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无人再敢】

作品:《这号有毒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这号有毒更新最快!

    擂台下,武侯把嘴角的鲜血给擦干净后,再次朝着路浔弯腰作揖,行了一礼,然后便转身走回到了挑战者的行列里。

    路浔看着他的背影,心中若有所思。

    “按照前世的剧情轨迹,这个武侯或许并不会来魔宗挑战。”

    “他应该是听闻了我那天生剑胎的名号,才决定来此请求指点。”

    毕竟按照正常轨迹,林蝉是在今年的年底才加入魔宗的,因此,这个时候的魔宗,除了正在闭死关的燕离外,本来并不具备天生剑胎。

    而天生剑胎,对于武侯这位剑痴来说,是有着莫大的吸引力的。

    “看来又是蝴蝶效应。”路浔在心中道。

    也不知道会不会因此对这位剑池传人的人生带来影响?

    可能会有那么一点吧?

    要知道,根据前世的记忆,在前世可没听说过什么剑池武侯。

    哪怕他早已在剑道上拼尽全力……

    此时此刻,魔宗后山,小书斋外。

    先生懒洋洋的坐在木椅上,就像是个老人家在晒着暖阳。

    三师兄诸葛来福正在泡着茶叶,一边泡茶一边道:“也不知道小师弟第一次参与这种场合,会不会有些不习惯。”

    “我看他习惯的很!”先生没好气道。

    原来先生也有在感知着现场发生的状况。

    只是往年的外门大比,先生从来都是毫无兴趣的,也不知为何,此次却有在默默关注?

    诸葛来福笑了笑,开始为先生倒茶。

    先生饮了一口热茶,突然兀自低声道:“心性不错,就是这天赋着实差了些。”

    “先生,您在说谁?”诸葛来福问道。

    先生放下茶杯,道:“一个你小师弟的对手,连我都没想到,剑池居然还有传人。嗯……长得也还算讨喜。”

    这句话若是让演武峰上的其他观众听到,估计都会觉得无语。

    武侯那经历过不知道多少风吹日晒的粗糙皮肤,连灵力都无法将其滋养到恢复常态。

    再加上他那深刻的抬头纹,以及稍显木讷的气质……

    这是普丑,丑得普普通通。

    而诸葛来福自然是知道先生所谓的“长得讨喜”,究竟会是啥样。

    比如……诸葛来福他自己这样。

    或许是因为觉得武侯长得讨喜,或许是因为其他原因,先生半闭着眼睛,然后仔细地探查了一遍他的体质。

    做完这些后,他拿起茶杯,那好好翘起的兰花指轻轻的在杯壁上一拍,一滴水珠便跳跃了起来。

    先生伸出左手,在水珠上轻轻的点了一下,这颗小小的水珠内,似乎便自成了一个小世界,里头光华流转,却又没有丝毫的规律。

    他心念一动,这滴水珠便转眼间消失不见,朝着演武峰快速飞去。

    “嗖”

    水珠越过了高台上的众人。

    今日,魔宗外门有着大量的第六境之上的大修行者,但他们似乎都对这颗突然出现的水珠无所察觉。

    包括沈阎这个第八境的修行者在内,没人发现这滴从后山飞射而来的水珠。

    水珠飞过高台,然后来到了武侯的身边。

    “啪嗒!”

    声音很轻,就像是一滴雨滴落在了他的衣服上。

    而实际上这滴水珠在瞬间便渗透进了武侯的身体。

    “噗!”武侯很突兀的又喷了一口鲜血。

    这次喷得很猛,还溅到了站在他身边的那位剑修。

    下一刻,武侯整个人眼前一黑,竟直接晕死了过去!

    没人发现,甚至他自己暂时都没有发现,他身体内的一条经脉……

    歪了!

    ……

    ……

    一根经脉发生了变化,所能带来的影响其实也是有限的。

    先生给这个雪地里的人加了一块炭,但也只是加了一块而已。

    而这是否会给他的人生带来改变,一切其实又无从可知了。

    同样是一分,十九分加一分,不过是二十分。五十九分加一分,便是六十分及格。九十九分加一分,便是一百分满分!

    还是要看他自己。

    此时此刻,现场最懵逼的便是路浔了。

    “卧槽,我刚刚下手有这么重?”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有点想不通。

    “我明明留力了,他明明也只是受了点轻伤啊,咋现在还昏迷了呢?”

    路浔抬头望天,很想说一句:“他晕倒和我没关系哈!”

    感觉有点尴尬啊!

    “重伤昏迷”的武侯很快就被魔宗弟子给带离了现场,抬下去服用丹药治疗去了。

    如今,很多人看向路浔的目光直接就变了。

    除非是傻子,要不然都能看出,路浔绝对是留手了。

    可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已领悟了剑意的剑修,最终还是没撑住,重伤昏迷了。

    想来……这是因为剑意品阶上的差距!

    魔宗小师叔祖,恐怖如斯!

    另外那十六位剑修已经在暗自庆幸了,如若是他们对上刚刚那剑,如今躺下的,或许便是自己了。

    剑修们的对决已经结束,路浔却没有急着回到高台之上,而是继续站在擂台中央,脸上又挂起了和煦的微笑,环视了一圈余下的挑战者们,道:

    “可还有人要挑战?”

    那充满了磁性的声音,低沉却又温和,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优质偶像再问粉丝们:“还有要合影的吗?”

    这么多挑战者,刚刚上场的只是想挑战路浔的剑修,原先,队伍里头肯定还有其他想要挑战的人。

    只不过刚刚路浔的表现过于恐怖,人家以一敌十七后,你再跳出来说我要挑战,会显得像是一个跳梁小丑。

    高台上,坐在椅子上的萧苒双手紧紧地抓了抓自己的衣裙,她倒是很想下场去找路师叔讨教几招。

    “啊,憋得我好难受哦!”她拍了拍自己穷胸极恶的胸脯,平复着自己的战斗情绪。

    这不符合规矩,而且很可能会被师父给责罚。

    她偷偷的瞄了一眼师父,发现赵岁寒看向路浔的目光早已充满了母性光辉。

    这个“妈妈粉”已经彻底迷上了路浔,就差来一句“路宝放心飞,妈妈永相随”之类的饭圈口号了。

    接下来,擂台上,路浔连问三遍:

    “可还有人要挑战?”

    现场一片寂静,无人应答。

    也无人敢答。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