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我找你很多年我想娶你

作品:《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更新最快!

    路绵绵伸手勾住夏夜的脖子,转眼看向站在玄关口的杜小月,笑的渗人。

    夏夜将路绵绵扔在床上,扑在她的身上,攥住她的下巴,冷冷的说道:“不是跟着少阳跑了吗?怎么?不装死了?”

    “老公,我想你了!”路绵绵笑面如花的说道,那笑不达眼底,撇眼间溺着悲伤。

    “你就那么逼痒?路绵绵,你怎么可以那么贱!”夏夜见她笑的跟花一样,冷冷的勾唇,冷笑一声道。

    “是啊”路绵绵眉眼一弯,伸手挑开夏夜的浴袍,主动的勾腿。

    那样子简直太嬴荡,夏夜不禁冷哼,沉声道:“真贱。”

    夏夜直接去扯路绵绵的底裤,正准备进去,只见寒光一闪,夏夜眼疾手快的攥住路绵绵拿着的匕首,眼眸含着愠怒,冷凛的说道:“路绵绵,你想杀我?”

    “是!我想让你死!”路绵绵忍着他攥着她手腕的疼痛,仰着渗人的笑意,冷漠的说道。

    “贱人!”夏夜恼怒的夺了路绵绵的手。由于愤怒面部表情略微扭曲。

    ‘噹’的一声,水果刀被扔在地上,夏夜甩手就给路绵绵一巴掌,‘啪’的一声重力又响亮。

    “嘶”路绵绵被打偏了头,疼的倒吸。

    夏夜一巴掌打的并没有泄火,伸手扯过路绵绵的头发,攥着头发的往下扯,冷声道:“你想杀我?为了欧少阳?你那么喜欢欧少阳,你嫁给我做什么?嫁给我,又不忠于我?你该死!”

    他强势拱开她的腿,用着男人让女人屈服的方式,让她成服于她。

    路绵绵猛地卧起身,直接伸手一巴掌打在夏夜的脸上,冷笑道:“你就想用这种方式羞辱我?夏夜,你错了,我嫁给你根本就不是喜欢你,也不是爱你。我嫁给你,无非就是两个陌生人凑合过日子。我从头到尾爱的人就不是你!”

    夏夜眼眸微微一沉,攥住她的脖子,将她抵在床头板上,冷笑道:“谁稀罕你的喜欢,你的爱。我夏夜最不缺的就是爱。别自以为的认为我会喜欢你这个蠢货,要不是白痴一意孤行,你替我提鞋都不配。”

    窒息的路绵绵眯眼,看着面露阴沉,气急败坏的男人,冷冷的笑了。

    她忍着喉咙的干疼,伸手将他扯近自己,张口就咬在他的肩头上。

    “啊”夏夜吃疼,本能的将路绵绵推下床。

    “呯”的一声,路绵绵摔在地上,疼的她匍匐在地。她微微抬眼。看到被扔在不远处的水果刀,挪着艰难的身子。

    夏夜捂着被咬疼的肩头,怒气中烧的下了床,他走至路绵绵,伸手就要将路绵绵给扯起来,与此同时路绵绵攥住水果刀,在夏夜将她拽近身时,一刀刺过去。

    水果刀莫入了夏夜的腰部,路绵绵冷漠的抬眼,冷漠的说道:“夏夜,你毁了我的一生。你知道吗?我真想过跟你好好过日子的。”

    夏夜忍着腰部的痛,抬眼看着路绵绵,冷冷的说道:“你想杀我,我若没有死成,我会让你死在监狱里。”

    “没机会了!报道只会说我们两人殉情。”路绵绵笑的渗人的说道,未曾犹豫拔出了水果刀。

    “你”

    路绵绵推开夏夜,水果刀割在了脉搏上,瞬间血源源不断流落。

    她走了几步,倒在床柜旁,靠着墙流着泪笑着道:“结束了!痛苦结束了!”

    夏夜捂着被伤了的腰部,吃惊的看着哭着又笑着的女人,他不禁拧眉,眼眸一闪意味不明。

    她笑的很凄冷,那笑容渗透心底,泛着一股凉意。

    “你疯了!”夏夜捂着伤口走至她的身旁,慌忙捂着流着血的手腕,气急败坏的说道。

    路绵绵推开他,冷冷的说道:“滚开!”

    杜小月在房门口局促了很久,听见里面的动静声,微微推开门,看向里面。这一看吓的她整个心都在颤,她走了几步。紧张的说道:“夏夜,你”

    夏夜抬眼看向杜小月,艰难的说道:“打120!”

    杜小月慌忙走到电话边,颤着手拨电话,然而她停住了手,咬了咬牙拿起落在地上的匕首切断了电源。

    她转身看向夏夜,颤着声道:“对,对不起!夏夜。我不能救你!”

    话音一落,她慌忙整理东西,将这些天夏夜买给她的首饰珠宝都打包,捞走了夏夜的银行卡、车钥匙,手机。

    夏夜脸色一白又一黑,他攥住杜小月的手,质问道:“杜小月,你”

    杜小月一把推开夏夜,咬牙说道:“我早就受够你这个变态了,你真的以为我会不计前嫌?你合谋杜威把我送进精神病院,是你毁了我。”

    夏夜被这么一推倒在床上,眼睁睁看着杜小月出了房间。

    路绵绵睁着朦胧的眼,脑子晕乎乎的,但依稀能听见杜小月所说的话,她不禁笑了。

    瞧见了吧!人品那么差劲,都没人愿意救夏夜。

    欧少阳赶到鑫源区夏夜的别墅后,就见杜小月提着行李出别墅,他慌忙拦住她道:“绵绵是不是在里面?”

    杜小月面露急色,她慌忙推开欧少阳,急急地跑了。

    欧少阳慌忙进了别墅,急急地上楼,推开门的时候整颗心都停滞了跳动,他感觉自己嗓间口好疼,她就靠在墙上坐在地上。白皙的手臂处源源不断的鲜红顺着白色的棉布裙流落,渲染了一条裙子,那颜色红了他的眼。

    “绵绵”

    欧少阳慌忙揽住路绵绵,颤着手去握她的手,太过凉意的手冷的他瑟缩,心痛的他呼吸一窒。

    “绵绵,绵绵,绵绵”

    一声声的低喃唤醒了昏迷的路绵绵。她吃力的睁开眼,入眼的面容依旧俊美非凡,唯一不足就是那流落的的眼泪。

    她抬起手艰难的擦去他脸上的泪水,然而越擦越红,她不禁无奈的叹息,磕盼的说道:“怎,怎么办,越来越红。”

    “绵绵,你怎么可以那么傻”欧少阳不禁悲戚哽咽的说,颤抖着声带含着哭腔,若不是极力忍着,恐怕会悲鸣出声。

    路绵绵摇了摇头,恍然的说道:“少爷,如果,如果能回到十岁那该多好?那年我最,我最开心我遇到了少爷。我,我开心。”

    “别说了,别说了”欧少阳慌忙抱起路绵绵,无措的说道。

    “少,少爷,绵绵没在原地等你,绵绵知道了!知道错了错了,真错了”路绵绵望着的他。虚弱的一字一句的说道。

    “绵绵,你听我说!只要你好好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守着你。你嫁人也好,不嫁人也好,即使嫁给别人,只要你喜欢我都听你的。除了一件事”欧少阳语伦无次的说道。

    “少爷”

    “你不能死,你让我看着你。好好的就好。”欧少阳抱紧了她,苦涩的说道。

    他的要求不多,也不高。只要她好好地活着,活在这个世上,活在他看的见的地方,即使不跟他在一起都没事!

    欧少阳不知道自己怎么把路绵绵抱上车的,上车前他想起了倒在床上的夏夜,出于道德和多年的友情。他急慌慌的上了楼,托着昏迷的夏夜下了楼。

    两人都被送进了急救室,欧少阳徒然坐在椅子上,他看着双手沾满的血,眼眸酸涩不已,一滴泪低落在手心,晕染了手中的红色。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少爷,我每天都有干很多事,也有饿肚子,上天降什么大任给我了?”那年十岁她仰着笑,眉眼弯弯,问着他。

    “大概把将照顾我的大任交给你了吧!”那年他十二岁,拿着画笔画着她。认真的说道。

    “少爷,绵绵有好多东西喜欢着呢!有香草蛋糕,熊仔宝宝,粉色的蓬蓬裙,七彩色的糖果”那年十岁她期盼的看着的他,欢喜的说着喜欢的东西。

    “最喜欢什么,只要你说,我都会画下来送你。”那年十二岁。年少无知,却想着把最好的给她。

    “我最喜欢少爷,能画个少爷送我吗?”她希翼的啾着他,期盼着他能送一个他给她。

    “好!绵绵,我把自己送你”

    “少爷,若是我迷路找不到回去的路怎么办?”那年她可怜兮兮的蹲在后田里,哭着问道。

    “站在原地别动,我会来找你。若是找不到,我会站在最显然的地方,等你来找我。”那年他摸着她头,郑重的告诉她。

    原来这些年他寥寥一人,寻寻觅觅只为一人。总想着她会来找他,总想着她会在原地等着他,却忘记了等待,是岁月最不消耗不起的东西。

    “路绵绵的家属在吗?病人失血过多。血库已经没有能提供的血了”护士急急地出了的手术室,扯着嗓子道。

    “我是病人的家属,我是型血,可以把我的血抽给她。”欧少阳猛地站起身,跨步走到护士的面前,慌忙说道。

    “好的,你跟我来!”护士领着欧少阳进了手术室。

    换上衣服,他躺在另一边。看着自己的血从输软管沿至那头,心中莫名平静。他伸长手握住她的手,低低的说道:“绵绵,你要活着。我还没告诉你,我找你很多年,我想娶你。”

    手术长达一个小时之久,路绵绵和欧少阳被推出急救室,医生想将两人拉着的手给拉开,无奈欧少阳握的太紧,只能作罢。

    顾谦和去医院时候,正巧遇到被推出病房的欧少阳和路绵绵,惊了一脸,随后又看到推出来的夏夜,懵了。

    这三个

    于是他询问了医生,这才知道一个割腕,一个被刺伤腹部,一个输血过分晕了。

    卧靠!这都是怎么关系?

    想到路绵绵,他想到自己老婆那么担忧自家的经纪人,慌忙给自家老婆打电话,电话接通后,告知顾潇潇路绵绵找到了,在医院。

    接到电话的顾潇潇也没有心思想自己的事,慌忙起身下了楼。

    “你这是要去哪里?”顾源见脸色不太好的顾潇潇要出去,皱了皱眉询问道。

    “我朋友出了点事。在医院。”顾潇潇停下脚步,急忙接话。

    “正好,我也要去看你妈,一起。”顾源扔了棋盘子,沉声道。

    然而事情并没有顾潇潇想的那么快,老头子没有要人开车,而是骑着电动的三轮车停在别墅门口,懵了顾潇潇一脸。

    “爸。你”顾潇潇咋舌,无言以对。

    “慕宝不是要放学了吗?顺道将慕宝接了,在去医院看你婆婆。”顾源一本正经说道,丝毫没有开玩笑。

    顾潇潇扯了扯嘴角,干笑道:“爸,要不,我先打车走!”

    “打车?你是嫌弃我技术不好?”顾源有些不悦,皱着眉盯着顾潇潇道。

    顾潇潇扯了扯嘴角,实话实话道:“爸,您都八十了!骑着三轮车,我怕您有危险。我坐上去,慕宝坐下去,很难带人。那位置那么小!”

    “说来说去,你还是怕我技术不好。”顾源觉得这媳妇管的住顾谦和,但是不怎么听话,他现在有些不满。

    “爸。平时你都是拄着拐杖走路的。”顾潇潇扯了扯嘴角,再次说了大实话。

    “”

    顾潇潇一脸不愿意,顾源是看出来了,他想了想道:“你说的也有道理,这样吧!你骑”

    “”

    最后顾潇潇坐了三轮车,顾源起的比蜗牛还要慢,她心中忐忑,一是怕他撞到人,二是不小心自己摔了。

    接了慕宝后,顾潇潇找了个借口说肚子疼,这才免于做老爷子的三轮车,慕宝想跟顾潇潇一起坐出租车,可是

    “慕宝乖!妈妈先走了!”

    顾潇潇赶到医院后,就看到住院部门口等着她的顾谦和,她急急地说道:“怎么一回事?”

    “大概,好似其实我也不太懂!”顾谦和扯了扯嘴角,吐出几个字后,讪讪然的说道。

    两人到了路绵绵所在的病房,推门而入后,见欧少阳醒来了,不禁都暗暗猜测了一番。

    “少阳,你跟”顾谦和不太好意思问,明眼人都看明白了,这两人关系匪浅。

    欧少阳看向顾谦和,撇开眼沉声道:“医生说绵绵只要熬过二十四个小时,就会没事。你们都出去,我想陪着她,等她醒来。”

    两人对看了一眼,出了病房。

    然而走过几个病房,只听‘呯’的一声,随后暴戾的吼声:“你们都给我滚!”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