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值班室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我有一座恐怖屋更新最快!

    “电梯里除了我还有其他东西,在电梯控制面板上按下数字3的就是它。”

    浓浓的臭味从身后涌出,好像一只无形的大手,将陈歌攥在掌心。

    呼吸变得困难,只有他一个人的电梯轿厢里突然传来小车滑动的声音。

    粗糙的车轮和金属地面摩擦,给人的感觉就像电梯里有人在推动一辆小车来回晃动。

    “我用阴瞳看过了,这电梯里没有人和厉鬼,更不可能有车子,难道我遇上了一种阴瞳都无法看到的东西?”

    阴瞳来自黑色手机,中间又获得了几次强化,其中张雅还往陈歌的眼睛里吹过一股阴气,这项天赋已经十分强大,基本不存在失效的可能。

    “我背后到底站着什么?”

    想要弄清楚真相,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回头看一眼,但是陈歌深知好奇害死猫的道理,他咬紧牙关,身体一动不动。

    臭味愈发浓郁,这气味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逸散出来的,一直萦绕在陈歌周围,拼命往他的身体里钻。

    电梯轿厢很大,但随着电梯向上运行,陈歌却觉得四周变得拥挤起来,连呼吸都越来越困难。

    “空荡荡的电梯里,我怎么感觉好像挤满了人一样?”

    陈歌低垂着头,用余光看着电梯控制面板,他不敢移动视线,生怕自己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好慢……”

    封闭的电梯轿厢,无处可逃,陈歌能做的只有等待。

    在陈歌的注视下,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终于发生变化,红色数字“1”变成了“2”。

    短短几秒钟,对陈歌来说却好像漫长的黑夜一样。

    “电梯门快要开了!”

    全身肌肉绷紧,陈歌很担心电梯没有在二楼打开,而是直接升到三楼去。

    缓缓上升的电梯轻微震动了一下,紧接着显示屏那里发出一声轻响,电梯停了下来。

    银灰色的电梯门缓缓打开,同一时间浓重的臭味涌向陈歌,似乎是想要将他推到电梯轿厢深处。

    不等电梯门完全打开,陈歌挥动双手,一个箭步冲出电梯!

    他往外走了几米远才放慢脚步,站在走廊里回头看了一眼。

    银灰色电梯门正在缓缓闭合,空荡荡的电梯轿厢里什么都没有,那股刺鼻的臭味也随着电梯门闭合慢慢消失。

    “怎么会什么都没有?”视线移动,陈歌在无意间扫到了电梯地板,地面上隐隐约约能看到一团团污渍,好像是一张张人脸一样。

    电梯门彻底闭合,外部显示屏上的数字由“2”变成了“3”。

    “他们好像都去三楼了。”陈歌手里还拿着自己制作的小道具,那东西已经被汗水浸湿:“幸好我没顺手把这东西扔在电梯门口,要是电梯升不上去,那里面的家伙肯定会缠上我。”

    将道具塞进背包,陈歌心有余悸的看着电梯:“等会离开的时候还是跳窗比较安全,二楼也不算多高。”

    在弄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东西之前,陈歌绝对不会再去乘坐电梯了。

    “打起精神,按照计划行事。”

    双瞳缩小,陈歌扶着墙壁,寻找美术活动室。

    来到二楼,陈歌心里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这栋大楼和他以往去过的任何一栋建筑都不一样。

    他能感觉到大楼内有问题,但就是说不出来到底是哪出了问题。

    漆黑的走廊上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陈歌走出了几米远后,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房间。

    “值班室?”

    “实验楼内为什么会有值班室?这地方晚上还需要人留守?难道里面存放有很珍贵的东西?”

    陈歌脑海中出现了两个疑问,第一是实验楼为什么会有值班室,第二是这个值班室为什么修建在二楼,而不是在一楼?值班的人只需要看守二楼就可以了吗?

    “这个值班室里现在不会还有人在吧?”

    陈歌偷偷摸到值班室门口,他透过门上的玻璃朝里面看去,屋内布置很简陋,只有一张床、一张木桌、一把椅子和一个能容纳两个成年人的大衣柜。

    轻轻扭动门把手,房门没有上锁,陈歌推门进入屋内。

    “值班室里应该有这栋建筑的信息,如果可以确定美术活动室不在这实验楼里,我就直接跳窗离开。”

    陈歌没有关门,他首先走到衣柜旁边。

    这衣柜大的有点不正常,陈歌担心里面藏有人,所以第一个去查看的就是衣柜。

    掌心握着钉子,陈歌缓缓打开衣柜的门。

    里面放着几套蓝色工作服,可能是陈歌打开柜门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它们,此时那些工作服正在轻轻摆动。

    “衣服没问题,不过上面印学校名字的地方怎么被撕下来了?”陈歌检查了所有工作服,发现衣服上所有能表明学校的图案和字都被裁剪掉了。

    “学校工作人员可能穿的都是这种衣服。”陈歌随手取下一套塞进了自己背包里:“去西校区的时候,我可以冒充一下学校的修理工。”

    拉上背包拉锁,陈歌没有关柜门,继续在屋内搜寻有价值的东西。

    他打开木桌抽屉,里面是一些进货和运送的记录,所有商品名字和价格都用符号代替,陈歌也看不明白。

    “要不要把账本也带走?”

    陈歌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账单对自己用处不大,还容易引火烧身。

    屋子里没有什么收获,陈歌合上抽屉准备离开,可就在他转身的时候,发现木床上的床单出现了一些褶皱,就好像有人坐过一样。

    “我刚进来的时候,床单有褶皱吗?”

    盯着木床,陈歌越看越觉得奇怪:“正常的床铺都是靠墙放置,这张床为什么偏偏摆在屋子正中央?一面墙都不靠?”

    站在床边,陈歌隐约听到有人在低语,他看着下垂的床单,握紧钉子,慢慢弯腰。

    伸手抓住床单一角,陈歌半蹲着朝床底下看去。

    木床摆在屋子中心,床底下什么都没有。

    松了口气,陈歌正要起身,肩膀却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

    他侧头看去,猛地发现床头那里悬着两条腿。

    “谁?!”

    陈歌一下站了起来,可是床上并没有坐人,那两条腿似乎只有在床下面才能够看见。

    “不能在这里呆了。”

    陈歌提着包果断离开,在关上值班室房门的时候,他双眼清楚看到,柜子里有一件红色衣服正在轻轻摆动。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