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徒手摘月】(月底求月票!)

作品:《这号有毒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这号有毒更新最快!

    水晶中,月亮的倒影很漂亮。

    它的颜色和夜晚常见的月亮并不相同,它是青蓝色的。

    大宗门一般都有自己偏爱的标志性颜色,像魔宗便是黑色,上至宗主沈阎,下至外门弟子,都是身穿黑袍或黑裙。

    而一剑山与万剑山则是青蓝色。

    两大剑派的弟子都穿一袭青衫,平山海与钱正一也是如此。

    井中的月影很明显是一道印记,而它便是【井中月】的【门】!

    经受住它的考核,便可入内,

    而这一考核,一剑山与万剑山称之为【奔月】。

    沙雕玩家们则认为【捞月】二字更合适。

    虽说一说到捞月,就想到猴子捞月,搞得好像大家都是猴似的。

    可是,当一回吉吉国王怎么了?

    反正沙雕玩家们是不介意的。

    季梨看了一眼水中的月影,感慨道:“它好漂亮啊!”

    水中月影的确很漂亮,因为它很虚幻,但又很璀璨。

    这两个属性貌似不相容,却在它身上产生了重叠。

    最重要的是,它身上有一股剑的气息,这对于剑修们来说,会有天然的亲近感。

    路浔闻言,低头又看了一眼月影,心中毫无波澜,对它没啥子感觉。

    “很漂亮吗?没觉得啊。”路浔在心中道。

    平山海听到季梨的话后,笑道:“此乃剑印,乃是老祖所留,是一道很神奇的印记。”

    说完,他便对叶随安道:“随安,你来介绍一下这一关的内容吧。”

    叶随安点了点头,热情洋溢的跟导游小姐似的,给路浔介绍了起来。

    这一关的内容与路浔记忆中的一致,并没有像是去闯【鬼见愁】时那样,产生了偏差。

    这一关所要做的,便是去靠近这一道月影。

    这道月影看似就在那里,可实际上这是一个虚幻的距离。

    有点像是海市蜃楼。

    只不过,它离你是远是近,取决于你的剑心强度。

    你要去用剑心感召它,靠近它。

    剑心的力量越强,就能离它越近。

    一般情况下,伸手发动剑心后,让月影来到你的十米以内,便属于有效距离。

    月影会在你的掌心里施加一道印记,那便是【井中月】入口处的通行证了。

    路浔看了季梨一眼,伸手轻轻的按了按她的肩膀,道:“季梨,你先来吧。”

    “好!”季梨开心道。

    她觉得自己先上也好,给路浔试试水,让他可以看一下这个考核具体是怎样进行的,有助于他接下来的表现。

    能为路浔做点事情,小梨子同志那是一百个愿意。

    事实上她是想多了,路浔之所以让他先来,是因为有了搞坏灵灯的前车之鉴。

    万一一不小心,把人家这月影印记也给玩坏了,那小梨子接下来就不好测试了。

    还是保险点比较好,让她先来吧。

    反正他是剑心大圆满,没理由通不过考核,只是不知道最终会是什么结果。

    季梨在众人的注视下,来到了井边,然后将手伸入井中,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很神奇,她发现哪怕她现在是闭眼的状态,只要调动起自己的剑心,便能“看到”井中月影!

    “这便是剑印吗?”季梨在心中道。

    剑山的开派老祖好歹也是一个能将界碑都点化为精怪之人,一道剑印暗藏玄机,那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儿。

    所幸季梨的天赋一向不差,她在献祭脑子换胸之时,应该没把修炼天赋给带上。

    她早已产生剑心,如今更已踏入剑意的门槛。

    因此,在她的催动之下,井中的积水开始上涨起来,而水面上的那道月影也在井水的上涨之下,离她的右手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原来不止这月影,连这井水都并非真水。”路浔在心中道。

    没想到啊,这井居然不是湿的,它不出水。

    这倒是与魔宗【龟虽寿】入口处的枯井如出一辙。

    都是旱道。

    转瞬之间,月影距离季梨,便已不到十米。

    而到了十米的范围后,井水的上涨开始变慢了,但依旧稳定增长着。

    一直到了六米左右的时候,无论季梨再怎么努力,井水也纹丝不动。

    这便是季梨如今的极限。

    “不错不错。”平山海与钱正一齐齐夸赞道。

    要知道,季梨如今的修行境界不过是第一境大圆满,能有此等剑道领悟,已属难得。

    至今为止,此关的最好成绩也不过是两米二,记录保持者是叶随安。

    而他在闯关之时,修为已接近第二境大圆满,换算成等级的话,和路浔一样,是29级。

    【井中月】这一副本的适用等级为20级-30级,第三境之下的剑修,能把这月影吸引到三米之内,便属于惊世天才了!

    而对于20级的人来说,能进8米就算不错了,7米就算天才了。

    没想到啊,魔宗在剑道方面有天赋的弟子竟如此之多……

    平山海与钱正一不由得在心中酸了一波。

    你还魔宗呢,你6415确定不叫剑宗?

    这季梨要是放在两大剑派里,他们二人也是会大力栽培的。

    季梨听到二人的夸奖后,立马行礼道:“谢二位前辈夸赞。”

    然后,她就直勾勾地看向了路浔。

    意思很明显我!要!听!你!夸!

    路浔被她逗笑了,竟觉得她这娇憨模样有几分可爱,笑着道:“很不错,比我预想中要好得多,平日里真是小瞧你了!”

    “也没什么啦!”季梨说着,把双手交叉叠在身后,悄悄地踮了踮脚尖。

    那么,接下来就轮到路浔了。

    他走到季梨刚刚所站的位置,往井里好好的看了一眼。

    周围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汇聚到了他的身上,驻守弟子内混着的玩家们已经开始录制视频与截图了。

    只可惜从他们这个角度,录不到井中月影,只能从平山海等人的口中得知具体距离。

    但让录制视频的玩家们意想不到的是,接下来竟然发生了如此神奇的一幕!

    路浔站在井口,闭上眼睛。

    微风吹过,吹起他鬓角的黑发,从远处看去,倒是显得很有意境。

    他闭目后,稍稍催动剑心,便明显的感知到了由剑印所化的井中月影。

    很清晰,比用眼睛去看,更清晰。

    既然是要测一测自己的极限,路浔也便没有留手的意思。

    毕竟对他来说,如今不为外人所知的底牌还有很多,基本上都属于王炸级。

    稍微给人露点底,根本不算事儿。

    因此,路浔便直接催动起了自己的剑心,而且一上来就是全力催动。

    剑心内的小剑本来就不是什么特别安分的性子,它酷爱搞事情,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安静如鸡,自然是立马就猛烈震颤了起来。

    大圆满的剑心,再加上别人所不具备的【心剑】,究竟会带来怎样的结果呢?

    下一刻,井水没有丝毫的上涨。

    但井中月影却一跃而出!

    一道青蓝色的虚影自井中跳了出来,停留在了路浔的掌心之上。

    徒手摘月。

    ……

    (第一更,月底最后两天,求月票!)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