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仵作千金在线阅读 - 第356章 马车

第356章 马车

        崔笑确实是什么话本子都看过的人,这一点大家是服气的。

        识文断字怎么样不好说,话本字阅览量绝对是一骑绝尘,远超过锦衣卫里其他人加在一起的数量。

        不服不行。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崔笑道步长北道:“但是我们问过百花楼的人,袁彩花并没有感情很好的客人。在这之前,她只是百花楼非常普通的一个姑娘,不是什么花魁,资质非常一般。”

        这真是奇怪了。

        这半夜三更的,到底为什么袁彩花不在房间里好好的睡觉,要在黑乎乎的巷子里站着,她到底在等谁。

        就在大家商议猜测的时候,和袁彩花约定的人来了。

        一架马车犹犹豫豫的停在了巷子口,车夫显然也很意外,为什么在这个时间这里会有这么多人,所以他在车上张头张脑的看,但是没有敢下车。

        奚乐山走了过去:“干什么的?”

        走近了,马车夫确定这是官府的人,连忙解释说:“我是来接人的,官爷这边是出了什么事儿吗?”

        奚乐山有点怀疑:“接人?接什么人?这半夜三更的接人去做什么?”

        马车夫道:“接一位客人,说是天亮要出城。”

        奚乐山看了看天:“天亮要出城,你这会儿来接?现在什么时辰?你这马车该不是比蜗牛还慢?从来福客栈走到城门口。要一个时辰?”

        “不是不是,大人误会了。”马车夫连忙说:“是这样的,客人订了我的马车说要回乡,天亮出城。约在这会儿,是因为她还有一个地方想去。大概是怀念故人吧,之前跟我说了,半夜走先,把马车停在杨柳湖边,让她坐一会儿,等到天亮直接出城。”

        半夜三更在巷子里,不会那么巧。

        他们刚才一直在猜测,袁彩花到底在巷子里约了谁?难道说是她想离开,约了马车夫?

        奚乐山让马车夫下来,将他带到步长北面前。

        马车夫虽然站在巷子口还没有看见尸体,可一看巷子口这么多人,来福客栈也亮着大灯,开着大门,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好像是出什么大事儿了。

        步长北听了奚乐山汇报的情况,问马车夫:“你约的客人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

        “是个姑娘,姓袁,不知道叫什么。”马车夫说:“说是在京城做生意,如今攒了点钱想回老家。”

        这么一说,一定是袁彩花无疑了。

        奚乐山让人把车夫带到巷子里去看一眼,袁彩花的尸体还没来得及运走。

        马车夫看见地上一身血的尸体,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别怕,人已经死了。”崔笑安慰他:“你仔细看看,订你车的人是不是就是这位姑娘?”

        马车夫定了定神,勇敢的往前走了一步,看了看袁才华的脸,然后点头。

        “对,就是这位姑娘。她约了我半夜到来福客栈的巷子口接人。”

        奚乐山检查了马车,马车上一切正常,除了车厢里铺着厚厚的被褥,其他没有什么不同。

        马车夫说:“袁姑娘她要半夜出车,我也觉得很奇怪,之前我也问了为什么。她说现在天冷,她想在杨柳湖边坐一会儿,可是就这么干坐着肯定会冻着,所以干脆提早一天雇我的车,这样她可以坐在车厢里裹着被子看湖上的风景。”

        虽然马车夫说的这些话有点奇怪,可是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而且这事情是袁彩花能做出来的。

        虽然袁彩花只是百花楼里一个普通女子,可是进了风月厂,人的想法就不一样了。

        百花楼是京城最黑暗的场所,也是最奢靡的场所,最人性淡薄的场所。

        阳光处的风光无限,极致的享受,会让人迷醉。

        很显然,袁彩花也懂得这种享受。

        所以才拿到赵学海的赔偿款之后,一掷千金买买买。在离开京城之前,想去湖边看看风景,那当然也要在一个舒适温暖的地方。

        步长北道:“你刚才说你来迟了是什么意思?”

        马车夫懊恼道:“我和袁姑娘约的时间是一刻钟之前,出门的时候出了点意外,耽搁了大约一刻钟。没想到袁姑娘竟然出了事儿,唉,要是我不耽搁,说不定就没事儿了。”

        众人立刻警觉起来。

        “你碰到了什么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走了一会儿发现车轮上缠了些草,就下来清理了一下,所以迟到了一会儿。”

        刚才奚乐山已经检查过了马车,没有什么问题,至于说轮子上的草,既然被清理掉了,也检查不出什么。

        步长北道:“马车的轮子上,以前有过这些情况吗?”“

        “有的,经常有。”马车夫道:“我的马车主要就是每天来往接送附近村子里的人,京城里的路好,没有杂草。但是出了京城,很多路都是有草有灌木的,不奇怪。”

        步长北点了点头。

        崔笑在一边听着,看了可能亮着灯的客栈,又看了看黑乎乎的巷子。

        “你确定,你们约在巷子口,而不是约在客栈门口?”

        这不合理吧?

        正常打车,谁不是在家门口,为什么在隔壁黑乎乎的巷子里。

        马车夫虽然肯定的点头。

        “对,没错,肯定是在客栈门口的巷子里,不是在客栈门口。”

        “你不奇怪,没问为什么?”

        袁彩花包马车回家,这很正常。但是,什么半夜来接,还要在巷子里,这都是越想越不正常的。就算给的钱可能多一点,马车夫难道不多留个心眼?

        就不怕她是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吗?

        “问了。”马车夫说:“她没说太多,就问我愿意不愿意……”

        “你愿意了?”

        马车夫挠了挠头,无奈说:“那她给的车费是别人的三倍,我没有不愿意的道理啊。我一个身无分文的大老爷们,难道还怕她一个姑娘图谋不轨吗?”

        这道理,真是有道理。

        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是一个马车夫。

        客栈边上出了命案,虽然是半夜,所有客人都睡了,可外面闹哄哄的,有些睡的浅的就醒了。

        奚乐山又带人去查了袁彩花的房间,难免弄出动静来。

        于是一个一个的,客栈里的客人几乎都醒了,有正好窗子靠着马路,打开窗子往下张望的,有打开门问发生了什么情况的。

        反正没一会儿的功夫,人人都知道了。

        客栈死人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