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没想到吧,又一个天生剑胎】

作品:《这号有毒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这号有毒更新最快!

    还在青岭城的时候,慕容燕与路浔在某次闲聊中,就有提起过这位以一己之力,为修行世界开创了新纪元的大修行者,她的话语里透露出了感激与尊敬。

    如今有这么多人可以迈入修行界,这位神秘人居功至伟。

    这种丰功伟绩,却连名字都没有流传于世,也不知是何原因。

    这一段历史路浔也是知道一些的,前世有些善于挖掘隐藏剧情的玩家对此特别感兴趣,觉得能挖出一段惊天剧情,可惜一直到路浔穿越为止,也没见谁挖出了点什么。

    他的确算是半个先知,脑子里知道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与大量隐藏剧情,但也并非是全知全能的。

    要怪就怪前世的沙雕玩家们还不够给力!

    ……

    五天后,路浔等人终于抵达了魔宗山脚。

    山脚下,林蝉抬头看着孤绝的接引峰,不知为何,有点挪不开眼睛。

    “可是看出了什么?”路浔笑着问道。

    林蝉摇了摇头。

    她其实并没有看出什么东西,但是很奇怪,眼睛忍不住的就被这座如剑鞘般的山峰所吸引。

    “看来小蝉儿虽然是天生剑胎,但修为尚浅,暂时还感知不到接引峰内的剑气。不过,她居然能感觉到些微的不对劲,不愧是【真·天生剑胎】。”路浔在心中有了答案。

    慕容燕先带着季梨御剑上山,然后就有执勤的魔宗弟子下山来接路浔。

    其实慕容燕可以不断的来回,将大家一个个送上山的,但她这个胖憨憨乐于把机会让给其他人,她一说小师叔祖回宗了,一瞬间就闪过十多道身影,大量的执勤弟子御物下山,抢着去接路浔。

    等到其他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便只能放弃。

    “哎呀!这可是与小师叔祖近距离接触的大好机会啊!”好多弟子顿足捶胸。

    飞快下山的众弟子中,女弟子居多,热情的男弟子也有,或许是因为他们古道热肠吧。

    季梨对于路浔的人气早就见怪不怪了,她听闻不少外门女弟子在做梦时都喊着小师叔祖这几个字,好像还有少数男弟子也会喊,这让她感觉竞争对手太多,压力山大。

    当然,她绝对是晚上做梦时,喊的最凶,笑得最傻的那一个。

    山脚下,小哑巴林蝉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架势,看到一位又一位的修行者从山上御物而下,她吓得往路浔身后缩了缩,一只小手忍不住的就拉住了路浔的衣袖。

    毕竟只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底层小哑巴,她以前的天空只有那么丁点儿大,还是头一回一口气见到这么多的修行者。

    “拜见小师叔祖!”一众执勤弟子纷纷行礼,都想着由自己接路浔上山,脸上就差写上“选我选我”这几个字了。

    “不必多礼。”路浔笑容和煦,对着一众弟子道。

    “小师叔祖,这位是……”懒得取名的某位龙套弟子看着林蝉道。

    她是此次执勤队伍里的领队,按照规矩,路浔要带林蝉回宗,也是要登记一下的。

    路浔笑着道:“此次下山,偶遇良材,便收了位弟子,叫林蝉。树林的林,蝉鸣的蝉,等会登记时别写错了。”

    他话音刚落,一众弟子面面相觑。

    小师叔祖自己才踏入修行界多久,怎么就收弟子了?

    思维比较跳脱的甚至已经在想了:“小师叔祖是愿意收徒的,那是不是代表着……我也有机会?”

    如若能与此等长相的师父朝夕相处,谁不想求一个长生大道!?

    好希望下次内门弟子大选上,小师叔祖也能亲临现场。

    不少弟子偷偷的又看了林蝉一眼,只觉得这位小姑娘未免太瘦了些,气色看着也不是很好。但能被小师叔祖看中,应该有其过人之处吧?

    于是乎,在领队的带领下,一众弟子纷纷向林蝉行礼道:“拜见师叔!”

    小师叔祖新收的徒弟,可不就是她们的师叔?

    看着这么多人冲自己行礼,小哑巴一下子就更慌了。

    她低着头,手足无措。

    原先的她,只是酒楼里的小小帮工而已,见到魔宗的修行者来酒楼里暂住,她都只敢偷看一眼,连第二眼都不敢看。

    现在有这么多修行者冲她行礼,突如其来的身份转变,她要是一下子就适应了,那才奇怪。

    这个时候,她真真切切的再次感受到自己师父的地位之尊贵,如果自己不是师父的徒弟,哪里能有如今的待遇?

    路浔伸出左手,轻轻的拍了拍拉着他右边衣袖的那只小手,用很轻的声音道:“莫慌,莫怕。”

    小哑巴点了点头,路浔在她身边,她便有安全感。

    她本是一个习惯低着脑袋的自卑女孩,如今尽她所能的克服着这一习惯,她很怕自己老低着头,然后给师父丢人。

    最终,路浔随便挑选了两名幸运弟子担任司机,送自己与林蝉上山。

    被他选中的弟子,估计能在同门面前连吹三天。特别是送他的那一个,晚上可能会做梦。

    而路浔新收了一名弟子的消息,很快就轰动了整个魔宗,连沈阎与几位峰主都立马赶来了接引峰。

    按规矩,这事情本来也该立刻通报他们。

    没办法,除了大师兄燕离外,路浔的其他几位师兄师姐都没有收过徒弟,路浔这位小师弟反倒是开了先例。

    沈阎等人都一把年纪了,莫名其妙多了位师妹,能不过来看看吗?

    而且林蝉身份特殊,把她归入魔宗,沈阎这个宗主都必须在场。

    这轰动程度,仅次于路浔那天在接引峰上惊天一跃,成功的成为先生的弟子。

    按照规矩,林蝉的修炼资质也是要查看的,并且要登记在册。

    那九道涟漪在空中浮现出来的时候,不少弟子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

    小师叔祖到底下山干嘛去了?这才多久的功夫,居然就为我魔宗又添一位天骄!

    小师叔祖不愧是是小师叔祖!

    看着稳步提升的声望值,路浔满意的笑了。

    沈阎等人现在也是笑容灿烂,这等天赋的弟子,属于可遇不可求系列,没有宗门会嫌多,一个个都笑得合不拢嘴。

    沈阎心里那叫一个羡慕啊,他也好想要一位如此优秀的弟子啊!

    沈阎由衷的对路浔道:“恭喜小师叔。”

    路浔笑了笑,看着沈阎那张丑脸上的艳羡表情,只觉得有点对不起他,毕竟林蝉本会是他的弟子。

    “唉,以后那些我不要的玩家,就多分沈阎几个吧。”路浔再次在心中道。

    这个时候,他想到了一件事情,便问道:“宗主,按规矩,小蝉儿应该也是可以破格获得登藏山的机会吧?”

    每一位外门弟子晋升内门时,都可登一次藏山,林蝉作为他的徒弟,地位比普通内门弟子还要高,按理说应该和他一样,是可以破格拥有这个资格的。

    “回禀小师叔,理当如此。”沈阎回复道。

    就连兼任执法长老的公输磐都没说话,那便是可以的。

    只不过众人与林蝉稍作接触后,在路浔的眼神示意下,明白了这个瘦瘦小小的丫头,原来是个哑巴。

    他们倒也不会因此而轻视她,在得知林蝉曾是来福酒楼的帮工后,大家心里都冒出了这么个念头缘,妙不可言!

    原来她本就是半个魔宗宗人啊!

    沈阎笑着看了林蝉一眼,林蝉见他长得丑,脑袋和脸上连根毛都没有,凶神恶煞且声音难听,不由得感到害怕,缩了缩自己的小脑袋。

    这让沈阎有点尴尬,但他早就习惯了。宗内弟子都很怕兼任执法长老一职的公输磐,但却更怕他。

    除了因为宗主这层身份,还因为他长得过于凶了些,还特别丑,丑凶丑凶的!

    反倒是慈善赌王岳鹤山一听小师叔提起了藏山,不由眼睛一亮!

    这是不是意味着……又可以开盘了!?

    穿着一身黑色薄衫,少妇模样的骆婉秋看着路浔,开玩笑道:“小师叔这才刚回宗,就想让林蝉师妹上山寻宝呀?”

    “哪能啊,再过几天。”路浔摆了摆手道,倒不急于一时。

    他轻轻揉了揉林蝉的小脑袋,笑着道:“你到时候上了藏山,拿把好剑下来。”

    林蝉其实听的云里雾里的,她都不知道藏山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山上为什么会有剑。但师父说什么她就做什么,于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乖巧.jpg。

    慈善赌王岳鹤山越发觉得这次又可以开盘了,而且他见路浔这么有兴致,那要不要……把小师叔也给拉进来一起玩?

    开盘嘛!当然是参与的人越多,才越好玩!

    所以,他就试探道:“小师叔看来对林蝉师妹很有信心?”

    路浔点了点头,一想到自己的声望值任务还没有完成,立马就有了紧迫感,觉得不能浪费任何一个提高自己声望值的机会。

    于是,他马上顺着岳鹤山的话,语气风轻云淡,就像是随口一提似的,说出的话却石破天惊:

    “我对小蝉儿自然有信心。”

    “因为她与我一样,皆是天生剑胎。”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