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对质换来身心崩塌

作品:《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更新最快!

    路绵绵做了一桌子的菜,她等啊等啊,直到九点都不曾等到夏夜回来。她起身把饭菜给热了热,再摆在桌上。

    晚上十点,夏夜开了门,见路绵绵犯困的趴在桌上,微微皱眉。

    路绵绵模糊间听到开门声,她微微睁眼感觉有人在靠近她,她睡意全无立马站起身扯着嗓子道:“你要做什么?”

    夏夜有些疑惑,笑了笑道:“我回来了啊!见你趴在桌上,我想抱你去床上睡。”

    路绵绵看清来人,不禁松了一口气。她下意识的与夏夜拉开距离,垂着眼低低的说道:“我,我夏夜,我有话问你。”

    夏夜见你低着头不敢看他,不禁好奇她会跟他讲些什么。

    他坐在椅子上,神情淡淡道:“你问吧!”

    “我你真的只是个搬砖的吗?”路绵绵微微抬眼看向夏夜,低低的说道。

    “是啊!”

    他的回答,让路绵绵的心不由得沉重了。她有些悲哀,原来她选的这条路比起在漫漫人生里等另一个不可能的人还要不真实。

    充满谎言的婚姻,压的她有些难以喘息。她已经感觉不到一开始与夏夜相处的轻松感。反而满满的戒备,满满的惶恐。

    她抬眼怔怔的看着笑意满满的他,扯了扯嘴角道:“夏夜,你别骗我了!你是南城夏家的人,根本不是什么搬砖工。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吗?你为什么就不肯坦言呢?是觉得我路绵绵又蠢又傻,很好骗吗?你知道今天我见谁了吗?你父亲说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的婚姻就是个玩笑。”

    她情绪颇为激动,一句句的反问的让夏夜皱眉。

    他站起身,走至路绵绵的身边,居高临下凝视着她道:“就算我不骗你,放着我这么好的条件,难道你不会动心,不会嫁给我吗?绵绵,何必那么执着我骗不骗你的问题上。我们在一起开心就好。”

    “”路绵绵不可置信的看着夏夜,那双深邃的眼眸如漩涡一般,能轻易的将你吸进去,然后深陷其中,好似永远都会被困的出不来。

    “绵绵,我们都结婚了,我们有结婚证,我们是合法的”他沉着声道,好似在宣读魔咒一般,一字一句让路绵绵的心又沉了几分。

    她慌忙摇了摇头,惶恐的说道:“不是的!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婚姻不是这样的。我要过的日子是平凡到跟普通人一样的。夏夜,你懂不懂?你已经不平凡了!”

    夏夜皱了皱眉,他十分不喜路绵绵的一惊一乍。这会使他很头疼,头一疼就会很烦闷。

    他不禁摆着脸道:“好了!我们都结婚了,难不成你还要跟我离婚?绵绵你不至于傻到放着我那么好的条件不要,从回平凡吧?我们现在也很平凡啊!住在这挤挤挨挨的地方,隔着墙都能听到隔壁夫妻大吵大闹。别想些乱七八糟的,活在当下,自在就好!”

    路绵绵诧异的看着他,他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说的很漫不经心,难道他就没想过以后她要面对的是什么吗?他的家人显然是不会接受她的,不接受她,他们的路有多难走。

    她摇了摇头,心中有个问题无线扩大,她猛地抬眼看向他,不安的询问道:“你当初说对我一见钟情,那么现在你爱我吗?”

    夏夜迟疑了会,沉声道:“我确实对你一见钟情,至于多爱你,应该吧!”

    路绵绵懵了,听他说的话就连他自己都不确定。她徒然起身,往卧室走去。

    夏夜搞不明白路绵绵这是为何,只当是气恼他骗了她。

    他洗了澡,回了卧室,见她傻愣愣的抱着双腿,蜷缩在床脚边。他上了床,将卧室内的灯给关上。

    长臂一伸就将发愣的路绵绵给扯了过来,路绵绵惊吓的叫喊道:“你要做什么,你放开我。”

    “绵绵”

    他把她压在身下,开始拉扯她的衣服。呢喃她的名字,她知道他要做什么。

    可是她很乱,心乱到不愿意跟他有些什么。

    “你放开我,不要碰我。”她强烈的拒绝他,情绪很是激动。

    “绵绵,我们好久没那个了,我很想你。”

    路绵绵惊恐。眼眸里含着恐惧,每当夏夜那么说的时候,往往要折腾到凌晨三四点,任凭她怎么求他,他都不会理会,这样的日子一度让她想逃。

    “我,我不要。我不舒服,你放开。”

    “等等你会舒服的”

    路绵绵瞳孔瞪大,她用尽所有力气,将压在她身上的夏夜给重力推开。夏夜一时没注意,往床头柜边倒,‘呯’的一声,后脑磕在床头柜角上。

    疼的他眼冒星星,伸手一摸,好似流了血。

    那股浓重的血腥味道让他窒息,整个头剧烈的疼痛,脑子里不断放着一些糜烂的画面,他不禁闭眼,睁开,再次闭眼

    之后疼的他意识模糊,渐渐眼皮打架

    路绵绵久久听不到动静。她颤着手慌忙打开灯,见夏夜一手的血,整个心都在颤抖。她慌忙伸手推了推他,颤着声音喊道:“夏夜,夏夜”

    或许太过于害怕,她开始不自主的掉眼泪,她不住的呢喃道:“我不是故意。不是故意的”

    她慌忙去探他的鼻息,探到还有呼吸,不禁松了一口气。

    她吃力的将他翻身,发现后脑勺只是磨破了皮,她用消毒水给他消了毒,又用了绷带在他伤口处贴好,这才无力的靠着床坐在地上。

    她不禁问自己,怎么会演变成这样呢?

    早上七点,蜷缩着腿在床边的路绵绵醒来,她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慌忙起身去查看床上的夏夜,见他还熟睡着,倾身给他捏了捏被角。

    然而

    他猛地睁开眼,深邃的眼眸含着寒光,他伸手攥住路绵绵的手,紧紧的攥着她手腕处的骨骼,冷冷的说道:“又想害我。”

    “不,不是的”路绵绵慌忙解释,她昨天真的不是故意的,她是正当的防卫。

    阴冷的眼眸微微一眯,含着狠戾的光。吓的路绵绵整个心都漏了半拍,她不禁舌头打结,颤着声道:“老,老公”

    “老公?”夏夜冷光一暗,冷冷的看着连话都说不清楚的女人,这就是那个白痴娶的老婆?

    该死的白痴!趁他休眠的时候都干了些什么?眼光差到令人唾弃!

    路绵绵吞了吞口水,心不住的紧缩,不住的颤抖。她好像不认识他,这个气场不属于她认识的夏夜。

    夏夜一把将路绵绵扯到床上,欺身压在路绵绵的身上,垂眼冷冷的看着她道:“既然是那个白痴娶了你,上也上了,也没什么好避讳的。让我也感觉一下你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白痴娶你。”

    “”路绵绵整个心都在颤,瞳孔满满的恐惧。

    她不禁撕声喊道:“不要,不要,你放开我”

    她不安的挣扎着,然而面前的夏夜很恼怒路绵绵的大喊,伸手就一巴掌打在路绵绵白皙的脸颊上,只听‘啪’的一声,清脆又响亮。

    路绵绵被打懵了,半个脸颊都麻了,她张了张嘴好似尝到了血腥。

    下一刻,她整个身子都僵直着。

    疼,疼的她整个心都揪在一起。

    然而令她感到恐惧的是,他扯过一旁的衣服,她无比惊恐的喊道:“夏夜,你要做什么?你放开我”

    又是‘啪’的一声,再次打在路绵绵的脸颊上,只听他冷酷又嗜血的说道:“喊什么喊!恬噪的贱人。”

    完事后,夏夜一脚将路绵绵给踢下床,十分鄙夷的说道:“也不知道那个白痴看上你什么了,身体僵硬的跟在强女干尸体一样。你不会叫吗?倒胃口。”

    路绵绵眼眸空洞的扯过被子,盖住身体,整个人都缩在床头柜的角落里,颤着身子。

    夏夜鄙夷的睨了一眼路绵绵。开始找自己的衣服,令他恼怒的是整个主卧室里除了几件蓝色搬砖的工作服外,一件正装都没有。

    尽管嫌弃还是穿了衣服,他睨了一眼缩在角落里的路绵绵,冷冷的勾唇轻笑道:“既然你是白痴的老婆,这里已经不太适合你住下去了,我会派人来接你。”

    门被‘呯’的关上那刻。路绵绵终于绷不住了,她埋头在膝盖上,压制着自己恐惧的心里,嘤嘤的哭。

    夏夜出了小区才发现,该死的白痴居然没开车,他沉着脸在路边打车,去了离这稍稍近些的顾谦和公司。

    顾谦和刚到公司,就见夏夜黑着脸进来,他微微蹙眉,揣着一丝不确定道:“你去你公司了吗?”

    “正打算去”夏夜摆着一张生人勿进的脸,直接往顾谦和的休息室走去。

    顾谦和见他要去公司,心里有了底,慌忙给安烙明和欧少阳群发了一条信息,内容是‘夏夜要去公司了。最近三个月不要惹他。’

    很快安烙明回了一条信息写道‘不会又要到处找杜小月吧?我要不要出去躲一下。’

    顾谦和发了一条‘自求多福’的信息后就不再回安烙明。

    等夏夜换了衣服,光鲜亮丽的站在顾谦和面前,沉声道:“你知道那白痴做了什么吗?居然找个丑女人结婚了,真是荒唐。”

    顾谦和抽了抽嘴角,无言以对。心想那个白痴不就是你自己,每到入秋就不正常,真的伤脑筋。

    “谦和,晚上约烙明和少阳出来,我正好有事要问烙明。”夏夜冷着脸,沉声道。

    “烙明马上就要订婚了,少阳最近忙着宣传电视剧,我最近也挺忙,要不下次吧?”顾谦和拧了一下眉,沉声道。

    “订婚?安烙明要结婚了?”夏夜有些诧异。怎么他就休眠了一下,世界全变了呢?

    “嗯”

    “最近有看到杜小月吗?”夏夜想到杜小月,阴鸷的眼眸含着阴冷的光。

    顾谦和蹙眉,摇了摇头。

    一问三不知,夏夜暴戾的一踢椅子,沉着脸出了顾谦和的办公室。

    顾谦和抑郁啊!每年都来这么一出,心塞的是他好吗?

    一连过了几天,霍家和安家联姻之事传遍了整个豪门圈,今天晚上就是霍家小姐霍淼和安烙明的订婚仪式。

    安烙明被自家老爸老妈给闹腾的耳朵都起茧子了,不情不愿的换了新郎礼服,一脸生无可恋的进了宴会场。

    顾谦和携手娇妻和萌娃亮相宴会,引来一群女人的侧目。

    安烙明一脸忧伤的看着,暗想好友中也就谦和最圆满,不仅事业有成,还老婆长得漂亮,儿子长得萌,真是有福气啊!

    顾谦和走向安烙明,见他并没有做新郎的开心劲,不禁拧眉询问道:“怎么了?看你好像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哎,一言难尽啊!”

    顾潇潇没见过霍淼,自是不知道霍淼长成什么样子,笑着恭喜道:“恭喜你啊!”

    “唉”

    随后夏夜来了,沉着一张脸走至安烙明身前,不悦的说道:“安处长还真难见,打了你几通电话拒接,在警察局门口逮你,也未见你人,是有心躲着我。还是恰巧事逢有事呢?”

    顾谦和下意识的将顾潇潇扯一边,免得殃及池鱼。

    安烙明抽了抽嘴角,堆着讨好的笑道:“今天我订婚,能不能别提那么伤感情的话。我已经很悲催了,麻烦夏少放我一条生路。”

    顾潇潇觉得安烙明愁苦着脸的样子太好笑了,不禁‘噗呲’一笑。

    夏夜皱了皱眉,看在今天他订婚。就暂且放了他。他沉着声道:“恭喜你!”

    安烙明跨下脸,一脸的生无可恋。

    顾潇潇觉得好笑,转眼看向夏夜,浅笑询问道:“夏夜,那个绵绵你怎么没带来?”

    顾谦和心一紧,慌忙说道:“老婆,你带着慕宝去那里吃点东西吧!”

    话音一落,就将顾潇潇推了几步,顾潇潇疑惑见顾谦和一直冲着她抽眼角,有些莫名其妙。

    “妈咪,慕宝要吃蛋糕。”慕宝拉了拉顾潇潇,奶声奶气的说道。

    顾潇潇立马抱起慕宝,笑着道:“别急,妈咪带你去。”

    待顾潇潇走后,顾谦和才微微松了一口气,然而耳边悠悠的传来夏夜阴冷的声音:“你老婆认识路绵绵?”

    “不认识!”顾谦和极快的否认道,撇清关系最重要。

    夏夜蹙眉,提起路绵绵确实好几天没见她了,等等宴会散了,去看看。

    “新娘子来了,新娘子来了”

    听到嚷嚷声,安烙明想撞墙,一脸的不忍直视,然而

    现实如此的残酷!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