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丹青比试

作品:《破天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破天更新最快!

    高台上,苏清河一番极高的赞叹之后,苏门六杰终于开始真正正视他们的对手!他们这位新讲师看来也绝对不是传言之中那般不堪,起码这一手方圆之术倒是已臻大成!

    苏星月瞟了一眼丹轩,见其并没有什么兴奋的表情,仿佛胜了戚雪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苏星月十分自信于自己的琴艺,她虽然也听说了丹轩的一些传闻,但是她毕竟自幼学琴,对于木琴的熟悉程度甚至超过了对于自己身体的了解,木琴就是她的魂!

    而且,最让苏星月感觉到信心满满的,是因为她曾经多次得到过栾殇的指点。苏清河与栾殇是好友,栾殇也特别喜欢苏星月的天赋,以前总说她是天下琴艺天赋第一人!可是近段时间又见几次琴王栾殇,那些赞赏的话琴王大人却突然有些吝啬起来,以前层出不穷的赞赏之言如今好像突然都消失了,让苏星月很是迷惑!

    所以今天,苏星月已经交代好了,如果丹轩一旦有与她对决琴艺的机会,琴王栾殇便会被叫到场中,到时候有琴王作证,苏星月相信,这个无耻的纨绔子弟想要耍赖,那可是不可能的!

    在苏星月这般得意洋洋想着的时候,高台上,丹轩与苏门六杰又开始了第二轮的较量,丹青之术!

    上官一飞感觉自己果真没有看错丹轩,第一轮的棋真是下得精彩万分!

    “画道的较量,你们谁应战啊?”

    丹轩背负双手,满脸从容地望着苏门六杰,等待他们的下文。

    李菁菁是有些害羞的女子,但是今天情况特殊,苏门六杰之中属她的画最逼真,气韵不凡!所以能与丹轩对决画道的,就只能是她李菁菁。

    “我与你比……”李菁菁上前一步,轻声说道。

    丹轩上下打量了一番李菁菁,这是丹轩第一次正眼去看这个总是喜欢躲在人后的女孩。女孩长得谈不上多漂亮,但是皮肤很白,眼睛并不是很大,却看上去很舒服,不笑的时候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感。

    “丹轩!不知姑娘如何称呼!”丹轩抱拳问道。

    “李菁菁!丹公子想要怎么比试丹青之道?”李菁菁直截了当。

    “这个……”丹轩微微有些发愣,转头望向上官一飞,他知道上官一飞是丹青绘画界名副其实的泰山北斗,在这一领域,他最有说话权!

    上官一飞手捋胡须,缓缓说道:“我看不如这样,又苏老先生操琴,由苏星月为你们舞上一曲,你们就以苏星月为画,谁画的逼真有神便为胜者!你们可否同意!”

    “这……”苏星月闻言却有些犹豫,让她在上千人面前跳舞,饶是她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此时,高台之下,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所有男生都沸腾了,试问谁不想看看素有学院第一才女之称的苏星月当台跳舞,这等机会,可不是谁都能碰到的!

    见苏星月有些犹豫,而广场人群又这般热烈。苏清河却是朗笑两声,伸手制止了台下的嘈杂声,缓缓说道:“星月,既然如此,我们就来一曲《雪梅》如何?”

    苏星月虽然有些犹豫,但见苏清河竟是答应下来,也只好说了声“好”!

    琴已摆定,苏清河落座,苏星月一身白色裙裾,宛若仙子。

    众人均是屏住呼吸,广场上一时鸦雀无声。

    苏清河轻轻眯起了眼睛,双手抚在木琴上。沉默半晌,苏清河忽地动了,双手开始剧烈撩拨琴弦,一曲琴音自苏星河的两手之间缓缓飘出,宛若清风拂面,溪水东流,十分清明!

    丹轩暗暗点头,这苏清河的琴艺确实水平颇高,看这架势,跟琴王栾殇也应该是一个级别的!

    苏星月应声起舞,衣裙纷飞,长袖翻舞,看上去就像是九天仙子一般飘然出尘!高台下,上千人竟是看呆了,这等女子,当真是风姿绰约!

    然而,更令丹轩等人惊奇的,还是苏清河的琴艺,苏清河从容抚琴,执法轻柔巧妙,曲音更是旷远空灵!

    许多人在这样的琴音之下都生出一种错觉,此时正在偏偏起舞的白衣少女就是一朵玫瑰!

    上官一飞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二人开始落笔绘画!

    李菁菁丝毫不做迟疑,从笔架上拾起小笔毫,饱蘸墨汁之后,便在竖起撑开的宣纸上开始作画!

    她画工极为精巧,画风细致入微,她的画以惟妙惟肖著称,曾经征服过皇城之中的许多成名画师!

    李菁菁神情专注,眸子不断在起舞的苏星月和画纸之间游走,小巧的笔毫在宣纸上划过一条条精准且润滑的线条,一名在梅花下偏偏起舞的女子渐渐呈现出来!

    琴曲还在继续,舞蹈也在继续,李菁菁的画已经初见雏。然而反观丹大少爷,此时正立在画纸前望着翩翩起舞的苏星月,手摇折扇,眼神竟是看直了一般,竟是完全忘了自己在比试绘画一般。

    上官一飞瞥了一眼丹轩,眉毛开始皱了起来,他又望了一眼已经烧到一半的燃香,心中已有薄怒。这个丹轩怎得这般不守成法!明明之前就告诉他,比赛是以一炷香时间为限,一炷香内画不完,那么就算画的再好也算是输!

    然而,此时的丹轩好像完全没有时间概念一般,竟是站在那里看个没完,俨然已经看呆了!

    小酒楼上,上官月儿则是眼里泛起了怒气,说道:“哥哥,你看看他那眼神,不就是跳个舞吗?我上官月儿自信不比她苏星月跳得差,他要是想看,我可以日日夜夜跳给他看都不嫌累,可是他呢,倒是在这里看一个看不上他的女人跳舞,还看得这么痴迷,都把比赛给忘了!真是气死我了!”

    上官玉尴尬一笑,拍了拍上官月儿的肩膀,心中却是想着,这么美丽的女子跳舞,又有苏清河抚琴,任谁都得好好看上一看的!

    “妹妹,我倒是觉得你误会丹轩了,你看看他的眼神,虽然目光定在苏星月身上,但是目光却没有一丝淫邪之色,反而满脸透着一股思索的韵味,我倒是宁愿相信,丹轩是在思考如何落笔!”说完这话,上官玉则低垂着眼帘喝了一口茶水。

    上官月儿轻轻瞪了上官玉一眼,娇哼一声,说道:“你们现在倒是和好了,当了兄弟,你便开始袒护他了,我看连我这个妹妹在你心中反倒不如他重要了!”

    骤然听闻上官月儿赌气一般的话语,上官玉一口茶水喷了出来,颇有些尴尬地望着上官月儿,说道:“我的亲妹妹啊,哥哥当然是什么时候都站在你这边的了,可是丹轩这个人你又不是第一天才认识,他自己什么为人你还不清楚吗?他要是真是个好色之徒,就凭妹妹这恨不得不顾一切倒贴的态度,他不早就把你收下了!”

    “哥哥,你这都是说的什么呢,谁,谁往上贴了!”上官月儿其实完全明白上官玉话中的意思,也知道上官玉说的都是事实,只是她就是有些不甘心,她自己自信于自己容貌不差,惟独修炼天赋差了些,但是自己这么爱他,也完全接受与其他女人共同分享他,他干嘛不接受自己啊!

    上官玉则是干干地笑了两声,嘴上沉默了下去,心中却是想着:好妹妹啊,你为了他恨不得不顾少女矜持,恐怕他要与你睡觉你都不会拒绝,这还不叫做“贴”着人家!

    凌瑶公主听着兄妹俩的对话,心中却是一悲,不知道为什么,她竟是突然有些羡慕起上官月儿的感觉,最起码上官月儿还有接近丹轩的机会,还有和他一起厮守的机会,而自己呢,在他喜欢自己的时候深深伤害了他的心,现在想挽回恐怕已经是天方夜谭了!

    我已经彻底失去他了!凌瑶公主感觉似乎有一块奇重无比的大石头此时正压在她胸口上,让她喘不上气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