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神秘客人

作品:《破天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破天更新最快!

    不得不说,李菁菁的画工天赋真是世间少有,能够准确抓住事物的突出点,再加上想象的一些东西,让许多懂画的人赞不绝口!

    上官一飞眼见苏星月这般利索,一幅画已经完成的大半,不禁心中大赞,然而再看仍然处于愣神状态的丹轩,眉头不禁大皱。

    看着本来完整的一炷香,如今只剩下小半柱香,然而身为当事人的丹轩显然还没有一丝挥霍时间的自觉,上官一飞不禁有些气愤,走到丹轩身边,贴着他的耳朵低声说道:“丹小子,你是不是存心要丢老夫的脸,老夫保举你一次也不容易,你就算要输也要输的光彩些啊!”

    丹轩却最后望了苏星月,转头瞥着上官一飞,说道:“谁说我要输了,本少可没有输的习惯!”

    上官一飞被丹轩说得愣住,只见丹轩终于不再愣神,转身望着面前竖立撑开的宣纸,伸手拾起一只粗毫,饱蘸墨汁之后,刷的一下就甩在了宣纸上,完全没有李菁菁那般小心勾画的线条,丹轩的风格完全泼墨山水一般,以水和墨交织氤氲于宣纸之上,提笔大气磅礴,不拘小节,与李菁菁的细致入微完全不同,丹轩落笔大气渲染,拖墨随性而为,看上去潇洒至极!

    上官一飞则是愣住了,盯着丹轩笔下几笔便已然成形的画作,只觉得震惊不已,就连他上官一飞也是很久没有见过这等大气磅礴的笔法和皴法了!这等技巧和运笔,看上去像是随性而为,但是境界到了上官一飞这个程度便会知道,就是这些看上去随意的落笔,实际上才最能体现一个画师深厚的功底!

    一男一女都在紧张作画,大写意对小工笔,二人显然笔力都十分不凡,笔下的画更是形神兼具,栩栩如生。

    琴毕,舞毕,一炷香时间到了。

    苏星月娇喘了几口气,这才抬头望向丹轩与李菁菁。见二者竟是同时上色完毕,收起笔毫。

    上官一飞已经愣住了,反应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指着丹轩的大写意,不可思议地说道:“龙鳞皴法!年轻人,你究竟是何等身份,竟然连这样的运笔之法都能掌握!老夫我真是服了!”

    丹轩却是皱着眉头,问道:“上官前辈,我并不知道这种笔法叫做‘龙鳞皴法’我只知这种笔法用于展现动作感和风的感觉很有作用!”

    此时苏清河也走了过来,望着丹轩的画好半晌,只见画上的苏星月好似在风中起舞一般,画中飘落的梅花花瓣也好似活了一般缓缓飘落,惊得苏清河不住点头,赞扬道:“衣袖飘举,神采飞扬,气韵不凡!年轻人,老夫万万没有见想到,你竟能有此丹青之力,真是让人惊叹啊,上官老院长的眼里果真不凡,这等人物都能被您老找到?”

    两位老家伙的话,让高台下方听到人一顿议论纷纷,众人终于开始有些明白起来,这个曾经拥有废物之名的已经不再是曾经的废物了,时至今日,他的表现和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了那些曾经嘲笑过他的人!

    李菁菁偏过头,诧异地望了一眼丹轩的作品,想看看让两位大师都这般赞不绝口的作品究竟是什么样子!然而这一看之下,李菁菁彻底无法移开了目光,只见一幅竖立的画卷之上,一位女子在雪花和梅花之下翩然起舞,好似有风吹过,女子的衣袖竟然随风而动,这幅画中的女子和梅花竟是如同活过来了一般!

    李菁菁心中震惊万分,以她的水平自然还无法看透画中的真正高度,但是她却绝对能看出此画的精彩!

    苏星月也是在众人的惊叹和嘈杂声中凑了过来,望见丹轩的画的那一刻,这位竟然也呆住了,她呆傻地望着画中人,画中的女人翩然而舞,宛若九天仙子,可是面容却有是她的面容!女子都是爱美的,见画中的她自己竟然能这般美,苏星月难免脸上泛起一丝红晕,难道我在他心里竟然这么美?

    丹轩却是对众人的表情没有什么意外,缓步走到李菁菁的画前,望了半晌,则是摇头说道:“李姑娘这画工倒是不错,但是难免温柔有余、气韵不足,用墨焦而不润,运笔力足却无气,形满而无神!欠缺通透啊!”

    “好!好一个欠缺通透!”苏清河一声大喝,赞扬地拍了两下手,继续说道:“年轻人,品评很好,我苏清河已得垂暮之年,没想到竟然能见到像你这等人物,真是可喜可贺啊!”

    丹轩却是谦逊一拜,说道:“苏老先生过奖了,这画道与其他大道均属相通,世间诸般道理触类旁通,不过是万变不离其宗而已,小子献丑了,还请苏老先生不要见怪!”

    苏清河却是满不在乎地拍了拍丹轩的肩膀,说道:“年轻人,说得当真好!老夫一把年纪了,才勉强能说出这番话来,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能有这般见地,真是让老夫惊讶啊!”

    这两个老家伙都没有发现,今天他们所的惊叹亦或是惊讶类的词语似乎有些太多了!

    笑九楼上,上官玉将最后一滴茶水倒到茶杯里,冲着七楼的服务台大喊,小二,再来一壶鼎香!”

    上官玉将茶壶递给小二,笑着说道:“怎么样,这个家伙果然不负重望吧,又赢了!我现在倒是觉得,说不定他便会一路过关斩将,将苏门六杰全部拿下也说不定!”

    见上官玉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上官月儿却是瞥了上官玉一眼,轻哼一声,说道:“真想明白你们以前见面就要打到一起的两个人,现如今竟然变得这般要好,他赢了又与你有半文钱关系吗?你怎得这般高兴!”

    上官玉有些尴尬地笑了两声,说道:“你,你哥哥我这是识大体,我虽然自负天才,可是和丹轩比起来,却是连人家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难道哥哥我敬仰他也要受到鄙夷吗?”

    上官月儿则是轻哼一声,低低说道:“我也很敬仰他啊,可是他为什么就是不搭理我?”

    上官玉面色更加尴尬了,苦笑道:“妹妹,听哥哥一句劝,男女之情不可强求,就算你喜欢他喜欢得可以付出一切,可是他不喜欢你,又能有什么办法!”

    上官月儿闻言心中一悲,眼泪登时就流了出来,上官玉看着虽然心中心疼,但是也是无能为力,他与丹轩就算再好,也不可能左右他的思想,更不能绑架他进婚堂!

    凌瑶公主眼见上官月儿如此模样,心中竟是有种同命相连之感,不由悲从心中起。

    高台上,苏清河却是拍着丹轩的肩膀说道:“我真没想到,这天下间竟然还能有你这等惊世骇俗的天才,这无论是棋还是画都是出类拔萃啊!我看剩下的两场也不用比了,老夫我认定你了,你就是我苏清河的接班人!”

    此言一出,满众哗然!

    高台下方,所有人发出一声惊呼,然后便是铺天盖地的讨论声。苏星月闻言柳眉大皱,反对道:“老师,我不同意,她还没和我比过,怎么能算他过关呢?”

    苏清河微微一愣,望了一眼苏星月,说道:“我倒是觉得不用比了,就凭这位丹兄弟神鬼莫测的棋路和气韵,以及遒劲的画风,老夫觉得作为我的接班人足矣!”

    苏星月本来很少反驳苏清河,实际上她这个老师其实是她的亲爷爷,只不过学院之中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这层关系而已!平时在学院之中,苏星月也都是称呼苏清河为老师!但是今天情况却有些特殊,苏星月眼见本来站在自己一边的苏清河突然倒戈到丹轩一边,竟然还与丹轩称兄道弟起来,那自己的辈分岂不是一下低了三辈!

    想到这里,苏星月气就不打一处来,俏脸一横,气愤道:“不行,我就要跟他比一场,我非要让他败在我手上!”

    “那星月你要是反而败在了丹轩手上,又当如何呢?”广场一边,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给读者的话:

    感谢inlei0304和164470386两人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其实就算是10个谷粒的打赏,或者一张推荐票,青铜都会感觉充满了力量,希望支持的人继续支持,我一定写出好书回报大家!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