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卒舞在线阅读 - 第五三三章 借刀

第五三三章 借刀

        贺难的指向已经相当明显了,一贯懂得「听话」的赵贤已经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

        「宝刀」,贺难手上就有一把——他的无柄刀赵贤当然也品鉴过,甚至引得一众义刀门弟子艳羡不已。

        无柄刀的材质就连义刀门众人都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但由于其中至少有一种主要用料是赵贤可以断定的——「寒骨银」,虽然它并非是已知最坚硬的金属,但却是最适合用来铸造兵器的金属之一,因为它能够提供硬度与韧性的平衡,极大地延长了这把刀的使用寿命。

        以赵贤的眼光来看,就算是禹王刀也未必能和无柄刀媲美,若是以此刀作注,倒是不担心对方会不接下挑战。

        「既然贺难兄弟肯出借无柄刀,那我便先替门派谢过了……只是这刀法高手……魏溃大哥他也不是练刀的啊?」赵贤承认魏溃是个了不得的高手,然而隔行如隔山,魏溃惯用枪戟和拳脚,但刀法似乎并非他所长。不过他见两条标准已经有了一半眉目,连忙先答应下来。

        没想到贺难突然就打断了赵贤的话:「打住……你先等会儿,谁说要把无柄刀借你了?」

        「啊?」不只是赵贤和义刀门弟子愣住了,就连魏溃等人也露出了不解的神色——方才贺难那大义凛然的表情和口气,任谁都会觉得他这是要慷慨解囊了,原来不是这么一回事么?那你装什么大尾巴狼啊?

        看到众人窘迫

        的脸色,贺难知道自己已经达成了目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然后又摊开行囊将刀抽出来拍在茶桌上:「无柄刀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它是有柄刀!」

        「妈的,我看有病的是你……」老魏颇为无语地骂了一句。

        然而鹿柠却突然趴到魏溃耳边说了些什么,通过老魏那先是恍然大悟,又转为无可奈何,最后如鲠在喉的表情,陈公子也很快了然了鹿柠说了些什么,不过他也不急着揭穿,就在那保持一脸痴呆的微笑。

        「呃……」赵贤这会儿也明白过来了,贺难这是跟他们开玩笑呢!而为了缓解只有贺难一个人乐在其中的尴尬氛围,赵贤连忙想了一套可以把话题继续引入刀上的说辞:「看来这无柄刀是应该改个称呼了,也不知道这刀柄……」

        突然,老魏大吼一声「你不许问!」,然后竟然跳起来把赵贤的嘴给捂住了,而这突然的抽风行为更是把整个茶摊都震慑到沉默当中,没想到数息之后贺难也跟着发疯,只见他居然到赵贤的嘴边去掰老魏的手:「让他问,让他问啊!」

        贺难这点儿力气哪能和老魏较量?魏溃一只手就把贺难按倒在桌面上:「就不让!就不让!」

        最后还是鹿柠分开了在那纠缠不清耍宝的两人,最后以一个颇为无奈的语气向赵贤他们解释道:「这刀柄……是小郁送给他的。」

        赵贤醍醐灌顶般醒悟,合着贺难费劲

        巴力地在这玩活儿就是为了炫耀一下呗!而贺难在意识到自己失去了揭秘的机会后也是大骂一声,然后便趴桌子不动了:「靠!你们这对狗男女,好歹让我自己说啊!」

        不过见众人没有一个搭理他的聊起了正事,贺难这状态也没持续多久,腆着脸插嘴道:「刀法的事儿我觉得也不用太过担心吧?你们之间的赌斗有什么规矩么?比如能不能用暗器之类的?」

        全天下的打擂其实规矩都差不多,说白了就是搭了个台子在上面单挑,一方掉下擂台、不能作战或者主动认输就算结束了,而输家的刀就要交给获胜的一方——但由于是两个刀术门派之间的矛盾,自然决定是以刀分胜负,所以参战者必须持刀作战。

        这条限制本来也是双方门派都想证明自己刀法更胜所致,否则双方动用人脉雇佣高手最后万一出现一边儿找个练长枪的、一边儿找个使

        大锤的,俩人往台上一站都叫人笑话。

        不过斩月宗的确是动用了些人脉,义刀门知道那个连胜四大执刀的神秘高手是个外援,但人家既然用刀赢了你,你也不好说什么——归根结底,大伙儿都是比个刀法本领。

        「至于能不能用暗器……这个倒是没提,但赢了终归也是胜之不武。」赵贤一听贺难这话就知道他打什么歪主意呢。

        「靠,都这时候了你还管什么武不武的?飞刀也是刀!再输下去你们义刀

        门还不得解散了啊?」贺难吐槽道。

        「就算你这么说……但飞刀你用过一次之后人家也会有所提防……」赵贤也是觉得头大,其实贺难说得不错,都到这个份儿上了有什么就用什么吧,不过飞刀显然不是一个保险的策略。

        「笨蛋,我就是提供一个思路——既然飞刀是刀,那手刀当然也是刀咯!」贺难也是听完规则之后又突发奇想:「老魏只要拿着刀上台不就好了?打斗过程当中找个机会一手刀劈在对方脖子上不就结了?」

        虽然说贺难这个提议有点儿想当然,但老魏手刀的威力却不容置疑——老狗这等强人,金鳞甲被老魏三下五除二就拆碎,对方请来的高手能有多少斤两?赵贤能跟着过不少招的人总不会强于老狗吧?

        「这……」说实话,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心态,赵贤也的确是动心了——他和那神秘高手斗了两次,能感觉出来对方的实力远逊于魏溃,就算魏溃用刀不是很好发挥,那也有不少胜算:「行不行的我也说了不算,还是让我们门主做决定吧!」

        …………

        虽然义刀门也是个百年老派了,但赵贤这人精可不是要把贺难他们向门主引荐,而是反过来——人家是主动帮忙来解义刀门燃眉之急,哪怕最后没能成功也是义刀门欠人家一个大人情。更何况若论起江湖声望,义刀门这位门主真未必有那二人组名头大。

        虽然徒手

        格杀食人猛虎,战胜黑海商会第一强者海格力斯、老弱病残四大高手苑子挥这些事迹并没有经过传扬,但老魏身上已被江湖人知晓的硬战绩就已经令人望而生畏了,而经过有些人的根据时间来分析魏溃的实力,最终得出来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结论——这家伙的成长速度几乎快到前无古人。

        而贺难的名声虽然有些奇怪,本领也被评价为一般,但架不住人家身份多啊——什么泰平镖局的准女婿、丐帮的秘密长老、当今武林盟主的把兄弟,以及气死前任武林盟主的罪魁祸首,更疑似亲手干掉了无衣的少主——其实这些名头也多少出于贺难自己的刻意渲染,以淡化自己山河府出身的记号。不过他和关凌霄的联络本来非常隐秘,可泰平镖局一事见证者太多,关凌霄亲自到场驰援根本瞒不住,事已至此贺难索性就狐假虎威,反正姓关的也不会因此辟谣。

        但宣传这种事儿也是有利有弊,随之而来的也有其它麻烦,就比如一些人把新旧两位盟主的更迭也联系起来了,声称这是贺难与关凌霄联手创造的一场阴谋,目的就是夺取武林盟主之位——倒也不能说是一点儿关系没有,但这帮人的说法有点儿太邪乎了。

        总之,义刀门这位比较年轻的门主对贺难一行人非常客气,其中原因很复杂,但还真不能排除贺难沾了关凌霄的光。

        「实不相瞒,我义

        刀门百年基业,如今几乎就要毁在我手中了,实在是梁某之过也——如果二位兄弟真能为我义刀门夺回禹王刀,那全门上下来日必当滴血相报。」门主梁靖是鲁鼎的师侄辈,按理说门主本来轮不到他当,但义刀门因为争夺门主导致元气大伤,或死伤或隐退了不少人,才轮到三十多岁的梁靖来做这个门主。

        「哎,滴血就不必了,都是出于赵贤兄弟的情分,不过这个忙究竟

        要帮到什么程度,我丑话说在前头——毕竟此刀对我来说意义非凡绝不容有失,若是没有十之八九的把握,那我也不敢贸然出借。」贺难又道:「所以这十之八九究竟能有几分……就全仰仗贵门能否提供更多关于斩月宗和那位高手的信息了。」

        「放心,眼下距离下一次赌刀还有两日,我们一定做足准备,力求万无一失。」救星都已经上门了,梁靖绝无放弃的道理,他早就做好准备哪怕贺难狮子大开口,他咬咬牙也得满足对方的要求,但贺难这么说反而让他轻松了不少。

        当然,梁靖也懂,现在别人是没要你报恩,可这种没有条件的人情才是最难还的,今天吃了人家一顿饭,没准儿明天就得拿命来还。

        总之两日的时间很快,而赌刀的当日一早,义刀门包括门主在内的执刀便簇拥着贺难一行人朝着城郊外的擂台……出发!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