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定风波】

作品:《这号有毒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这号有毒更新最快!

    有诗云:“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红豆一直代表着相思之意,而这句诗句里的红豆,指的就是骰子里的红点。

    通常来说,骰子里的1和4都是红色的点。而这一枚骰子,只有“1”这个点数是红色的。

    小师妹早就想好了,如果自己凭运气投出了“1”,那便是天意。都说天意难违,她自然愿赌服输。

    可如若凭运气投不出“1”,那便人定胜天!

    她出老千出得理直气壮,周围的围观“裁判”一个个都跟收了黑心钱似的,连师尊都是如此,

    原来他们早就说好了,根本就是一伙的!

    那一天,山上下着好大的雨。

    但在岳鹤山的记忆里,那日阳光灿烂,晴空万里。

    ……

    ……

    藏山上,路浔目光从骰子上挪开,转而扫视起了在场的其他紫装。

    按理说吧,像黄装与蓝装都没有给他任何的反应,紫装更不应该有反应才对。

    但不知道为什么,路浔有一种直觉,他总觉得不一定。

    事实证明……

    他的直觉有问题。

    不管是骰子,戒指,长枪还是腰带,都对他爱搭不理,仿佛在说:“莫挨老子!”

    但那把紫武级的短剑却是发出一阵嘹亮的剑鸣声,甚至还冒出了一道道闪耀的剑芒!

    剑鸣声响彻整座藏山,剑芒略显刺眼,彰显着它的不凡。

    这把剑很短,只比匕首稍长一些,与此同时它又很窄,比普通的长剑还要窄上几分。

    剑柄的末端还挂着一道剑穗,剑穗上的挂饰如同一片片晶莹的雪花。

    雪花挂饰后头有着一小撮细长的白色流苏,如今正在随风飘荡。

    剑刃的末端有一块淡蓝色的宝石,距离剑柄只有两指宽的距离,这块宝石只有指甲盖大小,如今正闪烁着淡光。

    路浔离它大概有五米的距离,此刻能感觉到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不少,给他一种置身于冰天雪地里的感觉,仿佛正在下着鹅毛大雪!

    这把短剑不管是外型还是品质,好像都无可挑剔。

    路浔虽然无法看到短剑的基本信息,但他隐隐觉得这把短剑是五样紫装里最好的!

    这把短剑的主人,曾经该是多么惊才绝艳的人?

    他并不知道,这把剑来自于沈阎等人的大师姐,燕离游历天下时收的第一位徒弟。

    如果她还在世的话,魔宗的宗主之位,基本上轮不到沈阎。

    她是个孤儿,跟着燕离姓,叫燕姝。

    她的这把剑,曾经沾染过蛟的血!

    剑刃处的那块蓝色宝石,是一头蛟的龙元!

    当年有一条刚进阶为蛟的大蛇疑似走火入魔,居然贸然【走蛟】!

    【走蛟】便是蛟由江河湖泊入海,而这一路上会引发狂风暴雨,江河暴涨,甚至是滔天洪水!

    民间有许多桥梁会悬挂一把剑,俗称悬剑桥,便是拿剑压蛟,防止走蛟时桥梁坍塌。

    当年这头刚化蛟的大蛇引发了大动乱,【走蛟】的起始地位于四大正派的青天宗的区域。青天宗小觑了这头蛟,只派了一位长老与几位内门弟子一同前往,结果内门弟子尽亡,这位长老也受了重伤。

    这头蛟虽然也受了伤,但却逃出了青天宗的势力范围,然后东游西荡,居然跑进了的魔宗的区域。

    那一日狂风暴雨,燕姝站在一座石桥上,石桥下是大江的分支。蛟要入海,必过此处的江流,她在堵它。

    而这把短剑,则像寻常悬剑桥上的剑一样,被她悬挂于石桥下。

    蛟至,燕姝起剑。

    剑光闪过,蛟一分为二。

    燕姝一直视师尊燕离为毕生目标,所以她的剑也和【剑气近】一样,名字取自词牌名,叫作【定风波】!

    那日杀蛟之后,魔宗境内,还真是“也无风雨也无晴”,只是这个世界不存在这首词罢了。

    此时此刻,路浔看着这把剑,要说不心动那肯定是假的!

    不管他剑心内的小剑如何的震颤,他都想要试一试。

    正应了那句歌词: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试试呗,试试又不会怀孕。”怀着这样的心态,路浔无视了体内小剑的抗议,缓缓走向了【定风波】。

    走近之后,他感觉这把短剑的剑鸣声很奇特,就像是洪水猛兽的吼声一样!

    他伸出自己的右手,伸向短剑的剑柄,就在指尖即将触碰到的一瞬间,整个人“嘭”得一声倒飞了出去!

    像极了那一日在竹林里,他尝试触碰二师姐的木剑时的样子!

    这令路浔不由的有些沮丧。

    一路上他虽然心里“mmp”,但脸上总是带着和煦的微笑。此时此刻,他顶着一张面瘫脸,抬头望天。

    首峰上,沈阎与各位峰主全都愣住了。

    一脸懵逼,二脸懵逼,三脸懵逼……

    “这……这什么情况?”骆婉秋率先开口道:“不该是小师叔得到大师姐的剑,然后传送回山脚下吗?”

    公输磐顶着一张黑脸,眉头紧皱道:“大师姐的定风波明明选中了小师叔,可结局为何会是这样?”

    一开始,他们见【定风波】选中了路浔,是万分兴奋的!

    那是大师姐的剑啊!他们崇敬的大师姐的剑!

    小师叔天生剑胎,定风波如果在他手上,将来一定能重现异彩!

    可怎么就弹飞出去了呢?

    不该弹飞出去的呀!

    对于路浔的真实情况,他们了解的不多。二师姐与猫南北也没主动和他们提起,都在等着先生回来以后,去询问一下先生呢。

    所以他们暂时并不知道,路浔这位“天生剑胎”,很可能要做一辈子的无剑者了。

    路浔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后,抬头望向了山上的迷雾。

    魔宗里的紫装全部都放在了这里,再往上走,就只有那把放在999节台阶处的【剑气近】了!

    路浔抬脚前,又看了那把定风波一眼,然后抬脚,继续登山。

    早在上山前,对于【剑气近】,他心里就有一个比较疯狂的想法,但他不确定能不能成功。

    他并不是一个赌徒心态很严重的人,他习惯见好就收。

    与其没有任何把握的豪赌,还不如尽可能在控制范围内,让收益最大化!

    如若有上品蓝装或紫装选择了他,他肯定立马走人。

    只是现在的他,已没得选了。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