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戏剧化的见面

作品:《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更新最快!

    顾潇潇有些吃惊,顾谦和真的忘记了过去吗?这是为什么?难道如狗血电视剧里一样,男主失忆了?

    “咳咳咳,你不记得你曾经有很多小情.人,你真不记得你是十八岁逛窑子,阅女无数的经历?”

    顾谦和怪异的看了一眼顾潇潇,蹙着眉道:“我曾经是这样的吗?”

    顾潇潇忙不迭的点头,可不就是这样的嘛

    “那你这个做人妻子还挺失败,丈夫都逛窑子了,你还无动于衷。而且你够奇葩,光裸身子躺在我怀里,还傻逼傻逼的说着丈夫有几个女人,难道你不吃醋?”

    顾谦和拧眉,沉声询问道。

    “我”

    顾潇潇被堵住了话,好了!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顾谦和见她哑言,很是不满顾潇潇的态度。沙哑着嗓音沉声道:“你是不是不爱我。”

    只要不爱的人,才会被如此不在乎的提及他过去风.流史,她那么轻轻松松显然是对他没有爱。

    “我哪里有说过”顾潇潇垂眼闷闷的说道。老把爱不爱挂在嘴边,好烦好烦的。有眼睛的都知道她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有心的就应该体会到她爱还是不爱。

    “你如何解释你跟宋洛晨,为什么去顾园?为什么去宾馆?”顾谦和沉声道。他觉得自家老婆不在乎他,这种满不在乎的感觉让他很受伤。

    “我都说了没什么事。我和他只是朋友,难道我连朋友都不可以有了吗?”顾潇潇皱了皱眉,沉声道。

    “不可以,没有我的允许,你就不可以跟别的男人太亲近。”顾谦和傲娇的撇开眼,沉声道。

    顾潇潇笑面如花的冲着顾谦和道:“我一直只跟你一个人亲近。”

    顾谦和很满意的颂慕然的表现,情不自禁的落了一个吻在她的额头上。

    “啊”次日一早,一声尖叫冲破了云霄。

    安烙明慌乱无比的开始穿衣服,惊恐的不要不要的。还有比霍胖子跟他睡一床上还要更惊悚的事件吗?

    还要把腿压制小胖腿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反观霍淼比较淡定,她摆着脸开始穿衣服,丝毫没将一旁手足无措的安烙明放在眼里。

    “死胖子,我不会对你负责的。”安烙明系好皮带,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不需要你负责。就算你不向我提出解除婚姻,我也会提。”霍淼沉着脸看着他,冷声道。

    “你”

    霍淼从床上起来,她披上了浴袍,往浴室走去。然而床上那抹鲜红,亮瞎了安烙明的眼,他顿时觉得天那么黑,地那么崩。

    冷风吹过他的脸,顿时啪.啪.啪的打着他的脸。

    霍淼洗漱干净出了浴室,就见傻愣站着安烙明,她懒得搭理他,直接拿着电脑包出了房间。她没功夫跟无关紧要的人多费一句口舌,她可是分分钟几千万的人。

    安烙明见她很潇洒的走了,顿时心塞无比。瞧瞧人家那潇洒的样子。在瞧瞧自己那么小家子,怎么感觉自己像个娘们一样。

    处.女怎么了!处.女了不起啊!再怎么处.女,也是他这个刽子手给终结的。

    然而等安烙明一下楼,霍妈和霍爸将安烙明团团围住,一脸探究的询问他。

    “我女儿怎么样?你受的住吗?”霍爸紧张的看着安烙明,生怕安烙明经不起折腾,毕竟瘦成竹竿的人有啥肉感。

    “”安烙明抽了抽嘴角,这是不是搞错了?他是个男人,男人啊!

    “感觉怎么样?是不是让你欲仙欲死?”霍妈也很好奇的询问道,彻底告别节操这东西。

    “”安烙明忍不住的翻了一个白眼,还欲仙欲死呢!他没被吓死已经是个奇迹了。

    “我觉得烙明泽孩子一定能行,老头子你别这把你女儿当儿子养,怎么着女儿是个女的。你得问烙明,合不合他口味,用餐的感受时什么!”霍妈瞪了一眼霍爸,埋怨的说道。

    安烙明嘴角一抽,努了努嘴依旧没有找回声音,他尴尬的笑了笑,最终说道:“我先回警局了。”

    顾潇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她卧起身的第一件事就是找顾谦和,她扫了一圈没见看到人影,慌忙喊道:“顾谦和!”

    没过多久,门被推开。

    他一声西装革履的站在门口,轻慢的靠在门栏上,斜睨了一眼顾潇潇,沉声道:“怎么了?”

    顾潇潇见他在,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这次不是做梦。这货还好端端的活着。

    “我看不到你,我就着急。以为你跑了!”

    顾谦和不禁勾唇轻笑,他淡淡的凝视着她,笑着道:“我怎么可能舍得丢下你。”

    因为不舍得,所以她就像是魔咒,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因为舍不得,所以他才会想着去寻她,因为她是无法替代的存在。

    顾潇潇心酥化了,她萌萌哒的看着顾谦和,软声细语的说道:“老公,我好累。”

    “嗯哼?是吗?我还觉得自己不够卖力。”顾谦和走至床边,淡然落座。伸手挑起她的长发,圈在手指上,低笑道。

    “是的呢!我都”提不起力气。

    话还没说完,只听‘啊’的一声,她被顾谦和给压倒在床上,他伸手攥住她的手,扣住她的手,十指紧扣在一起。低哑着声音道:“你是在说我不够卖力吗?我可以再卖力点。”

    “我不是这个”意思!

    然而他霸道的剥夺了她的呼吸,强势的席卷着属于他的领地。

    顾潇潇不禁躬身,她微微合上眼,仰着头回应他的给予。顷刻间,长发如瀑布散开出一朵花型,美的不可方物。

    她轻颤着睫毛,好似微微煽动的翅膀,异样撩人心弦。

    无疑颂慕然是漂亮的,放在古代那可能就是倾国倾城的祸水,就像此刻她微眯着桃花眼,氤氲的光荡在的眼睑边异样的动人。

    然而动作停滞亲.吻上,再也没有后续。

    顾潇潇被吻的难以呼吸,她不禁撇过头,吻落在她雪白的脖颈上,不禁让她战栗的颤.抖。

    “喜欢吗?”他低哑着声音,在她耳边低低的询问道。

    “嗯哼?”顾潇潇有些迷茫。她睁着氤氲的眼眸啾着他,不知所云中。

    “喜欢我这样亲.吻你吗?”

    “喜欢”

    顾潇潇发觉不记得以前的事的顾谦和好似更加会撩拨人了,要是换成以前,借与自己的面子礼子,才不会这样一遍遍的撩拨人呢。

    亲.吻在顾潇潇看来很腻歪,在顾谦和看来很享受。

    她喜欢被他捧在手心里当宝的感觉,他喜欢她红着脸在他身下迷离的模样,似乎他们的关系就是这般满满的充斥着暧.昧。

    等顾潇潇再次醒来是下午两点,在顾谦和有事临时离开后,别墅的门铃声响起。

    顾潇潇披头散发的下了楼,开了门。然而门一开,她臭着一张脸。

    黎芍药打量了一番顾潇潇,目光定格在顾潇潇白皙脖子上的吻痕,她不禁勾唇冷嘲道:“还真是耐不住寂寞的婊.子。”

    顾潇潇皱了皱眉,回味过来不禁嗤笑道:“婊.子?黎女士你不会是的在说自己娼妇吧?有这个自知之明还不晚,毕竟死了两个丈夫跟着大自己二十来岁的男人做小老婆可不是一件光荣的事,人尽可夫的娼妇?嗯,很配你。”

    顾潇潇是什么人?天不怕地不怕,论南城谁高傲,皆比不过她。

    “你”黎芍药气的胸闷气短,颤着手指着顾潇潇。她这是来干什么来的?难不成是来找气受的?

    “我告诉你,你跟男明星宋洛晨拍拖的事闹得沸沸扬扬,集团门口成天有记者围堵,你什么意思?是不想让集团的员工正常工作吗?因为你水性杨花,导致股票严重下滑,你最好马上开发布会,澄清此事。若不然你就辞掉总裁一职。”黎芍药沉声道。

    “你没有疯了吧?让我辞了总裁一职?呵呵让你和黎言希独揽大权吗?然后掏空顾式集团的核心吗?黎女士,你未免太天真了!我的不会傻到白白给你机会的。”顾潇潇轻笑一声道。

    “你在怎么时候我也是你长辈。你懂不懂尊卑贵贱,你理当给我起码的尊重。”黎芍药说不过顾潇潇,立马拿礼节说事。

    “尊重?尊重是给同样尊重我的人。黎女士,几乎并没有多尊重我。”顾潇潇勾唇冷笑一声道。

    “你”

    “这件事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顾潇潇懒得跟黎芍药废话,直接甩了门。她多看黎芍药那张脸。就很讨厌。

    黎芍药吃了闭门羹,顿时黑着一张老脸。什么叫小人得志,说的就是颂慕然这个贱人。她一定要想办法除掉这个女人。

    顾潇潇给自己的秘书打了一通电话,大概了解了一下顾式集团的现状。她来回踱步,想着办法。

    为今之计,只能攻破谣言。如今顾谦和也回来了,这是个一个很好突破口。

    她给霍淼打了电话,询问她这事的处理方式。办法很多种顾潇潇都不认可,无论是自己承认跟宋洛晨有一腿,还是她和宋洛晨有不正当两性关系。都比不上顾谦和走进大众视线这条来的有冲突感。

    等顾谦和回来后,顾潇潇已经预备上了一桌好菜,她像极了温柔娴雅的妻子,递上一双拖鞋,仰着得意的笑道:“你回来了啊?”

    顾谦和挑了挑眉,有些不明颂慕然是什么意思。他拧眉换上拖鞋。走至桌边,扫了一眼桌上的四菜一汤,蹙眉道:“你做的?能吃吗?”

    顾谦和虽然记不得以前的事,但是他潜意识里认为颂慕然做的菜很难吃。

    顾潇潇抽了抽嘴角,竟然不知道怎么答话。她扯了扯嘴角,硬着头道:“是我做的呢?绝对能吃。”

    顾谦和斜睨一眼顾潇潇,耶不戳穿顾潇潇,沉声道:“既然这样,我们一直吃吧的”

    顾潇潇笑了笑,立马给顾谦和盛饭夹菜。她拿着希翼的眼眸啾着她,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好吃吗?”

    “比想象中好一点。”顾谦和如实的说道,确实可以入口。

    顾潇潇扯了扯嘴角,她要是说这一桌菜她是点了外卖送来的会怎么样?

    不管了!说正事要紧。

    “老公,你刚才去哪了了?你消失的这段时间你在干什么?为什么找不到你人影。”顾潇潇笑着询问道。

    “我一直在加拿大,有人救了我。然后我在洗车行里洗车改装车,赚点钱糊口饭吃。”顾谦和想了想。沉声道。

    顾潇潇点了点头,这就不奇怪了!加拿大在海岸线的另一端,她就是找到死都不会再南城找到。

    “那你想过我以前做什么的?”顾潇潇再接再厉的询问。

    “不太清楚,但是我想应该比做洗车帮工要来的好。”顾谦和沉声道。他没想过自己以前是干什么的,他对车那么了解,难道是开车行的。

    顾潇潇扯了扯嘴角,不能再远大一点吗?以前的他可是工作狂!她深吸一口气道:“你以前开了五家公司,每天忙到死。没有时间陪我。也没有时间陪我儿子。但是我依旧对你不离不弃,因为我知道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个默默支持的女人。你的背后站的就是我!”

    这话顾潇潇说的很有底气,不能不底气,不然容易穿帮。毕竟她离开南城有三年,离开他也有三年。

    “辛苦老婆了!”顾谦和凝视着转悠的大眼睛的颂慕然,颔首沉声道。不用想就知道这货又在睁眼说瞎话。

    “不辛苦!但是你知道的女人容易老的快。自从你消失后,我接手你留下的烂摊子,我不但每天起早贪黑。而且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了。你瞧瞧的要眼袋,你瞧瞧我的黑眼圈,你瞧瞧我的鱼尾纹,你瞧瞧所以的忧伤只有又知道,宝宝心里特别的苦!”顾潇潇凄凄惨惨的说道。

    “确实如此!”顾谦和十分配合的点头,这货还能在假一点吗?明明长得很细白嫩肉,一点发黑发黄都没有。

    顾潇潇没想到顾谦和那么配合,不禁笑着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可怜?是不是你觉得我很凄惨?”

    “嗯!”顾谦和淡淡的应道。

    “所以我想继续做你背后支持你那个女人,相夫教子。男主外女主内,这才是自古以来不变的规律。老公,你接手你的顾式集团以及你名下的公司吧!”顾潇潇眼巴巴的看着顾谦和,可怜兮兮的说道。

    “其实你说的都听有道理的,但是我想做你背后默默支持你事业的男人比起你做我背后默默支持我的女人比起来,我做你背后的那个男人更伟大点。”顾谦和轻笑道。

    “”顾潇潇嘴角一抽,只差吐血三尺。

    “你难道不觉得吗?”顾谦和见傻愣住的颂慕然,挑眉轻笑道。

    这笑如春风拂过。电的顾潇潇心麻麻的。妈呀!她发现现在的顾谦和更加有魅力怎么办?

    顾潇潇垂眼,无奈的说道:“我一介女流,不适合做什么总裁。这一个半月下来,我心神疲惫。我每天看着各种报表,各种设计图,各种计划表,各种测试表,我崩溃。我不懂怎么设计房子。看不懂图纸。我看不懂主户模型,感觉在我眼里都一样。更别说你名下公司的那些乱七八糟什么都有的东西。涉及太广,我学得很吃力。顾谦和,说实话我只想当一个米虫,眼不眨一下就能刷好几百万的贵妇。嗯!我没有远大的志向,就想每天有花不完的钱,穿不完的衣服。而这些我只希望你能带给我。”

    顾谦和真想说一句‘你就这点出息’,但是他莫名你觉得这女人很暖心。他不喜欢太强势的女人。像颂慕然这种小女人最适合不过他了。

    其他他知道,颂慕然很聪明,也能能干。能在短短一月半时间里掌控集团,这能力不输任何一个男人。

    “再给我一个理由!”顾谦和看着她,沉声道。

    顾潇潇的想了想道:“外面都传我水性杨花,老公死了才一个月,就另结新欢,还是大明星。我想辟谣!”

    “嗯哼?如此。我是该为你正名。”顾谦和皱了皱眉,故作正义的说道。

    “你答应了?”顾潇潇眼眸一亮,笑着道。

    “自然!”

    顾潇潇没想到顾谦和会同意,毕竟现在的他也处于茫然的状态,但是不管了!她再也不想起早贪黑,她想睡到太阳高照。

    这事已一决定,次日一早顾式集团再次召开发布会。

    顾潇潇被一群保镖护着进了集团,伸手一群记者在追问。

    “颂小姐,你该怎么解释你跟宋洛晨是怎么一回事?”

    “颂小姐你真的跟宋洛晨共度春宵了吗?”

    “颂小姐,你说句话啊!”

    顾潇潇进了集团后,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些八卦记者太婆妈了,都蹲守了那么长时间了,还没离开过,这毅力!也米谁了!

    然而让顾潇潇吃惊是,被迷妹门蜂拥而来的宋洛晨。

    顾潇潇皱了皱眉,他来做什么?

    在保镖的保护下。宋洛晨进了集团,顾潇潇见他向她走来,压低声音道:“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辟谣吗?”

    “我们什么都没做,你躲着不见才有理说不清。”颂洛晨沉声道。

    “我这不是为你着想,马上就要开发布会了,你快离开吧!免得被人说闲话。”顾潇潇沉声道。

    “我是来解释的,再没有解释清楚前,我是不会走的。”

    两人光明正大的在交谈,更让外面的记者哄闹一片,狂朝顾潇潇和顾谦和拍照。

    顾潇潇努了努嘴,他不来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她都已经想到办法了。

    两人并排走着去了发布会现在,这场发布会是直播,因为关于宋洛晨这个红火的明星,所以必须现场直播。

    记者陆续进场,当然没人敢跑过去当面质问。只能老实点先落座。

    顾潇潇拿了话筒沉声道:“今天我召开发布会只为了一件事,等我解释清楚,希望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颂小姐,听说你丈夫才死了一过月,你就另结新欢了,你是怎么样的感想?”

    “颂小姐,你和宋洛晨是因为古装戏因戏生情吗?”

    “颂小姐,我跟宋洛晨是不是男女朋友,一起出入酒店是向众人宣布你们在一起了吗?”

    “你们听我说,我和宋先生其实是”好朋友。

    话音还没落下,就听一旁的宋洛晨沉声道:“就如大家所看到的,我与颂小姐是男女朋友关系。”

    “哇”一阵喧哗,这也太劲.爆了吧!从来没有女朋友的宋洛晨,居然公然承认。

    顾潇潇一愣,她慌忙说道:“不是的,希望大家不要误会。我跟宋先生不是你们所认为的关系。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的。”

    “然然,到现在你还隐瞒大家吗?我知道你一直觉得对不起你丈夫,但是你说过你喜欢我,很喜欢我。现在我接受你了,为什么的你不敢承认。”宋洛晨很受伤的说道。

    “!”顾潇潇已经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这货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吗?

    底下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场面有些失控。

    顾潇潇压低声音询问道:“你是不是来砸场子?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干嘛那么害我?”

    “然然,你确实有说过喜欢我。”宋洛晨轻飘飘的说道。

    顾潇潇一脸黑线,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何必当真啊!

    “咣”的一声,门被推开。

    顾谦和迈着矜贵自持的步子走向顾潇潇,他神情淡淡的扫了一眼宋洛晨,伸手牵起顾潇潇的手道:“我才是颂小姐合法恋人。”

    “这是谁,好像在哪里见过。”

    “感觉好像是顾少,不是说死了吗?”

    顿时一阵嘀嘀咕咕声,宋洛晨眼眸微微一暗,他伸手攥住顾潇潇另一只手,沉声道:“这位先生是不是搞错了!我和然然才是真心相爱的!”

    “”顾潇潇看了一眼宋洛晨,又看了一眼顾谦和。

    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他.妈的,这是唱哪一出?确定不是在拍戏?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