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撕下伪装(4000)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我有一座恐怖屋更新最快!

    善良不是一味的忍让,也不是那种自欺欺人式的觉得做了好事就一定会有好报,真正的善良是有力量的,是一种由内而外贯彻一生的品德。

    陈歌是一个善良的人,只不过他善良的方式很特别。

    在场几人看到陈歌一本正经的样子,本来想说些什么,但是仔细回味陈歌的话以后都沉默了。

    这里是被血雾笼罩的荔湾镇,厉鬼横行,到处都是杀人狂,一不小心就可能会丢掉性命,在这种地方善良显得尤为可贵,但同时善良在这里也是最廉价的东西。

    “我听你的。”医生第一个改口,他看人很准,在他心里早已把陈歌当成自己逃脱唯一的希望了。

    “照你说的做吧。”剪刀也表示赞同,三名乘客里只有醉汉稍微有些不情愿。

    “少数服从多数,就这么决定了。”陈歌将四把钥匙分给四个人:“等会你们尽量别说话,一切交给我来处理就好。”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胖老板从后厨走出:“你们都选好房间了吗?在这登记一下,另外我还有几点注意事项要告诉你们。”

    胖老板从柜台下面取出一个泛黄的笔记本,上面落满了灰尘,似乎很久没有用过了。

    他将本子翻开,上面是一个个房间号,每个房间号下面都有一个人名,比较奇怪的是有些人名被红笔划掉,还有的用红笔圈起来,上面打了个叉。

    陈歌不知道这些符号有什么意思,他感觉所有被划掉的名字都代表了一条逝去的生命。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们最好记在心里。”店老板双手举过头顶,做了个很奇怪的姿势:“大厅是吃饭的地方,开饭的时候我会亲自去每个房间叫你们,其余时间你们最好不要在外面乱跑。走廊拐角是住宿区,在一楼住满之前,二楼是不开放的,希望你们不要因为好奇跑到二楼去,如果出了事情,本店概不负责。”

    “二楼不能去?店不大,你这规矩倒不少。”剪刀砸了咂嘴,脸上狰狞的伤口轻轻抖动。

    胖老板似乎早已习惯了那些长相恐怖的变态和鬼怪,表情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耐心给剪刀解释:“我是为你们好,因为等夜深以后,我这店里还可能会有其他顾客,我不能保证那些人会不会对你们出手。”

    “有道理,我们会小心的。”陈歌是几名乘客里态度最好的,从他脸上完全看不出来一丝准备夺店的样子。

    “只要你们老老实实呆在自己房间里,就不会出事,另外我希望你们记住,等你们入住以后,不要给任何人开门,就算是最亲近的朋友也不行。”胖老板那双小眼睛被肥肉遮住,他表情出现细微变化:“我不是故意吓唬你们,有时候朋友不一定是朋友,也可能是其他东西。”

    陈歌并没有把胖老板说的话放在心上,对方很显然是在挑拨离间,将怀疑的种子种在几人心中。

    “好了,要交代的暂时就这么多,等会开饭我会去叫你们,现在你们先去看看房间吧,第一个晚上是免费居住的。”胖老板说完就又离开了,他步伐轻快,和肥胖的身体极不相符:“又增加了四个人,要多处理一些食物了。”

    陈歌盯着胖老板的后背,他不知道老板最后那句话的含义,是要为他们四个多准备一些食物?还是把他们四个当成了食物?

    “先去看房吧,放轻松,身体别那么僵硬。”陈歌率先进入走廊,用钥匙将配套的房间打开。

    建筑的内部布局和小布游戏里不太一样,要比游戏中大许多。

    “老人、高中生、女人、警察,不知道这几位乘客会不会出现。”游戏里警察是第一个被老板杀害的,如果游戏和现实对应,那老板手里应该会有一把警用配枪,这也是陈歌没有直接将老板锤翻的原因之一。

    “这里的房间要比我想象中干净的多。”医生拿着钥匙第一个进入屋内,翻看床铺地下面和衣柜。

    “你在找什么?”醉汉很是不解。

    “我看有没有血迹,或者尸体残肢一类的东西。”

    “别这样,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你说的我都不敢进去看了。”醉汉跟在医生后面:“要不今晚咱俩住一起吧。”

    醉汉是真的害怕,不止害怕别人,他连其他几位乘客都害怕,剪刀明显不是正常人,一举一动就差把杀人狂三个字写在脸上了,另一个拿着锤头的男人虽说看着人很不错,但是他说的话和做的事绝对不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相比较来说,还是医生正常一些。

    看完自己的房间之后,陈歌就提着背包开始在其他房间门外徘徊。

    “老人住在一号房,能呼唤出红衣的牙齿在一号房抽屉里,饭店的备用钥匙也在这房间里。”玩小布游戏时,进入老人房间后会给出几个选项,让小布从几样东西里挑选一样带走,可游戏是游戏,现实是现实,陈歌准备将能用的道具全部塞进背包里,彻底掌控这饭店。

    “开在荔湾镇正中心,这栋建筑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玩小布游戏时,陈歌想的只是活下去,现在自己亲自过来,他肯定要将所有秘密全部挖掘出来。

    双眼眯起,陈歌将手中的钥匙插进锁孔,用力晃动起来。

    他的钥匙自然无法打开一号房的门,他这么做是想要引老人出来,然后展开下一步计划。

    整个的饭店里唯一让陈歌忌惮的就是冰箱里的红衣,而老人抽屉里的牙齿是唤醒红衣的关键道具,只有抢先弄到牙齿,他才会没有后顾之忧。

    晃了半天,一号房内也没有任何声音,这就像是一间空房子一样。

    “你在干什么呢?咱们住的房间在那边,这不都挂有门牌号吗?”醉汉跑过来好心提醒,陈歌淡淡一笑,将钥匙收回口袋,盯着一号房看了一会。

    他握紧背包里的锤柄,想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要冲动比较好,万一他破门而入后没有找到牙齿,老人已经将牙齿提前转移走,那局面可就失控了。

    “拖得越久就越麻烦,等店老板意识到我们几个人的危险性后,到时候再想下手就难了。”陈歌是一个非常果断的人,他在寻找机会,一旦饭店里的服务人员露出破绽,他会立刻行动起来。

    “哥,我们几个的危险性全在你一个人身上,拜托你稍微冷静一下啊!”醉汉知道自己说话陈歌是不会听的,他跑去找医生,想要让医生一起来劝劝陈歌。

    可就在他转身的时候,一号房的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你们走错房间了。”屋子里传出一个老人的声音,陈歌瞳孔缩小,使用阴瞳朝屋内看去。

    房间里没有开灯,一个身材矮小的老人,驼着背站在门口。

    “不好意思啊,我们不是故意的。”醉汉赶紧替陈歌道歉,他抓着陈歌的手臂:“走了,别给人家填麻烦。”

    醉汉是真的想要拉陈歌离开,他的所有动作和表情都是发自真心。

    可能也正因为如此,听到醉汉的话后老人放松了警惕,抓着门锁的手松开了,门缝又扩大了一些,露出了他低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

    那只手伤痕累累,拿着一块红布和几枚被打磨过的牙齿。

    “找到了!”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陈歌伸手抓住了门板,防止老人关门。

    “你要干什么?!”醉汉和老人异口同声,都紧张了起来。

    “我想问你借一样东西。”陈歌说完直接闯入门内,死死捂住了老人的嘴巴:“来帮忙!把掉在地上的牙齿全部捡起来,一颗也不要剩!”

    醉汉已经被惊呆了,自己这是跟了一个疯子吧?毫无征兆,毫无理由,竟然突然对一位老人动手,而且看这一气呵成的动作,分明是蓄谋已久了啊!

    被捂住嘴的老人也吓的忘记了反抗,正常的杀人狂或者厉鬼,都是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先弄出一些诡异绝望的氛围,然后再一点点锁紧圈套,慢慢把人逼死。

    很少有人会像陈歌这样,刚进门还没三分钟直接就撕破脸动手。

    “大哥!老板还在给咱们做饭呢!你这就直接绑架人家顾客?”醉汉赶紧跟着陈歌进入屋内,他生怕动静弄得太大,惊扰到了其他人。

    “这个老人可不是顾客。”陈歌捂着老人的嘴来到抽屉旁边。

    “那他是?”醉汉一直觉得陈歌高深莫测,他心里还在想难道这个老人真的很危险?

    “这是饭店老板他爹。”陈歌打开抽屉,就好像回到了自己家一样,将里面的钥匙、牙齿,一些小东西全部拿出。

    “他爹?!”醉汉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初次见面,你绑人家爹干啥啊!”

    “你废话怎么那么多?过来帮忙,把床单撕开缠在一起,捆住他。”陈歌清空了抽屉,将所有牙齿用布包裹住放站在口袋里,他又扭头对瞪大了眼的老人说道:“我不会伤害你,也希望你老实一点,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醉汉虽然嘴上不情愿,但他毕竟跟陈歌是一伙的,还是按照陈歌的话将床单制作成简易的绳子,把老人捆住。

    “好了,牙齿到手,现在只需要小心店老板手里可能存在的配枪了。”陈歌松了口气,用枕巾堵住老人的嘴。

    听到响动,医生和剪刀也跑了过来。

    “别看我,这都是他让我干的。”醉汉满脸的无奈。

    “喂养一个患有暴食症的红衣需要多少活人,我也不清楚,但我能肯定一点,这饭店里的所有人必定满手血腥。”陈歌来不及和几人解释:“先出去,人太多容易暴露,等会我再给你们解释。”

    几人刚退出房间,后厨那边就传来胖老板的声音。

    “开饭了!”

    胖老板和另外一个体型高大、戴着厨师帽的男人推着餐车走出。

    这是一辆很少见的大红色餐车,看着很喜庆,上面摆放着九块蛋糕和一壶红茶。

    “蛋糕?”看见蛋糕,陈歌又想起了小布游戏当中的一个场景,四个人如何只切一刀,平分九块蛋糕。

    或许是巧合,历史再一次重现,陈歌、医生、剪刀、醉汉,他们正好又凑齐了四个人。

    “这算是夜宵了,你们如果饿的话,可以先吃点。”胖老板还不知道一号房里发生的事情,笑眯眯的看着几人。

    被他盯着,陈歌、医生和剪刀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唯有醉汉心里有一丝歉意。

    “快坐吧。”胖老板很是热情,他和厨师将餐车上的糕点摆在桌子上。

    医生、醉汉和剪刀相继落座,陈歌在准备坐下的时候,心跳猛地加快,耳边传来沙沙的电流声。

    “许音在提醒我?椅子有问题?”陈歌没有坐下,只是将背包扔在了座椅上。

    几人都没有去碰那些蛋糕,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就连醉汉都知道,千万不能吃来路不明的食物。

    “你们该不会是以为我在蛋糕里下毒了吧?”胖老板呵呵一笑:“我这可不是黑店,放心吃吧,第一个晚上所有东西都是免费的,但如果你们还想继续住下去,那我就要从你们身上收取一些报酬了。”

    胖老板说完和厨子一起推着餐车往回走,大厅里只剩下陈歌几人。

    “这老板看起来不像是坏人。”醉汉目光时不时往一号房瞟:“他要知道自己爹被绑了,估计会被气死。”

    “看看这桌面,然后再评价老板是不是好人吧。”陈歌将蛋糕挪开,木质餐桌上有很多刀痕,有些痕迹非常深,明显是全力劈砍造成的:“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有四个人,他们却会上九块蛋糕吗?”

    “为什么?”醉汉刚说完,忽然脑袋感到一阵眩晕,差点摔倒在地。

    “坏了!”医生和剪刀也出现了问题,他们挣扎着爬起,但身体却愈发无力。

    “怎么中招的?”陈歌觉得自己已经很小心了,没想到还是出现了意外:“我为什么没有感到眩晕?”

    陈歌将背包拿开,使用阴瞳看向座椅,终于有了发现。

    椅子很破,表面凹凸不平,在污迹的遮掩下,有一些很小的暗红色尖刺。

    仔细观看后,陈歌发现,那是被血浸泡过的活人指甲。

    蛋糕摆在餐桌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蛋糕吸引,椅子是从桌子下面拿出来的,很少有人会在这种情况留意椅面。

    “不愧是三星半难度,就算有攻略在手,也差点翻车。”陈歌提着背包,看向身后,厨房门是开着的,两颗脑袋露在外面,胖老板和厨子一直在观察着他们。

    发现三名乘客中招后,胖老板和厨子笑眯眯的从厨房走出,他们手里提着剁骨头用的刀具。

    “就剩你一个了。”胖老板语调发生变化,他撕下了伪装。

    看着胖老板和厨子手中的菜刀,陈歌却慢慢露出了笑容:“拿着菜刀往外冲,这说明老板很可能还没有获得警察的配枪,等会我只要在他们靠近后先动手,他们就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