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小时情谊

作品:《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更新最快!

    黎彦希淡淡的凝视着顾潇潇,他站起身走至她的身边,居高临下的说道:“抬头给我看看。 ”

    顾潇潇整个身子都僵硬着,咬唇纠结了一下,抬眼看向她。

    赴死的表情让黎彦希不禁冷笑勾唇,他伸出手攥住顾潇潇的下巴,左右看了看沉声道:“你不用太紧张,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放轻松!”

    “额”

    尽管黎彦希那么说,顾潇潇还是整个人僵硬着。她突然发现看病真的是高难度挑战心理的项目,现在的她整个心都提在嗓子口,她觉得下一秒她会喊破音。

    顾谦和见顾潇潇进去那么久,等的有些不耐烦。他推开门进去,拧眉!

    黎彦希用余光就看到了顾谦和,他没有理会他,而是倾身靠向顾潇潇。她抬着头,他低着头,很是旖旎暧昧。

    顾谦和疾步走至两人身旁,伸手攥住黎彦希的手,冷沉说道:“你要做什么?”

    顾潇潇终于送了一口气,她慌忙站起身,下意识的攥住顾谦和的手。

    黎彦希淡淡的睨了一眼顾谦和,撇眼看到顾潇潇挽着顾谦和的手臂,心下冷笑。他垂眼沉声道:“三弟,这是做什么?我是医生,你说我能干什么?”

    顾谦和蹙眉,随即松开了手,神情淡淡的说道:“我倒忘记了二哥是个医生!”

    黎彦希淡淡的勾唇,似笑非笑的说道:“三弟,何曾在意过家里的其他人呢?就连弟妹”

    他没在说什么,转身走到办公桌。拿起签字笔刷刷的在病历本上写东西。

    顾潇潇心下一万只草泥马从马隔壁岸咆哮而过,这黎彦希是不是小时候缺爱太多,导致心理阴暗啊?说的阴阳怪气的,她怎么了?她又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

    “只是轻微的过敏,忌口螃蟹。另外最近几天不要用化妆品,多用清水洗脸,用温水擦身。私生活要清洁干净,多晒太阳有利于红点促化。重要的是每天多喝水,给你配了药,一天三次。饭前吃。”黎彦希沉声道,利落干练的刷就诊卡。

    “”顾潇潇抽了抽嘴角,竟无言以对。

    顾潇潇扯了扯顾谦和衣袖,他垂眼看向顾潇潇沉声道:“你外面等我!”

    顾潇潇点了点头,极快的出了办公室。顾谦和悠然落座,双腿交叠,淡淡的凝视着黎彦希,沉声道:“二哥不是外科主治医生吗?怎么会在皮肤科?”

    “临时被人拉来顶场子,暂代了一下。”黎彦希淡漠的说道,对上那双波澜不惊的深邃眼眸。眼眸含着笑意。

    “这东西,二哥买来是做什么的?”顾谦和伸手打开钱包,从钱包内掏出一个透明塑料袋,里面装着蓝色的晶体,扔在桌上。

    黎彦希皱了皱眉,伸手拿过冷冷的说道:“你调查我?”

    “我为什么要调查你,你心理应该清楚。二哥,你在顾家也呆了几十年,顾家对你不薄。你出国深造读研究博士,都是顾家出的资。若是让我查出三年前是你害死的潇潇。你”顾谦和站起身,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冷冷的看着黎彦希。

    “你想怎么样?”黎彦希冷笑,冷睨着顾谦和,神情坦荡荡。

    “若是你害死了潇潇,我会送你进监狱,还有你的妈,同样会被我赶出顾家。”顾谦和冷冷的说道,眼神微眯,一闪狠厉。

    “你敢!”黎彦希猛地站起身。阴冷的盯着顾谦和,之前一派从容的样子荡然无存。

    “顾家第一继承人死了,我会成为第一继承人。你说我敢不敢!黎彦希聪明如你,自己掂量掂量。你知道的,我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你和你那妈是最不合适待在顾家的!”顾谦和直起身,勾唇轻蔑的说道。

    “还不一定,你太高看自己了!”黎彦希冷沉开口道,眼眸死盯着顾谦和。

    “潇潇是不是你害死的!”

    “不是”

    顾谦和睨了一眼黎彦希,转身迈步。他以为他会信,他那么说只是试探,这事肯定跟黎彦希有关系。

    门关上,黎彦希徒然坐在椅子上,伸手就攥断了一直签字笔,他不甘心。

    凭什么顾谦和什么都有,而他就得付出十倍的努力才能得到。顾家第一继承人?就算是,他也会让他不是。

    顾潇潇拿了药靠着医院大门口,闲闲的用脚尖点着地,有一下没一下的呢喃着:“来了,没来!来了,没来!”

    顾谦和站在不远处,双手插在裤袋里,思绪开始飘远

    那年他十七岁,小侄女才十二岁。

    “小哥哥,你看到我考第几名了吗?那个班级?”顾潇潇仰着头看着高她出一个头的顾谦和,小心翼翼看着他。

    “那么多人,我挤破头都看不到名次!还有顾潇潇,我再一次警告你,我是你叔叔,叫我叔叔。别小哥哥,小哥哥的喊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我小情人,多掉价。”顾谦和一脸嫌弃的看着顾潇潇,轻蔑的说道。

    十二岁的顾潇潇刚换牙,咧嘴的时候少了一颗门牙,说话还漏风。还傻逼傻逼的梳了两角辫子,其他女孩都梳了一头干净利落的马尾辫。更让顾谦和无语的是,顾潇潇穿着粉色的蓬蓬裙,着实让他感到很刺眼。

    “小叔叔”顾潇潇垂眼弱弱的喊了他一声,语气带着小伤心。

    “好了,你等着!”顾谦和不耐烦的挥手,进了学校。

    然而一去不返。只因顾谦和被兄弟几个叫去打球了,二个小时后顾谦和大汗淋漓的返回,正好看名次的黑板前并没有围很多人,他人高,秒了一眼就看到顾潇潇排名第一,在高校一班。

    他将球扔给了兄弟,淡淡道:“你们等等,我跟我侄女说一声就回来继续打球。”

    顾谦和走向学校门口,见顾潇潇站在台阶上,脚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地面。垂着头嘴里喃喃自语的说着:“来了,没来,来了,没来”

    他走至她的身边,没好气的说道:“顾潇潇,你干嘛呢?”

    她猛抬眼,眉眼弯弯的看着他,笑的纯粹又干净,她柔柔的说:“我等小叔叔啊!”

    她跳下台阶,仰着头看着他,有些诧异盯着顾谦和看了半响,柔柔说:“小叔叔,你看个名次都能挤出一身的汗,辛苦了。”

    “知道就好!”顾谦和没好气的瞪着一眼顾潇潇,他最烦的就是顾潇潇这个拖油瓶,去那都得带着,他显然就是顾潇潇的保镖。

    “小叔叔,你俯下身来。”

    顾谦和不知道顾潇潇搞什么,微微附身。她掏出自己手绢,踮着脚尖替他擦着额前的汗。

    那一刻顾谦和的心是暖的,小姑娘其实也蛮可爱的,毕竟他妈都没给他插过汗。

    顾谦和从回忆里回神,情绪低低。他的小侄女如果还活着现在应该是二十三了,一定长得极为漂亮。因为爱笑的女孩自带光体!

    顾谦和走向顾潇潇,神情淡淡的活道:“等我?”

    顾潇潇抬眼看向他,撇了撇嘴,没好气的说道:“你是不是傻?我不等你,等谁?你是龟速啊,我都数数一百遍了!”

    “”顾谦和抽了抽嘴角,心塞。

    童话有些美。现实有些残酷。颂慕然终究是颂慕然!

    顾潇潇和顾谦和回到别墅后,冯文娟就递了一张请帖给顾谦和,淡淡说道:“好像是安家的订婚请帖,你自己看吧!”

    顾谦和皱了皱眉,安家的订婚请帖?他打开一看,还真是安家的!只是这新郎的名字让他诧异了一下,他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喃喃道:“安烙明,这小子搞什么?居然要订婚了!”

    顾潇潇知道顾谦和口中的安烙明是谁,她错打他一个熊猫眼的男人。她从顾谦和手里抽出请帖一看,摇了摇头叹息道:“这霍家的姑娘也太惨了点。男人满大街都是,找个花心大少,真是想不开。”

    她感叹了一下,塞进顾谦和的怀里,款款上楼。

    顾谦和无语,烙明又不差,至于这么埋汰吗?

    路绵绵很诧异的接到殴少阳的电话,还约她出去吃饭,她有些小慌慌。

    她思量了很久,还是决定去赴约。

    她到了殴少阳所在的地方,她望着门匾上闪现的店门,吞了吞口水。天哪!进去这里吃,得多贵。

    殴少阳开车到了餐厅,看着路绵绵局促的站在外面,他停了车走向她。

    “为什么不进去?”他凝视着她的侧脸,寡淡的说道。

    路绵绵慌忙回头看向殴少阳,她努了努嘴,垂眼低低的说道:“殴导演,能不去这里吃吗?我不喜欢这里!”

    “你想去哪里?”殴少阳凝视着她,淡淡说道。

    “你一定要请我吃饭吗?”路绵绵抬眼小心翼翼的看着殴少阳,弱弱的询问道。

    殴少阳点了点头,直直的盯着她。

    路绵绵咬了咬唇,突然她走至他的身边,攥住他的衬衫衣角,扯了着他往前走,眉眼弯弯的说道:“我知道我想吃什么,很好吃得。”

    路绵绵拖着殴少阳上了公交车,这还是欧少阳第一次坐公交车,他整个人都是紧绷着,由于挤公交的人太多,每一次都要撞路绵绵,殴少阳伸手将他扯过来,沉声道:“扶着这个!”

    路绵绵扶着后门的柱子,欧少阳在她身后,替她挡住往后门下车的人。

    大概做了七八站,路绵绵攥住欧少阳的衣角,笑着说道:“到了!”

    此刻天有些黑了,路绵绵领着殴少阳到了安江湖,桥边有着卖烧烤的烧烤摊。路绵绵兴奋的说道:“老板,十串烤肉,十串辣猪肠,两杯啤酒。”

    “”殴少阳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路绵绵,默默的掏了钱。

    不到十分钟,路绵绵端着两个盘子,两罐啤酒到了安江桥,她将盘子放在桥栏上,打开啤酒喝了一口,喟叹道:“真舒服!”

    殴少阳迈步走至她的身边,看着她大口大口的吃。大口大口的喝酒,他皱了皱眉。

    他伸手拿了一串,咬了一口,脸色一变,不断的咳嗽:“咳咳咳”

    路绵绵慌忙打开啤酒递给殴少阳,催促道:“快,快喝这个。”

    欧少阳立马接过,想都没想就喝了,然而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咳咳”

    路绵绵慌忙拍了拍他的背,担忧的说道:“殴导演。你没事吧?”

    “没,没事!”殴少阳缓和了下,淡淡的说道。

    路绵绵见他没事,松了一口气。她望着湖面,美滋滋的拿了一串烤串开心的吃起来。

    “路绵绵”殴少阳凝视着她,淡淡的喊道。

    路绵绵看向他,见他神情淡淡,笑嘻嘻的说道:“殴导演,怎么了?”

    “路绵绵,你知道我是谁吗?”

    冷不防的一句话让路绵绵摸不着头脑。她眨了眨眼不解的看着他,浅浅的笑着道:“我知道啊!你是欧导演啊!”

    “路绵绵,我是欧少阳,南城欧家你住过,你忘了?”欧少阳望着湖面,沉声道。

    路绵绵一愣,随即垂眼,低低说道:“我没忘,没想到少爷还记得我。”

    一片沉默,两人无言。

    欧少阳看向垂着小脑袋的路绵绵。沉声道:“这些年你还好吗?一直在南城吗?”你可知道,我一直在找你。

    “挺好,少爷过的好吗?不对,少爷一直过的很好,拍了很多电影和电视剧,绵绵都有看呢。”路绵绵抬眼看向他,眉眼弯弯,笑的很灿烂的问道。

    “为什么不来找我!”殴少阳眼眸微暗,沉声道。

    “少爷,你说笑了。我为什么要”找少爷!

    话还没有说完,眼前徒然落下一条四叶草的项链,让路绵绵怔怔的看着那四叶草。

    记忆飘然入脑海,氤氲了她的双眼

    她是欧家保姆的孩子,她从出生就在殴家,殴少阳是她第一个认识的朋友。

    少爷从小就话少,就她叽叽喳喳不停,总围着少爷说话。少爷脾气很好,从不对她发火,还给她吃糖。

    她喜欢看他拿着笔画在画板上静静地画画,因为少爷每次都画她喜欢的东西。

    每一副画少爷都会送给她。她成了少爷唯一的收藏者。

    她一直认为她会一直住在殴家,会一直看到少爷。然而爆出一件丑事之后,她和妈妈被殴太太给赶出了殴家。

    那是一个下雨天,她和妈妈被连夜赶出殴家,她不想走,因为她还想看到少爷画画。

    妈妈很生气,一直骂她,打她,然而她依旧固执等着。

    不知道等了多久,少爷真的来了。他送了她最后一幅画,他告诉她说:“绵绵,你一定要来找我,不要忘了我。”

    她想都没想就点了头,还将自己唯一的幸运项链摘下来塞进他手里告诉他:“少爷,绵绵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的。”

    少爷送给她的那副画,是她自己,她依稀记得那画里的墨迹还未干。可后来她妈妈给撕碎了!

    十三岁那年她的妈妈死了,是被车撞死的。她被人收养。离开了南城。

    她一直努力的读书,努力的想考进南城的本科大学,她做到了。可她发现即使考进了大学又能怎样,她依旧没机会见到少爷。

    后来父母催婚,她相亲,再后来她结婚了。

    记忆是个忧伤的东西,泛着回忆的光,忧伤又明媚。

    她撇眼望着湖面,低低的说道:“少爷,还留着啊!可是怎么办你送给我的那副画丢了!”

    “”欧少阳微微垂眼,沉默不语。

    良久后,他抬眼看向她沉声道:“画没了,我可以再画。你丢了,还找的回来吗?”

    路绵绵莫名觉得心好疼,她从来没想过殴少阳会记得她,他是她第一个认识的朋友,他一直对她很好,好到让她觉得世界原来好美好美。

    她曾真的想过要找他,要找他。可是他那么遥不可及,她平凡到只能蹲守在电视机前看着他不多的报道。

    要不是因为然然要拍他编导的戏。她永远见不到他。

    她深吸一口气,看向他,眉眼弯弯道:“少爷,能再见到你我真的很开心。可路绵绵就是路绵绵,少爷就是少爷。而且绵绵很幸福,绵绵嫁人了!”

    是的!她嫁人了,她的丈夫很好,她过着平凡的日子,她很满足。

    殴少阳笑了笑,他点了点头道:“幸福就好。只要你幸福,其他不重要。”

    她笑的很洋溢,就像第一次出现在他的世界里,快乐的好似一只飞翔的小鸟。

    这样就够了,知道她就在这座他所在的城市,知道他就在她的身边,这就够了。他又何必徒增她的伤感,困扰她。

    他是欧少阳,她是路绵绵,从来都是他静静的看着她。或许她永远不会知道。他曾为了让她来找他,放弃了自己喜欢的画画,选择了编剧影视。

    他想只有站在大众面前,她就会看到他,就会知道他殴少阳。

    “我送你回去”欧少阳望着湖面,沉声道。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少爷,你回去吧!”路绵绵眉眼弯弯,笑着道。

    殴少阳没有勉强,他转身离开。在街边打了车。

    然而出租车只掉了头又回到安江桥,此时桥边还站着路绵绵。

    路绵绵吃着吃着,就开始掉眼泪,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觉得好难过,好难过。

    有没有人像她这样的,努力的想配上喜欢的人,然而命运弄人,放弃了曾经努力的目标。

    路绵绵,你不能后悔,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