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亡命追击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我有一座恐怖屋更新最快!

    影子后撤,朝着荔湾镇外围逃窜,高医生承受了全部诅咒,状态不是很稳定。

    血雾四散,小布身上的红衣愈发鲜艳,她歪头打量着陈歌,似乎跟着这个人运气也会变好。

    “快走!”

    陈歌提着两个大包,甩开腿狂奔,倒是苦了范聪,他本身就很胖,这回是彻底豁出命来了。

    “你们等等我!”范聪捂心脏,他觉得命运有时候真的十分玄妙,自己上一次这样狂奔还是在陈歌的鬼屋里,这第二次逃命竟然会和陈歌本人一起。

    “千万别停下!我去给你找车!”陈歌沿着马路跑了半天也没看到有能用的交通工具,最后没办法只好对旁边的小布说:“等会医生追过来后,你就先带着范聪找个地方躲藏,我去把医生引开,不过你俩不要离我太远,除掉影子还需要依靠你的力量。”

    陈歌已经跑出去了很远,半边身体都开始溶解的高医生这才有所动作。

    锁链横穿血雾,和周围的建筑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陈歌……”

    血红色的双眸盯着远去的陈歌和影子,可能他也在疑惑,为何这两道身影如此的相似?

    整个荔湾镇这么多年积攒下的诅咒,几乎全部涌入了高医生的身体,他体内不断流出黑红色的血液,那些血液当中夹杂着黑色和灰色的杂质,如果靠得足够近,还能听见杂质当中有东西在哀嚎。

    看到高医生现在的样子,陈歌也是一阵后怕:“影子的底牌果真恐怖,要是高医生没有出现,那承受这么多诅咒的恐怕就是我和所有员工了。到时候就算能干掉影子,我的员工恐怕也会失去一大半。”

    每个厉鬼能消化的诅咒是有限的,超出极限,厉鬼本身就会变成新的诅咒,并且在消化诅咒的时候,他们心底的负面情绪也可能会被引动,根本无法在鬼屋里接待游客。

    没有了演员,陈歌只能暂停掉恐怖屋里所有地下场景。

    鬼屋没办法正常营业,新世纪乐园肯定会受到影响,在虚拟未来乐园开业的紧要关头,这说不定会成为压垮新世纪乐园的最后一根稻草。

    别看现在一切都在慢慢变好,实际上其中的困难只有陈歌自己知道,稍不注意,之前付出的全部努力都会白费。

    “影子主动撤退,赶往冥楼,说明童童他们拿了影子很看重的东西,这对我来说也算是一个好消息。”

    能给影子添堵的事,陈歌就觉得是好事。

    身后高医生已经追来,不过对方现在的状态很奇怪,陈歌也不知道高医生为什么对自己紧追不舍:“当初他自杀的时候,大家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我还答应帮助他照顾高汝雪来着。”

    高医生本就丧失理智,现在又被诅咒缠身,陈歌哪还敢停下来跟他对话。

    “不管了,全都弄到冥楼去,就算真打起来,也要把冥楼给毁掉,不能让影子的计划得逞。”

    在陈歌的带领下,高医生和小布都朝着冥楼移动,看到这一幕的影子差点被气死。

    他知道陈歌在荔湾镇,但是没想到高医生真正要找的人就是陈歌。

    察觉到一股浓浓的恶意,陈歌看向远处,影子在和他不远的另一条街上。

    指了指身后,陈歌朝影子比了个手势:“没错,就是我把他引过来的。”

    影子恨得牙根直痒,但是他知道陈歌拥有红衣保护,没办法在短时间内解决掉陈歌,干脆眼不见心不烦,加快速度赶往冥楼。

    “看来童童他们确实给影子弄了个大麻烦。”陈歌示意小布和范聪一起,自己全力冲击,朝影子追去。

    很快,荔湾镇街道上出现了诡异一幕。

    作为幕后黑手的影子被一个提着包的活人追赶,再后面则跟着一个红衣疯子,最后面是一个气喘吁吁的胖子和一个手脚全无的小女孩。

    影子心里着急冥楼的事情,此时也顾不上去管陈歌,看起来倒像是陈歌主动追着他到处跑。

    冥楼就在荔湾镇外面的明阳小区当中,当陈歌走到荔湾镇边缘的时候,他能明显感觉到血雾变得浓郁了。

    “小镇外面的血雾和小镇当中的雾气似乎有些不同,里面好像多了一些什么东西。”用心去感受,在西边好像有人在呼喊陈歌的名字,新世纪乐园大致就在那个方向。

    影子没有给陈歌更多思考的时间,他穿过无人的马路,一头撞入小区当中。

    血雾遮住了他的身影,影子就这样消失在了陈歌眼前。

    影子不见了,但是高医生还追在陈歌身后,他要想办法转移高医生的注意力才行。

    陈歌回头看去,高医生的一只眼睛已经变成了黑红色,无数的黑色丝线和血丝缠绕在一起,然后化为黑灰色的血流出。

    “高医生给的状态越来越不对了,小布曾说过,厉鬼承受过量的诅咒后会被同化,越是厉害的厉鬼,最后变成的诅咒就会越恐怖!如果高医生被厉鬼同化,这个最接近红衣之上的厉鬼会变成怎样一个诅咒?”

    “不等拖下去了!”陈歌把手伸进背包,高喊闫大年的名字:“能不能感知到老周的位置?快!”

    老周在闫大年的漫画册里生活了很多年,他们之间关系非常好,陈歌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喊出了闫大年的名字。

    红衣的压迫感让人窒息,知道事情急迫,背包当中的漫画册自己翻动了起来,然后一只缠满了透明胶带的圆珠笔在空白页上画出了一幅画。

    老周和门楠躲在某个房间当中,旁边的窗户正好能够看到荔湾镇外面的车站。

    “这个角度?”陈歌仰头扫视明阳小区的四栋大楼,最后冲向了最左边的那栋,他当初和颜队一起进入过这栋楼,曾在这栋楼某一个房间的窗口看到过车站。

    关键时刻,笔仙和闫大年合作,给了陈歌重要提示。

    唤出许音,陈歌直接跑进楼道当中。

    “老周!门楠!”他高声呼喊,但是一开口却发现情况不对,这楼道里的场景和他现实当中看过的景象完全不同!

    现实当中的明阳小区是一个烂尾楼,连窗户都没装,地面也是未处理过的水泥。

    可现在出现在陈歌眼前的是,干净的地面,粉刷过的墙壁,楼道里甚至还安装了照明用的灯具。

    “小布推开的门在荔湾镇,这里她还影响不到,所以明阳小区肯定不是根据她的记忆编织成的,那这里为什么会和现实当中存在这么大的反差?”如果不是高医生追在后面,陈歌无论如何都不会进入这么诡异的地方。

    门后世界依托现实,是现实当中那些噩梦的具现。

    仔细观看,他发现墙壁上还画有各种各样的图案,有小人,有动物,还有各种玩具。

    “这些东西看起来像是孩子们画的,好奇怪啊!为什么这地方给我一种当初进入九江儿童福利院的感觉?”

    老周和门楠没有回应,高医生就在后面,陈歌也不敢上楼,他当心到时候后路被高医生阻断。

    “只在一楼、二楼看看。”

    以陈歌现在的身体素质,从二楼跳下来,只要多注点意,也不会受伤,但是三楼就不一定了。

    “高医生距离我还比较远,他速度在变慢,现在仍旧占据主动,影子离开荔湾镇后,能明显感觉到小布在变强,她身上的红衣愈发鲜艳了。”

    陈歌一边呼喊门楠和老周的名字,一边朝里面冲,看见闭合的房门,他也没多想,抬手就是一锤。

    门板被锤开,门后的画面让陈歌很是惊讶。

    没有鬼怪,也没有任何残忍的场景,只有几个年幼的孩子在画画。

    他们眼神单纯,甚至不知憎恶和痛苦为何物,只是抓着手中的画笔,茫然的看着陈歌。

    这些孩子就像是一张张白纸,陈歌这不是在夸奖他们单纯,而是觉得他们似乎缺失了很重要的东西,失去了灵性,不再是人,而是长得像人的木偶。

    屋子外面突然闯进来一个手持凶器的“暴徒”,他们却没有情绪波动,呆滞的握着画笔,直愣愣的望着陈歌。

    “一定是影子干的好事!”

    陈歌早就是听说明阳小区其实是为鬼修建的阴间小区,他一开始觉得住在这里的都是孤魂野鬼,现在他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单纯了,影子哪会好心让孤魂野鬼入住,所有住在这小区里的,都是对他来说具有利用价值的小孩。

    “你们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人进来?”对于陈歌的问题,那些孩子没有任何反应,他们呆呆的看了陈歌一会,然后拿起画笔又继续去做自己的事情。

    他们每个人的记忆似乎都被剥夺,脑海当中只留下了一些很简单的画面,而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用手中的笔,不断去描绘那些简单的画面。

    陈歌连续找了几个房间,里面全都是这样的孩子。

    “现实当中明阳小区里有很多人偶娃娃的碎片,现在想想,那些人偶娃娃其实对应的就是一个个活人。”

    没有耽误时间,陈歌来到二楼,在开门的过程中他不忘朝着楼上高喊门楠的名字。

    “笔仙画的场景我在这栋楼里看到过,门楠和老周肯定在这栋楼当中,可是他们为什么不回我话?就算是遇到了危险,也不至于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吧?”

    童童发来的短信是在求救,陈歌知道门楠他们肯定遇到了问题,但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复杂。

    陈歌锤开二楼的门,里面仍旧全都是孩子:“小布的手和腿藏在高层,现在高医生快要过来了,我冒然上去可能会被影子和高医生两面夹击。”

    在他犹豫的时候,四楼处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陈歌!救我!救救我!”

    荔湾镇里知道陈歌真名的人没有几个,陈歌抬头看去,发现贾明头伸出楼梯台阶,身体几乎要掉落下来。

    他表情极度痛苦,双眼通红,似乎快要撑破眼眶:“救救我!他们都在这里!”

    “别上来!陈歌!马上离开这栋楼!把这里的一切告诉颜队!记住!一定要告诉颜队!”贾明开口的时候,另外一个声音出现了,这个声音陈歌非常熟悉,正是李队。

    “你想死,不要拉上我!陈歌!他们都在这里!带我们走!救救我们!”贾明似乎正忍受着无法形容的痛苦,他身体拼命往外伸,陈歌能看到他手腕上拷着手铐,而手铐的另一边拷在李政手腕上。

    李政、贾明、剪刀他们几个,在明阳小区里失踪,现在他们又莫名其妙出现,这引起了陈歌怀疑。

    如果是平时他肯定会观望一会再做出决定,但这次情况实在是太特殊了。

    高医生就在身后,马上就会过来,他没有多少思考的时间,身体本能的就朝楼上跑去。

    贾明的死活他可以不管,但李队他必须要救。

    很早以前,陈歌在芳华苑小区第一次和怪谈协会交手时,这位警察帮了自己大忙,千钧一发之际为自己争取到了时间。

    陈歌自问不是好人,但谁对他好,他全都记在心里。

    “李政刚才提到了颜队,为什么要把这里的所有东西都告诉颜队?他的身份真的不一般吗?”

    跑到四楼,陈歌看见李政和贾明手脚被捆,几个孩子正抓着他们往楼道中间的空隙推。

    那些孩子一看见陈歌上来,立刻散开。

    “到底是怎么回事?”弄开绳索,陈歌抓着李政朝楼下走,他这边刚问出口,楼顶上就又传来了异响。

    抬头看去,剪刀、醉汉和医生半边身体被推出了楼梯扶手,几个孩子正抓着他们的腿。

    这三个人都在七楼,距离他们说远不远,说近又不近。

    “影子这是在逼我上楼?”陈歌立刻明白了影子的意图。

    “不要管我们!你先出去!这是个阴谋!”醉汉高声叫喊,声音听着还颇为壮烈。

    “影子只有一道,他没办法同时控制这么多人……”

    陈歌思考的时候,大楼外面传来嘭一声响,一条满是人脸的锁链重重甩在了住宅楼外面的墙壁上。

    “高医生过来了。”

    握紧双拳,陈歌唤出许音,让他拿着宣传单先去另外一栋楼,引开高医生。

    “你以为除了许音,我就没有其他红衣了吗?”陈歌取出碎颅锤,再也没有顾忌,全力朝楼顶跑去:“干掉你,然后我再去和高医生叙旧。”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