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 嘲讽

作品:《破天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破天更新最快!

    四月初八,冷烟阁。

    隔间之中,一名衣着华贵的女子正在自斟自饮,她绝美的眸子中目光空洞,就像是一位失去希望的行尸走肉一般,没有了任何生机!

    女子正是姬翎,她似乎正在等什么人。

    许久许久,夜色已经很沉了,姬翎以为那人永远不会出现了,心中忽然被无尽的酸涩所填满。

    长长叹了口气,姬翎满心的失望,她没想到整整十几年的姐妹感情,竟然真的说没就没了。

    姬翎准备起身,然而此时,隔间门却终于被打开了,窦沛俏生生的身影出现在隔间口。

    姬翎随即脸上涌现出一抹惊喜,对于她来说,对方能来,就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

    “你,你来了?”姬翎面露惊喜。

    然而,窦沛却只是淡淡扫了她一眼,然后沉默着走到姬翎对面的垫子前坐了下去。

    姬翎满心的热情像是瞬间被一盆冷水浇灭了,她俏脸上满是凄然,拿起酒壶给窦沛倒满一杯酒,端起酒杯递给窦沛,然而,窦沛却是半晌都没有去接的意思!

    姬翎心中一阵失望,她刚想放下酒杯,窦沛最终还是念及十几年的姐妹感情,将姬翎手中的杯子接了过来,然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姬翎心中涌现出一抹感激,她知道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对面的这位曾经与自己总角相交的姐妹,无论对她是什么态度,姬翎知道,都应该是理所当然的!

    当年,她对那人做过的那些事情,即便是她自己想起来,都觉得无地自容!多少次午夜梦回,她梦见曾经在魁门外一身女儿装为那人送行的人不是窦沛,而是她姬翎!可是,梦终究是梦,事实也是变不了的事实,当年那个含着泪为丹轩送行的人终究不是她姬翎,却是窦沛。

    而真正因为隐瞒和畏惧,害得当年的丹轩走上刑场的人,才是她姬翎!

    两个曾经亲密无间的好友,很难想象,如今却像是两个仇人一样分坐在两边,恐怕当年她们都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们二人会以这般态度见面!

    沉默像是蚕食希望的恶魔,却吞噬着姬翎整颗心都要消失殆尽。

    二人就这么沉默地相对而坐,半晌之后,姬翎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谢,谢谢你能来,我知道你还恨我,就我都恨我自己……”

    窦沛依旧默不作声,只是低垂着眼帘倒满一杯酒,然后仰头喝下,然后再倒满一杯酒,再仰头喝下。

    姬翎夺过窦沛手中的酒杯,缓缓说道:“喝太多酒对身体不好,你是要活下去的人!”

    说话间,姬翎则是给自己倒满一杯酒,然后仰头喝下,窦沛望着她那张美丽的面容,却忽然觉得自己那颗铁一般的心终于软了一瞬,他看到姬翎脸上忽地涌现出一抹凄然,道:“你知道吗?其实今日我只是想你讲个故事给你听,我希望你能听完……”

    “其实我和他第一次相遇并不是在锦绣皇城,而是在六年前一个小国家的边陲小郡城中,那时候我因为母后刚刚辞世,心情一度几近崩溃,父皇怕我乱跑,就封了我的玄气海,但是我还是跑出去了!就在那个很远的名叫西凉城的地方,我认识了一个少年……”

    姬翎像是陷入了什么美好的回忆里,似乎想起了那些美好的岁月,连眼眸都在笑着。窦沛目光中终于有了一丝迷惑,抬头望向姬翎。

    姬翎却是自顾自的讲述着,像是想要把那些深藏在心里仅存的美好都讲出来一样。

    “那个少年在一个恶霸棋楼外救了我,为了帮我还输掉的银子,他与当时的棋楼老头对弈了一场,那一场对弈,至今都是我觉得是我看过最精彩一场弈棋!后来,我们一起用摆棋摊的方法登上了西凉城的花魁花船,只为打探消息!那时候为了安全我穿着一身男儿装,就像你当年那样,他总说,我这张脸生在男人身上真是暴殄天物……”

    姬翎讲述着,眸子中那种幸福就像是流淌而出,可是姬翎却怎么也控制不住眼中即将溢出的泪水,她整个人似乎被幸福和绝望两种极其矛盾的情绪所占据,她觉得自己似乎快要被两种情绪撕扯成两半。

    “后来,他到锦绣皇城,父皇一度要让我嫁给他,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他就是当年的那个少年!直到有一天,我终于明白他就是当年西凉城那个少年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激动吗?一夜未睡,整晚都沉浸在似乎触手可及的幸福之中,我设计吸引他,为了赢你,我还故意给你化了丑妆!可是,事与愿违,当我和他的感情终于让我看到一丝希望的时候,却发生了突变!陵山之外,我眼睁睁看着他像是一个魔鬼一般生生屠杀了两万骑兵,你知道当时我的心情吗?你知道我当时有多害怕吗?我甚至都不敢去看他一眼!那一面的他是真的让我恐惧!后来回城之后,父皇说他是叛徒,说他是蛊族人,说他是十恶不赦之人!当时我的脑海中浮现出的就是一个屠戮两万云麾骑兵的魔鬼!我觉得父皇说的可能是对的,这个人或许真是个魔鬼……”

    说到这里,姬翎已经泪水横流,晶莹的泪珠顺着她的面颊像是泉水一般流淌,姬翎开始哽咽,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然而,姬翎并没有发现,坐在她对面的窦沛眼眸里此时竟然也溢满了泪花,望着姬翎痛哭的模样,这是她这辈子第二次见到这位王朝公主这般哭泣,第一次是蝶后去世的时候。

    “哭又有什么用,现如今什么都已经挽救不回来了!”窦沛说话的口气难得有了一丝缓和,“就算你后悔,他也不会再活过来了!当年犯下的错已经就是注定的错了,他曾为你、为王朝做了那么多事,可是结果却是王朝没有一丝信任地狠狠背弃了他!其实,你父皇需要承担的责任才更大!可是身为帝皇,他现在恐怕连是不是有这么一个人都已经忘却了吧,真是天大的嘲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