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颂慕然不为人知的秘密

作品:《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你翩翩而来,亮瞎我眼更新最快!

    路绵绵出了病房后,欧少阳看向宋洛晨,沉声道:“这次意外我也有责任,是我的疏忽造成你受了伤。”

    “欧导客气了,出来赚钱哪里不碰壁不受伤?这点小伤不算什么,我会继续完成接下来的戏份。不会延误拍摄进度。”宋洛晨看向欧少阳,淡淡道。

    欧少阳一愣,他没想到宋洛晨居然不顺杆子往上爬,毕竟拿这事威胁他一下,下一部的主角就是他了。

    “既然如此,你好好休息。”欧少阳淡淡的看了一眼宋洛晨,侧身睨了一眼徐岚音,转身离开。

    出了医院,他看到不远处坐在花坛上踢着脚的路绵绵,那样子好似小时候有一面之缘的小女孩。

    路绵绵抬眼,看向欧少阳所在的地方,不禁憨憨的一笑。她跳下花坛,疾跑向欧少阳,喊着:“欧导演,欧导演。”

    欧少阳抽了抽嘴角,咋咋呼呼的样子更像。

    “欧导演,我定了机票要到点了,我得走了!”路绵绵傻萌的笑着道。

    “我送你!”欧少阳微颔首,率先迈步。

    “可是我得去酒店拿行李。这样会不会耽误你?”路绵绵赶紧跟上,歪着头笑着询问道。

    “我送你”

    “好!”

    顾潇潇坐了两天飞机,到家精疲力尽什么都不想做,倒头就睡。可惜老宅电话催命的来,容姨喊了多次,顾潇潇这才不情愿的接起电话。

    “喂,我是颂慕然!”顾潇潇打着哈欠,懒懒的说道。

    “颂慕然?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啊?谦和呢?”电话那头的冯文娟提了一倍的声音,十分尖锐的说道。

    那刺耳的声音通过电话传到顾潇潇耳朵里,吓的她瞌睡都跑了。

    她抬眼看向时钟,已经傍晚四点。

    “妈,你有什么事吗?顾谦和不在,你找他就打他电话。可能在公司加班可能找狐朋狗友鬼混去了。反正不在别墅!”顾潇潇靠在床头板上,打着哈欠,懒懒的说道。

    “不在,你就到老宅来!我跟你说大房出事了,你得跟我一起去看热闹。”冯文娟想到有趣的事,心情很美丽的说道。

    顾潇潇一愣,她父母能出什么事?感情一直很好的啊!

    “喂,你有听到我说吗?”电话那头的冯文娟久久听不见颂慕然的回话,又气急败坏的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妈。我还没有吃饭,让我来可以,你得备我的饭。我要吃糖醋鲤鱼,竹笋炖鸡。好了,马上来。”顾潇潇气也不喘一下,一口气说完挂电话。

    那头听着电话嘟嘟响着冯文娟暴走,骂骂咧咧的说:“吃吃吃,败家娘们专挑贵的吃,想吃穷老娘,孽障!”

    顾潇潇梳洗了一番,穿了一身月黄白的连衣裙,打扮的美哒哒的下了楼。

    慕宝见顾潇潇醒来,还穿的那么漂亮,眼眸微亮,奶声奶气的说:“妈咪。你要带慕宝出去玩?”

    “哦,奶奶电话来了,请我们吃饭去!”顾潇潇伸手捏了捏慕宝滑溜溜的脸蛋,笑着道。

    慕宝一听又要去大嗓门女人那,很不乐意的撇了撇嘴,跨着脸道:“能不去吗?”

    顾潇潇伸手抱起慕宝,亲昵的在他脸蛋上亲了一口,笑着道:“不去,又得催命的来电话。去一趟,蹭个饭。慕宝你要学学妈咪,随遇而安才每天开开心心的啊!”

    “嗯,妈咪说的好有道理喽”慕宝大眼睛一眯,糯声道。

    顾潇潇给慕宝戴上鸭舌帽,戴上墨镜,这才出门。

    自从从顾谦和那里搜刮了不少车钥匙后,顾潇潇选了一辆很亮眼的车。她一直知道顾家人奢侈,没想到的是顾谦和这厮比顾家人更奢侈。

    到了老宅后,顾潇潇牵着慕宝直接去了冯文娟的别墅,想来冯文娟今日很开心,还真按着顾潇潇说的备了顾潇潇说的两个菜的。

    “吃吧!吃饱了陪我去大房那里看热闹去!”冯文娟在立体镜前显摆刚做的旗袍,见顾潇潇和慕宝进来,很轻蔑的说道。

    顾潇潇睨了一眼她,穿的那么骚包也掩盖不住一股风尘味。她还是默默吃饭吧!

    她是真的饿了,让仆人去厨房传个话,在做了两个菜,跟慕宝吃的津津有味,完全忽视了在镜子前显摆的冯文娟。

    冯文娟觉得身上的旗袍是为她量身定做的,转身看着吃的很香的媳妇和孙子,不由得意的询问道:“怎么样?我身上这件旗袍是不是很合适我。”

    顾潇潇抬眼看了一眼,立马垂眼点了点头。

    冯文娟见颂慕然敷衍的点头。很不乐意的插腰,指着颂暮然道:“你什么意思?好看就好看,不好看就不好看,你撇开眼是什么意思?”

    顾潇潇郁闷啊!她抬眼啾着冯文娟,违心的夸赞道:“妈,你穿这个太合适你了。又绿又红,很衬托你的气质。”

    “可不是嘛我也觉得很衬托我的气质。”冯文娟拨了拨头发,自恋的说道。

    顾潇潇嘴角一抽,没听出她是贬义吗?算了!她老人家高兴就好!

    “吃好了没有?吃好了我们到大房去串门。”冯文娟见顾潇潇还在吃,不由的蹙眉问道。

    “没有,在等等!”顾潇潇没看冯文娟不喜的脸色,自顾自吃的很欢乐。

    用完了饭,顾潇潇牵着慕宝跟在冯文娟屁股后面,走向大房所住的那栋别墅。

    还没有进门,就听到别墅里摔东西的声音,那声响很大,看来闹得很大。

    冯文娟推了一把顾潇潇,催促道:“你先进去看看。”

    “妈,人家夫妻俩正在吵架,我们进去好吗?还是不要进去了!”顾潇潇蹙眉劝阻道,毕竟是她重生前的爸妈,这多尴尬的啊!

    “你废话什么劲,不然要你过来做什么?吃白食啊!”冯文娟瞪了一眼顾潇潇,没好气的说道。

    顾潇潇抽了抽嘴角,她忍!

    她踏进别墅大门后,就看一群打扫的丫头围在一起,看着热闹。她走到玄关处,刚好一个不明物体砸过来,她慌忙退后,只听‘呯’的一声一个花瓶碎的稀巴烂。

    “老爷来了,老爷来了”

    冯文娟立马拉住顾潇潇的手,要混在丫头堆里。顾潇潇挣了挣手,郁闷的说道:“妈,你这是做什么?来了就光明正大的看,躲着看人笑话,多l?”

    “死丫头,你存心拆我台,明知道老头子不喜欢三房凑一起。你想害死我啊!”冯文娟气急败坏的说道。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啊!”顾潇潇无辜的眨了眨眼,伸手指了指身后。

    顾源黑着脸看着冯文娟,没好气的说道:“你怎么会在这?”

    冯文娟僵硬的转身,扯了扯嘴,想找个合理的理由,可就是找不出。

    转眼一想,一甩绣帕扭着屁股走向顾源,笑着道:“这不,谦和媳妇说要来吃饭,我也怪想念孙子的,就让他们来吃饭。谦和她媳妇吃撑了,想走走,我就带着她走走。路过这听见里面有声响,谦和媳妇一定要进来看看,就进来了。”

    “”顾潇潇抽了抽嘴角,冯文娟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真没谁了!

    “是这样吗?”顾源睨了一眼冯文娟,转眼看向顾潇潇,沉着声问道。

    顾潇潇扯了扯嘴角,僵硬的点头。

    慕宝从顾潇潇身后窜出,甜甜的喊道:“爷爷”

    顾源垂眼看向慕宝,深沉的眼眸一闪慈爱,冲着他招了招手道:“我们家小慕宝也来了,来!到爷爷这来。”

    慕宝蹦跶蹦跶跑到顾源身边,顾源伸手就抱起慕宝,走向屋内。

    冯文娟松了一口气,瞪了一眼顾潇潇道:“你比你儿子没用,早知道叫你儿子来吃饭了。”

    “”顾潇潇嘴角一抽,顾谦和他娘真是奇葩的存在。

    顾源到了大厅,正巧看到夏美丽手撕顾礼义,干架的样子惊呆了顾潇潇。

    在顾潇潇的印象里,她妈是个温柔的女人,他爸是个文雅的人,两人结合是她爸放弃家产,破罐子破摔才成事的。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像个什么样子?年纪都一大把了,还学年轻人干架。都给我停下了。”顾源愠怒的吼道。

    两人没听,还在干架,谁都不吃亏。

    “”顾潇潇抽了抽嘴角,老头说的没错。都一把年纪了当着晚辈的面干架,有伤风化。

    仆人将夏美丽和顾礼义拉开,夏美丽头发凌乱,顾礼义鼻青脸肿,都十分狼狈。

    “到底怎么一回事?”顾源黑着脸,质问道。

    “爸,我要跟她离婚。您瞧瞧,她把我打成了什么样子?我要跟她离婚。”顾礼义指着自己的脸,愠怒的说道。

    “呜呜呜,爸!礼义他在外面有女人,您看他脖子上的都是什么。爸,你要为我主持公道。”夏美丽坐在沙发上,开始嘤嘤的哭泣。

    顾潇潇叹息,一脸忧伤。她妈也真是的,老头自己都小老婆两个。还主持什么公道。

    “哟,我们礼义不是十好男人吗?怎么外面还有女人啊!”冯文娟尖着嗓子道,一脸的幸灾乐祸。

    “闭嘴,没你的事。”顾源侧头瞪了一眼冯文娟,沉声道。

    顾源将慕宝发在沙发上后,拄着拐杖坐下,没好气的说道:就这点屁大的事,也值得你们闹?半辈子都过来了,下半辈子就过不下去了?”

    “爸,我要离婚。我不想跟她过了。”顾礼义坚决的说道,显然心意已决。

    “你不想过了?呵外面的狐狸精把你迷得家都不要了,好啊!你要真不跟我过了,我就把你做的那点事给捅破了。”夏美丽嗤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

    “我有什么事怕你捅破了。夏美丽,我忍你很久了!”

    “呵爸,我实话告诉您吧!潇潇的死其实”

    “啪”顾礼义在夏美丽要说什么的时候,伸手就攥住夏美丽的手,甩手就是一巴掌。

    夏美丽被打懵了,捂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你居然敢打我,顾礼义我跟你拼了!”

    “叫你口无遮拦,打的就是你张嘴。”

    顾潇潇蹙眉,刚才她耳朵没听错的话,她妈说她的死?难道她死的蹊跷?

    不可能,她是心脏病突发死的,她本来就有心脏病啊!

    “够了,你们太不像话了。顾礼义,夏美丽,你们要再敢跟老子闹,就滚出顾家的别墅。我看见你们,就心烦!”顾源站起身,跺了跺拐杖严厉的呵斥道。

    “爸”夏美丽和顾礼义怂了。

    “别叫我爸!顾礼义,当初可是你死求着要娶夏美丽的,现在你跟老子说要离婚?你脑子是被驴给踢了吧!离了婚老子也不会给你一分钱。还有夏美丽,你嫁到顾家就是顾家的媳妇,男人三妻四妾自古就正常,要每个人都像你一样,男人还娶什么老婆。你们都给老子脑子清楚点!”顾源黑着脸,沉声道。

    老头气得牵着慕宝就走,冯文娟看够了笑话,见老头离开,慌忙喊道:“老爷,等等我啊!”

    顾潇潇见两人互不搭理,像两只斗败的公鸡。她扯了扯嘴角,最终叹了一声道:“唉”

    她转身看着几个仆人还傻愣着,不由的拧眉沉声道:“都没事做吗?没事做就去外面除草。”

    仆人散去。顾潇潇转头看了一眼,迈步打算离开。

    没想到夏美丽嚎哭起来:“这都是命!顾礼义,你要敢跟我离婚,潇潇不会原谅你。”

    “要不是你,潇潇怎么会死?”顾礼义狠瞪夏美丽,本和善的面容变得狰狞不堪。

    “你胡说什么,想把潇潇的死怪我头上吗?顾礼义,你个混账,要不是你在潇潇的药里”

    “你在敢大声嚷嚷一下。夏美丽,我要是有个万一,你也逃不掉。”

    在玄关处未动的顾潇潇,拧眉。这话里有话到底什么意思?她的死难道不是心脏病突发?

    顾潇潇很是不解,拧着眉走在偌大的庄园里,走着走着就到了池水边的凉椅上,顾潇潇正想的出神。就听池面‘咚’的一声,池水圈起了一阵涟漪。

    她吃惊的站起身,转头望着空无一人的池水边,拧眉道:“谁?”

    一阵嗦嗦的声响,从岸边的芭蕉树上跳下一个身影,顾潇潇看不清那人的身影,迈步往他所在的方向走去。

    那身影转身走向,待走进后,顾潇潇才看清来人的面容。

    一米八的个子,一双星目,这是顾潇潇对黎彦希的评价。

    “原来是二,叔,二哥!”顾潇潇舌头打颤,差点要叫二叔。

    黎彦希眼眸深邃如潭,他紧盯着顾潇潇,沉声道:“你是谁?你不是颂慕然!”

    顾潇潇咋舌。这黎彦希不瞎啊!居然知道她不是颂慕然。但是她不能承认啊!她故作不解的拧眉,疑惑的说:“二哥,说什么呢!我就是颂慕然啊!”

    黎彦希凝视她半响,忽然迈步靠近她,她心里打鼓,忙后腿。

    直到退无可退,顾潇潇撞到了凉椅上,跌坐在椅上,然黎彦希弯腰靠近她,冷冷的说道:“既然是颂慕然,见到我怎么不吻我?”

    “!!!”顾潇潇惊的猛站起身,‘呯’的一声撞向黎彦希,撞得她额头生疼。

    她慌忙退后,磕盼的说道:“那个,那个二哥。你别开玩笑了。我可是你弟妹啊!你别乱说,万一被旁人听到,对你对我的名声都不好。”

    “颂慕然?呵怎么,出去三年,转眼就忘记了我这个旧情人?”黎彦希冷嘲的勾唇,轻蔑的说道。

    旧情人!这个认知让顾潇潇吞了吞口水,这话中的意思难道是颂慕然跟黎彦希有一腿?妈啊!贵圈好乱,宝宝好想哭。

    “二,二,哥!过去的事,就让他随风过去吧。我,我都有孩子了,咱俩不,不可能在再续前缘了。你,希望你好好活在当下”顾潇潇磕磕盼盼的说道,声带一颤一颤的,心跳扑通扑通的。

    “呵忘恩负义的女人!”黎彦希冷哼一声,不屑的撇开眼。

    顾潇潇心下一阵唏嘘,见黎彦希沉着脸的模样,颂慕然肯定跟黎彦希有一腿。

    “嘿,嘿”顾潇潇干笑,不行了!跟黎彦希站在一起,太有压力了!

    她慌忙说:“我得回去了”

    说着她撒腿就要跑,黎彦希攥住她的手,将她一扯,带进了自己的身前,冷然的说道:“慕然,别忘了答应我的事,不然我可不保证你儿子会不会出事。”

    顾潇潇一愣,慕宝?她不由的眼眸一冷,冷冷的说道:“你要对慕宝做什么?黎彦希,你要敢动慕宝一根头发,我跟你没完!”

    “别那么激动!你说要是顾谦和知道,你是人工受孕,这孩子并不是你跟他结合得来的,他会不会恼你?会不会跟你离婚?你做的那点事那么肮脏不堪,他还能接受你吗?”黎彦希冷笑道,徒然松手,将顾潇潇推开。

    顾潇潇一走神,跌坐在凉椅上,处于震惊于诧异中。

    待黎彦希走后,顾潇潇才回过神来,她反复想来想。还是想不通,要说慕宝不是颂慕然和顾谦和结合的产物,而是精子受孕。那颂慕然跟顾谦和就没有性关系。可自己重生到颂慕然身上,也跟顾谦和那个啥过,怎么就不疼。

    难道真如黎彦希说的,跟他有一腿?偶买噶,她可不可以现在就带着慕宝去浪迹天涯啊!

    顾潇潇纠结了会,郁闷的回了冯文娟的别墅。

    冯文娟见顾潇潇回来,指了指沙发处淡淡道:“你坐这,我有话问你。”

    顾潇潇不明,但还是按照冯文娟的意思坐在沙发上,扯了扯嘴角道:“妈,你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没别的事,就是想问问你,最近跟谦和关系怎么样?”冯文娟拨了拨头发,闲闲的询问道。

    “挺好的。”顾潇潇垂眼的时候翻了个白眼,暗暗猜测冯文娟搞什么鬼。

    “有同房吗?有避孕吗?”冯文娟看着顾潇潇直接了当的问道。

    顾潇潇抽了抽嘴角,冯文娟也真是够了。年纪一大把了,也不害臊,说这么掉节操的话也不脸红。她僵硬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到底有没有,一下摇头一下点头,你哑巴了啊!”冯文娟恼了,她怎么看颂慕然怎么不顺眼。

    “妈,不是我说你哈这都是夫妻之间的私事,你直接了当的问,也不含蓄一点,真的让我很不好意思。你让我怎么回答,我怎么回答都是个错的。我说有同房,你就会埋汰我不是女人屁股那么大蛋也不下一个;我说没有,你又会埋汰我没用,丈夫都看不住,不配做人妻子。那你要我怎么说!”顾潇潇郁闷的说道。

    “”冯文娟眼角一抽,到底是谁说话不含蓄?

    “反正你跟谦和多在一起,别没事给我闹。最好明年这个时候给我生个孙女,别给我生孙子。男孩不值钱。”冯文娟睨了一眼顾潇潇,神情淡定的说道。

    “妈,生什么我控制不了。而且我没有打算再生啊!我已经有慕宝了,谦和也有儿子给他送终了,一个就够了。”顾潇潇一脸黑线的说道,又是女孩?她要生也得生儿子,祸害别家的姑娘,多好的事。

    “颂慕然我可是你婆婆,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不生,谦和娶了你干嘛啊?女人就是来生孩子的。你还想翻天不成?也不看自己几斤几两重,还当自己是书香门第的小姐?要不是当年你爸妈死皮赖脸找上门,你能走进顾家。呵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有权利说不吗?”冯文娟趾高气昂的说道,这媳妇嘴还真贱,一点也不上道,非得她撕破脸皮,给脸不要脸。

    顾潇潇一番白眼,也不跟冯文娟吵,敷衍的说:“您说的算,行了吧!”

    “你这什么态度?我可是你婆婆!”冯文娟撕扯着声,高音贝的喊道。

    “听见了!”顾潇潇一脸抑郁,这婆娘也是够了,她都附和点头说好了,还想闹哪样?真不消停。

    冯文娟见她迎合她,满意的说道:“以后对我,你得尊敬点,别我说一句你顶一句,闹得大家都不开心。还有老爷子挺喜欢你家那个捣蛋鬼的,你明天和谦和搬这来住。”

    “妈,这”

    “我是你婆婆,我这点威信都没有吗?你们都不尊敬我,让外面的人怎么尊敬我?颂慕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就你那点小心思,傲气给谁看。再怎么不待见我,我也是你婆婆。你认命吧!”冯文娟沉着脸,冷声道。

    她是混迹烟花街巷处的女人,摸滚打爬那么多年,什么样的没见过。颂慕然这女人一看就是自己有主见的,眼神透着一股傲慢,她最见不得在她面前傲慢的人。

    “”

    顾潇潇和慕宝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她躺在床上。脑子里一直反复着黎彦希说的话,乱七八糟想象让她有些崩溃。

    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到了凌晨,顾谦和才回来,梳洗了一番上了床,也没心思折腾,身心累啊!

    “你别过来,你再敢过来,我对你不客气”

    顾潇潇抬脚就一踢,将睡在一旁的顾谦和给踹醒了,朦胧间他看见顾潇潇坐起身,垂着头,一头长发遮着脸,好似女鬼。

    顾谦和打开床头灯,拧着眉询问道:“你怎么了?”

    顾潇潇缓慢转过头,沉着声道:“我做了个梦,梦里我被人谋杀了!”

    顾谦和抽了抽嘴角,他郁闷的躺下关了灯,淡淡道:“你还是洗把脸,睡吧!”

    顾潇潇靠着床头板,望着漆黑一片的主卧室,莫名觉得自己很孤寂。她转头看了一眼侧着身躺在一旁的顾谦和,鼻子一酸。

    懂一个重生人的彷徨吗?今天接收到讯息太劲爆了,感觉自己死的没那么简单,而且让她受一万点伤害的是颂慕然和黎彦希那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还有慕宝,到底是结合生的还是人工受孕,天哪!赐她一个名侦探柯南吧!

    一深想,顾潇潇就头疼,看着睡得安逸的顾谦和,越发的不爽。她起身下了床,在顾谦和的西装口袋翻了一包烟,站在窗口边点了一只烟,抽着。

    顾谦和总能听到嗦嗦的声音,吵得他睡不好,阴着一张脸看向站在窗口边的身影,他起身走到她身边,夺了她手里的烟,沉声道:“女孩子抽什么烟。”

    “顾谦和,我做梦了。梦里我被谋杀了,看不清面容,但是我疼的喘不过气。”顾潇潇淡淡的说道,她是真的疼,疼的她被惊醒了。

    “傻了吧?梦是反的。”顾谦和听出了她语气的低落,好脾气的说道。

    “不懂!你不是我,你不懂那种无助有多可怕。”顾潇潇低低的说道。

    她有心脏病,她每日都有听医生的话,按时吃药,西药中药乱七八糟的药她都有吃。除了十岁那年心脏病突发,她就没在发病。

    二十岁那年是毕业典礼,她与一帮同学唱歌,可那天她并没有太兴奋,因为她没有买到宋洛晨演唱会的门票,回家后她开始心绞痛,然后她疼的晕过去了。再然后她的灵魂就在颂慕然身上了,至于颂慕然她也不知道她的灵魂去哪了。

    顾谦和皱了皱眉,他伸手将她揽进了怀中,温情满满的说道:“你无助什么?你有我啊,还有慕宝!我们都在你身边,你并不孤单。”

    顾潇潇撇了撇嘴,顾谦和这话说的一点也不靠谱。作为丈夫,他是最不合格的。

    “你不顶用,在我害怕的时候,你只顾着睡觉。”

    顾谦和面上有些讪讪然,这么说好像是这样的!

    他抬眼看了看时钟,已经是凌晨四点。他稍稍推开些她,握住她肩道:“所以你现在很害怕是吗?害怕的睡不着是吗?”

    顾潇潇点了点头,她脑子里乱七八糟东西,确实睡不着。

    “你换衣服,我带你去溜溜。”顾谦和想了想,沉声道。

    顾潇潇不知道顾谦和搞什么名堂,反正也睡不着,便抹了一把脸换了一身衣服,跟着顾谦和下了楼。

    本来以为顾谦和这货会想到什么浪漫的地方,没想到

    半山腰,顾潇潇累的半死。两腿发软,她跨着脸蹲着,气喘着道:“不爬了!该死得顾谦和,你怎么那么能折腾人?不是去溜溜吗?你居然让我爬山。”

    顾谦和伸手递到顾潇潇面前,催促道:“快点!”

    顾潇潇吐血,认命的递了手,就这么一拖一拉的被顾谦和扯拉到了山顶。

    好不容易到了山顶,顾谦和很欠揍的问了一句:“累吗?”

    “你这不是屁话!不累,我喘什么!”顾潇潇附送了一个白眼给顾谦和,她已经累得不要不要的了,好吗?

    “然然,你看”顾谦和指了指远处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的太阳。

    顾潇潇看了一眼,撇嘴。很不好意思,她没有什么文艺细胞,浪漫唯美显然不适合她和顾谦和。

    顾谦和见她一脸的衰样。不禁觉得好笑,他眼眸一闪狐黠,调侃道:“你不是害怕吗?那么害怕就多看看光,有光亮有温暖,你还害怕什么!”

    顾潇潇嘴角一抽,她实在不懂顾谦和青年文艺,难不成她已经老了?

    顾潇潇出了一身汗,全身疲惫,就想躺在床上睡觉,可惜荒郊野外,睡个毛线。

    她靠在护栏边,看着日红的太阳,不禁心情豁然开朗,暗想好像是那么一回事。

    下山的过程,顾潇潇卖萌撒娇让顾谦和背下山,原因是她累啊!

    顾谦和看着她眨着大眼睛,颤着睫毛扑闪扑闪的,好似被一根羽毛挠着心窝,痒痒麻麻的。

    他有些无奈,认命的蹲下身子道:“上来吧!”

    顾潇潇跳上背,圈着他脖子,下巴磕在他的肩头上,懒洋洋的说道:“顾谦和,其实有时候你也蛮好的。”

    顾谦和抽了抽嘴角,他何时不好了?这货就不能说些动听的好话,奉承他啊!

    “喂,谢谢你!”顾潇潇有些别扭的说道。

    顾谦和笑了笑,调侃道:“谢谢两字不值钱,能换别的吗?”

    “你想换什么?”顾潇潇歪着头,好奇的询问道。

    “就换今天晚上洗白了,等我!”顾谦和邪黠的一笑,调侃的说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