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暮雨潇潇郎不归

作品:《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更新最快!

    顾谦和想了想,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他看向她沉声道:“慕宝还没有醒来,这里不能没有人。我让我妈过来照看,顺便把这事的严重性给她说了,免得她不知事情严重性,胡乱说话。”

    “好,你先去吧!我在这守着。”顾潇潇颔首,沉重的说道。

    顾谦和看了一眼慕宝,见他静静睡着,总算一件心事落下了。他迈步出了病房,便见黎芍药站在外面,不禁拧眉道:“二妈怎么没进去?”

    “你爸爸跟你妈有话说,让我出来坐会。”黎芍药白着脸,哀哀戚戚的拭着泪。

    两厢无言,各自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候着。

    病房内,冯文娟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顾源吃力的握住冯文娟的手,动了动唇喘着粗气道:“别,别哭了。人总要死的,你哭的那么伤心。我倒是有些对不起你。”

    “老爷,你说什么呢!没有你,文娟还不知道在哪里?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一个小姐能进顾家的门,是我修来的福分。老爷,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也没奢望你能喜欢我。”冯文娟抽搭的说道。

    她一个小姐能进来顾家。吃穿不愁,这都是靠着她儿子得来的。像她们这种在风尘里打滚的女人,哪个不想要一个家,她也想要个安生立命的地方。虽说是沾了谦和和顾柒儿的光,可这些年她围着顾源转,她早就习惯了。如今顾源要离开了,她瞬间觉得自己的世界崩塌了。

    “好了,你还有谦和,还有慕然,还有慕宝没了我,你后半辈子也能享福。文娟,我,我谢谢你。是你,把谦和带到这个世界上。为我守着顾家。”顾源说不出感性的话,他是懂冯文娟的心思的,一心为他,他也感动,也暖心。

    就是这份感动,让他包容了她的虚荣,她的得理不饶人。她爱钱,他就给她钱,这是他唯一能给她的。

    “老爷”

    “我不能给你名分,你别记恨我。我死后,守着谦和和慕宝,他们都是孝顺的孩子。慕然也是个好孩子,别为难她。”顾源拍了拍她的手,嘱咐道。

    冯文娟压抑着哭声,掉着泪点了头。

    又絮絮叨叨的说了几句,冯文娟打开了门出了病房,冲着黎芍药说道:“老爷想跟你说几句,你进去吧。”

    黎芍药点了点头,便进了病房。顾谦和走至冯文娟的身边,沉声道:“妈,你也别太难过,爸这年纪也算是高寿。我跟你说一件事。”

    “什么?”冯文娟擦了擦泪,红着眼睛看着顾谦和沉声道。

    “慕宝跟爸都中了毒,慕宝现在还昏迷不醒,然然想过来看看爸,您去替然然看着点慕宝。”顾谦和压低声音道。

    “你是说”冯文娟惊吓的张了张嘴,她还以为感冒发烧这种小病,怎么会中毒。

    不对!

    她对上那双眼,沉声道:“你的意思是,你爸也是中毒才进医院的?可你爸爸没吃什么东西,慕宝也没有吃什么东西不对,那锅鸡汤!”

    “妈,您明白就好。是有人下了药毒害爸或是慕宝,其中一个被其牵连。您想想看,慕宝白白得了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是不是在重演顾潇潇的命运。潇潇从十岁之后就没有在心脏突然救治事件。怎么突然在二十岁毕业典礼这天病发了呢?”顾谦和压低声音沉声道。

    冯文娟白了脸,如果是为了财产分配不满而下毒,最大的受益者又是谁?一大半的顾式股份都在她孙子这,要想瓜分,各房三分之一。

    “妈,这事还不易声张,我一定会彻查清楚。”顾谦和见自家的妈楞着。沉声道。

    冯文娟颔首,问了病房号这才走向慕宝的病房。

    冯文娟杵在病房外擦了擦泪,这才推开了慕宝的门,顾潇潇见冯文娟红着眼睛,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扯了扯嘴角道:“妈,爸他还好吗?”

    冯文娟没说话,眼眸又红了一圈,摇了摇头。

    “妈咪,宝宝疼。”慕宝皱着眉,痴梦喃语。

    顾潇潇慌忙附身,摸着慕宝的脸,急切的说道:“慕宝,你哪里痛?妈咪在这呢!你睁开眼看看我。慕宝妈咪在呢!”

    顾潇潇想到自己儿子受苦,他才三岁,又是电击又是挂水戴氧气,心疼的不要不要的。

    没出息的顾潇潇眼泪劈里啪啦的往下掉,一滴滴砸在了慕宝的脸上。

    慕宝朦胧间听到顾潇潇在喊他,他想睁开眼可眼前白茫茫的看不清,使劲的睁开来,这才发现他的妈咪哭着掉眼泪。他动了动嘴,干涩的喉咙张嘴有些疼,他虚弱的喊道:“妈咪,不哭!”

    顾潇潇欣喜的看向慕宝,激动的说道:“慕宝,醒了!醒了!”

    小慕宝抬起小肉手,胡乱的擦着顾潇潇脸上的泪。扯着嘴角糯声道:“不哭!”

    “妈咪,不哭。你醒了,妈咪提着的心放下了,妈咪不哭了。”顾潇潇胡乱的擦了泪,柔声道。

    她的慕宝醒来就好,只要醒来,她就不会坐立不安。手忙脚乱。

    “慕宝是不是病了?慕宝好疼!”慕宝小可怜的皱着眉,可怜兮兮的说道。

    “哪里疼?妈咪给你吹吹就不疼了。”顾潇潇握着小慕宝的手,柔柔的开口道。

    “这里”慕宝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拿着氤氲的眼眸啾着顾潇潇,糯声道。

    顾潇潇慌忙冲着他的小肚子呼气道:“呼呼把痛痛给吹走,慕宝就不疼了。”

    “恩恩”慕宝点了点头,很是乖巧听话。

    在一旁站着的冯文娟。看着这一幕不得不承认颂慕然是个好母亲,那份小心翼翼,那份关怀备至,是她没有的。

    她走至病床边,弯着身子扯了扯嘴角,放低声音道:“慕宝,是不是很难受?”

    慕宝转眼看向冯文娟,摇了摇头。他一说难受,妈咪就掉眼泪,他最怕的就是妈咪掉眼泪,他是个好宝宝。

    “慕宝不要乱动,听护士姐姐的话,乖乖吃药挂水,就不痛痛了。”冯文娟安慰道。

    “恩恩。宝宝会听话!”

    医生进来查房,见慕宝醒来了,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笑着对顾潇潇说道:“没事了,接下来养下胃,不能吃油腻的东西,喝点小米粥养养胃。”

    “谢谢医生”顾潇潇很感激的说道。欣喜的向医生鞠了一躬。

    那医生显然被顾潇潇的举动给吓到了,憨憨的笑了笑,出了病房。

    顾潇潇的提着的心松了,等慕宝再次睡着,她看向冯文娟道:“妈,我去看看爸。可以帮我照看一下慕宝吗?”

    “你爸他你去吧!放心,我不会离开的。”冯文娟哽咽的说不出话,忙撇过头隐忍着不哭道。

    顾潇潇知道冯文娟伤心,也说不出安慰人的话,点了头出了病房。

    顾潇潇到顾源病房时,一大家子都杵在门口,她走至顾谦和身边沉声道:“怎么都在外面?”

    “爸的代表律师来了。”

    顾潇潇明白,顾源自知自己不行了,这是要立遗嘱修改财产分配。

    没过一会代表律师就出了病房,冲着顾谦和道:“顾先生让你进去。”

    顾谦和迈步进了屋,站在病房外的顾礼义嗤之以鼻道:“也不知道使了什么卑鄙的手段,我这个长子都没进去,他一个私生子进去了。”

    顾潇潇皱了皱眉,按理说这是她前世的爸,还害死了她,她理当避之。可这当着面说顾小叔是私生子怎么听都不舒服。她护犊的毛病又犯了,回嘴道:“也不知道大哥做什么缺德事让爸这么不待见,这么大的事爸都不叫大哥进去。”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了缺德事。”顾礼义呛声,急了眼。

    “我说了什么吗?我怎么不记得了!”顾潇潇冷睨了一眼顾礼义,淡漠的说道。

    “弟妹,有话好好说,我们都是一家人。你这样。关系都给你搞僵了。”夏美丽缓和关系,干笑的伸手想挽住顾潇潇的手臂。

    “大嫂心情到是不错,我们都黯然伤神,你到还笑的出声。”黎彦希穿着白大褂,沉声道。

    这话一出,着实尴尬了!

    夏美丽扯了扯嘴角,收回了手,尴尬的走至顾礼义身边。

    病房内顾源将檀木盒的钥匙交给顾谦和,扯了扯嘴角道:“出去吧!老头想睡会。”

    “然然想跟您说话,爸您要跟然然说吗?”顾谦和沉声道。

    顾源点了点头,意思让顾谦和把颂顾慕然给叫来。

    顾谦和出了病房,对顾潇潇道:“我爸想跟你说几句。”

    顾潇潇心莫名一沉,她迈步进了病房。

    入眼的老头虚弱的躺在床上,他闭着眼,喘着重重的粗气。

    她这才发现,顾源他老了!时间好似在不经意间匆匆而去,让人成长,让人成熟,让人年迈,直到白发苍苍,才幡然醒悟。

    往往你不珍惜。不在意的,才是最重要的,人也一样。

    她走到床边落座,伸手握住那只满是褶皱的手,那层糙的皮搁着手的刺疼感让顾潇潇的心莫名一缩。她这才发现那只曾抱过她的手,如今已经没了力气。

    她眼眶酸涩不已,眼眸不自控的流落,砸在了那只皮包骨的手。

    顾源迷糊间感受到有人握着他的手,他朦胧间睁开眼,转眼看向床畔边坐着的人。

    他看不清她的面容,她垂着头好似很难过,眼前的景象有些模糊,一闪一晃让他有些不确定自己在哪里。

    顾潇潇不禁压低声音唤道:“爷爷”

    这一刻顾源的耳朵很灵敏,他听到身旁的人在喊他爷爷,那声音压抑着哭腔,敢哭又不敢哭像极了一个人。

    “潇潇”他恍然喊出他孙女的名字。

    “哎潇潇在这,潇潇就在这。”顾潇潇抬眼看向顾源,哽咽着声音道。

    “潇潇”顾源怔怔的看着顾潇潇,他好似看见潇潇了。

    她还是那么好看,那双眼眸大大闪闪的,她笑起来的时候嘴角边的梨涡很漂亮很深。他的潇潇今年二十三了。那么漂亮,也不知道哪家的少年有这个福气。

    “爷爷,我是潇潇,我是顾潇潇啊我没有死,我还活着。我一直在的,一直在顾家。”顾潇潇泣不成声,趴在床边。埋头在顾源的手臂上,低低的说道。

    “潇潇”顾源不禁笑了,再一次呢喃顾潇潇的名字。

    他看到潇潇了,她扎着小辫子,抬着头看着他,拉着他的手笑着问他‘爷爷,我的名字是不是出自于白居易的长相思,暮雨潇潇郞不归?’

    顾源不禁流下一行泪,呢喃自语的说道:“是的,是的。暮雨潇潇郞不归,空房独守时。柒儿,在等他,一直在等他”

    顾潇潇听不清顾源在说什么,可那句‘暮雨潇潇’她听见了。很小很小的时候。她曾经问过顾源。顾源摸着她的头说‘不是,你名字出自于风也潇潇,雨也潇潇。’

    她不禁握紧顾源的手,哽咽着声急急地说道:“爷爷,我真的是潇潇。你摸摸,我是热的。我没有死,我真的没有死。爷爷,您还记得吗?很小很小的时候,您常常抱着我给我唱‘宝贝’哄我睡觉。”

    顾源流着泪看向顾潇潇,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动了动嘴,喘着粗气道:“能给爷爷唱一下吗?爷爷好久好久,都没听没唱了。”

    “好”顾潇潇压制不让自己哭出声,重重的点头应声道。

    “我的宝贝宝贝,给你一点甜甜,让你今夜都好眠,我的小鬼小鬼,逗逗你的媚眼”

    顾源露出欣慰的笑,好听!真的好听

    “潇潇你要好好的,爷爷护不了你,谦和也没能护住你,都是爷爷害了你,你要好好的。”顾源伸手轻轻的拍着顾潇潇的手。

    “我很好,我真的很好。我没想过自己还能活着,我没想过还有一天,能亲口告诉您。爷爷,潇潇不孝,这些年没好好地守在您身边,我太任性”顾潇潇后悔的说道。

    病房外候着的人等不急了,敲了几下病房门,顾潇潇慌忙擦了擦泪站起身,打开了门。

    “磨磨唧唧说什么呢?”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