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猫崽子

作品:《阴阳长生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阴阳长生更新最快!

    我叫吕非,吕洞宾的吕,似是而非的非,名字不是家里人起的,而是当年我出生之时,一个瞎眼老叫花给起的名字。

    说起我的名字,其实还要从我出生那天讲起。

    听奶奶说,我是天缺儿,也就是俗称的早产儿,月份不足,先天有缺。

    农村医疗条件那时候有限,孕妇生孩子,都是找接生婆,我生下来是脸朝地爬着的姿势,出生后没有哭声,当时接生婆就说是讨债鬼,活不长。

    果然,三天后我开始发高烧到了进气多出气少地步,镇里的老中医摇摇头,让家人趁早将我安葬了。

    那个时候夭折的小孩那里有安葬,后半夜气都不出后,爷爷将我卷在草席中丢到了阴山沟。

    按说我当时已经算是死了,可是奶奶说我命不该绝,不是奇人就是奇怪。

    在爷爷将我丢弃在阴山沟的第三天,村里有人在阴山沟听到了婴儿的哭声,很洪亮。

    父亲和爷爷得知后匆忙跑到丢弃我的地方一看,却是发现,一只大黑猫在给我喂奶。

    命不该绝的我就被带回了家。

    也是在这一天,村里来了一名瞎眼老叫花子,要饭到了我家门上。

    家里因为我重新活了过来,虽然事出奇异,但还都是高兴的,毕竟我是吕家三代第一个孩子,因此给瞎眼老叫花子做了一顿好吃。

    瞎眼老叫花子吃饱喝足,临走之际,却对我爷爷说:“你吕家祖上积德,灵猫换命报恩得香火,不过令孙出生阴年阴月,先天有缺,再加上在极阴之地接了阴气,后有属阴灵猫喂奶续命,怕是以后也难成长。”

    顿了顿瞎老叫花子又道:“老叫花子吃了你家一顿饭,不能白吃,赠你一张符咒可保令孙十八年安然成长,这期间会有两劫,但有灵猫护身皆能有惊无险,十八年后如有变故,且带令孙前往东南石鼓山,自有机缘,似是而非是为名,能躲魑魅魍魉缠。”

    说完后瞎老叫花头也不回离去,此后我的名字便叫吕非。

    …………

    自打记事起,村里同龄的小孩都不和我玩,他们总在背后叫我猫崽子。

    就连那些大人看见我也都躲着走,眼神古怪。

    这种现象,让我心里很难受,因此我对猫打心眼里厌恶。

    九岁那年,家里来了一只黑猫,我第一时间看到后,拿着扫把驱赶黑猫,但却被爷爷看见,严厉制止,甚至从来舍不得打我的爷爷,因为我驱赶黑猫而打了我一顿,并且郑重告诫我,谁都可以讨厌猫,唯独我不行。

    事后我问爷爷为什么,他却只是长叹了一声说:等你长大了自然会有明白的一天。

    也是在这天晚上,我起夜的时候,厕所房上一页瓦片被大风刮了下来,顺着我头皮而下,有惊无险。

    第二天天亮,爷爷在厕所门前发现了死了一只黑猫。

    爷爷给那只黑猫烧了香,郑重埋葬,还让我给黑猫叩头,说我这条命就是猫给的,以后看见猫不能打,还要敬。

    当时我还小,并没有将这事儿放在心上,内心里对爷爷逼着我给一只猫叩头愈发的反感。

    一直到我十八岁这年,高考结束,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后,我对猫的感官和态度终于有了改变,但也已经迟了。

    乡里的高中在镇上,距离我们南山村有三十里路,平时我都是骑自行车回家。

    十八年来,我依旧我行我素,独来独往,原因自然是村里小孩没人愿意靠近我,都说我是猫崽子,是猫妖托生,从阴山沟走出的冤鬼,认为和我在一起晦气。

    对此,我已经麻木,但说到底我心里还是怨恨猫,为什么不让我死在阴山沟,要给我喂奶救活我?

    让我成为了笑柄。

    我每次都是走在最后,要等所有同村的同学都走完后才走,因为我不想让他们背后叫我猫崽子,所以总在回家的时候就是天快黑的时间。

    快到村里的时候,有一段陡坡路,我骑着自行车吃力的往上冲,可也就是这时候耳边听到了拖拉机的声音。

    抬头一看果然,是邻村人开着拖拉机,从陡坡下来,速度很快。

    我是上坡,本能的我拐到了路边,和拖拉机让道。

    可就在这时候,听到了司机的喊叫声:“没方向、失灵了,快让开……”

    听到喊声我也是吓了一大跳,但是走下坡路的拖拉机速度太快,转眼间就到了我身前。

    那一刻我脑袋一片空白,被吓傻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被撞死了。

    而就在这时候,我耳中传来了一声尖叫:“喵”

    是猫的叫声,我憎恨了十八年的猫,自然是非常熟悉的。

    千钧一发之际,我只感到眼角一道黑影飞来,紧接着肩膀上一重,身体不由自主的就飞了出去。

    “喵”

    耳中却传来了一声猫的惨叫声。

    一阵天旋地转后,我晕了过去。

    不知过去了多久,我隐隐听到了有人在喊叫。

    “娃子,娃子……你怎么样……?”

    我睁开双眼一看,只见是中年司机,在我身边喊叫。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滚落在了大路下边的沟渠里,身上除了一些擦伤外,也没什么大碍,对司机说了一声没事后,他搀扶我回到了大路上。

    到了大路一看,只见他的拖拉机撞在了路边一颗粗壮的大柳树上,有惊无险总算没掉下去。

    而我的自行车完全被拖拉机压过去报废了。

    不过,现场还有一只黑猫的尸体,血淋淋的躺在地上。

    看到黑猫的尸体,我脑海中猛然想起了爷爷给我说过那些话,浑身忍不住的颤抖。

    灵猫救命?

    如果说九岁那年厕所房上掉瓦片,我没有亲眼看到,还不足以让我相信,是猫救了我一命的话,那么这一次,已经十八岁的我,有了成熟的思维,并且之前亲眼看到了黑猫撞在了我肩膀,将我撞进沟渠,是真正切切的救命。

    我彻底相信了爷爷说的话,颠覆了我十八年来对猫的感官。

    看着血淋淋的黑猫尸体,我心里对猫的怨恨消失的一干二净。

    愧疚至极。

    冥冥中保护我的猫,舍命相救的猫,我却因为村里同伴叫我猫崽子而怨恨了十八年。

    同时我心里一个劲的在回荡这村里人在背后说的那些话。

    “非娃是被猫喂奶换过命的,是阴山沟死后又活过来的人……”

    “我真的是猫救命长大的么?”我脑海中回想着这些话。

    司机见我没事,给我手里塞下两百块钱,算是赔我自行车的钱就走了。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我颤抖着将黑猫的尸体抱在怀里,走回了家。

    回到家我将今天的事讲述后,爷爷长叹一声道:“走,先跟我去埋葬了灵猫再说。”

    大晚上的我跟着爷爷,来到村头给黑猫挖了坟。

    爷爷让我将黑猫尸体放里面,我双手将黑猫尸体放下去后盖土埋葬,点燃了香蜡叩头。

    就在我们临走的时候,我却看到了在黑猫的坟头,又出现了一只黑猫。

    我一激动对爷爷喊道:“爷爷黑猫”

    爷爷在我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道:“灵猫都埋葬了,那有什么猫?”

    “就在这里啊!”我说话中走过去,直接将黑猫抱在了怀里。

    可一转眼,爷爷却是脸色一变,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沉声道:“先回家再说。”

    我点点头,将黑猫抱在怀里,跟在爷爷身后回家。

    一进门我妈就说道:“非娃你举着双手干什么?不累啊?”

    我随口就说道:“我刚刚又捡到了一只黑猫抱着啊”

    话一出口,我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一家人都脸色古怪的看向了我,这时候我似乎有所明悟。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