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花田里犯的错

作品:《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更新最快!

    张律师进门后,不敢看黎彦希,他走到顾潇潇身边,拿出了财产分配的文件,内容如那日宣读的内容一样,顾谦和百分之十,颂慕然百分之十,顾念慕百分之二十,黎彦希百分之二十,黎芍药百分之十,顾礼义百分二十。

    “张律师,法律规定若是继承财产的当事人发生意外,没有表明谁继承,是不是由当事人的妻子或是儿女继承?”顾潇潇看向张律师,沉声道。

    “法律是这么规定的。”张律师垂眼,沉声道。

    “也就是说我丈夫手中的百分之十以及我儿子的百分之二十都由我继承?”顾潇潇沉声道。

    “确实如此。”

    顾潇潇得到肯定回话,看向记者,浅笑道:“记者朋友们可还有疑问?这份财产分配是否可以说明一切?”

    黎芍药黑了脸。她沉声道:“颂慕然,你未免高兴的太早了?顾礼义也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加上我们的百分之三十,加上其他零碎小股东手上的股份,你不一定会成为顾式集团的总裁。”

    “这是一份股权转让书,上头有顾家大少奶奶夏美丽亲笔签名,在律师与证人的见证下,制定的股份转让协议书。还需要我继续说下去吗?”顾潇潇从律师手中掏出股份转让书,扔在桌上,冷冷的说道。

    “你”黎芍药一时被顾潇潇堵的哑口无言,半天说不出话。

    顾潇潇傲然的转身,看向记者们,沉声道:“今天我在这里宣布,黎芍药并不是我公公的原配妻子。我公公一生只娶了一次妻,而且早在四十年前就过世了。请各位莫要搞错了,错把二奶当原配。”

    “颂慕然,你疯了吗?”黎彦希黑着脸站起身,冷声道。

    “妄想得到不该得的,疯了的是你们。我从来都不见过向你们这种不懂见好就收的人。”顾潇潇嗤之以鼻,冷然的说道。

    “颂慕然,有必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撕破脸皮吗?你今天是来示威还是闹场?我妈这么做都是为了顾式集团考虑,再怎么样,我妈都是你长辈你说话就不能客气一点。再说你做了总裁,你有能力管理顾式吗?”黎彦希冷声道。

    “别那么看不起女人,男人能做总裁,女人就不可以了吗?那好,这位置让给你做。你有这个能力管理好吗?你能做到今年的利润上升三个点吗?若是不能,你没有资格跟我说话。”顾潇潇冷漠的看着黎彦希,冷然的说道。

    “颂慕然,难不成你能?你若是能做到只赚不赔,这集团的总裁位置让你坐。”黎彦希沉着脸,冷冷的勾唇,凌厉的说道。

    “彦希,你”黎芍药很不赞同的开口。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潇潇打断道:“一言为定!”

    记者们唏嘘不已,暗想着这一期的报道该怎么写?

    发布会散场后,记者围着顾潇潇,纷纷询问道。

    “颂小姐,你还继续拍戏吗?你若是做了顾式集团的总裁,是不是要结束你的演艺生涯?”

    “颂小姐,我们电视台诚心邀请你参加我们的节目,你愿意来我们电视台吗?”

    “颂小姐,传闻顾先生已经离世,这是谣言还是事实?”

    顾潇潇停下脚步,她看向记者,沉声道:“关于我拍不拍戏,这件事我可以说,还不清楚。至于节目,我想我应该更愿意上财经节目。还有我先生并没有离世,他只是出远门还没有回来。”

    “可顾家大办丧礼,是怎么一回事?”

    “可能是贱人太矫情,没事博关注吧!”顾潇潇眉眼一弯,笑着道。

    众人再一次哗然,这贱人指的该不会是黎老太太吧?这火药味可真是重啊!顾家内斗看似很精彩呢!

    顾潇潇开了车打算回别墅,没想到被黎彦希给追击,她加速了油门,未料他横着车堵住了她的路,她一时没稳住,只听‘呯’的一声撞了黎彦希所开的车。

    黎彦希开了车门,下了车。顾潇潇气愤,开了门,还没有下车就被黎彦希攥住了胳膊,被其扯下了车。

    “你要干什么?放手,你放开我。”顾潇潇挣不开黎彦希握着她手臂的手,恼怒的说道。

    黎彦希将顾潇潇扔进了车内,上了车锁门,顾潇潇扳了扳了车门,无奈徒劳无功。

    黎彦希上车后,开车出了车库。

    顾潇潇有些慌,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她不能害怕,不能胆怯,一旦害怕胆怯,她就输了。

    车开到了一座大学,黎彦希下了车,攥住顾潇潇的手,拉扯着她往大学里走。

    他闷头将顾潇潇拉到了学校的多媒体教室,沉声道:“颂慕然,你忘记你曾经在这里跟我说什么了吗?你忘记我们是怎么相识相知相爱的了?在你心里我黎彦希算什么?”

    顾潇潇愣了愣,什么跟什么?神经病又在抽风。

    她冷声道:“我并不想知道我过去是个什么样子的,跟你是什么关系。我一点也不想知道。我曾经跟这么恶心的人在一起过。不要在跟我说一些有的没的,我不想知道也不想回忆。”

    顾潇潇甩开黎彦希的手,转身的就要离开,然而下一刻她被人一扯,等回神过来,她已经在黎彦希的怀中。

    他不由分说的吻向顾潇潇唇,顾潇潇惊恐不已。

    她推了推黎彦希,然而他固定了她的头,让她毫无反抗能力。

    被强吻这种事情发生在顾潇潇身上。这是什么梗?她无暇思索,张口就咬上了他的唇,又狠又准,毫不含糊。

    “啊”

    黎彦希松了口,顾潇潇猛地一推,甩手就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冷声道:“黎彦希,你个神经病。我是你的弟妹。”

    “弟妹?呵呵你曾经站在这里,当着所有学生的面说喜欢我,难道你忘记了?那年我以学生的名义来听教授的课,你扬言说喜欢我。颂慕然,你怎么可以如此绝情?”黎彦希指着座位的第二个位置冷笑道。

    “”顾潇潇嘴角一抽,颂慕然这是招谁惹谁了,眼光那么l?

    “颂慕然,你说过只爱我一个人的!现在顾谦和死了,我也要离婚了,我们还是有机会在一起的。”

    ‘啪’的一声,顾潇潇又甩手给黎彦希一个耳光。

    她沉着脸冷声道:“他没有死。我不准你说他死了!”

    “他死了!”黎彦希阴鸷的眼眸微微一冷。冷声道。

    顾潇潇愠怒的抬手想给黎彦希一巴掌,可这次他截住了她的手,冷声道:“事不过三,一脸打我两个巴掌。颂慕然,你知道礼尚往来吗?”

    顾潇潇一愣,然而下一刻她被他抵在书桌上,用着蛮力扯开了她衣服,‘嘶’的一声穿在外面的风衣被大力扯开,几颗纽扣掉落在地上。

    顾潇潇一愣,他这是要强暴她。她愠怒不已,拼命挣开。

    男女力气悬殊,尽管顾潇潇够努力,然而并没有起什么效果。顾潇潇心慌害怕,一头撞向黎彦希的脑袋,‘呯’的一声,然而换来来的却是‘啪’的一声。

    被打偏了头的顾潇潇明显感觉到自己嘴里有股血腥味,她冷冷的看向他,讽刺的说道:“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喜欢你。在我眼里,你黎彦希比狗还差劲。”

    “颂慕然,你太高看自己了。”黎彦希松开顾潇潇,冷声道。

    顾潇潇拉拢自己的衣服,冷冷的看着他道:“你比不上顾谦和,一点也比不上。难怪你一直被顾谦和压着,黎彦希你活该如此。我瞧不起你!”

    黎彦希不由的双手攥紧握拳,他阴冷漠然的说道:“再怎么比不过,他也死了。而我还活着!”

    顾潇潇冷哼一声,她傲然转身,尽管她看起来很狼狈,但她要走的傲然。

    “颂慕然,你就是个骗子。你说过只要我帮你做人工受孕,我们还有机会。”黎彦希凝视着她的背景,沉声道。

    “骗鬼的话你也信,负q!呵”顾潇潇顿住脚步,冷呵一声道。

    顾潇潇出了大学,两腿有些发软。她扶住了墙,背后渗出了一身的冷汗,原来颂慕然跟黎彦希是情侣,她是有些猜到了,可这个认知让她好想去死一死。

    至于慕宝是不是人工受孕,反正是顾小叔的种,那么计较做什么。

    顾潇潇回了别墅后,里里外外将自己清洗了一边后,这才全身无力的躺在床上,她给远在法国的慕宝视频通话。

    视频打开后。顾潇潇就看到了一片,她有些疑惑的对慕宝说道:“慕宝,你在哪里?”

    “妈咪”慕宝有些兴奋的喊道,显然接到顾潇潇的视频通话,很开心。

    “妈咪,我在薰衣草田地里。这里好好看,天很蓝,草很绿,还有花花,还很香香。”慕宝萌萌哒的说着,摘了一颗的薰衣草隔着手机给顾潇潇看。

    “看来你在法国很开心,这样我就放心了。”顾潇潇笑了笑,总算搁在心里的一件事放下了。

    “妈咪,我特别想你,我好想回家。”慕宝垮下脸,可怜兮兮的说道。

    顾潇潇笑了笑,目光越发的柔和道:“你乖,很快妈咪就会来接你了。”

    母子俩又絮絮叨叨说了会。这才关了视屏。

    慕宝挂了视频后,转头正打算找路绵绵和欧少阳说妈咪跟他视频了,哪知他郁闷的再转过身子,一脸无语。

    因为欧叔叔说了,绵绵姨红脸的时候,不要打扰他们。

    哎,他是个拖油瓶!

    路绵绵有些小羞涩,虽说她跟少爷已经领证了,手上也有求婚的戒指,可是吧老这么拉着她的手,影响多不好,何况慕宝在呢!

    “少爷,你别,你别老拉着我的手”路绵绵鼓起勇气,红着脸道。

    欧少阳拧了拧眉,沉声询问缘由道:“为什么?”

    “就是,就是我手心都是汗,你握着我的手。老冒汗。”路绵绵垂眼,低低的说道。

    “你紧张什么?”

    “我,我”路绵绵抽回自己的手,转过身很不好意思。她盯着自己的脚尖,弱弱的反驳道:“谁紧张了?我从来都不紧张的。”

    “可你冒汗了!”欧少阳故作不解的说道,其实他知道她这是害羞了,他只是故意装作不知道,调侃一番。

    路绵绵深吸一口气,转身故作镇定的说道:“人本来也会出汗的,我出汗很正常。”

    欧少阳颔首,拧眉道:“可你又冒汗又脸红,这就有问题了。你脸红什么?”

    路绵绵张了张嘴,一跺脚恼羞的说道:“你烦死人了!老问一些我说不出的问题。”

    路绵绵羞恼的越过他,没想到踩到了石头,身子不稳扑向地面。

    欧少阳眼眸一闪幽暗,也没去拉她,就让她直直的扑向,将他扑倒在花田里。

    顿时一片薰衣草在重力的压力下倒了一片。

    路绵绵慌忙抬眼看向他。那知唇不小心擦过他薄凉的唇,然而下一刻他伸手似要将她扶起来,又似是不像扶,她撑起来的身子又压向他。

    然她直直的将吻落在他的唇瓣上

    她顿时睁大了眼,看着他含笑的眼眸,一阵玄乎。

    他搂住她,吻着她,她吃惊不已。

    可能是他吻技太好,让路绵绵不禁闭眼,回应着他的给予。

    慕宝正拿着手机在拍照,随便拍的慕宝将花田里两个人亲吻的一幕给拍了一下来,他看了一眼,十分疑惑。

    这咬嘴唇那么有趣吗?真想不通大人的世界,都不知道讲卫生。

    缠绵拥吻的两人,一吻落定后,两人都有些恍然。

    路绵绵想起来来,欧少阳却用力的抱着她,沉声道:“绵绵。我知道你脸红是为什么了?”

    “为,为什么。”路绵绵不敢看他,用着蚊子一般的声音,软声细语的说道。

    “因为我。”

    路绵绵脸不由的通红一片,她在他身上,能依稀感觉到他有些凌乱的呼吸声,这让她失了心跳。

    “其实我是不好意思。”欧少阳沉声道。

    “为什么?”

    “因为你啊!”

    因为她,他会情不自禁,又不好意思开口。只能等着她主动靠近他。他是男人,他也想过学着电视里的霸道总裁,来个什么壁咚强吻什么来着,可是他做不到。

    她从小就住进了他的心里,是他的女神,是他爱情里的唯一女主角。他不想碰伤他的爱情,他想让她跟这一片薰衣草一样,被养护着。

    所有情不自禁都是因她的存在而存在着。当然他自私的认为她也是因为他而情不自禁。

    路绵绵对上他的眼眸,深邃的眼眸让人不由的深陷其中。她不禁呼吸一窒,弱弱的说道:“我确实因为你。”

    她没有什么好不承认的,她已经嫁给他了,也没必要藏着掖着。

    “我知道。”欧少阳不禁眯眼,带着磁性的嗓音低声说道。

    “你知道?”路绵绵吃惊不已,她居然知道她的小心思?难不成他还知道

    “你是故意扑过来的,吻我是不经意,我是顺水推舟,恰巧我也有这个意思。”欧少阳沉声道。

    “”路绵绵扯了扯嘴角。原来他并不知道,还好并不知道。

    “其实我可以主动点,但是”

    “但是我更喜欢你主动靠向我。”

    欧少阳看傻愣的路绵绵,仰着笑意淡淡说着。

    “你们要到什么时候才肯从花田里起来?”庄园里的园丁看不下去了,出声道。好好地画,被糟践成什么样子了?

    路绵绵和欧少阳转眼看向那说话的园丁,路绵绵脸跟火烧一样,立马从欧少阳的身上起来。

    欧少阳冷睨了一眼没眼力劲的园丁,淡然的从地上起来。

    “你们把花压成这样?你们说怎么办吧!”园丁一脸恼火。只差骂人。

    路绵绵慌忙向园丁鞠躬,嘴里念着:“对不起,对不起。”

    欧少阳皱了皱眉,他拉住路绵绵的手,将她拉至自己的身后,看向他道:“我会合理赔偿,你出价吧。”

    “赔偿?怎么赔偿?这里可是游人赏花的地方,你弄坏这一块,还怎么赏花?”

    “叫这个庄园的主人跟我来谈,我想跟他谈谈买下这庄园得花多少钱。”欧少阳皱了皱眉,沉声道。

    园丁一愣,这还能说什么?他怪异的睨了一眼欧少阳道:“你等着,我去问问这庄园的老板。”

    路绵绵急色的拉着欧少阳的手,晃了晃他手道:“能赔就赔,别买了。”

    “我觉得这里挺好,我买来送你。”欧少阳笑了笑,自然的握住她的手。

    “送我?”路绵绵咋舌,他居然要送一个庄园给她?天哪?有没有搞错!

    “为什么?为什么要送我。”路绵绵皱了皱眉再次询问道。

    “聘礼!我送你的聘礼!”欧少阳看着纠结万分的路绵绵,淡定的说道。

    “可是我没有嫁妆啊?我没嫁妆,就不需要聘礼了!”路绵绵凝视着他,懵懵的说道。

    “傻瓜!你不需要嫁妆,如果说你非得用嫁妆来定量,那么你就是最好的嫁妆。”欧少深邃的眼眸闪过一丝笑意,沉声说道。

    “”路绵绵心不由一跳,嫁妆!她就是最好的嫁妆?要不要那么煽情,怎么感觉跟少爷在一起,每天都过的很浪漫呢!她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好像已经不是她自己的一样。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