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五章 吉时已到

作品:《破天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破天更新最快!

    二人沉默半晌,姬翎这才情绪稍缓,泪眼朦胧地扫了一眼对面低头不语的窦沛,缓缓说道:“后天就是我大婚的日子了,我执意今天想要见你,就是因为我们这么多年的姐妹,我不希望在我即将大婚的时候,连我最好的姐妹都不能祝福我,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一旦嫁给北宫煜,我的一生就算毁了,我父皇与器神殿之间早晚会有一战,结果我不知道,但是无非两个结果,一个是器神殿被作为乱臣贼子抹杀,另一个结果就是贼子胜、帝王薨,但是,无论是哪一种结果,对于我来说都不会有什么好结局……”

    窦沛望着对面一脸凄然有如赴死一般的姬翎,她心中那个柔软的位置还是被触动到了,缓缓叹了口气,窦沛缓缓道:“无论如何结果,但是我希望你明白,只要活着,一切都有希望……”

    这是一句安慰的话,是从窦沛口中说出的安慰的话!姬翎有些不可思议地抬头望向窦沛,窦沛却是撇开了目光,似乎不想与姬翎对视,但是即便如此,能听到这句话姬翎已经很感激了,竟是忽然笑了。

    “好了!”窦沛忽地说道:“今晚我就暂且忘记当年的事情,你我姐妹再痛痛快快地聚一场,后天你就要大婚,算是为你祝福吧……”

    说话间,窦沛则是举起了酒杯,望向对面的姬翎。

    姬翎心中一阵感动,她觉得这是她这么久以来听到最好的祝福了!

    姬翎连忙举起酒杯,与窦沛碰杯,这两位曾经亲密无间的姐妹,如今冰冻千尺的感情封冻似乎终于有了一丝融化的迹象……

    然而,他们二人并不知道,就在与他们隔间相隔两个隔间内,丹轩与宫雪尘已经坐了很久了。

    丹轩只是倒上一杯酒,然后喝下,然后再倒一杯,然后再喝下,任谁都能看出来,他的情绪很不稳定。

    “公子,您不能再喝了!”宫雪尘连忙按住丹轩又要举起的手腕。

    这二位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实际上都是为了窦沛,在公主大婚之前,窦沛和阮璟二人无论去哪都是存在危险的,只是他们在跟来这里之前,却是都不曾想到,窦沛前来相见的人竟然姬翎!

    丹轩抬头扫了宫雪尘一眼,那种眼神冰冷得像是冷血动物,竟然让宫雪尘都浑身一凛,不由得松开了丹轩的手腕!

    然而,丹轩却是自嘲一笑,那杯酒终究还是没能举起来,他抬头望着对面的宫雪尘,少年脑海中似乎又想起了曾经在魁门之外的场景,姬翎的话又勾起他对往昔的回忆,那些曾经刻骨铭心的屈辱和那些难以释怀的背弃,都是他永远无法忘记的!

    为了那个他期待已久的目标,少年在这三年的时间里究竟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没有人知道!他把提升实力看得甚至比命还重要,别人都在睡觉聊天的时候,唯有他,却无时无刻不在抓紧时间修炼,旁人看到的是他超越于平凡的天赋和常人无法企及的修炼速度,但却没人知道这个少年为此付出了多少令人辛酸的努力!

    “公子,后天就是公主大婚之日,您有何打算?”宫雪尘似乎受不了如此冰冷的气氛,出声问道。

    丹轩缓缓摇了摇头,道:“我的目的就是让姬文昌所有的目的无法达成!让他也尝一尝被人戏耍背弃的滋味……”

    宫雪尘望着丹轩寒冷如冰的眼神,心中却是真的为这位南川霸主感到悲哀……

    ……

    四月初十,皇宫。

    幻璃宫中,姬翎公主站在铜镜前,身着一身红色华贵婚衣,衣服之上,金银、珠光、配饰眼花缭乱,衣服上绣着的凤凰图案宛如新生,配上她倾城的容颜,一股雍容华贵的气质彰显无疑。

    整整近十名女官,在姬翎身上忙乎着,负责拖裙、梳整以及佩戴凤冠等各项工作。

    姬翎透过铜镜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却是觉得镜子里面的人竟是如此陌生。

    “公主,今日便是您出嫁之日,您应该高兴才对啊!”女官笑着说道。

    姬翎对着镜子望了半晌,试着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可是这笑容却显得极其僵硬,十分不自然。

    女官望着铜镜中的佳人,却是在心中叹了口气,谁都知道,公主嫁给北宫煜,其实就像一朵鲜花插在了粪堆上。

    女官们整理完毕,纷纷后撤,在其中二人摆布之下,姬翎像是木偶一般照着铜镜转了两圈,长裙拖地,美得让人心生嫉妒。

    一名婢女走进房中,恭敬矮身,道:“公主殿下,鸿胪寺的礼官刚刚差人来告,说是吉时快要到了,催公主您要快些到前堂入娇,否则可就要误了吉时,钦天监的卜官说过,一旦误了吉时,会影响命数的!”

    “知道了……”姬翎感觉心头一沉,似乎有什么东西沉入了万丈深渊,她心道,即便误了吉时又能如何,现如今对于她来说,还有什么命数可言。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窦将府,东园内,铜镜之前,宫雪尘帮助丹轩理了理身上的白色衣袍,道:“公子,雪尘觉得你今日多少有些犯险,毕竟器神殿内还是存在很多高手的,万一……”

    宫雪尘话音顿住,似乎有些不敢往下说了。丹轩却是摆了摆手,道:“没事!今日,无论如何,我都是必须要去的!尉迟将军和卫将军如今到哪了?”

    宫雪尘微微一拜,回道:“已经到了狐王山附近,距离天泽岭已经很近了,二位将军密函中说,按照您的吩咐,他们按兵不动,等待您的命令呢!”

    丹轩满意点头,道:“那就好……”

    此时,房间之外,阮璟推门而入,喊道:“我说江公子啊,不就是去参加个婚礼嘛,你至于穿得跟自己要办婚礼一样吗?差不多得了,你又不是新郎!”

    宫雪尘一听这话却是反驳道:“阮公子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家公子可不稀罕当什么新郎,穿着正式乃是一种礼貌,阮公子穿得不也是很正式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