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有名有姓之人】

作品:《这号有毒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这号有毒更新最快!

    灵鸦喝完灵酒后,它的身体开始产生了变化。

    它的身体开始有多处凸起,主要集中在翅膀部位。

    然后,在凸起处的羽毛开始松动。

    路浔轻轻一碰,那些黑色的羽毛就落下了。

    “这是……要秃?”路浔愣了一下。

    难不成要从灵鸦转变为秃鹫了?

    而且看这架势,身上的毛没有问题,主要集中在两只翅膀上。

    他一把将灵鸦抓了起来,然后揉搓着它身上的羽毛。

    反正迟早都是要掉落的,不如给它人工脱毛。

    一小部分羽毛掉落后,路浔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有新的羽毛在往外长。

    羽毛是金色的,只长出了一小部分。

    现在再观察灵鸦,会发现它从原本的通体漆黑,转为两只翅膀的末端处,带着些微的金色。

    “啧啧啧,这颜值有所提高啊,好像变得高级了些。”路浔观察了一下道。

    很好,就让你从备用口粮,转变为家养飞禽吧。

    只可惜灵鸦虽然外观上有所转变,但那呆头呆脑的气质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

    路浔打开自己的宠物界面查看了一下,发现灵鸦的信息栏处发生了变化。

    【等级:5。】

    【状态:返祖中。】

    “等级怎么提升了两级,而且状态也从【灵智半开】变为了【返祖】。”路浔感到惊讶。

    他还记得自己去无羁山时,无羁山掌门封无名介绍着满山的吉祥物鸦鸦,说它们相传拥有金乌血脉。

    说完后,封无名自己都笑了。

    这个传说,压根没人当回事儿。

    可路浔的这只灵鸦,貌似真出了点问题!

    “就因为喝了点灵酒,你就返祖了?”路浔拿手指头戳了戳它,开口道。

    他走到仓库中,又拿出了一坛灵酒,放在它的面前。

    结果它凑上去闻了一下,就一脸的被酒气给熏晕了的感觉。

    然后,它就大叫着“鸡掰”、“甘霖凉”之类的词汇,飞向了枝头,躲得远远的。

    “怎么又开始说脏话了?”

    “刚刚还这么想喝酒,现在连酒气都觉得熏……跟换了只鸦似的。”路浔在心中道。

    人格分裂吗你?

    他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枝头上呆头呆脑的灵鸦,喃喃自语道:“等这边忙完了,把它带回去问问先生吧。”

    他现在突然觉得,先生当初叫自己去无羁山取一样东西,却没有明说取什么,看来其中有他的深意,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翌日,路浔早早起床。

    他打开窗户吹了声口哨,灵鸦就飞了过来,落在了窗檐上。

    路浔看了看它翅膀上的羽毛,发现金色的羽毛长得挺快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一大截。

    但奇怪的是,灵鸦的身子似乎比先前还要小了一圈。

    它是猫南北从灵鸦群里挑选出来的,当初之所以选它,就是因为它看起来肥而不腻,肉质鲜美,是一只绝佳的食材。

    现如今,居然缩水了!

    而它的级别居然也在一夜之间到达了7级!

    一晚上的功夫,它居然莫名其妙的又升了两级!

    着实诡异……

    “什么时候灵兽升级变得如此简单了?”路浔在心中道。

    别说是灵兽了,就连妖修在修炼方面都存在先天劣势,修炼速度较慢,没理由一夜之间又连跳两个小境界。

    路浔看着它,不由得想起,他在即将离开无羁山的区域时,所看见的天地异象。

    那一日,天上仿佛有两个太阳!

    ……

    ……

    在来福酒楼简单的就着小菜喝了点白粥后,路浔便来到了青岭城外。

    今日微雨,他打着一把油纸伞,走上青石板路上。

    城外,早已有大量玩家汇聚在一起,手上拎着酒坛子,时不时的望向天空,等待着白帝驾驭着纸鹤,从天而降。

    “喂!别望天了,白帝来了!”

    “哪呢哪呢?”

    “城门口啊,他走过来了!”

    玩家纷纷把目光投向城门处,很快便看到了那个身穿白衫,手持一把油纸伞的身影,以及他身后那青黑色的城墙。

    远远看去,仿佛是个画中人。

    沙雕玩家们心头震撼,怎么都想不到,原来一个人只要气质足够拔群,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如个普通人一样缓缓走来,也能吸引到所有人的目光。

    路浔走到玩家们的面前,微微抬高了伞面,开口道:“可都是来送酒的?”

    沙雕玩家们纷纷点头。

    “那便开始吧。”

    小雨清晨,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拍打在伞面上,发出阵阵声响。

    路浔很快就又收获了几十万点经验值,加上先前剩下的经验,已足够他升到28级了。

    而就在此时,他眼前突然弹出了一条提示信息。

    “【叮!任务:保驾护航,已触发!】”

    路浔双眼微眯,在心中道:“这些去上古秘境的魔宗弟子,看来是出状况了。”

    路浔一挥衣袖,就将油纸伞收入储物戒指之中,然后取出纸鹤,迅速向高空中飞去。

    一众沙雕玩家眼睁睁地看着白帝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扬长而去,众脸懵逼。

    “怎么走了?卧槽!”

    “我排了半个小时的队,拿着爱的号码牌,这??不就白排了?”

    “白帝看着很急啊,难不成是出事了?”

    纸鹤上,路浔也顾不得玩家们在想什么了。

    他既已穿越,既已融入到魔宗这个大家庭里,他的心态就早已和前世玩游戏时有所不同了。

    他眼中哪还有什么魔宗npc啊,对他来说,这都是些活生生的人,是平日里尊他敬他的晚辈。

    因此,一向淡定自如的他,如今脸上有了少见的焦急。

    “可别出事啊。”他在心中道。

    路浔一边全力飞行,一边打开了自己的任务面板。

    他看着经验栏处,犹豫了片刻后,并没有立刻点下升级。

    这些经验值他准备先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因为对他来说,临场升级,立马就能满蓝!

    他体内的灵力会在一瞬间得到补充!

    这样或许更有用处!

    ……

    ……

    某秘境內,一众魔宗弟子灰头土脸的聚集在角落里躲藏着。

    而内门弟子王涛已重伤昏迷,胸口处有一处凹陷,明显遭受了巨力!

    许钟诚扶着王涛,往他嘴里喂着丹药,表情凝重。

    谁都没有想到,最后居然是这种结果,就连领队的王涛师兄,如今都生死未卜,在鬼门关前游荡。

    而外头的那个东西,更是强大到让他们绝望!

    许钟诚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一颗丹药,给王涛喂下。

    这个少年表情凝重,眼神里有着一丝丝的挣扎。

    挣扎片刻后,他咬牙道:“各位师弟师妹,等会由我出去吸引它的注意力,你们则拼尽全力往外跑。”

    “许师兄,不可!”一位男弟子开口道。

    许钟诚看了他一眼,抬头看向顶上的石壁。

    他其实也不想去。

    其实,他也很害怕。

    他只比季梨大一岁,今年才19。

    “师弟师妹,勿要多言了!”他站起身来,不愿继续交流。

    他怕自己再说下去,会退缩。

    少年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有勇气的人,但在此时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远没自己想象的那么勇敢。

    但是……那又怎样呢?

    是的,那又怎样呢?

    “关键时刻,需有取舍!”

    少年用他那稍显哽咽,却又强装镇定的声音开口道。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