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凶悍的婆婆淡定的我

作品:《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更新最快!

    夏夜是个浪漫的人,所谓的浪漫也就是送送花,说说文艺系情话。当然,对自家的老婆那是实行圈宠制,宠爱老婆是门功课,夏夜学的还算精。

    他去了花店买花,选了一束向日癸,用薰衣草点缀,寓意是爱情如阳光一样绚丽。他并没有换上脏兮兮的搬砖工作服,而是西装革履。

    夏夜到了路绵绵所在的公寓小区前,半月前被逮回家那夜他有给路绵绵打电话,可惜这妞没接。后来他跟个古代流放偏远地的罪臣一样,流放去了南非。

    鸟不拉屎的地方,没有手机通讯,吃的还是糟糠,他是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熬了半月,终于是班师回朝了!

    他掏了手机,拨了路绵绵的电话。

    此时在家等了一夜的路绵绵很忧伤,整夜睡得很不踏实,发愣的路绵绵被一阵手机铃声给震醒了,她拿起电话看了来电显示,盯着屏幕上‘老公’二字,懵逼的不要不要的。

    她慌忙接了电话,带着哽咽的声音喊道:“老公”

    接电话的夏夜皱了皱眉,他老婆这是怎么了?感觉好像哭了!他抬眼看向十楼,勾唇坏笑道:“老婆,有没有想我!”

    “老公。你去哪里了?你找不到你,饭都吃不下觉都睡不好,你是不是不要我了!”路绵绵越说也委屈,眼泪劈里啪啦的往下掉。

    “我在公寓楼下,快下来有惊喜!”电话那头的夏夜低笑着说道。

    路绵绵抹了一把泪,慌忙奔出房间,往楼下跑。

    到了楼下,路绵绵看着穿的很帅气的老公,先是一怔,随即撇嘴。她垂眼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看夏夜。

    夏夜上前,拉住她的手,笑着道:“怎么了?”

    “老公,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我们才刚结婚,你要是不要我了,我就成了二婚女,二婚女找不到好对象了!”路绵绵低低的说道。

    夏夜眼角一抽,伸手就将路绵绵带进怀中,笑着道:“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呢!绵绵啊老公那么喜欢女,舍不得呢!”

    “真的吗?”路绵绵猛地抬眼看向他,见他点头,眉眼一弯,伸手就拥住夏夜。

    “傻瓜!”夏夜轻笑道,他从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欢她。如果这算是一见钟情,嗯!好吧!他只对她一见钟情。

    路绵绵蹭了蹭夏夜的肩,闷闷的说道:“你不知道,我找不到你,我都报警了!警察同志说我老公是个土豪,手上有五栋豪房。没把我吓死!我老公明明是搬砖的,怎么可能会是土豪,成为搬砖工地上的土鳖土豪才差不多。”

    “”夏夜抽了抽嘴角,这妞抱着土豪愣要说是土鳖,好吧!其实这样也挺好。

    “老公,你怎么不拿好花,被我这么一压都坏了!”路绵绵推开些夏夜,看着被压的有些皱皱的花。可惜的说道。

    “这不还是可以看得嘛!”夏夜伸手把压坏的花给摘掉,塞进了路绵绵的怀中。

    路绵绵眉眼一弯,很开心的抱着。她看着夏夜,惊喜的说道:“老公你穿西装真帅,长得好像李易峰。”

    “”夏夜抽了抽嘴角,他怎么感觉这话说的好冷啊!明明第一次见面。他老婆夸他长得像古天乐,可没把他乐死。

    “老公,你这些天去那了?”路绵绵大黑眸啾着夏夜,疑惑的问道。

    “去搬砖了啊!你看我都黑了一圈!”夏夜垮下脸,可怜兮兮的说。

    “老公,你辛苦了!”路绵绵觉得自家老公真的是个好努力的人,大半个月在外面搬砖,为的就是让她过上好日子。

    “可不是,那你说是不是要犒劳我一下?”夏夜探头在路绵绵耳边暧昧的说道。

    路绵绵脸一红,她懂他老公的意思,说实话她老公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其实内在真的好的没话说。

    “老婆,我们还没度蜜月吧!我这次赚了点钱,打算带你去香港度蜜月。现在就走!”夏夜说的很自然。实则满满的套路。

    “这,会不会太远!”

    “跟着老公走,老公带你看世界,快上去准备下,记得带上护照、身份证和户口本。”

    路绵绵很欢喜,她没想到自家老公那么好,她羞涩踮起脚在夏夜脸上落下一个吻,羞赧的说:“老公,要不算了。我们生活本来就过的不易,不要浪费钱了。”

    “乖,听我的!”夏夜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沉声道。

    路绵绵脸红,扭捏的上了楼。

    待路绵绵上楼后,夏夜拨了欧阳的电话。电话接通后他沉声道:“喂,我是夏夜。少阳啊你南城应该有很多群众演员吧?找一男一女开着车来朗霞街道小区517号。”

    电话那头欧少阳没多问,直接挂了电话,吩咐的助理给在南城的群演打电话。

    路绵绵整理完行李后,托拉着行李下了楼。她今天心情不错,因为老公回来了,还要带她去度蜜月。

    很快一辆大众车到了街道口,路绵绵觉得自家老公太奢侈,直接坐公交车去机场就行了,她拉了拉夏夜的袖子,弱弱的说道:“老公,我们还是坐公交车吧!”

    “没事,这是我朋友,送我们去机场,不要钱。”夏夜淡淡的笑着道。他为了融入她的生活圈,自贬身价坐大众车,连他自己都被自己暖到了!

    路绵绵听夏夜那么一说,放心的上了车。然而门关上,让路绵绵惊吓是

    “老公,你为什么要脱衣服?”路绵绵很诧异,一脸的茫然。

    “哦,这西装第一次穿,有些膈的慌。”夏夜将西装脱了扔个前头的司机。

    那司机算是明白自己来干嘛的,将自己身上的运动衫脱下递给夏夜道:“裤子要脱吗?”

    “小子,你脑子挺灵光,一定会火。”夏夜动手解开皮带,正要脱裤子。

    路绵绵脸一臊,慌忙拍打夏夜的手,急急地说道:“老公,你干嘛?还有别人在场。”

    “小姐,我不会偷看的。”坐在前方副驾驶的女人一本正经的说道,显然是个有职业操守的。

    “”

    换了衣服后,那姑娘直接将穿在外面的线衫脱下递给路绵绵,路绵绵愣愣的接过,实在搞不懂要干嘛。

    夏夜见她傻愣愣的模样,直接将衣服套在了路绵绵的身上,然后从新在行李箱子内挑了一件白色短袖给前方的女人道:“换好你们坐过来,等等你们提着行李箱下车。下了车后不要回头看,马上打车去热闹的街市,明白了吗?”

    “我这一天工资找谁算?”

    “找欧少算。”

    路绵绵听得一脸懵逼,实在听不懂这一群人说的鸟语。

    夏夜从后位爬到了前位,前位的男人和女人爬到了后位,调换位置时车一直在振抖,这让不远处跟踪监视夏夜的几个兄弟很惊叹。

    其中一个兄弟一脸不忍直视的说:“夜少也太会玩了,光天化日玩车震。”

    “谁说不是呢!夏老爷年轻的时候也是那么放荡不羁,这是遗传。”

    夏夜启动了车,围着街边转了一圈后,女人和男人下了车顺便拉走了路绵绵的行李箱。

    “老公,那个他们把”

    “嘘,别说话!”

    路绵绵努了努嘴,实在看不透夏夜要做什么。

    夏夜透过后视镜看到跟着他的那辆车拐弯跟着那对男女,不由一笑。跟他斗,还嫩点。

    到了机场,夏夜买了两张最快前往香港的机票,路绵绵一脸懵。

    “老公,我的行李”

    夏夜牵起路绵绵的手。往检票口走去,十分开怀的说道:“买!”

    “老公,有钱吗?”

    “有,很多钱!”

    检票口夏夜和路绵绵过了安检,也就是这时一群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冲向检票口,试图将夏夜给拦下。隔着玻璃门,夏夜笑的格外的灿烂,他冲着一群保镖做了一个回见的手势。

    “老公,那些人是不是找你?”路绵绵回头看到一群凶神恶煞的黑衣人,忐忑的说道。

    “不是!可能是跟警察起了冲突吧!你别管,进去吧!”夏夜笑的格外的邪乎,牵着路绵绵进了飞机着陆地。

    这时夏夜的手机响起,夏夜掏出一看来电显示,玩味一笑。

    他伸手接起。只听那头沧桑带着不容人反驳的男声道:“夏夜!限你马上出机场,我的耐性有限。”

    “爸,别那么激动!万一有个什么,后妈就得守活寡了!”夏夜轻笑道,完全将夏老头的话给无视。

    “夏夜,信不信我停了你的卡。马上给我滚回来!”电话那头的夏老头情绪颇为激动,嘶吼声震的夏夜耳膜嗡嗡响。

    咆哮声还再继续,夏夜也没不耐烦,坏心眼的就是不挂断,还开了扬声器,那咆哮声让登机的旅客频频回头观望。

    路绵绵拧眉,听夏夜叫爸,想来通电话的是自家的公公,这公公脾气很不好,三句话不到就乱吼。她抬眼看向夏夜,见他嘴角仰着笑,尤其是那浅浅的梨涡,分外的漂亮。

    她暗暗想,还好自己老公脾气好,一点也没遗传公公。

    吼了几声,夏老头也没听见夏夜回话,开口喊道:“夏夜?”

    夏夜对着电话神情淡然的说道:“爸,你知道吗?机场的人都有听到你咆哮声,万一知道你是谁,还会觉得你亲民吗?大家要是知道你叫夏末”

    “夏夜,你够了!”那头的夏老头跳脚,沉声警告道。

    “好了!爸,我要登机了!十天后见!”夏夜掏了掏耳朵,利落的挂了电话。

    夏夜觉得人不能太拼命,你越理会,有些人就越起劲。他对他爸采取不痛不痒政策。

    “老公,公公他”路绵绵咬唇,毕竟是自己的公公,作为儿媳妇不能说的太难听。

    “没事,更年期!你懂的,老年人总有那么几天这不太正常!”夏夜指了指自己的头,轻笑说的。

    “”

    顾潇潇一睡就到了下午,想起要去冯文娟那吃饭,不情不愿的起身。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顾潇潇提着行李箱这才下了楼。慕宝在看海绵宝宝,见顾潇潇下来,糯声道:“妈咪!”

    “慕宝。收拾收拾去奶奶哪里吃饭。”顾潇潇托着行李在玄关处换上了鞋,笑着道。

    慕宝其实并不想去见大嗓门那里,毕竟大嗓门并不待见他。

    开车到了顾家老宅,进了冯文娟的别墅后,顾潇潇不由一愣。

    此时冯文娟正跟几个富太太搓麻将,然冯文娟一下午输了好几千块钱,肉疼的不要不要的。见顾潇潇来了,慌忙说道:“要不今个就散了吧!我媳妇和孙子来了。”

    “哪能啊!说好到五点,可不能说话不算数。”赢了冯文娟不少钱的富太太笑着说道。

    “妈,你不用管我和慕宝,继续玩吧!”顾潇潇没听出冯文娟的深意,见她瞪她,很莫名。

    冯文娟呕血,狠狠地瞪着顾潇潇。

    顾潇潇弯腰跟慕宝说了几句,慕宝很高兴的蹦跶到客厅去看动漫了。

    顾潇潇迈步走到麻将桌前,这一看不得了,手痒了!她指着的富太太的牌,急急地说道:“出这个,不能出一筒。”

    富太太睨了一眼顾潇潇,半信半疑的出了顾潇潇所说的牌。

    随即另外两个富太太扔出了一个牌,轮到冯文娟,扔出了一只五万,没想到富太太大笑道:“糊了,糊了,给钱!”

    之后顾潇潇每次在富大大扔牌的时候,都会提醒她出什么牌,每局富大大都糊了,一连糊了十副。

    到了五点。

    麻将散场。那富太太赢了钱,对顾潇潇喜欢的不得了,笑着道:“谦和她媳妇,有空来我家玩哈我也有一个跟你一样大的闺女。你,你实在太可爱了!”

    “太太说笑了,那是太太手气好,并不是我的原因。”顾潇潇笑着道。

    “嘴巴真甜!我喜欢!这是我家的地址和我先生的名片,闲着记得来我家,我想你跟我女儿肯定很投缘。!”富太太拍了拍顾潇潇的肩,开心的说道。

    待一桌的妇人离开,顾潇潇看向手中的名片,她不由的一愣,这妇人居然是石油起家的霍家霍天齐的老婆。

    冯文娟见顾潇潇愣着,不由的拧眉。她插着腰。扯着嗓子道:“颂慕然,我不是让你早上来吗?你耗到下午四点才来,你什么意思。”

    顾潇潇扯了扯嘴角,她好想学冯文娟扯着嗓子对冯文娟从头到脚埋汰。可是她不能

    她抬眼看向冯文娟,无辜的说道:“妈,你不是让我来吃晚饭吗?吃饭晚一点没事的!”

    “谁让你来吃饭了?我说了吗?我是让你来做饭!”冯文娟狠瞪了一眼顾潇潇,愠怒的说道。

    “”

    一个人讨厌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就像冯文娟不喜欢颂慕然,无论顾潇潇怎么笑脸迎人,讨好卖乖,看不顺眼就是看不顺眼。

    “你说说你,都嫁人了还穿的那么风骚。颂慕然你想勾引谁?马上给我去换了这身暴露的衣服。”冯文娟紧索着眉头,呵斥道。

    顾潇潇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实在不明哪里风骚了。她有些不乐意的顶嘴道:“妈。我明明穿的很保守啊!我又没有穿裙子,哪里风骚了!”

    “你当我眼瞎啊?这上衣那么透,都能看到你里面穿了什么颜色。马上给我去换掉!”冯文娟激动的说道。

    顾潇潇无语,好吧!换个衣服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

    顾潇潇觉得自己脾气很好,好到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顾潇潇换了一身衣服,这次她穿了一身白衬衫,配了一条牛仔裤,让冯文娟审核。这次冯文娟没有说什么,只是扔给顾潇潇一条围裙,瞪着眼道:“穿上,去厨房做饭。”

    “啊”

    “啊什么?作为儿媳妇不应该做饭烧菜给婆婆和公公吃吗?”冯文娟不悦的说道,越发的不喜颂慕然。

    “好吧!”顾潇潇也不恼,做饭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

    顾潇潇跟着冯文娟去了厨房,顾家一直很奢侈,吃饭都是请厨师做的。

    冯文娟把别墅里的厨师傅给打发走了后,对顾潇潇道:“马上你公公就会来我这吃饭了!你给我做个四菜一汤,你公公喜欢吃红烧肉,我喜欢吃鱼,谦和喜欢喝排骨汤。你和慕宝喜欢吃什么就做两样。这里交给你了,你只有一小时的时间!”

    “哦!”顾潇潇点头应道,其实她还觉得挺新鲜的,毕竟自己从来都没有下厨过。

    待冯文娟走后,顾潇潇看着一桌子的菜食,犯愁!还好这个社会,不会就搜度娘,毕竟网络是强大的!

    顾潇潇查了一下红烧肉的做法。又查了鱼的做法,查了排骨汤的做法,看了描述觉得sas!

    顾潇潇觉得红烧肉最简单,只要把肉剁成一块一块在油锅里炒一炒就行,跃跃一试的顾潇潇立马把一块猪肉给‘砰砰砰’的剁成了一块一块的。

    然后开火,接着到油,锅底还没有热,直接把一块块的肉倒进了锅里,然后锅盖一盖,完事!

    顾潇潇等啊等啊,等了十分钟后打开锅,才发现一股焦味,锅盖都黑了。

    顾潇潇觉得自己做的没错,都是按照度娘的方法做的。然后她盛起锅里的肉,开始做鱼。

    这鱼更简单了,按照烧红烧肉的方法,做了一盘红烧鱼,这汤也很简单,在高压锅里炖了二十分钟,放了一勺盐一勺味精。

    然后顾潇潇又炒了一盘土豆,一盘鸡蛋,刚好一小时完成。

    冯文娟看了看时间,到了饭点后给顾谦和打了电话,电话接起后冯文娟说明来意,顾谦和推脱有事不来。

    冯文娟有些生气道:“你老婆也在,是她下的厨。”

    这话一出,对方立马答应回来吃,气得冯文娟胸口堵得慌。

    到了七点。顾源拄着拐杖到了冯文娟别墅,慕宝一见顾源来了,蹦跶蹦跶的跑向顾源。

    冯文娟见顾源来了,抚了抚头发,跑向顾源,发嗲的开口喊道:“老爷,你终于来了。娟娟一直等着你呢!”

    慕宝歪着头怪异的看了一眼冯文娟,他觉得大嗓门奶奶好奇怪好奇怪的呢!

    冯文娟直接挡在慕宝身前,笑的跟卖笑的小姐一样。

    顾源皱了皱眉,他淡淡看了一眼冯文娟,沉声道:“正常点,别让孩子看了笑话。”

    冯文娟嘴角上的笑有些僵硬,她扯了扯嘴角。她哪里不正常了,她认识他的时候。他还夸她声音好听,笑起来跟朵花一样。

    慕宝探出头,眉眼弯弯可爱之极的糯声喊道:“爷爷!”

    顾源垂眼看向到他膝盖的孙子,见他睁着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顿时被萌化了。那萌萌天真样子像极了他的孙女潇潇。

    慕宝咧嘴嘿嘿的笑了笑,迈着小短腿走到顾源身前,踮起脚张着手,奶声奶气的说道:“抱抱!”

    求抱抱的样子再次戳中了老人家的心,他想起顾潇潇三岁的时候,也是这样张着手踮着脚让他抱。

    他目光一柔,弯腰抱起慕宝,慈爱的说道:“慕宝,好几天没看到你了。你有没有想爷爷啊?”

    “想啊!妈咪说要来爷爷家,慕宝想都没想就跑上了车呢!”慕宝搂着顾源的脖子奶声奶气的说。

    “哈哈哈还是慕宝好,记着爷爷。”顾源大笑,显然心情不错。

    被晾在一旁的冯文娟瞪了一眼慕宝的后脑勺,气呼呼的转身走向厨房。

    站在厨房口,看着里面不知道在捣鼓什么的颂慕然,冯文娟没好气的说道:“你磨磨蹭蹭的干什么?菜都做好了吗?”

    “好了,好了”顾潇潇擦了擦碗,把汤倒进碗里,有些兴奋的说道。

    “好了就把菜端上桌子,动作快点。”冯文娟没好气的说道,侧身看向坐在沙发上有说有笑的顾源和慕宝,很不是滋味。

    顾谦和赶回了顾家老宅,进了别墅后在玄关处换了居家鞋,见顾源、慕宝、冯文娟都在,不禁脱口而出询问道:“然然呢?”

    冯文娟心又是一堵,感觉自己好像是被孤立了。

    她不禁开口骂道:“混账东西,看到你妈在这,你不问好却问你媳妇在哪里。你个没良心的东西,典型有了老婆忘了娘,不孝子。”

    “妈,你说什么呢!我就随口问问!”顾谦和拧眉不悦的说。

    “哼你什么德行我会不知道?以前也没见你那么喜欢颂慕然,这段时间倒好围着颂慕然团团转。”冯文娟嗤之以鼻。

    顾谦和抿唇不语,跟自己的妈争执一些无聊的问题,他觉得是在浪费生命。

    顾潇潇端着菜出了厨房,将菜放在餐桌上,很满意的拍了拍手道:“开饭了!”

    慕宝一听开饭,麻溜的滑下沙发。屁颠屁颠的往餐桌上跑。

    随后每个人都落座,然而他们的面部表情是僵硬的。

    顾潇潇落座,希翼看向众人,开心的说道:“吃吧!”

    顾谦和抽了抽嘴角,拿起筷子停在半空,他无从下手,实在是卖相太丑。

    顾源老脸僵着,他是慈爱的大家长,若是在饭桌上批评儿媳妇做菜太垃圾,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何况颂慕然还是他亲自挑给他儿子的媳妇。

    “吃啊!”顾潇潇见他们不动筷子,急急地催促道。

    好歹是她第一次做饭,就不能好好的配合一下吗?

    冯文娟很是挑剔的扔了筷子,气急败坏的说:“这是人吃的吗?喂狗都嫌弃。”

    顾潇潇不乐意了,大小姐脾气一上来不满的说道:“妈。你到底要怎么样啊?你都还没有吃,就嫌弃。你看着外表不怎么,说不定内在很好呢!”

    冯文娟被堵了话,一时觉得没脸。她生气的拿起筷子,直接去夹鱼肉,然而

    冯文娟一脸的懵,她抽了抽嘴角,转眼看向顾潇潇,愣愣的开口说道:“你杀鱼的时候为什么不去鱼鳞?”

    “啊?我不知道要去鱼鳞啊!度娘没说要去鱼鳞,只说杀鱼。”顾潇潇拧眉,原来鱼要去鱼鳞,难怪她总觉得哪里不对。

    冯文娟吐血,筷子戳进了鱼肚,然而

    “你为什么不去鱼的内脏?你是怎么杀鱼的?”冯文娟不由得提了一倍声音。恼怒的质问道。

    “摔死的!”顾潇潇托着下巴一本正经的说道,原来鱼要去内脏啊!是了,跟平时她吃的鱼确实有些不一样。

    “”顾谦和嘴角一抽,这笑话真冷!

    冯文娟直接摔筷子,她没法跟这种白痴在同一个屋檐下,真的气死她了!

    顾潇潇见冯文娟走了,撇了撇嘴,拿着筷子戳着碗,不高兴的说道:“让我做的也是她,不高兴的也是她,真难弄。第一次没做好,下一次肯定做好了啊!真是的!”

    “咳咳咳,然然啊我觉得我还是带着慕宝去我哪里吃吧!”顾源轻咳一声,放下筷子,笑着道。

    “那个,红烧肉挺好的,爷,爸爸要不要尝尝!”顾潇潇慌忙夹了一块肉放进了顾源碗里,希翼的看着他道。

    顾源脸色一白,慌忙说道:“不,不了”

    一看卖相就没有食欲,这哪里是肉明明是黑炭。让他吃了,还不吃死半条老命。

    顾源抱起慕宝极快的离坐,他还是走吧!做个识相的人不要打扰小两口。

    顾潇潇张了张嘴,可顾源走的太快,她想说的话又硬生生的给咽回了肚子。她瞟了一眼,沉声道:“你也想溜吧?趁我还没有发飙前,你走吧!”

    顾谦和想起身的动作一顿,他坐回了位置,扯了扯嘴角道:“其实你做的已经很好了!”

    “还能再敷衍一些吗?”顾潇潇斜睨着顾谦和,郁闷的说道。

    顾谦和抽了抽嘴角,伸手拿起筷子,微颤着手夹了离他最近的土豆,只因土豆块还有土豆块的样子。他抱着赴死的决心,极快的塞进了嘴里。

    然而他只是僵硬了一秒,之后嘴角微勾,勾勒出一抹笑意淡淡道:“挺好!”

    “真的?”顾潇潇很是怀疑的看着顾谦和,满是不信任的说。

    “嗯,挺好的。”顾谦和十分淡定的说道,然而心在流泪。这根本就跟生土豆一样啊!

    顾潇潇笑了,她就说嘛肯定不差的!她又夹了一块蛋放进顾谦和的碗里,眉眼弯弯道:“吃!这个看起来也还好。”

    顾潇潇整个身子都僵着。他手一抖,手里的筷子差点掉在桌上。他眼疾手快的握住,强装镇定的夹了碗里的蛋,再次塞进了嘴里。

    他皱了皱眉咬嚼了一下,牙齿间‘咯咯’的声音,让他崩溃!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为毛这货打蛋的时候会把蛋壳打进去。

    “好了,你不用吃了!”顾潇潇一看他表情,就知道这东西很难吃。说实话,她连碰都不要碰,难为顾小叔了!

    “其实还可以”顾谦和扯了扯嘴角,想说句宽慰人的话,可惜说不出口。

    “顾谦和,你还能再真诚点吗?果然男人的话不可信。信了母猪都会上树了!”顾潇潇猛地翻了一个白眼,郁闷的说道。

    顾谦和扯了扯嘴角,好吧!他承认他不够真诚,可是他是善意的。

    顾潇潇心闷闷的,她起身走至玄关处将带来的行李箱托着往楼上走。

    顾谦和诧异,起身跟着她道:“你怎么把行李带来了?不打算回去了?”

    顾潇潇猛地转身瞪了一眼顾谦和道:“你妈让我来的,催我来住。我不来,她肯定会闹。闹大了,白白给人看了笑话,很丢人!”

    “你住这里,那么我呢?”顾谦和迈步与顾潇潇并排走着,嬉皮笑脸的问道。

    顾潇潇顿了一下步子,噘嘴傲娇的说道:“你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你老公啊!”顾谦和探头凝视着她傲娇的模样,勾唇邪黠的说道。

    顾潇潇脸微微一红。伸手就推开顾谦和那张欠揍的脸,羞赧的说道:“你才不是!”

    话音一落,顾潇潇极快的跑上了楼。

    她到了二楼,这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住在哪间房间。

    顾谦和到了二楼,自然的从顾潇潇手里接过行李箱,拉住她的手拉着她往最里间的房间走去。

    门推开,顾谦和打开灯,淡淡道:“这是我的房间,还没有结婚前我住这,结婚后就没住过。不过佣人每天都会打扫,干净的。”

    “呵结婚后你也没跟妻子住,每天跟别的女人睡一起。”顾潇潇噘嘴冷哼一声,不咸不淡的说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