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再哭就用碎颅锤砸你胸口哦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我有一座恐怖屋更新最快!

    沈冰洁越想越害怕,她变得更加紧张,看什么都感觉有危险。

    “地方好大啊,咱们一天根本看不完。”凌飞杰也被吓的不轻,他感觉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到极限了,现在只是在沈冰洁面前强撑着而已。

    “慢慢找,留意每一扇门。”沈冰洁调整了一下呼吸,表情慢慢恢复正常。

    “冰洁,你确定要找的那个东西就在这里吗?还有这件事为什么不能告诉别人?”凌飞杰偷偷抓住了沈冰洁的手:“要不咱们晚上过来怎么样?没有其他人碍事,应该会更容易一些。”

    沈冰洁甩开凌飞杰的手,她不断在心里告诉自己没必要害怕,等红衣出现再离开也不迟。

    “喂,你们那个同伴还没有跟过来,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了?”两位医学生也发现沈冰洁他们行为古怪,下意识的跟他们拉开了距离。

    “不用担心他,估计马上就过来了。”沈冰洁头也没回。

    听到沈冰洁的回话,那名医学生心里的疑惑开始加重,同伴在鬼屋里走散,这么恐怖的一件事,对方为什么可以表现的如此云淡风轻,感觉就像是计划好了一样。

    放慢脚步,那名医学生悄悄拽了一下另外一位医学生:“我们去那个教室里看看。”

    两人避开吴金鹏和沈冰洁他们跑进旁边的教室,刚一进去,那位医学生就拿出了自己手机。

    “在这鬼屋里使用手机?你忘了学长的警告了吗?”

    “我现在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其中一名医学生拨打了某个电话:“留着马尾辫的大叔说自己是鬼屋工作人员,但是表现的很可爱,非常容易让人放松警惕。”

    “确实蛮可爱的,玩自己家鬼屋,居然被吓的走路都顺拐了。”

    “你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啊!你想想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吓哭了咱们学校无数学姐、学长的炼狱啊!你真以为这里会有那么开朗的员工?”那名医学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他不是说自己是第一天入职吗?”

    “大叔虽然是第一天入职,但是你没有发现自从他这么说以后,我们的注意力就全部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你什么意思?”

    “我们都在防范大叔,可是完全忽视了其他三名游客啊!你没发现其他三名游客表现的更加奇怪吗?他们之中还有一个人进入场景后就消失了,你觉得他会去哪里?”

    “我明白了,你是想要说他们全都是鬼屋演员?”

    “很有可能啊!”

    两名学生互相看着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恐。

    “咱们两个跟鬼屋老板也没什么仇,就是两个很普通的游客而已,他应该不至于玩这么大吧?”

    “之前被吓昏迷的学长也是这么想的。”那名医学生拨打了某个电话:“让我问下鹤山,他懂得最多,我们听听他怎么说。”

    “你俩在这干什么呢?”

    电话还没打通,吴金鹏就推开了教室的门,他选择主动进来找那两个学生,其实完全是因为自己一个人呆在外面太害怕了。

    “没事!”两名医学生手忙脚乱,差点把手机给扔了,而就在这时候手机还偏偏被接通了。

    “你们在打电话吗?”

    “没有,我想让同学帮我签到,我们是逃课出来的。”那名医学生转身挂断了电话,顺便给了自己同伴一个眼神,他嘴唇微动,小声说道:“被我猜中了!”

    “玩鬼屋我不会反对,但是逃课出来总感觉不太好,学生还是要以学习为重。”吴金鹏凑到两名学生身边:“你俩怎么回事?感觉出了好多汗啊?”

    两位学生还没回话,走廊深处突然传来了凌飞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出事了?”吴金鹏朝教室外面看去,根本看不到凌飞杰和沈冰洁的身影:“咱们也赶紧过去吧!”

    “我敢打赌,他们肯定不会出事的,我们还是先保护好自己的吧。”两个学生站在原地没动,看吴金鹏的眼神也没那么友善了。

    “听这声音不像是假的啊!”吴金鹏一个人站在教室门口,他见两个学生不愿意跟过来,最后一咬牙独自朝暮阳中学深处冲去:“虽然这是我上班的第一天,但我也算是这里的员工了,绝对不能在游客遇到危险的时候自己退缩。”

    看着吴金鹏离去的背影,两位医学生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而就在这时,其中一名医学生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果断接通电话:“鹤山,时间紧迫,情况危机,你先听我们说,我现在正在新世纪乐园的鬼屋里……”

    那名医学生拽着另外一个学生躲在桌子下面,将自己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了鹤山。

    片刻后,手机那边传来了鹤山略显沙哑的声音:“按照我对陈老板的了解,今天是新员工入职第一天,他肯定会安排其他员工陪同,我明白了!这就是对那名新员工的考核!而考核目标应该就是你们!”

    “我们是考核目标?”

    “对,想要成为鬼屋演员并不容易,要有过人的天赋,敏锐的洞察力,最主要的是还要有精湛的演技!你们都被那个大叔骗了!”鹤山的话让两位医学生倒吸一口凉气。

    “他刚才表现的一切都是伪装?这也太恐怖了吧?”

    “你们记住一句话,最邪恶的灵魂往往隐藏在最无害的皮囊下!”鹤山说完挂断了电话,只留下两道在桌底下瑟瑟发抖的身影。

    ……

    暮阳中学男生宿舍最深处,凌飞杰抱着一具被透明胶带缠满的尸体,双眼呆滞,瘫坐在地。

    刚才他进入男生宿舍的时候,一切都还正常,但走着走着,一回头却发现沈冰洁不见了。

    他推开旁边的宿舍,看见里面杵着一个上吊的人偶,他呼喊着沈冰洁的名字,结果沈冰洁没等到,反而是那个上吊人偶从宿舍里跑了出来,一直跟在他后面。

    如果说这种情况还可以接受的话,那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完全超出了凌飞杰的心理承受能力。

    他本来就害怕的不行,为摆脱身后的人偶,加快速度朝走廊里跑去。

    跑到一半,他看见前面有个身材很好的女人,他以为是沈冰洁,兴高采烈的冲了过去。

    结果刚走到对方身边,他还没开口说话,就看见对方的脑袋旋转了一百八十度,更刺激的在后面,那个女人笑着笑着身体就像积木一般四散而开。

    凌飞杰被吓得在地上乱爬,最后进入恶臭曾经呆过的房间,他刚拉开衣柜门准备躲进去,一具缠满透明胶带的尸体就迎面砸在了他脸上。

    “老板,那个女的扔下男伴跑了,老白正在追她,男的被我锁在这屋里了。”

    “做的不错,段月,你也可以独当一面了。”

    宿舍门被打开,一个又一个模型人头滚入屋内,一双双充满好奇的眼睛盯着凌飞杰。

    空气中飘起了血腥味和刺鼻的臭味,紧接着一个体型夸张的红衣胖子挤入屋内,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抱着自己脑袋的无头女人。

    被这样一群“人”围在中间,凌飞杰的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他感觉自己快要喘不过气了。

    所有厉鬼只是围着他,并没有去伤害他,直到脚步声响起,宿舍门再次被推开。

    模型人头滚到了两边,恶臭和无头女人让开了一条路,一个提着背包的年轻男人进入屋内。

    “凌飞杰是吧?”陈歌蹲在凌飞杰身前:“你跟那个女人什么关系?她是怎么联系到你的?都给你说了些什么?”

    瘫在地上凌飞杰看着陈歌,他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一张嘴就哭出了声。

    “我就问你几个问题,你哭什么?”陈歌皱起了眉,顺手从背包里取出了碎颅锤:“二十多岁的人了,还跟个小孩一样。别哭了,再哭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啊。”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