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祝贺你,我的朋友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我有一座恐怖屋更新最快!

    黑崎就像是发现了宝藏一样,双眼放光:“突破现有流派的桎梏,拥有独属于自己的鲜明风格,这不正是我一直以来所追求的吗?”

    他看着桌上的几张原稿,仅仅只是看着,就有种浑身发寒的感觉。

    一个普普通通的漫画人物,在这位画师手中却仿佛拥有了灵魂。

    他似乎可以透过皮囊,直接画出复杂的人心。

    没有血腥的场景,也没有丑陋引人反感的鬼怪,他只是画着自己眼中的人,就已经让观看者脊背发凉。

    “完全颠覆常识,感觉他就像是站在鬼的角度,去剖析人一样。”

    黑崎画了十几年,是资深本子大师,最近几年一直想要转型,他接触过各个流派,拜访过很多知名漫画家,但从来没有一个画师能带给如此巨大的冲击。

    “我要找到他!我要找到这个隐居在鬼屋里的画师!”

    黑崎是专业人士,他一眼就看出了这几张漫画的价值,他想要学习,甚至心中还冒出了一种想要占为己有的邪念。

    不过他很快就又将这念头驱散,一个专门跑到鬼屋里作画的画家,应该被尊重,这才是真正的灵魂画师。

    恐惧和兴奋并存,黑崎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他看完了所有漫画,给出了专业的点评,以及极高的评价。

    “可惜了,只有这几张,好像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黑崎已经入迷,他喃喃自语,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书桌最下面的那个抽屉向外滑动,打开了一条缝隙。

    这个抽屉和书桌颜色不同,也和其他抽屉外形不太一样,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被强行塞进书桌里去的。

    “好奇怪的抽屉?”冥冥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指引自己,黑崎伸手将那个抽屉彻底拉开,里面是一抽屉画稿,以及一本手工装订的漫画册。

    “这么多?!他在鬼屋里画了多久?”黑崎盘坐在地,越看越是震撼:“每一张画都保持了最高水准,这个家伙对自己也太狠了吧?不过这样的大师级画家,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绘圈里什么时候多了这样的人物?”

    他越看越快,恨不得把这些漫画全部带回家慢慢研究。

    “老师,外面没动静了,要不咱们出去看看?”小夏发现黑崎跟入魔了一样,小声提醒道。

    “再等等,不着急,时间到了,老板自然会来找我们,那个成语叫什么来着?对,以逸待劳!”

    黑崎翻看的速度很快,他想要确定这些画稿一共讲述了几个故事:“出去后,我一定要找到鬼屋老板!如果不能见到画师本人,那这些画无论花多少钱,我都要弄到手。”

    不知不觉,黑崎已经翻到了抽屉最底部,他拿起了最后一张画稿。

    纸张泛黄,很明显是多年以前的东西,但是上面的笔迹却是湿的,就好像这幅画是刚刚画出来的一样!

    “他是怎么做到的?”

    黑崎呆呆的看着画纸,那上面画着的正是他本人!

    完全真实的人物,诡异怪诞的画风,而且作者选取的视角也非常奇特,就好像是躲在抽屉里画出来的一样。

    黑崎下意识的看向被自己拉开的抽屉,那里面正有张惨白的脸,正满含期待的看着他。

    “原来是这样……”

    双眼上翻,黑崎直挺挺的昏倒在地。

    小夏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从房门口离开,跑到黑崎旁边:“老师!醒醒啊!醒一醒啊!”

    两个人在一起,还相互有个依靠,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那种驱之不散的恐怖感被无限放大。

    濒临崩溃,小夏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拿出自己手机就准备拨打急救电话。

    可刚等她解开屏幕锁,她的手机就被另外一只手轻轻握住。

    回头看去,房门半开,小夏这才看到身后站着三个人!

    左边的男人脸色苍白到了极致,右边的男人胸口让鲜血染红,一条胳膊从手腕的位置被砍断,中间的女人小夏刚才见过,就是刚才从卫生间里跑出来的女鬼!

    “别怕,我们三个……”那个脸色苍白到极致的中年男人刚开口,小夏就坐倒在地,昏迷在了黑崎旁边。

    对于第一次进入陈歌鬼屋来玩的游客,三星半场景的难度确实太大了。

    “我没想吓唬她啊。”老周尴尬的朝段月和白秋林看了一眼,另外两位也有些无奈。

    “其实不怪我们,主要是大年太不冷静,沉不住气,这才把人家给吓晕的。”白秋林若无其事的将小夏和黑崎并排放好。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主要责任在大年身上。”段月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

    听到三人的对话,闫大年从抽屉里爬出,想要说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一个人蹲到了角落里:“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欣赏我的画家,还被我给吓晕了。”

    看到闫大年委屈的样子,白秋林、老周和段月都笑了起来。

    他们笑够以后,一起走到闫大年身边,将这个很丧很颓废的漫画家扶起。

    “大年,祝贺你,终于有专业的画家认同你了。”老周轻轻抱了闫大年一下,发自内心的感慨道。

    “不枉我以前认真帮你检查画稿,我就知道你肯定能成功。”段月锤了闫大年肩膀一下。

    “别的不多说,大年,苟富贵,勿相忘啊!”一向冰冷不爱说话的白秋林,现在脸上带着笑容。

    四人住在同一栋建筑里,在这里度过了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他们没有因为自己的死就去咒怨一切,而是选择相互守护。

    闫大年嘴很笨,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不断的点着头。

    “你不用说话,我们都懂。”

    “大年你快回去画画吧,这两个人交给我们了。”

    “要赶紧把他俩送到地下尸库去,别送的晚了,人给吓出问题来。”

    等到闫大年回到漫画册以后,老周他们三个互相看了一眼。

    “大年已经不用我们三个来守护了。”

    “是啊,不知道大年的执念实现以后,我们三个会不会消失。”

    老周和白秋林轻声说道。

    “想什么呢?赶紧来帮忙!”段月将黑崎拖出房间:“刚才我听那女孩说,这位漫画家最擅长的是本子,好像是业内知名大师,你俩知道什么是本子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