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打还是不打

作品:《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更新最快!

    顾谦和嘴角一抽,故作惶恐的询问道:“你是想用鸡毛掸打我还是拳打?”

    “你说呢?”顾潇潇怀手在胸,轻飘飘的询问道。..

    “我可以选择跪键盘吗?”顾谦和扯了扯嘴角,不自在的说道。

    “你觉得呢?”顾潇潇好整以暇的看着他,淡淡的反问道。

    顾谦和扯了扯嘴角,大丈夫要能屈能伸,受点皮外伤不算什么的!想当年算了!当年也不是很牛逼。

    顾谦和看向顾潇潇,笑了笑道:“只要你开心,打我一顿就打我一顿吧!”

    顾潇潇不禁翻了一个白眼,冲着顾谦和勾了勾手指,沉声道:“过来!”

    顾谦和没有犹豫,俗话说老婆让你往东走,你就往东走,你要是往西走,好吧!这辈子都别想安生!

    他走至顾潇潇身前,微微勾唇,无所谓的说道:“你喜欢怎么打,就怎么打!”

    顾潇潇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伸手接过顾谦和的玫瑰花,转身将花放在床上。她爬上床,托着下巴盘腿坐着望着特大束的花。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谦和微微拧眉,走至床边坐下,嬉皮笑脸的说道:“怎么,舍不得打我?我就知道你说说的,心里不知道多宝贝着我呢!”

    “你能不能少恶心我?”顾潇潇郁闷的睨了一眼顾谦和,没好气的说道。

    “老婆”顾谦和见她不怎么爱搭理他,不禁托着音喊道。

    “顾谦和。你有事跟你商量,非常认真。”顾潇潇看向顾谦和,认真的说道。

    “你说!”顾谦和伸手枕在后脑勺,斜躺在床上,懒懒的说道。

    顾潇潇看了一眼他,微微垂眼低低的说道:“我不想要这个孩子,想把他打掉。”

    “”顾谦和皱了皱眉。显然对顾潇潇所道出的话很是不悦。

    顾潇潇睨了一眼不说话的顾谦和,微微吸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你和你妈那么开心并不是因为我有孕,你们是想利用我肚子里的孩子多分点股份。顾谦和,你敢说你是真心期待他到来的吗?你别那么快的回答,即使你说期待我也不会信的。”

    “”顾谦和扯了扯嘴角,满是抑郁。

    “我们已经有慕宝了!慕宝是个敏感的孩子,我不想因为多添一个孩子,让我和慕宝的感情渐渐疏远。顾谦和,我不是个好母亲,你也不是个好父亲。我们就不要在祸害孩子了。你觉得呢?”顾潇潇是打定主意要把孩子打掉,言语间都是为了慕宝着想。

    “你决定好了?”顾谦和看向顾潇潇,沉声道。

    “我决定好了!只要你同意,我明天就去医院预约把孩子打掉。”顾潇潇点了点头,郑重的说道。

    趁现在是胚胎,赶紧拿掉,等肚子一大起来,那可是要命的。

    “老婆,我无条件支持你。真的!你不想要,我们就不要。下次我就去做结扎手术,这样就不会怀孕了。”顾谦和卧起身,伸手将顾潇潇扯进了怀里,温情满满的说道。

    顾潇潇诧异的张嘴,一脸的懵逼。

    “打胎伤身体,我不想你以后再受罪。我们有了慕宝就够了,我一切都听你的!”顾谦和温吞的说道,神情认真。

    顾潇潇伸手拥住他,其实吧!顾小叔还是很体贴人的嘛!她好感动啊!

    她微微推开他些,十分主动的在顾谦和的俊脸啵了一个吻,柔柔的说道:“亲爱的,你真好!”

    “你高兴就好!”顾谦和笑了笑道。暗想先迎合着,至于要不要,打不打,可不是她说的算的!

    顾潇潇觉得顾谦和太体谅人了,也就不计较他让她怀了孕,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她也爽过舒服过。

    次日顾谦和没去上班,陪着顾潇潇上医院做人流手术,到了医院后医生看了昨日的检查报告,表示可以做人流。

    手术在下午一点,顾谦和趁顾潇潇上洗手间之际,跟顾潇潇的手术医生来了一番秘密谈话。

    “医生,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能帮我。”顾谦和来了一个简单的开场白。

    医生疑惑道:“先生,你说!我能做到的一定帮你。”

    “是这样的!我妻子对生孩子很抵触,之前我们也生过一个,由于我的疏忽导致她有产后恐惧症。医生,你想想我是多么爱孩子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同意我妻子把孩子打掉。作为医生的你们,拥有天使的翅膀。所以你一定要帮我。”顾谦和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堆,无非就是我不同意孩子流掉,你们得想法子保住。

    “先生,这个你该跟你的妻子沟通。”

    顾谦和觉得人都是现实的,从西装内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一万块钱放在桌上,沉声道:“医生,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医院有规定,那个”

    “话不要说的太满,我又不是让你做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事。并没有让你违背职业操守,我只是让你动手术的时候吓吓我妻子,她胆小,怕疼。明白了吗?”顾谦和伸出一只手指摇了摇,神情淡淡的说道。

    “这个可以有!”医生觉得吓一下而已,她真的不是贪财,她是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保住一条弱小生命。

    顾谦和非常满意医生的态度,他就说没有钱办不到的事。

    顾潇潇回来的时候顾谦和就坐在走廊长廊边的椅子上,见他垂着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抽着烟,莫名觉得有些对不起他。

    她走至他的身边。挨着他坐下的,淡淡的说道:“手术在下午,距离手术还有四五个小时。”

    顾谦和掐了烟,转眼看向她,微微眯眼,沉声道:“怎么了?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想通了?”

    “是你看起来心情不好,我才没有!”顾潇潇撇嘴。没好气的说道。

    顾谦和伸手握住她的手,垂眼看向地面,沉声开口道:“不在考虑一下?怎么说也是一条生命。”

    “我们一开始就说好了!”顾潇潇有些无奈,生孩子很可怕的,她有阴影。

    “好!我听你的!”顾谦和凝视她沉声道。

    顾潇潇再一次被顾谦和的体谅给感动到了,暗想反正这辈子跟顾谦和也离不了婚,就这样一辈子也没什么不好。

    由于动手术得空腹,顾潇潇就没敢吃中饭,从早上空腹到中午,她饿的整个胃都在叫。她有些苦哈哈的看着时钟走啊!走啊!

    到了一点,护士喊道:“颂慕然,轮到你了。”

    顾潇潇心一紧,恍然的站起身,她吞了吞口水。慌忙应声道:“在!”

    “然然,你不要害怕,眼睛一闭,腿一蹬,就没事了。”顾谦和站起身,宽慰的说道。

    顾潇潇抽了抽嘴角,这货确定不是在说死人?她张了张嘴,最终闭了嘴。她僵硬的点着头,转身往手术室走去。

    然推门进去的时候,顾潇潇下了一跳。

    入眼的小手术室里,医生正摘掉满是血迹的手套,手术床边一个透明玻璃杯,满满的都是红水,就连地上都是血迹。

    那股血腥味让她恶心的想吐。她整个身子都僵硬无比,迈步的脚都有些发软。

    她颤着声指着手术床边的玻璃杯,低低的询问道:“那是什么?”

    医生睨了一眼顾潇潇,很是冷漠的转身洗手,职业化的说道:“打下来的孩子,刚才来手术的女孩十七岁,孩子三个月,已经成型了。”

    “”顾谦和扯了扯嘴角,慌兜兜的走向手术床。

    “你躺上去,不用太紧张。是无痛人流,打上麻醉不会疼的。”医生极为冷漠的说道。

    顾潇潇很是忐忑的上了手术床,只听‘咣’的一声,头顶的白炽光亮起,刺眼的让顾潇潇微微眯眼。

    “小阳。把她四肢给烤上。”

    “!!!”顾潇潇吓的慌忙卧起身,舌打结努了努嘴。

    良久后她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沉声道:“为,为什么?”

    “麻醉只麻醉下半身,你乱动我不好下手。放心,很多人都是这么过来的。”医生戴上口罩,戴上手套,开始准备麻药。

    “麻醉下半身,也就是说我的上半身是有知觉的?你的意思我脑子是有意识的?”顾潇潇十分惊恐,心沉了又沉。

    “是这个意思。”医生点头,拿眼示意一旁的助手。

    助手走至顾潇潇身旁,将顾潇潇给压在床上,极快的把手给铐在一边手铐上,将顾潇潇的腿成大字型扣好。

    脚腕被铐,顾潇潇觉得那铐着脚的手铐好冷,她想动手,无奈发现手也被铐着。

    她望着白炽灯,神情恍惚渺然。

    医生穿上绿大褂,走进她沉声道:“别紧张,很快的。”

    顾潇潇脑子浮现刚重生在颂慕然身上的场景,那时候也有个绿大褂拿着手术刀在身下吱嘎吱嘎的响着。

    “不。我不打了!”顾潇潇想到那个场景,惊觉自己在做什么,惊恐的喊道。

    “可是”

    “我不打了!我不要做人流呜呜呜,把我松开。”顾潇潇觉得自己正在经历很恐怖的事,就像电视里的人被囚禁被鞭打被铐上手铐被奸污。

    “你确定?”

    “我不做了,快放开我。”

    医生示意助理把手铐给打开,手铐一打开,顾潇潇惨白着脸,跌跌撞撞的往手术室外跑。

    顾潇潇白着脸出了手术室,她两腿发软,脑子里浮现刚才在手术室看到的画面。她提了一口气,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顾谦和见她那么快出来,见她白着脸,神情有些恍惚。不禁蹙眉。他大步走向她,拉住她的手臂,疑惑的说道:“怎么了?才进去五分钟,那么快就好了?”

    顾潇潇僵硬的抬眼看向顾谦和,不禁努了努嘴,猛地身子往上跳,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埋头在他的肩头,嚎哭道:“呜呜呜,吓死我了!”

    这哭声也算是惊天地泣鬼神,引来走廊的病人频频观望。

    顾谦和嘴角一扯,拥住她轻拍她的肩旁,温柔的说道:“没事了,没事了”

    “好恐怖。都是血!呜呜呜,都是你!都怪你!”顾潇潇怕的要死,心里满满都是恐惧。她死命的打着他,丝毫都不曾留情。

    “是我错了!是我。你别喊,别人都看着呢!”顾谦和无措说,他知道她会怕,可没想到会吓成这样。

    “都是你,都是你。哇哇我不要生孩子!”顾潇潇难过的不能自已,谁懂她!这个世界上有人懂她的心情吗?

    懂一个重生在别人身上的重生者心里吗?

    “别哭,乖!不生孩子,我们流掉。我陪着你,你不用怕。”顾谦和沉声道,拍着她的背,轻哄道。

    “呜呜呜我不要流掉!”顾潇潇眼泪劈里啪啦的掉着。红着眼睛,可怜兮兮的说道。

    “好,好,我什么都依你,别哭!”

    顾谦和无奈,他总觉得怀里的人不像个女人,像极了一个放肆无顾忌大哭的孩子。有谁会向颂慕然一样。扯着嗓子又哭又嚷。

    顾潇潇哭的岔气,把自己满满的委屈都哭了出来。她把一脸的泪水蹭在顾谦和干净的衬衫上,沙哑着声道:“我好饿!”

    “”

    顾谦和扯了扯嘴角,哭笑不得。

    顾潇潇看了一眼医院,无数的目光都好奇的看着他们,顿时红了脸。她直接埋头在顾谦和肩头上,闷闷的说:“好丢人!”

    “谁让你不管不顾扯着嗓子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怎么欺负你呢!”顾谦和无奈又好笑的说道。

    “怎么办?我是该遮脸跑呢还是装死”顾潇潇闷闷的说道,很是矫情。

    顾谦和不禁嘴角微微勾起,有时候他怎么觉得他老婆可爱到让人心痒痒呢?他拦腰抱起她,顾潇潇一惊慌忙抬头,红着脸拍着他,嘟着嘴道:“你干嘛?”

    “让老公抱抱你!”顾谦和仰着温煦的笑,低着头温柔的看着她,低醇沉吟的说。

    顾潇潇一愣,她仰头看着他,近距离的感受他,那暖暖的温度和煦的让她晃神。

    此时的他剑眉微挑,琥珀色的瞳孔里满满的映着她,好似这一刻她稳稳地存在他的世界里。

    “顾谦和”她不禁软声呢喃他的名字。

    他垂眼对上她的眼眸,勾着淡淡的笑,用着低沉如大提琴的嗓音询问她道:“怎么了?”

    “顾谦和”

    “嗯”

    “顾谦和”

    “嗯”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