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我把丈夫让给你

作品:《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更新最快!

    “啊”黎芍药瞳孔瞪大,不住的尖叫。

    “顾柒儿,你不要过来。我没有要害死你,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要害死你”黎芍药缩在黎彦希的怀中,瑟瑟发抖。

    心中恐惧太大,导致黎芍药两眼一番,晕了过去。

    黎彦希皱了皱眉,顾柒儿?

    印象里顾家确实有这么一个女人,好似是顾家的大小姐。他依稀记得当年母亲领着幼小的他走进顾家大门的场景。

    那女人长得很清丽脱俗,尤其是那双眼眸清亮又含着漠然。她走路时从来都自带一股傲然,就连一颦一笑间都含着一份温婉自持。

    但她太过清高,看他和母亲的眼神从来都是不屑与鄙夷,但唯独对一人不同。

    六岁那年,她领着五岁的顾谦和进了顾家。向众人宣布顾谦和是她唯一承认的弟弟。

    一朝麻雀变凤凰,自此顾谦和的待遇同顾柒儿一样。

    然而只是一年时间,那女人就死了,顾源向众人宣布自此之后谁都不能提起顾柒儿。

    一晃就是二十三年,母亲发病屡次提起她,到底二十三年前发生了什么。

    风平浪静的过了几天,这些天顾谦和没回过冯文娟的别墅,也不见他的人影。一开始顾潇潇很淡定,自知他是在跟她怄气,也就没怎么搭理他。

    时间一久,她就开始心慌,心慌意乱就容易想太多。

    闷在家久了,就想出去走走,想到傻绵还在医院。便想着去看看。

    到了医院后,走到病房门口,就看到欧少阳给路绵绵削苹果,那画面看着还蛮温馨的。

    顾潇潇进了门,开口调侃道:“我没打扰到你们吧?”

    路绵绵抬眼看向顾潇潇,不禁仰起笑,淡淡说道:“然然,好久不见。”

    顾潇潇微微颔首,她走至床边端了一把椅子坐下,温婉开口说道:“你好点了吗?医生有说你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吗?”

    “嗯,这礼拜就可以出院了!”路绵绵垂眼,神情有些黯然,低低的说道。

    顾潇潇皱了皱眉,她似乎感受到傻绵有些不开心。她看向欧少阳,笑着道:“能让我跟绵绵单独聊聊吗?”

    “可以!”欧少阳看了一眼路绵绵,将削好的苹果递给路绵绵,路绵绵接过后,他为她垫了一个枕头让她靠着舒服些,这才出了病房。

    顾潇潇看了一眼离去的欧少阳,又看向路绵绵,迟疑的说道:“你们到底怎么一回事?你跟夏夜。还有你跟欧少阳,你们”

    “然然,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事实上我也很迷茫!”路绵绵垂眼,情绪低落的说道。

    “你和夏夜这是玩完了?他家暴你了吧?不然你怎么想着自杀。”顾潇潇拧眉猜测道。

    路绵绵沉思片刻,很是纠结,最终长叹了一声,将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告诉了顾潇潇。

    顾潇潇越听越不可思议,越听越觉得夏夜变态,任谁都想不到为了救神经病院里的小三,将自己的原配给换进去代替受过的。

    “那你跟欧少阳是怎么一回事?当初我就看出他对你有一些不一样。你们的关系不一般。”顾潇潇想到欧少阳,托着下巴沉声道。

    “我们从小就认识,我妈妈是他家的保姆,他是欧家的少爷,我是他的陪读。”路绵绵低着头,低低的说道。

    “那不就是青梅竹马啊?哇塞,好浪漫啊!他喜欢你,你喜不喜欢他?”顾潇潇诧异的不要不要的,探求的看着路绵绵询问道。

    “我都结过婚了,而且夏夜是不会跟我离婚的”路绵绵想到伤心处,悲从心生,难过的说道。

    “夏夜有人格分裂,这样的人换成谁都不愿意继续过下去。何况你对他也没多少感情,干脆离婚吧!离了婚,嫁给欧少阳,自此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顾潇潇替路绵绵未来都想好了,欧少阳绝对是个好男人,就冲着这些天对路绵绵无微不至的照看,旁人看着都会感动。她支持他。

    “我,然然!我本来就配不上他,何况现在的我,我不干净!”路绵绵想到自己不干不净,更加伤心。

    “你别妄自菲薄,什么配的上配不上。我就问你,你喜欢他吗?”顾潇潇很理解路绵绵。傻绵其实内心深处是自卑不自信的。

    “我”路绵绵说不出口,她弱弱的点了头,表示了自己的心意。

    “你喜欢就不要有顾忌,你去大胆的追,大胆的告诉他。好男人你不去紧紧的抓住,马上就会被人惦记上了。你一再逃避,不去正视,难道你想有一天坐在宾客席上,看着他挽着别的女人走进婚姻的殿堂?你想过吗?他所给及你的温柔,宠爱都会给另一个女人时,你是什么感受?到那个时候,你在去追,再去正视,来不及了。”顾潇潇淡淡的说道,趁现在年轻就去放肆,不去争取又怎么知道会不会成功。

    “然然,我不行的!”路绵绵慌乱的说道,她嫁过人的,夏夜还是少爷的好朋友,她嫁给了夏夜,离婚再嫁给少爷。这算什么?别人又会怎么想?

    “绵绵,错过一次,上天给了机会,你若在不把握住,就不会有机会了!”顾潇潇叹息的说道。她真的替她发愁,傻绵怎么不懂呢?

    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离开。相爱就在一起,不想爱就放手,太顾念道德伦理,委屈了自己。太过在意别人的想法,活着有多累。

    路绵绵一愣,心莫名的一缩。错过了一次,还想再错过一次吗?她错嫁了别人。换来的是什么?如果她嫁的是少阳,她的结局是不是就不同了?

    “绵绵,你考虑清楚!欧导,是值得你托付终身的人。”顾潇潇沉声道。

    凭她顾潇潇的眼光,欧少阳绝对是个好老公。知名导演,身价上千亿,家业丰厚,没绯闻没女人,黄金单身汉,这么好的条件她要是没结婚,肯定嫁了了!

    絮絮叨叨聊了一下午,顾潇潇见天色灰蒙蒙的打算回去。

    出了病房门,就见欧少阳坐在走廊椅子上在抽烟,她笑着道:“欧导演。我回去了!你可要好好照顾绵绵。”

    欧少阳将烟头掐灭了,站起身道:“颂慕然,今天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谢谢你!”

    顾潇潇一愣,随即转身走向他道:“客气什么?我也希望绵绵能幸福快乐啊!趁现在绵绵已经动摇了,你就加把劲去买好戒指,求婚吧!女人这一生无非就是这点事,一枚婚戒,一套婚纱,一场盛大婚礼。这些夏夜可没有给过绵绵。”

    欧少阳眼眸一亮,他不禁嘴角仰笑道:“顾太太,谢谢指点。”

    “好好干,你和绵绵会幸福的。”顾潇潇拍了拍欧少阳的肩头,笑着道。

    顾潇潇出了医院后,便打车去了顾谦和的公司。

    而此时顾谦和接到了徐岚音的电话。约在盛约咖啡厅。

    顾潇潇到了顾谦和公司门口,就见顾谦和出了门,往公司旁边的的盛约咖啡厅走去。

    顾潇潇疑惑不已,便跟着进了咖啡厅。

    让顾潇潇诧异的是顾谦和要见的人是徐岚音,她偷偷坐到他们前边的位置,点了一杯咖啡,淡定的坐着听这两人讲些什么。

    徐岚音将顾潇潇那天落在翠明香的包包及手机交给了的顾谦和。淡笑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让我好等啊!”

    “抱歉,我刚处理完公司的事。”顾谦和淡淡道。若不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也不会见徐岚音。他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颂慕然那女人一通电话都没打给他,真是狠心的女人。

    “谦和,你是不是不开心?”徐岚音伸手握住顾谦和的手,柔柔的询问道。

    顾谦和下意识的缩手,淡淡道:“没有!岚音,你若是忙就回去吧!”

    “那你呢?我看你有些疲惫?要不我们一起吃个饭吧?我们好久不曾坐一起吃饭了,你看可以吗?”徐岚音希翼的眼眸啾着顾谦和,小心翼翼的说道。

    “还是算”

    “可以不要那么狠心拒绝我吗?谦和,我们变得那么生疏,生疏到吃一顿饭都那么难吗?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不自取其辱了!我现在就走”徐岚音氤氲的眼眸留下一行泪,慌忙站起身。

    由于太过手忙脚乱,打翻了一杯水,一时热水洒了一桌子。

    顾谦和站起身,不紧不慢的擦西装上的水泽,徐岚音眼疾手快的抽了餐巾纸绕到顾谦和身边,无措的为他擦了擦西装上的水,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顾谦和攥住徐岚音的手,稍稍推开她一些,淡淡道:“你别哭,我没有怪你。”

    “谦和”徐岚音抬眼看向他,故作忐忑的唤道。

    顾潇潇端着咖啡,就这么看着眼前深情对望的两人,她拿着咖啡勺搅动着咖啡。神情自若的说道:“你们还可以再深情一点。”

    这声音很唐突,顾谦和不用深想就知道这道声音是属于谁的,他看向顾潇潇,琥珀色的眼眸微微一暗,意味不明。

    徐岚音扯了扯嘴角,脸上一闪尴尬。暗想这女人来了多久了?还是同顾谦和一起来的?

    “颂小姐,你也在啊!”

    “可不是!我就随便坐坐。没想到还能碰见自己的丈夫跟前女友在这喝咖啡。这世界也太小了点,缘分啊!”顾潇潇放下咖啡勺,淡淡笑着道。

    顾谦和皱了皱眉,这女人什么意思?为什么听着那么不舒服?

    “颂小姐,你误会了!我们什么都没有,我只是来还你当日在翠明香里留下来的包包。”徐岚音觉得很没脸,虽然颂慕然说的话没什么不对。可单单一句前女友,就狠狠打着她的脸。

    “是吗?我这不也是来拿包的!”顾潇潇淡定的起身,走至他们的桌子边,伸手拿过放在桌上的包包。

    她抽了几张餐巾纸擦了擦包底部的水泽,侧身看向徐岚音道:“徐小姐很想跟我丈夫吃饭?你也不用不好意思,吃个饭有什么的!上个床都可以。不用太顾及我,我很开明的。”

    “不。不是”徐岚音很尴尬的摇手,这颂慕然是不是脑子有病,什么话都敢说,还说那么淡定。

    “要的,要的。”顾潇潇笑意不达眼底,淡淡道。

    她转眼看向顾谦和,神情淡淡。傲然吩咐道:“谦和啊你就多陪陪徐小姐,人家也不容易,好好安抚。”

    话音一落,顾潇潇笑面如花般的转身,步子走的婀娜,傲然出了咖啡厅。

    顾谦和沉了一张俊脸,他大步走向咖啡厅门口。徐岚音跟走了几步,喊道:“谦和!”

    然而那男人头也不回的出了咖啡厅,自始至终都没正眼瞧她一下。

    徐岚音徒然落在椅子上,懊恼的将咖啡杯给挥在地上,只听‘呯’的一声杯子碎了,咖啡溅了一地。

    顾谦和追上顾潇潇,伸手攥住她的手臂,往他身上一扯,沉着声道:“你什么意思?我命你把话给我收回去。”

    “什么什么意思?你怒什么?恼什么?我这妻子做的多大方得体?放在古代我这种贤妻,你该偷着笑了。”顾潇潇淡漠的挥开顾谦和的手,鄙夷的看了一眼他,沉声道。

    “我是你丈夫,你当着别的女人把我让出去?你就是贤妻?我顾谦和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是不是你心里有别人,才对我熟视无睹?你喜欢谁?宋洛晨还是黎彦希?”顾谦和黑着脸道。

    一想到这女人心里没有他,他就全身难受。心里莫名有一团火,他觉得自己快要被妒忌的火给烧没了。

    “关你什么事?我喜不喜欢谁,跟你有关系吗?我的事你少管!我都没有质问你,心里有谁,爱着谁。你凭什么质问我。”顾潇潇瞪眼,恼怒的说道。

    “我心里只有你。”顾谦和不禁低吼道。这该死的女人,再试试挑衅他。他都要动手打她了!

    “放屁!你心里有我,会这么多天不回家?心里有我,会一通电话都没有?心里有我,还跟前女友花前月下?我呸!不要跟姐谈感情,这东西你有我没有。”顾潇潇睨了一眼顾谦和,霸气的说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