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传承堂

作品:《阴阳长生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阴阳长生更新最快!

    “行,听你的,现在你是主帅,奶奶我是你下属,我马上下达命令给地煞所有成员,不出意外,七天之内应该会有消息。..”蝴蝶前半句调侃,后半句严肃的说道。

    对于她这种说话我是真心有点不习惯。简直就是蛇精病!

    当蝴蝶说完话,我就感觉到一股气流从盘龙项链上散发了出去,应该就是她和地煞成员只见的秘密联系方式。

    走出了地煞驻地,我心情还是很不错的,这次进来也算是收获不错。

    虽然以后要帮助蝴蝶从盘龙项链脱困出来,这个有难度,但我相信事在人为,人定胜天,凡事用心去做,天道酬情就是最好的回报。

    我相信我能帮助蝴蝶,怎么说她其实也是可怜人。

    堂堂的唐朝公主,居然被困在了一件法器中,永远要做法器之魂。

    这一点,看上去似乎能够永生的活下去。

    但是做一件是,一旦时间长了,谁还不会烦闷?

    时间最为无情的,其实就是时间。

    最有情的还是时间。

    蝴蝶待在盘龙项链中,从唐朝至今,没有疯掉已经算不错了。

    想一想,日复一日的被限制在有限的活动圈子里。这是很可怕的事。

    一个正常人,你要是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待上别说多,一个月就能让你待出病来。

    更何况是数百上千年?

    所以我反倒很同情蝴蝶,对于她说话阴阴阳阳的蛇精病方式也就释然了。

    说起来,其实也要怪龙老的思虑不周吧?

    也许当年龙老是好心,为了救蝴蝶一命让她成为了盘龙项链法器之魂,却是没有考虑到,蝴蝶随时阴灵,但首先的基础她是一个人,是一个有自主思维的人类灵魂。

    所以,我想这也是蝴蝶一口一个喊龙老老不死的原因所在。

    这个世间,可怜之人太多,我不能可能挨个去帮助,但是让我碰上了就一定不会不管。

    蝴蝶的事情,我放在了心上。

    只要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让将她从盘龙项链中解脱出来。

    还她自由,那么她出来后的代价是一身的道行消失,要重新轮回,我想她一定也会愿意。

    心里这样想这的时候。蝴蝶冷不丁突然出声道:“谢谢”

    很简单的很两个字,但我听到了她发自内心的真诚。

    我到是忘记了她能听到别人的心声这一点天赋了。

    走在下山的小道上我笑着问她:“蝴蝶你说你总是听别人的心声,这样累不累?”

    她半响没有说话,等会走到山脚下的时候才又有出声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奶奶我不想听的时候,什么也听不到,我也没兴趣听你内心的话,更不会打扰你的生活。平时我就待在盘龙项链中,你要是想问什么,直接集中意念喊叫我就行。”

    她说完后,顿了顿又开口问道:“小子你老实告诉为我,你体内是不是还有一个更强大的阴灵存在?我身在盘龙项链中都能感受到一股冲天的阴神气息,这股子阴神气息,是我至今为止感受到最强大的气息,非常非常的可怕。现在我有些明白,龙天放那个老不死为什么会选择你为太史局内门的接班人了,你小子一身是谜团啊,我居然都看不透分毫,也许我以后能不摆脱盘龙项链的魔咒还真要靠你了,看来我要在你小子身上多投资一点才行。”

    我心中笑了一下道:“算是吧,其实我也不知道她的情况,但是我能有今天和她脱不了干系,我能活到今天也多亏了她,我这一生欠她的也许这辈子都很难还清。”

    响起龙姬我有感而发,自从九年前千古龙脉一战,龙姬在最后一刻进入了我身体,和我一起坠落无尽的深渊,就一只在也没有苏醒过来。

    为此我嘴上不说,其实我心里非常的担心她。

    当出龙姬说,我像是她寻找的一位故人,仅仅是像,还不确定的情况下,她就从我出生开始,一直保护我到现在。

    她是一个非常痴情的人。

    如果我真是她口中的故人转世。那么我亏欠她,太多太多。

    从九年前苏醒后,我在内心就一只影藏这一段不敢说出来的话。

    我在想如果龙姬有一天会苏醒过来,我会对她说:“不管我是不是你转世的那位故人,这一世,我都将不会在辜负你”

    这无关龙姬对我的保护,或者说几次的生死相救。

    感情这种东西最是世间最为奇妙的东西。

    说也说不清,有时候它会突然在你心底升起。

    要是我对龙姬没有爱慕。那是骗人的,这些年下来,其实我知道我心底已经有了她。

    当然这种情感,也许说白一点不是美色,也不是其它,就是一种发自灵魂的触动。

    是一种感动,也是一种疼惜

    非常的复杂,难以明状。

    有时候我会想,我对龙姬隐藏在心底这分情感,是不是会愧对师姐?

    为此我常常会在深夜咒骂自己。

    可是回想一下,龙姬和我只见的点点滴滴,我后来想通了。

    我爱师姐。但也爱龙姬,两种情感不同,意境也不同。

    谁敢说,一个人一生就只能爱一个人?

    也需有但我相信很少。

    爱是发自内心的,是不受人能控制的。

    这无关花心,就是一种本心的欲望。

    我是真的有些想念龙姬了,只可惜,九年前的一战,她应该是付出了太多,陷入了深深的沉睡中。

    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碰到了在大殿等候的天罡首领天涯。

    “主帅,我带您去传承堂休息?”我看了我脖子上挂的盘龙项链。眼神中满是恭敬,也许天涯也是听过地煞首领事迹的。

    我能进入地煞的小院,能出来,就已经证明我得到了地煞的认可。

    “传承堂?那是什么地方?”我对内门驻地很多事情还真不清楚。

    “是历代太史局主帅办公的地方。也是重要卷宗所在之地,只有主帅能进去,就是韩若飞也进不去!”天涯解释说道。

    “好,你带路吧”我点点头跟着天涯向内堂走去。

    其实就在这座大殿之后。转过弯天涯停下,眼前出现的是一座石门,三米高两米多宽,在左侧有一条栩栩如生的雕龙。

    “主帅这就是传承堂所在,只有历代主帅的神龙印能打开门进去,属下告退。”他说完后就离开了内堂。

    我看着那条栩栩如生的雕龙,心中一动神龙印浮现在眉心,随即意念集中在了错测的雕龙上。

    下一刻。一道金光从眉心飞入雕龙嘴巴。

    “轰隆”一声,石门缓缓开启。

    视线中原本是漆黑一片的,但在石门开启的瞬间,里面一盏盏油灯亮起。

    看着里面的环境。我长大了嘴巴,半响后才回过神来,走了进去。

    身后的石门再一次自动关闭。

    这是一个不到百事平方的空间,内中家具齐全,正方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幅古老的画像,在下面是一个案太,上面写着,太史局历代主帅之位的字样。

    从这些画像的服装上看,从古到今,一共有三十六副画像,最后一副正是龙老的画像。

    而在左右两边是一排排的古籍,看上去都非常古老,也不多就是几十本的样子。

    在这这间密室的角落还有一张白玉床,应该是历代主帅休息的。

    白玉床,看上去很奢华的样子。

    不过,仔细一感受我就不这么认为了,因为这张白玉床上散发的是浓厚的灵气波动,毫无疑问这是修炼打坐的专用。

    走上前去,我从案台上拿起了香火,开始祭拜历代主帅。

    算起来我是太史局第三十七待主帅了。

    “晚辈吕非,太史局内门第三十七代主帅,祭拜历代前辈。”

    焚香后,我躬身祭拜。

    这是传统,不管历代主帅还有没有在世,他们对华夏民族的贡献一定是巨大的,身为后来者祭拜历代主帅是应该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