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争吵

作品:《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更新最快!

    女人都喜欢问一些毫无实质性的问题,比方说‘你有没有爱过除了我以外的女人’或是‘除了我,你还上过几个女人’等问题。

    你要说没有,那就是虚伪是骗子;你要说有,又大吵大闹揪着过去不放。

    顾谦和沉默了半响,沉声道:“没有!”

    他找的女人都长得比较像他姐,这世上有弟弟想上了自家姐的人吗?

    他除了敬意之外,从没有龌蹉的想法。当然颂慕然是不一样的,第一长得不像他姐;第二长得太妖媚,一颦一笑都能勾人心魂。

    这不,他鬼迷心窍跟颂慕然嘿咻了,之后嘿咻一次就不在乎多嘿咻一次,以此类推。

    这话顾潇潇是不会信的,毕竟十八岁就逛风月场所的男人,哪个是干净的?

    她撇了撇嘴,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睡觉了。

    顾潇潇三周年忌日这天,顾潇潇赖在床上就是不愿意去,这小性子使得冯文娟越看越不爽。

    敲响颂慕然的门后,没见颂慕然来开,冯文娟就杵在门口,骂骂咧咧的说道:“颂慕然。你马上给我起来。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是顾潇潇三周年忌日,顾家全部亲戚都来了,你这是耍什么脾气?”

    “”

    “砰砰砰”一阵阵的敲门声,接连不断。

    “你给我开门!今天宣布财产分配。你给我起来,听到了没有?”冯文娟气急败坏的说道。

    顾潇潇吃着薯片看着电视,等冯文娟嚎累了后,这才不紧不慢的起身。

    她走到门口,开了门道:“妈,我真的有些不舒服。我怀了孩子,就不去吃饭了。”

    冯文娟插着腰,气得一直喘气。

    不去不知道早点开门,她都嗓子喊疼了,她才不紧不慢的来开门。

    她提了一口气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妈,我不是故意的!”顾潇潇皱了皱眉,沉声道。

    “你”

    被堵了话的冯文娟只觉得胸闷,她指了指顾潇潇道:“你不去也得去,要不去滚出我的别墅。”

    “”顾潇潇抽了抽嘴角,他妈的!有人参加自己的忌日的吗?

    无奈冯文娟太磨人,顾潇潇换了一身衣服,素面朝天的跟着冯文娟走场子。

    到了主宅的宴请厅,就看到一群人围着她的遗像抽抽搭搭的哭着。左边一群老太婆正在念经,外厅院子里有尼姑替她做法。

    顾潇潇扫了一眼,头嗡嗡的响着,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对于一个灵魂重生的人来说,最怕是什么?最怕的就佛啊!菩萨啊!

    尼姑给她做法,超度她的灵魂,她多看一眼就头疼不已。

    她脸色煞白。攥住冯文娟,虚弱的说道:“妈,我头疼!我想回去休息。”

    “回去?你是不是存心跟我作对?都来了,你不呆够一两个小时,你就别想出去。跟我去那酝酿哭会。”冯文娟觉得颂慕然就是矫情的货,长得像个狐狸精,这身体怎么像个林黛玉?

    她上下扫了一眼她,确实看她脸色不太好,她有些不是滋味,不耐烦的挥手道:“娇气!你去里面坐着休息会,别让我找不到人。”

    顾潇潇点了点,逃一般的进了里间内厅。她全身没了力气,徒然坐在沙发上,心想她是不可能再去外厅了。

    那帮念经的老太太和做法的尼姑是克星,不但让她头疼,还身子瑟瑟发抖。

    顾潇潇斜躺在沙发处,手撑着头,闭眼小歇会。

    这时门被打开,又被‘呯’的一声给关上,惊的顾潇潇睁开眼,正要从沙发处起来探头看看是谁,没想到

    “死鬼,你那么猴急做什么?”陈香香被顾礼义推在墙上,嘴上说着不急,腿已经勾上了顾礼义的腰部。

    “宝贝,我好想你!想的我整个身子疼。”顾礼义整个身子抵在陈香香身上,手已经探进了陈香香的群长裙里。

    “嗯,讨厌!别这样。万一人进来怎么办?”陈香香喘着气迷离的说道。

    “小婊砸,什么都不穿也敢出来?”顾礼义直接进去,嘴碎的骂道。

    “这不是方便你啊!人家知道今天是顾潇潇三周年忌日,特意没穿的。”陈香香难耐的说道。

    顾潇潇僵直躺在沙发处,由于沙发是侧摆着的,不走近是没人看得见顾潇潇的。她伸手捂住嘴,呼吸都不敢大声。

    她怎么可以那么悲催?碰见一次奸情就算了。一连碰见两次,她是不是特倒霉。

    这嗯嗯啊啊有一阵子,这两个人还挺收敛的,没怎么叫出声,只是偌大的内厅里全是啪啪啪的碰撞声。

    她两眼望上方,感叹顾礼义老当益壮,感叹陈香香骚中极品。她很难想象,一个平时儒雅有礼的男人,一个是温婉贤惠的女人,脱了衣服啪啪的时候,竟然是这么奔放的。

    所以说宅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

    两人做完,就装作没事人一样出了内厅。

    顾潇潇整个身子都麻了,她缓和了一会,这才艰难走了几步。

    她是真的不想待在这,一屋子欢爱过后的恶心味道,她开了门出了内厅。

    只是外面的尼姑做法变成了和尚敲着木鱼念经,这让她整个身子都没力气,扶着墙喘息。

    她艰难的顺着墙走了一步,身子顺着墙滑坐在地上。

    顾谦和找了一圈颂慕然也没找到,询问一旁对着顾潇潇遗像哭的冯文娟。他老妈一句不知道就打发他走了。

    黎彦希走出内厅的时候,就看到倒在墙边的顾潇潇,他拧眉走至顾潇潇身边。见她额头冒着汗,闭着眼似乎很难受,他蹲下身子沉声询问道:“你还好吗?”

    顾潇潇恍然的睁开眼,她看了一眼黎彦希,合上眼艰难的说道:“我有些难受。你可不可以送我回去”

    黎彦希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会,伸手将顾潇潇给抱起。他并没有送她回去,只因外厅的人太多,免得被说闲话。

    她抱着顾潇潇进了内厅,将她放在沙发上,倒了一杯水递给这顾潇潇。淡淡的说道:“喝点会舒服一些。等好受些,你自己回去吧!”

    顾潇潇颤着手喝了一口热水,她抬眼看向他,张了张嘴试探的询问道:“你刚才一直在这?”

    “嗯”黎彦希淡漠的应声。

    “那么你,刚才”顾潇潇有些难以启齿,让她怎么说呢?他一直在这,那么陈香香和顾礼义

    “你是想说陈香香和顾礼义在这做爱的事?”黎彦希好整以暇的看着顾潇潇,只因顾潇潇面部表情太丰富,看着实在有趣。

    “你,你怎么好淡定!”顾潇潇诧异的看着黎彦希,抽了抽嘴角尴尬的说道。

    “嗯”

    顾潇潇讪讪然的撇开眼,这是身为丈夫该有的态度吗?自家的老婆出轨自己的哥哥,还很有闲情逸致的看老婆和哥哥现场版av,世界好玄幻!

    “你,你躲在那里看?”顾潇潇垂眼,压低声音询问道。

    “窗帘后。”

    他的语气太过平淡,一点也不意外,好似陈香香并不是她老婆一样。她真不知道黎彦希是怎么想的,就算夫妻没感情,当另一半背叛他,也应该有愤怒啊!

    “啊然。我从来没有背叛你。”黎彦希垂眼沉声道。

    顾潇潇雷的不要不要的,这话

    她吃惊的看着他道:“我们曾经是情侣?黎彦希,我们曾经在一起过?”

    顾谦和走到内厅的时候,就听到顾潇潇这句话,他推门而入的动作一滞。

    “阿然,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你会这么报复我。你是真忘记了还是在装?”黎彦希眼眸微暗,冷笑道。

    “我”

    “你是我见过撇清关系最干脆的女人。到现在你还在装傻?难道你真不记得我们曾经也幸福快乐过?当初说是被你爸妈逼的。迫不得已嫁给了顾谦和,那么现在呢?现在你是甘愿的。颂慕然,你做的很好!”黎彦希站起身,不屑的看了一眼顾潇潇,转身迈步。

    “你等等!你什么意思?黎彦希你每次都只说一半,你今天干脆把话说清楚,藏着掖着你也不怕膈的慌。我怎么你了?就算我们曾经是情侣。那肯定也是你先娶了陈香香。就准你娶了老婆,我就不能嫁人了?过去的事,你揪着不放,难道你还念念不忘曾经?”顾潇潇恼火的说道,大有破罐子破摔的赶脚。

    “念念不忘?呵你想的太多了!像你这种滥情没良心的女人,我会对你念念不忘?”黎彦希冷笑一声,直径往门口走去。

    “黎彦希。当初你说慕宝不是我和顾谦和直接受孕的,你是什么意思?”顾潇潇见他要走,慌忙质问。

    然而门被打开,当看到门口的顾谦和,黎彦希冷冷的一笑,极为深意的看了一眼顾谦和,淡淡道:“这个问题。我想你应该问问当事人。”

    顾潇潇整个人僵直,她看着门口沉着脸的顾谦和,第一次哑言的说不出话。

    黎彦希越过顾谦和,神情淡定的去了外厅。

    顾谦和迈步走进门,他皱了皱眉,空气中蔓延着一股让人作呕的气味。他脸色一沉,琥珀色眼眸直视顾潇潇。沉着道:“你在里面跟黎彦希做了些什么?”

    “什么都没有做,你不要误会。”顾潇潇慌忙起身,极快的说道。

    他迈步逼近她,顾潇潇敏感的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怒气,她吞了吞口水下意识的后退几步,解释道:“我只是有些难受,在这里休息了一会。刚才我晕倒在外面。二哥抱我进来的。你,你不要误会”

    “误会?颂慕然,你当我是瞎子还是聋子?你跟黎彦希什么关系?为什么说慕宝不是我们直接受孕的?”顾谦和沉着脸,心里一团莫名的火,到处乱窜。

    脑子里一直反复说着一句话,他们曾经是情侣,还有一段情。他们可能上过床,做过爱,甚至到现在还暗度陈仓,背着他做着见不得人的事,而他头顶上顶着一顶绿油油的绿帽子,还不自知。

    “我,我不知道”顾潇潇磕盼的说道。她是真的不知道。颂慕然以前的事,她压根就不知道,她是顾潇潇啊!

    “不知道?你一句不知道,就能抹掉这一切事实吗?颂慕然,你要骗我到什么时候。”顾谦和走到顾潇潇的身前,伸手攥住她的肩,力道不小,有要捏断她肩的架势。

    “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顾谦和,你难道就不知道慕宝是不是你的?你那么怀疑我,你又是什么意思?黎彦希几句话,你就听信去了?呵这就是我们彼此间的信任?”顾潇潇肩头疼的厉害,她蹙眉厉声质问。

    她还一肚子疑惑呢?就不能冷静下来仔细想想。

    “信任?那你说啊!你是不是跟黎彦希在一起过?有上床吗?你告诉我啊?”顾谦和很是激动的摇了几下顾潇潇,冷着声质问。

    顾潇潇本来脑子疼的厉害,被顾谦和摇了几下,整个身子有些站不住了。她气得将他手给攥住甩开,伸手就一巴掌打在顾谦和的脸上,只听‘啪’的一声。

    她愠怒的瞪着他,冷声道:“有,又怎么样?没有,又怎么样?你自己是个男人。是不是第一次你自己不知道?我也想知道到底怎么一回事,你有本事就去查。”

    顾谦和被打了一巴掌,整个人都懵的。平时被打一巴掌,他忍了!这种情况下,她一连几句不知道?这女人,简直跋扈嚣张惯了!

    他怒气冲冲的伸手就要打顾潇潇,顾潇潇看着架势,怒的不要不要的。她把脸凑过去,指着自己的脸道:“你打,你打你要敢打,我们俩就玩完了!”

    “颂慕然!”顾谦和气结,高举着手停在半空,黑着脸看着顾潇潇。

    “怎样?”顾潇潇睨了一眼顾谦和,怀手在胸。

    “呵颂慕然。你就这么有恃无恐?这么注定我不会打你?在你眼里,我顾谦和算什么?”顾谦和恼怒的看着顾潇潇,黑着脸道。

    顾潇潇努了努嘴,她想示弱一下下,让他消消气。可是她说不出口,这种情况她说什么?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也是猜测的。

    “你不相信我,我说再多又有什么用?慕宝是不是你的,有眼睛的都知道?我是不是婚前有性关系,你自己明白。别在这磨磨唧唧,有没有自己知道。”顾潇潇转身背对顾谦和,沉声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