣。

    两大剑派这隔音领域,明显没把滴哒给隔开,它在那儿听的一清二楚,且还能用心灵沟通的方式与路浔交流。

    听着滴哒的话语,路浔僵硬的内心也不由得微微一软。

    傻界碑,说什么胡话。

    他抬头看向界碑,轻声道:“你在想什么呢?是你救了我们。”

    两大剑派可能做梦都没想到,他们的隔音领域,不止对路浔无效,还导致他们听不到路浔对滴哒说的话……

    “好哒!”滴哒明显有些高兴,但没过多久,又道:“可是……他们还是觉得,你要给他们一个说法哒。”

    路浔闻言,微微点头,倒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界碑毕竟是圣物,自家圣物突然去帮外人杀敌,只是讨要一个说法,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毕竟他们又不欠路浔什么,相反,反而是自家界碑救了他。

    喔不对,好像是欠他一个人情,根据叶随安的上报,因为路浔的缘故,我两大剑派再添一位先天剑体,那还真是一个大人情……

    可是,说法终究还是要给的。

    路浔想了想后,抬头道:“滴哒,你按我说的去做。”

    “在听到老祖这两个字的时候,你就冒一道青光。他们再提老祖二字,你就再冒一道。若第三次提起老祖二字,你就让青光变淡,然后逐渐消散。”

    滴哒不明所以,但还是乖巧道:“好哒!”

    然后,它便按照路浔说的,操作了起来。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