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执魔在线阅读 - 第1305章 扶天倾(一)

第1305章 扶天倾(一)

        淮涡国曾是世间风水汇合之地。

        风角、遁甲、七曜、元气、六日七分、逢占逆刺、日者、筳专、须臾、孤虚、望云省气、厌劾妖祥诸多道统在此流传。

        五行、堪舆、建除、稷辰、历忌、天人、太一无数门派在此争鸣。

        得风水者,可截取天数,篡改天运。

        然而过犹不及,水满则溢。倘若不加限制,泛滥的天运亦必引发灾厄。

        漫长的轮回中,有无尽地、风、水、火于此汇聚,护佑着淮涡妖蛮国运昌隆,令国中诞生出诸多堪比古灵的强大生灵。

        当淮涡的国运达到鼎盛,一度以妖蛮神朝自居,不敬天,不敬地,只尊山海,只奉古灵。

        于是,水满则溢的那一日终于到来。

        水神共工在此成圣,破尽护界风水的同时,亦惹下了无量水劫,只此一劫,便将世界的十分之七沉入深海。

        紧随其后,魇灾降临。

        于第一灾中,火神祝融降下十阳凌空,点燃混、虚、梵、帝四溟空海的同时,亦焚毁了淮涡之民的轮回往生之路。

        于第二灾中,山君桐柏召出山海恶灵,令不死葬经席卷界内,杀得界内生灵百不遗一。

        于第三灾中,妖弓芒羿射落月终之矢,射杀天命玄鸟的同时,亦打通了混沌的裂口,致使混沌降临人世。

        而后是第四、第五、第六灾

        当第七灾祸乱淮涡,恰逢宁凡到来,此时的淮涡,只剩四溟山及其周边尚未毁灭。

        当龙君应玄应劫成魇,圣威笼罩界内,众生皆绝望认命,唯有无支祁死战不退。

        骤见宁凡突然现身,且身上透着魇修的气息,无支祁二话不说,就朝宁凡八棒打落。

        却被灭境下的宁凡取巧躲过了所有攻击。

        无支祁:你竟然会用逆王持国!魇修五灵皆锁,不该用出此术,偏你却是例外,所以你是朋友,还是敌人!

        宁凡:如今你的轮回正撞向我的时空,此乃满智道人的手笔。我虽无意纷争,但若你是满智的后手,则我会是你的敌人。无支祁:满智?原来你就是满智杂毛让我杀的逆樊啊?放心吧!我无支祁棒下既无冤魂,也无弱者,并不屑屠戮一介凡蝶,亦不可能任那老杂毛摆布。但若

        你妨碍我镇压魇龙应玄,则即便你与我同为神子序列,你也会是我的敌人!

        宁凡:魇龙应玄?是指这只孽物么

        无支祁:他不是孽物!他曾是我的挚友,但如今在他将四溟山沉入冰河前,我必须杀了他!宁凡:你手段虽强,但却杀不死魇,更无法将之镇压,若久战不下,反而会触发满智的一些后手算计,最终牵连北蛮轮回罢了,接下来,我非但不会妨碍

        你,还会助你镇压此龙,若我感知无错,我的一些手段,应当会对镇压此龙产生奇效。

        无支祁:道友的心意我领了,但你只是凡蝶,更是外人,不必卷入此事,以免白白丧命!宁凡:这并非是什么好意,不过是出于唇亡齿寒的考虑罢了。若尔等死于魇灾,此地魇灾接下来的目标,大概就是入侵我所守护的轮回吧,此乃满智阳谋,

        由不得我不出手。无支祁:虽然听不太懂,但看起来,道友也有不得不战的苦衷啊!既如此,道友且躲在后方辅助我,由我冲在最前面等等!你小子冲这么快干嘛!魇龙之

        强,非你小小凡蝶可以匹敌啊?

        无支祁:居然挡住了十二月令朝月吐息?

        无支祁:哦?这一爪龙月撕天连持国生灭都可撕碎,你居然只蹭破了一点皮?

        无支祁:以凡蝶之跟脚,居然也能修得如此实力?

        无支祁:你竟击得穿应玄的太一龙鳞?

        无支祁:厉害啊!道友的实力,我无支祁认可了!道友既有如此实力,我便可放开手脚全力出手了,再不必担心波及到你!

        宁凡:不妥,道友还是收敛些的好,你的攻击险些打中我了。

        无支祁:哈哈哈,这不是还没打到吗!便是打到,凭你那怪物般的生灭术,定也不至于缺胳膊少腿的!放心放心!我有分寸!

        宁凡:还打是么,既如此,我也全力出手好了,毕竟,我也有分寸。无支祁:妙极!道友尽管使出全力,不必顾及于我!须知我体内尚有八百万神豆护体,圣人难灭!便是被你神通波及,也不会有任何哎呦好痛!你怎么乱丢东西!丢得居然还是先天灵宝和先天至宝,且这个数量未免有些多了吧!等等!道友且看清楚再打啊,你这一击差一点就打中我的脑壳了!我跟脚虽还凑合,

        但若被如此密集的法宝洪流打中,也是会痛的!

        宁凡:被数十件上品、极品先天法宝的余威波及,居然只是会痛么,真是一个怪物

        无支祁:哈哈哈,彼此彼此,再来!接我一棒!应玄!

        最终,魇龙应玄被无支祁和宁凡联手镇压,其所降下的一方冰界,最终未能将四溟山冻结。

        遗憾的是,镇压魇龙一事,并没有让淮涡修士信任宁凡,唯一信任宁凡的,只有脑筋不太好使的无支祁。

        直到这一次,宁凡声称想要取走魇灾核心,且一副很有把握的口气,淮涡人的态度才有所改变。

        倒不是他们终于信任了宁凡,而是第八灾临近,只能两害取其轻,病急乱投医了。

        魇灾不可战胜,乃是幻梦界的常识。

        魇修不可信任,亦是惨重代价后的认知。

        但对身处绝渊之人而言,即使是谎言,他们也愿意心怀侥幸地相信一次

        唯有世界意志,不敢有任何侥幸心理!

        在那无尽魇灾的最深处,天地破碎,道法凋零,黑运笼罩,混沌降临。

        无数古修士的尸身漂浮于混沌之中,被混沌之气一点点分解,回归到了地风水火的状态,连准圣尸身都难幸免;却有一物,不受混沌半点加伤。

        那是一个巨如宇宙的黑茧,又或者并不是茧,而是孕育灾厄的蛋,当中沉睡着一尊白骨巨人。那黑茧,比荒圣的一方界还要坚固,永不熄灭的黑火在其上燃烧,命运的丝线在其上编织,更有十道不灭青铜印刻于其上,其中,七道印记已被点亮,三道

        印记黯淡无光。

        十道印记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烕”字。

        烕者,灭也。意指火死于戌,阳气至戌而尽,最终熄灭、灭亡。

        黑茧是为践行毁灭之志而生,但它的毁灭,并非是出于恶意,而是出于对世界的善意守护。

        茧中的白骨巨人,则是淮涡世界意志的化身。当一处幻梦界被万灵的文明侵蚀殆尽、行将毁灭,灭尊便会赐下绝灭十印,给予世界反抗文明的意志和力量。

        巨人诞生的意义,是要绝灭淮涡万灵,并以万灵之尸为养分,将淮涡世界修复成最初时的健康状态。

        万灵以构建文明为荣,以族群繁衍为神圣使命,但这一切,却是建立在对世界的掠夺和破坏之上。

        文明与世界,从来都是对立的。

        巨人为毁灭而生,亦为守护而存。

        万灵视他为灾厄,他视万灵如顽疾。

        故而当他毁灭万灵时,既听不到渺小生灵的哀嚎,亦不可能同情一堆细菌病毒,更不可能为了某个渺小生灵提前苏醒、投下视线。

        但宁凡来了,且还是第二次到来!第一次前来,宁凡虽镇压了魇龙应玄,阻止了魇灾的灭世之举,但宁凡来得快,走得也快,并没有在此久留,故而世界意志虽然忌惮宁凡,却没有选择提前

        苏醒。

        但这一次,宁凡来者不善,竟是打算夺取魇灾核心,直接毁灭魇灾本身!

        践行绝灭的魇灾,居然也要遭人毁灭,何其荒谬,何其令世界恐惧、愤怒!

        若无宁凡介入,绝灭十印的赐福,本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魇灾初临。

        此时,世界意志会在绝灭黑茧中沉睡,缓缓积蓄力量,同时选择界内适格者化身为魇主,代行绝灭万灵的任务。

        绝灭之印有十个,故而魇灾也会降下十次,才算灾劫圆满。

        大多数幻梦界都渡不过十次灾劫,但也有一些强大世界最终撑过了十次灾劫,仍有文明的余火留存。

        于是第二阶段会开始,世界意志将从茧中苏醒,持青铜黑火,亲手熄灭文明的余火。

        并在毁灭一切之后,转到第三阶段:重炼世界的地风水火,将世界秩序修复至最初的模样。

        遗憾的是,最初的世界秩序是没有巨人自己的,所以巨人重炼世界的最后一步,就是将自我兵解,回归于世界本身。

        不求长生,不求纵横,只求摆正世界的倒影,而那才是魇灾毁灭众生的意义。

        这是正确的魇灾流程,但宁凡的到来,提前唤醒了世界意志。

        “蝴蝶二度来临欲取我心”

        “此蝴蝶很危险”

        黑茧中,白骨巨人徐徐睁开双眼,尚未构造出血肉的空洞眼眶之中,出现了黑火和冥霜的光团,以此为目。

        左目主阳,燃烧着永不熄灭的黑火。

        右目主阴,寒目所向,诸天冻结。巨人本该在第十灾过后苏醒,那时的他,力量才会到达顶峰:左目会化作黑色太阳,右目会化作血色的月,四肢五体化作洪荒九山,血液则化作苦灭八海,

        头发化作陨落星辰,气成风云,声为雷霆,第四步下,绝灭一切!可眼下提前苏醒,巨人显然没有积蓄足够的力量:身体没能构造出血肉,驱使不了九山八海的伟力;双目太阳、太阴之力亦还没有达到顶峰;陨落星辰亦无

        法召唤出来

        “力量远远不够”

        “但不可逃避必须将此蝶绝灭!”

        “必须守护世界”

        “必须治灭万灵”

        “必须践行灭尊之志”

        “奉天绝灭诸魇听令!”

        “蝴蝶入魇灭无赦!”

        随着世界一声令下,魇气内的所有魇妖魇兽,皆在此刻收到守护世界、诛杀宁凡的命令,暗流涌动!

        同一时间,被世界视为侵略者的宁凡,却被巫咸等人当成了救世者,一路护送,进入梦魇世界!

        梦有美梦,亦有噩梦。

        美梦的形成,来源于万灵心中的美好和愿望,但那噩梦其实才是梦界本来的模样。在魇灾的侵蚀下,幻梦界会一点点回归最初的姿态。现如今,除四溟山周边区域,淮涡世界的其他地方,都已被魇灾笼罩,脱离了幻梦形态,回归到了梦魇

        形态。

        幻梦界是存在天地灵气的,修士可以从天地借法,源源不断补充法力,但梦魇世界不会如此。

        此世无天无地,灵气不苏,始涅荒三气不存,地风水火皆是混乱无序,八方弥漫的只有魇气和混沌之气。

        魇气会将一切擅入者侵蚀为魇,混沌之气则会将范围内的一切分解为地风水火。

        修为不足者,连在此地短暂存活都做不到,更不要说此地还存在更多的凶险和袭击了。故而明面上陪同宁凡进入梦魇世界的,只有巫咸、无支祁;于暗处同行的,则还有数千名淮涡修士。他们藏身于巫咸的法宝空间之中,只因无法长时间存活

        于魇气、混沌气之中。但只要巫咸有令,这些人随时可以走出法宝空间坦然赴死。

        淮涡人又不是真的贪生怕死,从前不过是看不到任何希望,而现在虽然希望仍旧渺茫,但至少有了拼死的方向,如此纵然身死,一切也会拥有意义。

        这很重要。

        毕竟死亡的意义,可以战胜死亡的恐惧。

        这数千人,几乎是淮涡幸存者的全部了,只有少数老弱和伤患没有同行,被巫咸安置在了四溟山。

        用巫咸的话来说,此行乃是十死无生之局,同行者皆需心存死志,将此行当成是赴死之战。

        但不必所有人赴死。此行的成功率无法保证,文明的灯火还需存续,需要有人留在四溟山,将文明的希望保留至下一灾。

        这让宁凡略感意外,他本以为末世下的生灵会表现的更加冷血和自私,但这些淮涡人却很意外的表现出了团结和勇气。

        不愧是建立过妖蛮神朝的古老文明,这些人的内心深处是存在信仰、人格和国格的,那正是可以战胜人性恶念的东西。“道友欲前往魇灾核心,须穿越由七次魇灾所形成的七重梦魇世界。眼前的冰河世界,是第七灾中应玄所侵蚀的梦界所化,亦是距离四溟山最近的梦魇界。因道友快速镇压了应玄,此地的魇气侵蚀相对稀薄,混沌之气也介于可有可无之间。似我等存在,即使不装备任何护身之器,也可无视此界侵蚀、分解,又因当时道友镇压应玄使用的手段特殊,我等此番入第七魇界,应不会遇到应玄苏醒,需要应对的敌人,最多也只是一些幼生期、成熟期的魇妖,老生期的话则不会太多

        ,此界最多也只有两三只而已,至于转生期则一只都不会有,毕竟第七灾才过去了数百年”

        巫咸手持蓍草,筮占着第七魇界的情报,又以候风之术确认了信息属实后,才将占卜结果告知宁凡。宁凡却摇头道,“你的占卜,不准。此地魇气虽然稀薄,却也足以干扰天运,令你的测算出现纰漏。我则不同,此地魇气干扰不了我,所以我的双眼,可以确认一些东西有两件事,你受魇气干扰,故而没有测算到。其一,在那魇气最深处,有一尊恐怖存在提前苏醒了;其二,满智道人在此地留下了某种后手,曾经

        被我和无支祁镇压的应玄,会再度降临,阻挠我等前进。”

        “怎会如此!”

        巫咸面色一变。

        他没有怀疑宁凡话语的真实性,事实上,他在进行测算时,确实算出了两团巨大而模糊的因果,却因魇气干扰,无法算出具体内容。

        却原来,那两团因果,对应着这两件事!

        一件是掌控魇灾的世界意志提前苏醒了!

        另一件是满智道人会阻止他们战胜魇灾!

        就算世界意志持续沉睡、满智道人不加干扰,巫咸都还嫌此行成功率渺茫;眼下有了更多不利因素,此行怕是更难达成所愿了时也,命也!“哦?居然算得出老夫布下了后手?小友果然厉害!只不知小友可否算出,在你等踏入第七魇界的瞬间,就已经一只脚踏入陷阱了。尔等有被星空法目凝视过

        么”

        满智的声音,陡然响起,回荡于第七魇界之中,令巫咸面沉如水,令无支祁咬牙切齿,令宁凡好吧,宁凡面色十分平静,显然对此时的一切早有预期。这是满智预留于此的声音,因是预制品,故而此声音并无法和宁凡交流,台词和口气都是事先设置好的,语气之中充满了算无遗策的得意和自信,就仿佛将

        宁凡一路引导于此处,是他完美计算的结果。

        事实却是,满智的本尊同样中了宁凡算计,正忙着如此这般。痛失元阳的同时,更被太初日晷公开了此事,颜面丢遍了时光长河

        换满智本尊来此说话,是不可能如此得意的,只会对宁凡咬牙切齿、恨不能杀之而后快。

        所以啊,明明没能算无遗策,预留下的声音却还在洋洋自得,如满智本尊在此,该是何等尴尬抠脚的场面?尴尬归尴尬,满智预留下的后手却是真实存在的。如宁凡所料,此人果然对淮涡世界有所图谋,否则也不必大费周章将淮涡世界等诸世界复苏了,分明是想

        在此尘定案中混水摸鱼!

        几乎是满智的声音响起的瞬间,无尽星光汇聚在了巫咸等人的上方,古老而神圣。

        巫咸骇然抬头,正看到诸魇气、混沌之中,直接降临了一整片太古星空,悬于此界之上,仿佛君临一切!

        不,那不是星空!

        那是一个眼珠,一只眼便如星空般巨大!

        此星空法目之中透着足以灭世的寒芒,携无上之威,朝巫咸投下视线,冷漠一瞥。

        更在这一瞥之下,第七魇界的所有寒气皆被调动,化作一式寒目冻天的圣人之术,欲将众人直接冻杀!

        “紫草之术!”

        巫咸心知凭自己的实力,挡不住星空法目的一瞥,二话不说便要祭出一个紫衣草人的秘宝,却被宁凡按住了手,没能将草人成功祭出。“不要怕,眼前的一切,皆是幻术,却并无任何杀伤性。满智真正的攻击,并非寒目冻天,而是藏于幻术中的灭法封印什么都不要做,此时所使用的任何手

        段,都会被其封印。”

        任由星空法目投下寒芒一瞥,宁凡不做任何抵抗,任寒芒临身,而后寒芒散。

        果不其然,这一击并不具备任何攻击性,只是幻术。

        此为声波幻术,由满智预留的声音所触发。

        寒芒散后,星空法目亦消散,亦在消散的同时,一张金色符纸浮现而出,其名灭法圣符,可将敌人的一式神通临时封印,而这才是满智的真正意图。

        倘若宁凡不阻止巫咸,巫咸必定会用出紫草之术替三人保命,如此一来,此术便会被当场封印,后续再无法使用了

        “好险!差一点要被封掉紫草之术了!多谢道友出手阻止!”巫咸后怕不已。

        此术乃是他所修的最强保命术,不仅可保自己的命,更可保无支祁、宁凡的命。

        主要是保后二人。

        这二人,一个是他的爱徒,一个是淮涡的希望,哪一个都不该死在魇灾。

        想不到才刚刚踏入第七魇界,自己就险些失去最强保命术巫咸后怕的同时,亦对宁凡充满感激,信任也增加了一些。

        却不料,巫咸才刚刚说完多谢而已,异变又起。

        满智预留于此的第二道声音出现了!

        “哎呀呀,居然躲掉了灭法封印,何其幸运,但若灭法封印的背后还有言灵封印,阁下又该如何应对呢!”

        什么!怎么可能!

        巫咸面色又变,与此同时,一道血色符文出现在巫咸的脸上,是身中言灵封印的表现。

        他所说的某些话语之中,有满智事先设置的触发词,一旦说出此词语,言灵封印顷刻便会加身。

        这就是满智道人的手段吗!

        你自以为破掉了他一重算计,却不料此人的算计一层套着一层,诡异难防!

        只不知触发词是哪些

        “是多谢啊!你被逆樊解救,自是需要虚情假意的道谢,多么简单的推理!”满智第三道声音响起,似解惑,似得意。

        巫咸则立刻如临大敌起来,毕竟满智每一次说话,都没什么好事,他被算计的有些怕了,着实有些风声鹤唳。

        不能再中算计了!他是来给逆樊道友帮忙的,可不是来拖后腿的!这才刚进魇界,他都快被满智的算计给干掉了!这是什么天崩开局!幸而此刻中的只是言灵封印,破之不难,无非是耗费些法力罢了。唯一麻烦的是,魇界之内无法恢复法力,若在此地破解封印,一身法力耗空外加丹药恢复

        ,怕都不够破封的所以,要暂时退回四溟山重整旗鼓么?十日!只需休养十日,我便能破解封印,再度成为逆樊道友的臂助

        “抱歉,我没有十日等待。道友此时中了封印,且退回四溟山休养吧,至于道友的心意,以及诸淮涡道友的心意,我记下了。”宁凡道。

        巫咸则面色紧张,连连摇头,连传音都不敢了。

        不敢传音是对言灵封印过于忌惮,生怕这是传音入密都能封印的最高级封印。

        摇头是反对宁凡让他独自退回四溟山。紧张是此地明明有满智预留的言灵封印,触发词很可能不止“多谢”一个,定还有其他!如此情形之下,逆樊道友怎可熟视无睹,随意开口说话!万一连逆樊

        道友都中了言灵算计等等!满智说的是真话,还是谎言!

        我固然中了言灵封印,但我所言所语,并不只有多谢二字,还有其他,倘若触发词是其他“无需多虑,此地言灵封印,其实只封了你所说的那两个字,并无其他,亦未达到能封传音的级别。言灵封印只是一个幌子,满智的真正目的,是要让你我恐惧,继而选择沉默,并于沉默中灭亡。只要在此地长时间保持沉默,就会触发灭默法印,那才是满智的更深层后手,当然灭默封印依旧只是幌子,其后还有算了,一一解释十分麻烦,你只须知道,满智留于第七魇界的十二布局,皆已被我暗中驱除。只是连破十二布局需要时间,略有耽搁,这才害得道友中了言灵封印

        ,却是我的不对了。”

        啊?

        巫咸人傻了。

        什么情况!满智圣人居然在此地设下了十二重布局?若是全部触发,我岂非连皮毛都不剩了如此环环相扣的布局,却被逆樊道友一个照面破尽了,他到底什么时候破的局,明明没看到他出手等等!是声波幻术!逆樊道友虽未出手,却一直在说话

        !

        满智以声波幻术为开端,展开了攻势;逆樊道友也以声波幻术回应,于看似普通的对话之中,已然破尽了满智的布局!

        圣人级别的斗法如此复杂吗!

        我好歹也是准圣,竟有种成了累赘的感觉

        蚁主:嘁,准圣算什么,本宫堂堂圣人,在这些心眼怪面前一样是个累赘!

        眼见巫咸被满智提线木偶般戏弄,蚁主倒是好受了一些,心中暗暗嘲笑起巫咸的失态。

        和巫咸一比,自己吃的那些,根本都不算亏!本宫不愧是圣人,和准圣全然不是一个级别!

        也就比满智和宁凡稍稍低了一个档次而已,不碍事!“师父你就听逆樊大哥的话,快回去吧!你太菜了,有你跟着,我都不敢全力挥舞棒子,生怕把你胳膊腿给蹭掉了,我可不想欺师灭祖,毕竟我可是世间最尊

        师重道的猴子!”

        “尊你个头!你居然敢说师父菜!”巫咸气结,直接敲了无支祁一脑壳,飞起来敲的,因为无支祁太高了。

        这一敲用足了力气,却没有把无支祁打疼一点,反而震得巫咸手疼,给巫咸气笑了。

        这么头铁的傻猴子,到底是那个蠢驴教出来的啊!哦是我自己,那没事了

        无支祁:“哎呦师父你干嘛打我,我只是实话实说啊!对了打我别用力太大,把你自己疼死了我还得挖个坑给你埋了。”

        巫咸:“你这猢狲!再敢胡言乱语,老夫回去就把你藏起来的话本给烧了!什么《花果山幽梦》、《傲来艳事》、《美猴娘》全给你烧了!”

        无支祁:“你敢!你若烧了我的宝贝,我就把你的《御女真经》、《白日飞升》、《巫山云雨》全烧了!”

        巫咸:“蠢货!笨蛋!师父的这些不是艳晴话本,而是太古人王传下的双修术,里面一张涩图都没有!一点也不下流!”

        无支祁:“我不信!你都白日了,你还不下流!哪能不给钱呢”巫咸:“不行了,被你气的言灵封印侵蚀加重了,这下没有二三十日是解不开封印了。徒儿啊,师父教过你很多次了,白日不是那个意思,是白天,白天啊

        !求求你多学些识文断字吧,只练肉身和力量没前途啊!”

        无支祁:“白天?白日宣霪岂不是更下流!”

        巫咸:“你赢了,为师现在封印攻心,实在撑不住了,为师这就回四溟山,行了吧?你们若不和我一同回四溟山休整,我就在山上为你们助力”

        一番师慈子孝后,无支祁终于把被封印重创的巫咸劝回了四溟山。

        至于宁凡。

        他并没有关注这对师徒相亲相爱的小剧场,而是趁着这点对话时间,强势出手,击杀了无数来袭的魇妖魇兽,留下了尸骨如山。

        这里的魇妖魇兽,每一只都算是孽离,每击杀一只魇妖,宁凡就能从对方身上吸收一些精纯魇气。

        四周弥漫的魇气过于驳杂,当中更混杂了混沌之气,不适合吞服炼化,但击杀魇妖掠夺而来的魇气,却能让宁凡扶离修为略有精进。

        可惜精进的有限,只因来袭的魇妖大都只是幼生期,成年期都不太多,体内根本没有多少精纯魇气。

        “啊?才这么点时间,大哥你就杀了这么多魇兽?真厉害啊,比我师父强太多了!我师父就只会拖后腿!”无支祁。

        “你倒是关心你的师父。”宁凡笑道。

        “关心?我有关心我师父吗,我怎么不记得?只记得好像把他气了个半死”无支祁否认道。

        “你是看到他打算使用紫草之术,才决定要把他劝回四溟山吧?表面上是嫌弃他实力不足,实则是担心他替死送命。”宁凡。

        “哦?大哥居然知道紫草之术?”无支祁诧异道。

        “我这双眼睛,可以理解许多事物和因果,包括一切不为人知的东西。”

        紫草之术,是一种以草人为替身,规避死亡的秘术,唯有天生紫命之修才可修成。若是第一步修士习得此术,只需事先在紫衣草人之上附上一丝元神,便可替死一次:可以附自己的元神,代价较轻;也可附他人元神,代价略重,但还在可

        接受的范围。

        但若是为第二步修士替死,代价则会沉重的多,须遵循一命换一命的原则,用他人一命,来换受术者一命。

        毕竟人死如灯灭,仙死如念散,不同程度的替死,代价截然不同。

        若宁凡没有看错,巫咸的紫衣草人之上,设置的受术者只有二人:他和无支祁。

        用于替死的祭品,则设置了数十名,最低都是淮涡国的仙尊,最高的甚至还有巫咸本人。似宁凡这般临近成帝、却可一战始圣的怪物,至少需要付出一名仙尊级别的祭品,才可替死一次,这还是巫咸将此术修到了极高境界,换个手段差些的施术

        者,至少需要动用仙王级别的祭品。

        关于紫草之术的祭品选择,还有一个严苛要求:祭品必须心甘情愿替死,但凡有一丝胁迫,元神都无法附在紫衣草人之上

        其中的含义,宁凡不可能不知晓。

        巫咸在内的数十名淮涡强者,早在出发之际,便做好了替他死亡的决定,即便那些人根本不信任他,却还是将一切赌在了他的身上。

        无支祁也是因为不忍师父替死陨落,这才故意气走了巫咸。

        巫咸也不是真的被气走的,而是明白中了封印的自己同行也没有意义。

        一开始,他是想喊宁凡回四溟山休整的,但宁凡言明没有那个时间耗在此地。

        所以巫咸才会同意独自返回四溟山,并在返回之后,以其他手段继续协助宁凡攻取魇灾核心“我来淮涡两次,但直到此时,才算真正见识到了淮涡人的风骨,挺不错的。但你们大可不必如此,此事于我而言,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凶险,亦不必为此

        赌上任何人的性命。”宁凡平静道。“但你却赌上了自己的性命!其实我明白,大哥此举,既非是为了我,也非是为了淮涡,更非是出于救世之念。但君子论迹不论心,无论大哥所图为何,就事

        实而言,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拯救这方随时都会沉没的世界!救世之恩,无以为报,必以一命还之!”无支祁认真道。

        呵呵

        宁凡不以为然,他一介魔头,算个锤子的君子。

        遥远之地同样传来笑声,却是冷笑,笑声时远时近,嘲笑着无支祁言论的狗屁不通。

        “又见面了,猴子,以及蝴蝶!”

        这声音不知是从何处传来,四面八方都是此声。

        至于声音的主人,宁凡很熟悉,无支祁更加熟悉!

        那是曾经被宁凡、无支祁镇压的魇龙应玄所发出的声音!,

        但无支祁不理解,应玄明明已经被镇压,为何还能再度复苏!

        且,无支祁明明听得到应玄的声音,却无法找出应玄的藏身之处,此事过于古怪了。

        于是开启火眼金睛,四下搜寻应玄的藏身之地,这一观察,无支祁却是面色难看起来。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并非是我故意藏头露尾,而是你们全都被我吃进了肚子!你们,有被无限接近古之神灵的肠胃消化过么”

        于无支祁凝重的目光中,魇气化作无穷无尽的胃壁和肠壁,将魇界内的所有一切包裹在内

        上一次,应玄被宁凡和无支祁打怕了。

        这一次,他要玩阴的,直接将二人吃到肚子里,借由混沌之气强化过的肠胃,将二人分解成地风水火消化掉!

        第七魇界忽然如活物般蠕动起来。刚刚返回四溟山的巫咸骇然察觉,此时的第七魇界,整个化为了一头冰龙,正吞吐着朝月吐息,吐息之中竟还有混沌之力加护,竟是比上次降临之时变得厉

        害了不少!

        第七魇灾,魇龙应玄,竟然再度降临,且实力疑似获得了提升,可这怎么可能!

        “不好!逆樊和无支祁全部被应玄吃掉了!”

        巫咸连忙将藏入法宝空间的数千淮涡修士放出,令道。

        “第七灾重临,逆樊与无支祁生死不明,被应玄吞吃入腹,淮涡灭界就在今朝,速速全力开启混、虚、梵、帝四溟护界阵!”

        “是要与应玄誓死一战吗!”手下之人问道。

        “不第七灾只是开端,其他已镇灾厄怕也要接连复苏,就连绝灭黑茧中的魇王尧骨可能都要前来亲手灭世了,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

        魇王尧骨,那是曾经的淮涡修士给践行毁灭的世界意志所起的名字。

        曾经的淮涡国,并非是灭在十灾手中,而是另有机缘,取巧渡过了十灾。

        但最终还是被尧骨亲手毁灭了一切!

        如今的淮涡国,不过是被满智重新复苏之后的世界,并在复苏之后,依照宿命之定数,需要再度经历一次魇灾的灭世。

        所以,巫咸也好,众淮涡修士也好,全都清楚尧骨是何等的不可战胜!

        世界必将再度灭亡,除非有涅圣级别的存在替淮涡国强行续命

        “魇王尧骨”这一刻,淮涡修士回想起了尧骨的恐怖。

        原本因宁凡的到来生出的渺小希望,直接掐灭。“尧骨既出,反抗已没有意义,何必再开护界阵法自相残杀、徒增失望”一些人绝望道,护界阵的开启是需要祭品的,明明死到临头,却还要在死前亲手献

        祭同胞,实在有些残忍。

        “不,有意义!尧骨不可战胜,但我此番开阵,非是为了战胜尧骨,而是想将逆樊、无支祁从应玄腹中救出!”巫咸正色道。

        “即使救出,又能如何,凭他二人也不可能战胜尧骨”一些人犹豫了,似回想起了和无支祁的交情、过往。“尧骨不可战胜,所以我想请逆樊道友带走无支祁,将之带出淮涡轮回无支祁和我等不同,他是先天生灵,且继承了远古十灵的完整血脉,并不受无量之墟规则限制。若有逆樊帮助,是可以被带出淮涡轮回的,并不必与我等一同锁死在淮涡轮回,亦不必再度陨落于尧骨之手。这便是此事的意义,亦是我身为淮涡大

        巫司,两世至今唯一的私心”

        巫咸从一开始就有一个计划。

        他并不确信宁凡真能拯救淮涡,却对宁凡救走无支祁很有信心。

        一听世界虽然会再度毁灭,但文明的火种却还有保留的希望,所有人都沉默了。

        可恶,凭什么我等就该死在这里,凭什么无支祁就有活下去的希望,宿命何其不公!

        但

        淮涡神朝的延续,更重要!

        列祖列宗所创造的妖蛮文明,不可断送于我等之手

        “我不喜欢无支祁,但我愿成为四溟护界阵的祭品,总好过死在尧骨手上!”

        “哼!大巫司你的计划,着实自私,令我失望,但我会执行你的命令,直到最后,毕竟我这一生,也只剩尽职尽责一个优点了。”

        “只要不是徒劳无功,此事我没有意见!”

        “我本就是重伤垂死之人,若需要祭品,以我为祭,不必顾念旧情。我非是为了无支祁舍身,而是决定以身殉国,以全国格妖格。”

        “玛德!无支祁都要走了,他的收藏品归我了,没意见吧!”

        “你疯了!明明行将死去,却还看那种书浪费气血!”

        “我踏马都决定为了无支祁去死,拿他东西爽一爽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

        “槽!你就是吃我大米了,无支祁的书,是从我手上抢走的,那本来就是我的,里面的绘图,全是我老婆,不许你看”

        “可我已经提前看过了啊,不得不说,你老婆真棒”

        呵呵

        巫咸露出欣慰的笑容。

        欣慰的不是举国覆灭之际,爱徒还有生的希望。

        欣慰的,是上一次淮涡毁于魇灾,众生皆在等死,而这一次即使只为一个渺小自私的理由,众人却决意死战到最后。而这,便是淮涡神朝世代传承的意志,只要此意志不被毁灭,则即使淮涡不存,文明永寂,终有一日,会有某个文明的什么人,继承淮涡意志,再度点燃文

        明的灯火。

        四溟山上,淮涡人皆变作慷慨赴死的姿态,场面要多悲壮有多悲壮。

        而在应玄的肚子里,宁凡却和无支祁一不小心,走散了怪只怪这二人是第一次被应玄吃掉,对其肚子内的地形并不熟悉;加之此地混沌之气泛滥,风水之势亦是瞬息万变,胡乱走一步,就可能就会被传送到数万

        里之外的某处,前一秒你还在应玄的胃里对抗赤酸之海,后一秒你可能就被传送到应玄的肛肠之内了,需要对抗田共之兽

        宁凡是不可能在陌生之地乱走的。

        但无支祁显然没那么聪明,才刚被吃到应玄肚子里,就想拿棒子把应玄的肚子打破,结果就被传送到什么地方了

        幸而宁凡天人青芒一闪,窥到了些许无支祁的因果。

        “是被传送至田共一族的巢穴了么,真是可怜”

        以无支祁的强大,是不可能被应玄肚子里的田共兽打死的,伤都伤不了一点。

        虽然打不死无支祁,但可以打的无支祁浑身都是米田共,冷漠如宁凡,也不禁对无支祁感到了一丝同情。

        “那么接下来,要从哪里开始吃呢”

        明明是宁凡被应玄给吃掉了,但被吃掉的宁凡却毫无自知之明,反倒在思考要从哪里下嘴,把应玄给吃干抹净。

        却在此时,无数冷笑之声从赤酸之海中传出,竟是有数万巡海夜叉破海而出,奉世界意志之令,要将宁凡灭无赦!

        “发现蝴蝶”

        “杀,杀,杀”

        “吃了他”

        数万巡海夜叉,最低都是命仙修为,更有三只夜叉堪比仙帝。

        并非是堪比末法时代的仙帝,而是堪比古帝!

        可惜,他们遇到的是宁凡,且还是被富婆强行持环的宁凡。

        于是乎

        半炷香之后。

        宁凡把几万只开胃海鲜吃光了。

        这些夜叉各个都是魇妖之身,体内皆有精纯魇气,能化身为巡海夜叉之相,最低都是成年期,而能修至仙帝的,至少都是老生期了。

        等级太低的巡海夜叉没什么营养,但是达到万古境界的夜叉,体内皆形成了魇气晶核。

        尤其是三名仙帝夜叉,体内的晶核等级更高,三个仙帝的晶核加在一起,营养堪比宁凡曾经吸收过的那只孽离之祖了。区别在于,名为离臣的孽离老祖去世太久,气血早已干枯,晶核早已消散。明明是接近第三步的强大存在,却只让宁凡修为精进了二百劫,扶离祖血也只增

        加了一滴。

        这三名仙帝夜叉都只是六劫水平,修为远不如离臣强大,但胜在新鲜啊,夜叉刺身了解一下,味道虽然不好描述,营养却是十分充足。

        如此一来,几万只海鲜吃完,宁凡法力足足精进了三百劫,祖血也是再度修出一滴。

        曾经,宁凡吸收离臣的精血,需要七天,此刻持环的宁凡,却是光速消化了一切。

        消化过快的结果,就是不吃东西还好,一吃就饿,越吃越饿。

        果然,只吃前菜远远不够,只能把主菜应玄给吃掉了!

        不多时。

        整个淮涡世界,回响起魇龙应玄的惨叫。

        “住手!给我住手!是我吃你,不是你吃我!你岂敢,岂敢”

        “可恶!吐不出来,为何能吃到肚子里,却无法吐出来!”

        “救我!稷辰兄!你也有古龙血脉,且与我同为绝灭魇主,怎忍心作壁上观,任那五灵孽物侵害于我!”

        应玄试图求救,但回答他的,是来自第六魇界的无尽阴风。

        “纠正两件事。”

        “其一,你为朝月,我为衔烛,生为敌,死为仇,我并没有救你的义务。”

        “其二,我已经出手了”

        名为稷辰的灾劫,如是道。

        应玄一怔,继而骇然察觉,稷辰确实早已出手!

        十二彩光早已在混沌之中铺开,于诸彩光中,十二箭书尽数化作真幻弓矢

        啊啊啊啊啊!

        二十四声惨叫随即发出!其中十二声属于应玄,毕竟,稷辰的弓矢需要先射穿应玄的龙躯,才能射到应玄腹中人——其实也有直接命中之策,但稷辰并不打算为了不伤到应玄而多此

        一举。

        另外十二声惨叫并不属于宁凡,而是属于无支祁。

        却是无支祁同样修有紫草之术,要以自身为宁凡替死,硬受了稷辰十二箭!

        疼!太疼了!

        无支祁已经不记得被打的破皮流血是几岁时候的事情了,因为防御太高,所以他怕疼!

        即使稷辰全力射出的十二箭,只轻轻蹭破了他一点皮,他还是没有忍住,发出了痛呼声!

        “是谁!是谁竟敢暗算逆樊大哥,暗算我!”无支祁震怒了。

        稷辰同样面色难看起来。

        什么情况?

        他全力射出的圣弓十二箭,不仅失准,且只破开了中箭者一点点皮

        这只猴子到底是什么怪物!名为稷辰的灾劫,眼中燃烧起嫉妒的冥火,他要夺走这猴头儿的一切!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