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番外绵绵篇(爱你就是放开你手)

作品:《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更新最快!

    次日路绵绵被秦子柔拉着去商场,也不知道这太太是有多闲,逛了一下午一样东西都没买。

    她是又困又累,无奈只能跟着。

    “妈,我累了。我能不能去”路绵绵盯着自己的脚尖,可怜兮兮的说道。

    秦子柔皱了皱眉,努了努嘴淡淡道:“你去吧!累了就在车里睡会,记得拿衣服盖着肚子,免得着凉。”

    路绵绵满口答应,暗想其实婆婆还是蛮关心她的。

    她出了商城,嘴-巴有些馋。不能怪她嘴馋,她现在怀着孕,孕妇容易饿。

    路绵绵找了无数的借口,买了好多小吃,一条街一半小吃都被路绵绵买了,还买的是双份。其中一份是给欧少阳的。

    夏夜得到侦探给消息,他来到了路绵绵所在的地方,老远就看到的那小女人大包小包拿了一堆东西。

    看着她萌萌哒做着拜托的手势,求着摊贩卖给她的样子,他不禁嘴角微微上扬。

    他下了车,迈步走向路绵绵。

    路绵绵拿了两袋栗子,笑的合不拢嘴。那是她花了一份栗子的钱拿了两份,她占了小便宜,她偷着乐呢。

    她整了整手里乱七八糟的吃食,塞进了包里。她满足的一笑,抬眼看向前方,然而仰在嘴边的笑僵住了。

    路绵绵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心也不由的噗呲乱跳。

    “绵绵”夏夜眼眸微微一暗,她细微的反应他看在眼里,她出于本能的后腿。这说明她并不希望跟他有瓜葛。

    路绵绵的直觉告诉我,面前的夏夜让她倍感压力。他居然用着极为温柔的眼神看着她,他一直对着她冷鼻子冷眼的。

    不对!那个暴戾的夏夜不会闹婚礼,而那天的夏夜一口一个说我老婆。

    夏夜嘴角的仰着笑,迈步走向她,然而

    “你不要过来。”

    那声音的带着微微抖音,显然是在惊恐。

    他不禁凉薄一笑,沉声道:“你那么害怕我吗?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路绵绵愣了愣,她小心翼翼的啾着他,弱弱的询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我想跟你谈谈。”

    “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我走了!”路绵绵看了一眼他。慌忙垂头,她往一边走,避过与任何交集的可能。

    路绵绵的反应让夏夜很伤心,她对他那么陌生?他的另一个人格到底做了什么伤害她的事?

    他慌忙追上,攥住她的手,然而她的反应很大,不断的挣着,嚷嚷道:“放开我,放开我!”

    “绵绵,你冷静一下。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想跟你谈谈。”夏夜沉声道。

    “不”

    夏夜将路绵绵塞进了车后,开车去了一个安静的茶餐厅。

    路绵绵不知道夏夜要搞什么,戒备的看着他,最终他开口道:“我和你都过去了,我们各自安好不好吗?”

    “绵绵,你爱过我吗?”夏夜凝视着路绵绵,沉声道。

    路绵绵的垂眼,良久后她淡淡道:“我不曾爱过你。作为丈夫,你是很合格。住在小公寓的那段日子,我们就像平凡的夫妻,我想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当时我在想,我适应了你,你适应了我,这是我们做的做默契的事。”

    “那么你爱少阳吗?”夏夜的心有些疼,是什么让这女人说出这么残忍的话,适应是彼此间做过做默契的事,呵呵

    “我爱他,分分秒秒无休止的爱着他,即使得而不得,我依然会爱着他。”路绵绵沉声道。

    如今的她能自信,大胆的告诉的别人,她爱着的人是欧少阳。这份自信和胆大是欧少阳给予他的!

    “很好,我去下洗手间。”夏夜淡漠一笑,他起身去了洗手间。

    在路过柜台的时候,他将两颗安眠药递给服务员道:“放在她的果汁里。”

    路绵绵想走,可一想到这么走了很不好,也不知道夏夜要跟她谈什么。她心累的很!

    服务员递上热的果汁,路绵绵刚好渴了,就将果汁喝了。这人一怀孕,就爱吃东西,尤其是甜的。

    等夏夜出来的时候,路绵绵吃完了点的蛋糕,就见夏夜回来了。

    她忙站起身,磕盼的说道:“天晚了,我该走了。”

    夏夜率先迈步,没有给路绵绵的拒绝的理由,路绵绵没办法,只能坐上夏夜的车。

    车开了很久,久到路绵绵睡着了。

    夏夜没有带着路绵绵回家,而是去了夏家。他记得父亲有一架直升飞机,他抱着睡着的路绵绵上了直升飞机。

    “少爷,去那?”

    “青岛。”

    夏夜坐在路绵绵位置身边,他凝视着她的面容,微微愣神。

    她已经不在戴眼镜了,刘海的干净利落的全数渣起来,梨花烫扎了小丸子头,后脑勺留了一些发。

    其实她没变多少,但夏夜知道她是不一样了。

    看久了,难免会忆起往事,思绪再次飘远了。

    夏夜跟路绵绵住了一礼拜,这些天路绵绵一直呆在公寓里,她离职没有工作,而偌大南城,没有后台很难找个好的工作。

    夏夜的每天早上六天就穿着搬砖工人的衣服出门干活,实则他是找个地方眯会眼。等到了傍晚,他便装成一身疲惫的回来。

    “今天你回来的好早。”路绵绵端着黄豆大骨头汤的出来,笑意满满的说道。

    “今天收工早。今天的菜比以为的丰富。”

    夏夜和路绵绵的话题从来都是菜式和好不好吃展开,毕竟两个人都是陌生人。

    路绵绵一次次的告诉自己,这个是自己的丈夫,不能在让他睡沙发。一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吃完饭,路绵绵犹豫了很久,最终她很没出息的窝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电视。

    到点睡觉后,路绵绵还在纠结要不要喊他进来睡觉,秉持着矜持的好品质,路绵绵并没有勇气。

    半夜的时候,夏夜抽了无数根烟后,推门进了路绵绵的房间。

    路绵绵感觉有些胸闷,又有些热,到最后整个人都在发烫。她猛地睁开眼。惊恐的瞪大眼:“你要做什么?”

    “我是你丈夫,你说呢?”

    路绵绵听他这么一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只能顺从他。

    第一次难免会疼,路绵绵会忍,而夏夜一点也不顾及她,那晚折腾的很晚,也就那晚路绵绵觉得自己终于不用备受心理煎熬。

    之后两人的关系逐渐熟络,有一次她准备的中饭要给他送饭,电话是一个小时前打的,夏夜赶忙去了工地,给了工头一些钱,让他们陪他演了一场戏。

    她更加确定他是个平凡的搬砖工,每日做他的贤惠妻子。

    路绵绵醒来的时候身边的夏夜,她顿时一阵恍然,怎么是他?

    “这是哪里?你要带我去哪里?”

    “去只要我们两个人的地方。”

    路绵绵惊吓的不要不要的,她慌忙找的自己的手机,然而她的包包和手机都不见了。她惊恐无比的,的颤着声道:“我不去。你把手机给我,我要回家。我老公还在家里等我。”

    “绵绵,你丈夫是我。”夏夜皱了皱眉,沉声纠正道。

    “我是!”

    那刻路绵绵感到很无力,她不知道夏夜要干什么,为什么要带她走。她担心自己的处境,更加担心自己老公找不她,而满城的找。

    这一路上路绵绵没跟夏夜说一句,夏夜知道她在闹脾气。

    等到了青岛后,路绵绵没有理会夏夜,她扫了一眼自己所在地方,等看到电话亭后她暗暗记下。

    夏夜在青岛的有栋靠海的别墅,每次夏夜想约路绵绵出去,路绵绵总不搭理他。

    到这两天,路绵绵基本上没跟夏夜说过话。

    夏夜受不了路绵绵的冷漠,每次献殷勤每次碰壁,呆的时间越久,路绵绵就越心急。

    这天吃完饭时间,路绵绵看着夏夜,沉声道:“我要回南城,我要我丈夫。”

    “你的丈夫是我。”夏夜一直认不清一个事实。而路绵绵每次都提醒他这个不争的事实。

    “你不是,我丈夫是欧少阳。”路绵绵愠怒的看着他。他将她带来,就像看管嫌犯一样,她不是罪犯,他也不是警察,他禁锢她的去留,让她更加讨厌他。

    “你想让我实行丈夫的义务吗?路绵绵,你别不识好歹。我对你忍耐也有限度。”

    这是夏夜说过最狠的话,果然她禁声了。

    路绵绵没吃饭,她黯然伤神的上楼。她不知道这样的样子要过多久,心中默默祈祷欧少阳能快点找到她。

    此时在南城不眠不休的寻找路绵绵的欧少阳望着主卧室两人相拥的亲-吻的画面,愣愣出神。

    三天了,他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去了哪里,找遍了各处,依旧没有绵绵的身影。全家都陷入死寂般的氛围,母亲因为弄丢了绵绵,整日落泪;父亲也心事重重,甚少说话,而他累的只能无止境的寻找。

    这时同时在找夏夜的夏末仁得知自己心爱的直升飞机被夏夜那个逆子动过了,气得不行。没想到开飞机的小帅哥又说夏夜带着一个女人去了青岛。

    他心里有了底,给欧少阳打了电话。

    欧少阳接到电话后便来到了夏家,柳莹和夏末仁随着欧少阳一同上了飞机。

    路绵绵不吃不喝一天一-夜,整个人虚弱躺在床上。别墅里做饭的阿姨,每次端上来热乎乎的,端出去冷冰冰的。

    夏夜端着饭菜进来的时候,就见她没什么力气卧躺在床上。

    “吃饭吧!”

    夏夜将饭菜递给路绵绵,没想到路绵绵推开,反复一句话道:“我要回家,我要见我丈夫。”

    “不可能!”

    “那你就等着我死了吧!我不吃不喝,看你能对我怎么样。”路绵绵咬着唇忍受着肚子的饥饿。

    对一个孕妇来说,不吃饭是饿着两个,路绵绵心下的泪流满面。她真的好想吃饭!

    “也好,饿死了。也是我守着你!”

    夏夜干巴巴的说了一句话,扯了扯嘴角笑着道。

    那笑有些凄凉,路绵绵能感受到,她不懂!这种复杂的情绪他不该有,这会让她感到愧疚。

    莫名的愧疚,从心底衍生出来的愧疚感,如影随形。

    他不打她,也不讽刺她。只是想跟她好好吃着饭。说说话,为了她不肯。

    路绵绵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苛求夏夜,其实陪着吃个饭而已,陪着散个步而已,真的没什么的。

    可人就是自私的,把爱完全给了一个人后,又怎么分出一点给另一个人?

    “能放我回去吗?少阳会急的找我的。夏夜,算我求你了!”路绵绵攥住夏夜的衣袖,弱弱的说道。

    然而下一刻,他生气的攥住的她的两个肩头,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老想着他?难道我不好吗?我也爱你啊!绵绵,我们一直很幸福的。我们在一起一直都很幸福的。”

    路绵绵被晃得有些头晕,她想推开他,可是没力气。她对上那双深邃的眼眸,沉声道:“幸福不是两个在一起就能定义的。是用爱定义的!我不爱你啊!”

    我不爱你,没发跟你在一起,即使在一起,也很勉强。

    “不,你是爱我的。我知道的。我们在床笫只见配合的那么默契,这难道不是由爱产生的?”夏夜不明白。

    他得到了她的身体,他了解她的身体每个部分,也曾耳鬓厮磨说着情话。难道这都是假的?这都不是爱吗?

    “不要在说了!你不要在说了!”路绵绵捂住耳朵。

    这话很刺耳,这让她想到那日他当着少阳的面,说她蹭在他垮下那时她的心如刀绞。

    夏夜很生气,她不愿意承认过去,他就让她沉底知道,她到底是谁的女人。

    “不,不要碰我!”

    路绵绵见他要扯自己的衣服。反抗的挥手。

    她心里害怕,只能默念欧少阳的名字,只希望他能谪仙一般从天而降,保护她。

    欧少阳感到别墅,是做饭的阿姨开了门,他走了一步顿时感到心窒息的难受。他急急地冲着上了楼,耳尖的他能听到她的喊声。

    他冲进了门,见夏夜压着路绵绵,徒然心中升起一股怒气。

    “呯”的一声,欧少阳拽过夏夜。一拳打向他后,将他甩开。

    “绵绵”

    路绵绵听到欧少阳的声音,慌忙看向他,见他真的来了,抽泣的扑进了他的怀中,哽咽的说道:“你终于来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呜呜呜”

    欧少阳很心疼,他抱住路绵绵,轻拍着的背,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我不会不要你的!”

    夏夜伸手擦掉嘴角的血债,看着相拥的两个人,深邃的眼眸一闪黯然。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不一样了!这就是相爱和不相爱的区别。

    夏末仁和柳莹上了楼,见此场景,面色各异。

    最终柳莹叹了一声,看向夏夜沉声道:“夏夜,我一直没告诉你绵绵到底是谁?我和你爸一直反对你们在一起,不是因为绵绵是乡下人,而是路绵绵是你姑姨的女儿。我的父亲有三个女儿。我是我父亲和我母亲相爱得来的,你另外两个姑姨是由我父亲一-夜-情才有的。柳知岚是我妹妹,也就是路绵绵的亲生母亲。你爸糊涂跟柳知岚发生了关系,我得知这件事后就跟你爸离婚了。所以你别在犯糊涂了!”

    “”

    这下震惊的不止夏夜,就连路绵绵也震惊了!也就是她和夏夜乱-伦了?

    而一旁的夏末仁抽了抽嘴角,这个脏栽的好!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会跟你爸商量好,给你娶一房媳妇,别在给我做了!”柳莹沉声道。其实她心里虚的很,只希望夏夜别在胡搅蛮缠,打扰路绵绵和欧少阳了。

    “”

    夏夜看了一眼相拥的两个人,第一次他就是一个笑话。他不禁凄惨笑了笑,转身出了门。

    柳莹见夏夜走了,也迈步出了房间,夏末仁紧跟上。

    “老太婆,你怎么可以骗人?绵绵又不是我的孩子。”夏末仁跟着柳莹,压低声音抱怨道。

    “知岚都去世那么久了,路染也去了二十年之久了,绵绵是谁的孩子一点也不重要。反正流着我们柳家的血。我这么说只是为了让夏夜死心。何况你白得了一个女儿,偷着乐吧!”柳莹白了一眼夏末仁沉声道。

    “额!你跟我复婚,我就不告诉夏夜。要知道表亲和亲生还是有区别的!”夏末仁倚老卖老道。

    “算你狠!”

    房里的欧少阳看着发懵的路绵绵,笑着道:“老婆,不管怎么样,你还有我。”

    路绵绵对上那双眼眸,喟叹道:“老公,我最幸福的事就是认识了你。”

    身世对她来说并不重要,她已经有了爱她的老公,以后还会有可爱的孩子,她会幸福。

    半月后,夏夜找了心理医生,他告诉心里医生,自己活着太痛苦,而且自己有精神分裂,他想抹杀掉一种人格。

    医生问了要抹杀掉那种人格,当时夏夜的回答然医生尤为的震惊。

    他说他要抹杀掉现今这个人格。

    催眠术进行了半个月后,夏再次来找了心理医生,这次他攥着心里医生的领子,狠戾的询问医生道:“那个白痴呢?那白痴做什么?”

    医生没想到这病人的另一个性格居然是这样的,心里打鼓,磕盼的说道:“你就是他,他就是你。”

    “放屁!老子就问你他是不是跟我老子换了季度?”夏夜狠戾的说道,不然无缘无故他怎么在初夏醒来了。

    “那个,我只能说我把他跟你融合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他,他就是你。你们拥有共同的记忆。”医生磕盼的说道。

    夏夜恼怒不已,这记忆都他-妈让他无语,全是路绵绵那女人。疯了!

    “我给你一个小时,马上将他的记忆给我除掉。这是想折磨我?麻蛋,白痴真他-妈的是个白痴。”夏夜怒道。

    那医生欲哭无泪的摇头,颤着手给了夏夜一封信,磕盼的说道:“

    这是夏夜先生留给路小姐的。希望你可以替夏夜先生转交。”

    夏夜气恼不已,夺了那封信。他回了车内,打开了那封白痴写的信。

    “老婆,你好!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可能是脑抽了吧!其实我感觉的出来你一点也不爱我,可我一眼就看上你了!我对你一眼定钟情,肉麻也好恶心也好。其实我很开心,我跟你在一起那段日子,那是我最幸福的时段。

    我父母是因为相爱而结婚的,后来因为不爱才离婚的。我爸每次都娶很多女人,次次不长久。那都是为了气我妈。我知道他们相爱,可每次都以吵架的形式告终。

    我的叛逆也是因为他们疏于对我的关心,我常常会跟自己说话,久而久之这种自说自话变成习惯。其实我有两种性格的这件事,我知道。小的时候常常跟另一个自己说话,后来我有了小伙伴,我便渐渐很少跟他说了。

    可能是这个世界太无聊,无聊到觉得活着其实并没什么意思。也就是这种心里,导致另一个我随着季节转变而出现。

    我挺喜欢他的,他一直在保护我。他比我理智。比我聪明,比我知道怎么缓解这无聊的人生。虽然我并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但我知道他不想我受伤。

    我还是受伤了,我很难过,这种难过到夜间会越发的显著。所以我走了!

    我挺爱你!这点我一直知道,因为跟你在一起,这个世界变得很奇妙。你的生活跟我的截然不同,这可能是吸引我的地方。

    另一个我对你造成的伤害,请你别怪他。恩,就这样!

    路绵绵跟少阳好好过日子吧!我看的出。他很爱你,你也爱他。彼此相爱好像是件幸福的事!

    我能给你的爱就是放开你的手,绵绵,再见!”

    夏夜看完另一个自己写给路绵绵心,莫名的感到忧伤。他知道这是他的情绪在作祟,这个白痴!写了一大段话给路绵绵,真以为他会给那个女人看?

    他才不会,他不会去自取其辱。

    他拿了一只笔,在信的末尾写到:“白痴,其实夏夜也很喜欢路绵绵。”

    我在人生这条路上,渐行渐远,与你擦身而过时,我停驻很久。即使你只是回眸一笑,翩翩而去,我依旧忘不了你身上淡淡的味道。嗯,那是皂角的味,是你的味道。夏夜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