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记忆甜到忧伤

作品:《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更新最快!

    一个小时候后,顾潇潇迷糊的醒来,脑海里回放着漫天火光的画面,她脑警钟一响,慌忙从床上起身。..她艰难的迈步,踉跄走到了门口,推开了门的手一顿,耳边回荡着

    “那么大的游轮沉入海了,怕是找不到人了。火那么大,谦和会不会已经”安烙明乌迟疑的说道。

    “乌鸦嘴,就不能说点好点的?”夏夜冷睨了一眼安烙明,沉声道。

    “不用说了,你赶紧把你们公安局里的警察全部派出去,不管怎么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欧少阳沉着声道。

    “那病房里的然妹子问起来该怎么说?医生说她必须卧床养胎。情绪起伏不能太大,不然”安烙明为难的说道。这都是什么事?都赶在一起发生,也真是够背的。

    “你们,你们说什么”

    门打开,顾潇潇白着一张脸。怔怔的看着病房外的三个人。她转眼看向安烙明,焦急的询问道:“这不是真的,对吧?这一定不是真的,你们在骗我吧?游轮沉海了?”

    “这”安烙明撇开眼,不忍心说出实情。

    顾潇潇看向夏夜,希翼的看着他道:“不是真的,对吗?”

    夏夜沉默不语,显然说不出‘他可能死了’这句话。

    顾潇潇转眼看向欧少阳,向他走了一步,攥住他的手臂道:“真的吗?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说谎。”

    欧少阳看向顾潇潇。良久后沉声道:“有可能,几率一半一半。”

    顾潇潇不可置信的后退了一步,她难以稳住摇摇欲坠的身子,艰难的靠着门栏。

    脑海里模糊闪现一句话‘如果有一天,你能在乎我如慕宝一样,我想我会笑哭。’当时他是怎么样的心境道出这句话的?

    ‘我若是还活着,你等着我,我会回来。我若是死了,帮我守住顾家。’当时他是这样跟她说的吧?

    “不,不信。我要去码头,我要去码头。”顾潇潇沉声道。她不会信的,他一定还在哪里等着她。

    “然妹子,你先冷静一下,我们已经派人找了。”安烙明见她神志有些疯癫,安抚道。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顾潇潇推开了安烙明,闷头往电梯口跑。

    “然”

    “让她去吧!这种事,换成谁,都劝不住的。”夏夜沉声道。

    “唉,我去看看,万一寻了短,怎么跟谦和交代。”安烙明暗叹了一声,沉声道。

    待安烙明走后,医院的走廊内只剩下夏夜和欧少阳,夏夜淡漠的睨了一眼欧少阳,见他并没有想搭理他的意思。转眼迈步。

    走了两步后,欧少阳看向夏夜沉声道:“我带着绵绵见过我父母了。夏夜,有时间去民政局把离婚证给扯了吧!”

    “”夏夜微微一扯嘴角,竟然无言以对。

    “越快越好。”欧少阳再次补充道。

    夏夜一脸的黑线,有这么赶鸭子上架的吗?有这么补刀的吗?他冷然的说道:“等我有空。我会去的。”

    “那就明天吧!”

    “”

    顾潇潇打车到了码头,她站在码头边,看着海岸上搜捕的游船,她的心莫名一空。那么多游船搜捕,到现在还杳无音信。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顾潇潇就站在岸边一动也不动的看着海面,甚至感觉不到海风吹来,泛着寒意。

    安烙明赶到海边时候,顾潇潇站着有一会了,他靠着车门看着站在岸边瘦弱的女人。不禁摇头。短短三个月,曾在宴会拍桌甩离婚协议书的女人,也会有这么柔弱的一面。

    她站在那,跟个竹竿似的,他有些担心下一刻会不会被风吹走。

    “捞到了!”一句高喊声,叫醒了在发愣的顾潇潇。

    她不禁心一空,捞到了?不,不会是尸体的。

    她恍然的迈步,下了台阶,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处什么地方。

    安烙明暗叫不好,极快的跑向顾潇潇,攥住要下水的顾潇潇,沉声道:“颂慕然,你在走下去会没命的。”

    顾潇潇一愣,她怔怔的转头看向安烙明,随即转眼看向自己的脚,这才发现她已经走到了有水的台阶上。

    然而此时的她已经感觉不到冷,因为她的身子僵硬的不能动弹,冰凉的连冷都感觉不到。

    安烙明将她拉上岸边,不放心的嘱咐道:“姑奶奶,你就好好的在这里站着,不要动,行不?”

    “我”

    “处长,捞到了被火烧的游轮,兄弟们正拉着往岸边来。”警察小弟急慌慌的跑来,慌忙说道。

    “这么大的游轮你们怎么拉?得有吊车,水上吊车钓上来。快去雇佣一辆大吊车。”安烙明不禁翻了一个白眼,沉声道。

    很快吊车开到了海岸边,几个警察潜入水底将绳索在游轮四个角绑住,吊车启动将游轮给拉了上来。拖拉着到了岸地。

    顾潇潇僵直的站着,盯着毁了面目全非的游轮,恍惚中。

    警察上下翻找,找到了一具尸体,尸体烧的面目全非,看不清容貌,但是可以肯定,这身形并不是顾谦和。

    法医提取了头发检验,观察伤口,拍照录笔录。与警察交涉。

    只有顾潇潇愣愣的看着那具尸体,她上前跨了一步,然而被安烙明拉住了手道:“姑奶奶,你别靠近。那尸体浸泡在海水里有几个小时了,发涨开始发臭,会细菌感染的。”

    “他,他顾礼义。他是顾礼义!”顾潇潇磕盼的说道。她跟顾礼义父女几十载,她怎么会不认得顾礼义,即使被烧的面目全非,她依旧可以肯定这就是顾礼义。

    她手脚冰凉,感觉整个身子都在发颤。顾礼义死了,那她的慕宝呢?难道慕宝

    她用力的挣开安烙明的手,趔趄的走到了游轮前,慌乱拉住其中一个警察道:“有我儿子吗?我的慕宝是不是也在游轮上。”

    “不,不知道”

    方寸大乱的顾潇潇一个接着一个问警察小弟,内心的崩溃难以言表,心神焦悴,‘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老大,不好了!顾太太流血了!”看到的警察慌忙对安烙明说道。

    安烙明神色一慌,跑向顾潇潇倒地的地方,慌忙抱起顾潇潇奔向自己的车,送往医院。

    暗叹道:“这是要出人命了!”

    急救室,医生经过两小时的急救,出了病房。

    医生冲着安烙明摇了摇头,叹息道:“孩子流掉了”

    “”

    顾潇潇睡了很久。她仿佛走在一条白光道路上,看不清路也看不清人。

    远处有个模糊的身影,那身影冲着她喊道“潇潇,潇潇”

    突然她的周围幻化出了她十三岁的时候,在昏暗的街道小巷口。一群跟她同年的不良少女堵住她的去路。

    她被一群女生推到了地上,她想喊却知不道喊谁来救她。

    她只能坐在地上哭鼻子,承受着女生扯着她的头发,拉扯着她的衣服,甚至踢她。

    她有心脏病,从小就没有人愿意跟她交朋友,她的性格有些孤僻,但骨子里的傲然让她默默承受着她们的教训。

    忽然只听‘呯’的一声,一只篮球砸在了扯她头发女生头上,那女人疼的‘哎呦’一下,恼怒转头看向投球的人。

    “你他妈的是”那女生转头看向投篮的人,后半句话咽了下去。

    显然那时的顾谦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在高中部可算是叱咤风云的阔少之一,因而有些迷妹。然而总所周知,顾谦和这人脾气很暴躁。一言不合就动手。

    只见他直接上前就扯住女生头发,往下扯,很是玩世不恭的说道:“疼吗?疼还那么扯人头发,一个女生太粗俗了,很难让人喜欢上的。”

    “啊疼!”女生疼的掉眼泪,哭天喊地也没人上前救那女生。

    顾谦和松了手,甩手直接将女生甩开,漫不经心的说道:“打人的时候,也不打听打听。动的人是何身世背景,敢动我的侄女。你们是活得太泛滥还是太灿烂。都给我滚!”

    待人走后,顾潇潇擦了擦泪站起身,粉色蓬蓬裙脏兮兮的,她吸了吸鼻子道:“小叔叔。”

    “顾潇潇,你是傻子吗?那么多保镖跟着你。为什么不喊?”顾谦和十分不悦的皱眉,没好气的说道。

    “我”

    “我什么我?一身的公主病,林黛玉都没你这样娇气。”顾谦和瞪了一眼顾潇潇,拿了球傲气的转身。

    顾潇潇张了张嘴,小脸垮下,委屈的跟着他。

    原来那年他是这么救了她,因为不是很光彩,她自动忽略了他是怎么救她的。

    左边又幻化出一个画面,顾潇潇看了看,不禁皱眉。

    那好像是五六岁的时候,她还是小娃娃,路都走不利索。她喜欢吃糖,十岁的小叔叔拿着糖讨好的递给她,笑着对她道:“潇潇,你笑一个,叔叔给你吃糖。”

    “呼呼”她傻笑的对他咧嘴,露出小虎牙。

    “真乖,诺!”顾谦和递给顾潇潇一把粉色亮彩纸的糖果,摸了摸她头道。

    那款糖没什么特别的,既不是巧克力,也不是奶油糖,是普通的夹心糖,味道是草莓味的。

    她一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吃包着粉色系亮彩包装的糖,原来是因为很小很小的时候,是顾谦和给她的。

    顾潇潇看着看着,不禁笑了笑。有顾谦和的世界,很温暖,这是他唯一带给她的感觉,暖入人心到戒不掉,丢不到。

    “潇潇,潇潇”悠远的声音在白光处响起,她不禁迈步往声源处走去。

    “快来,我在等你!”

    “你要带我去哪里?那个地方有慕宝吗?有顾谦和吗?”顾潇潇蹙眉,犹豫的说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