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星痕之门在线阅读 - 第一五八章 逐一善后,离门

第一五八章 逐一善后,离门

        

        砀山峰顶。

        任也从稚嫩的声音中,听出了这与自己对话的女童,应该就是那日飞入自己眉心的殷苏苏,也是众人口中的天外来客。

        她今后,就是自己的掌印门灵?

        任也稍稍思考一下,轻声询问:“殷苏苏,你还要沉睡多久?”

        【我……我沉睡得太久了,需要气运滋养身体,慢慢复苏,大概还需两三日的时间。】

        她的声音中透着很强的虚弱感,只说了几句,便听着断断续续,含糊不清。

        “好,那你继续睡吧。”任也微微点头。

        他虽然心里有很多疑问,但这门灵毕竟只是个孩子,而且还很虚弱……算了,这剩下的事儿,等她醒了再说吧。

        站在山峰上,任也稍稍感知了一下,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化很大,精神旺盛,五感超强,就连周遭数十步内的草丛中有昆虫爬动,他都能清晰地感知到。

        全身的每一寸皮肤、肌肉,也都像是被重铸过了一般,令人不自觉地升起一股力量感爆棚的感觉。

        任也继续深入感知,见到自己的小腹内,下丹田的位置,竟有着一颗晶莹剔透的星核闪烁。它约有食指指甲盖大小,熠熠生辉。

        当初在青辅区的守岁人单位时,许鹏曾与他讲过,普通人在成为玩家后,便会被星源力改造身体,下丹田生出星核时,就算是正式进入第一阶段。

        那熠熠生辉的星核,便是催动一切神异能力的源泉。

        “刷!”

        它就像是身体内的第二“心脏”,很有节奏地悸动着,每隔几秒钟,便会散发出点点星光,缓缓流淌过全身。

        简单感知了一下身体变化后,任也就迅速离开峰顶,赶往公主墓地下的天然洞府。

        刚刚大战结束后,许清昭也曾传音给他,告知自己没事儿,但任也还是不放心,想去现场看看。

        ……

        此刻,传承结束,公主墓内的一切神异关卡都消失不见了,任也凭借着感知时的记忆,很快就步行到了天然洞府外。

        他本想直接冲进去询问,但未曾想,这本人亲至和意识感知时,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处境。

        洞府内。

        那如云海般流动的阴阳二气,散发出极其恐怖的压迫之力,仿佛随便伸手取下一缕,都足以将任也压得身体崩裂,化作血雾。

        先前,他是借着天道规则之力,在感知这片世界,可现如今权柄已得,天地异像消失,他回到了自己应有的段位,那自然无法对抗这可演万物的阴阳二气。

        站在洞口,任也垫着脚尖,声音急迫地询问道:“许清昭?喂,在吗,爱妃……?!”

        “我……我听得见。”

        白色气体中,幽幽地传出了许清昭的声音,听着也很虚弱。

        任也听到回应,内心松了一口气:“你此刻感觉怎么样?需要我做些什么嘛?一切都结束了,我可以晚一点出去的……即便,让你用个七八个时辰,也不是问题,我扛得住。”

        先前,如果不是许清昭舍命相互,那守岁人团体的伤亡会更大,就连任也可能也要嘎了。所以,他这话说得极为真诚,哪怕许清昭现在把他吸成人干,那也是该还的大恩。

        “……你若方便,        就把人皇印留下助我。我借气运吸纳阴阳二气,这会更快一些。”阴阳二气遮挡着许清昭完美的胴体,她已不再飘飞,只长发披肩地盘坐在其中。

        “好。”

        任也看不见她,内心焦急,毫不犹豫地呼唤出人皇印:“助她。”

        意识空间中,人皇剑看见印飞了出去,立即贱嗖嗖的冲任也说道:“给我也放出去,我飞去阴阳二气中,看看这女娃是怎么个事儿。”

        任也没理它,只操控着人皇印,飞向洞府左上方。

        那掌印门灵还在沉睡,任也只能亲自催动,打开封印壁垒。只听轰的一声,磅礴的气运自人皇印中飘出,慢慢汇聚后,便无任何顿感地融入了阴阳二气之中。

        “留印在此,快则一旬,慢则两旬,我便可彻底炼化这阴阳二气。”许清昭幽幽开口后,又简短地补充道:“……恭喜你呀,朱子贵,心愿已成。”

        “谢谢。”

        任也缓缓抱拳行礼,但他说的谢,并不是回应对方的恭贺,而是危难关头的鼎力相助。

        话音落,他不再打扰,转身离开了地下洞府。

        ……

        过了半晌,任也催动着星源力,徒步返回了清凉府城。

        传承已得,天地异像消失,一切都回归了平静。

        任也无法再随意地        借取天道之力了,个人逼格瞬间掉了n个档次。

        他若想动用天道之力,像之前那样乘风而行,那就需要催动人皇印中的权柄。而刚才他试了一下,那会消耗掉巨量的星源。

        星门之中,唯一通用的货币就是—星源,它流通在玩家和门灵之间,可以购买一切资源。

        为了走快两步,装个逼……就要花这么多钱,那明显犯不上啊。

        回到府城之中,任也找了一大圈,也没有找到李彦、唐风、刘纪善等人,那些守岁人也全部离门了。

        估计是卯时一过,他们任务完成,就要被迫离开了。

        但任也不用,他已与此间星门绑定,随时可入,随时可出。并且,这里未来的一切发展和兴衰,也都会与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又找了一圈,任也终于看见了徐老道。他在城外摆了两张桌子,正在分文不收地发放着自己炼制的丹药。

        周遭,不少清凉府的郎中、医者、官员,还有已经感觉到变天了的“狗大户们”,也都在自发地救治伤兵,行着善举。

        任也一出现在城门附近,大量清凉府官员和新被提拔起来的青州卫将领,全都围靠了过来。

        “恭喜怀王,击退朝廷大军,重掌清凉府。”

        “老怀王当年率领三十万青甲,摧枯拉朽般打下了大乾江山。今日,小怀王只统领不足万人的兵甲,便击退了那狗皇帝的五万大军,实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依我看,咱怀王文治武功,远超景帝,清凉府自此不朝贡,可以立国。”

        “甚好,甚好,我也正想劝谏怀王……。”

        “……!”

        一群官场老油条,开始整活儿,那溜须拍马的溢美之词,非常肉麻地砸向了任也。

        只是这群人不知,任也在接管清凉府时,就感知到了城中发生的一切。现在围在自己身边溜须拍马的这群人,起码有百分之八十,在峡谷道即将被攻破时,是准备带领家丁侍卫,鼓动百姓造反的。甚至有人已经跑在了展开行动的路上,想要夺取城门,迎朝廷大军入内。

        如果不是李慕出手,改变了局势,清凉府城内,早都是浮尸遍地,哀嚎一片了。

        不过,这就是人性,是不可逆的。

        任也自然不会愚蠢到,在这里当众质问、翻脸,他也不准备搞什么秋后算账,事情过了,就算翻遍了。但他见过众人的丑态,心里很难再对这群人产生信任,那日后,不予录用便是了。

        他扭头看向大家,摆手制止了各种马屁,只务实地问道:“大战过后,城中一片混乱。各位大人,可有良策,安抚百姓,梳理秩序?”

        一语问出,满街的文武立马支支吾吾,竟无一人能接话。

        先前,清凉府真正有水平,有韬略,且级别较高的官员,都死在了夺城那一战中,剩下的大多都是无能的贪腐之辈。

        这帮人,刚才想的都是怎么造反,怎么开城门跪迎朝廷大军,哪里想过战后安置的事儿?他们的脑子也跟不上极具变化的局势……自然说不出来个一二三。

        而青州卫新被提拔上来的将领们,虽然凭守城一战,已变得极为忠心,但他们以前大多数都是百户一职,且都是粗鄙的武夫,打仗打炮可以,搞政务嘛……那就与让张飞绣花无异。

        众人表情尴尬且沉默时,任也便指着正在忙碌的徐老道说:“城中一切事物,暂由此人代掌,你们需听他的政令行事。”

        一群膘满肠肥的官员,立马弯腰,行礼喊道:“谨遵怀王之命。”

        任也不再搭理他们,迈步走到了徐老道旁边,轻声道:“前辈,可否借一步说话?”

        徐老道微微点头,冲着几名帮忙的郎中吩咐道:“你们继续按人头分发,我去去便来。”

        话音落,二人迈步走到僻静之处,任也开口:“外面还有一大堆事儿,我得出去,但这里太乱……。”

        “我可帮你照管三日,三日后……我便离去。”徐老道回。

        “谢谢前辈。”任也感激涕零,恭敬地抱拳:“安抚百姓,可先从府衙中调集钱粮。还有峡谷道内,有两万六千多名朝廷伤兵,也需要安置……。”

        徐老道听完任也的叮嘱道:“你且放心处理自己的事情。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开悟在这里……清凉府是我的家乡,离开前,我自会把事情做好。”

        “那就拜托了。”

        “你……你出去后,万不可太过悲伤,意志消沉。这清凉府没了大乾王朝作为依靠,日后会举步维艰,它需要你。”徐老道突然用安慰的口吻说了一句。

        任也稍稍呆愣后,以为徐老道指的是守岁人伤亡一事,所以眼神暗淡地回道:“这么多人助我,我怎么会意志消沉,不然……能对得起谁?”

        徐老道看着他,摆手:“去吧!”

        ……

        十分钟后,朱雀城星门。

        一点寒芒显,一柄散发着霞光的古剑,宛若刺破虚空而来。

        “翁!!!”

        它突兀出现在朱雀城的书院之中,通体生辉,且散发着剧烈的星源波动。

        无数星光自剑体内涌出,徐徐向四周铺开,形成了一道扭曲且不规则的星门。

        此星门与其它星门不同,它散发着的是七彩霞光,如银河般流动,而那剑就悬挂在星门的中央。

        这一异像,立即引得书院中几位大佬睁眼,他们如鬼魅般出现在了前院之中,皆穿黑袍。

        “刷!”

        任也从人皇剑中走出,躯体逐渐变大。

        他双脚落在地面上,那由剑体扩散而出的星门却并未消失,如神祇光环,在其背后闪耀。

        “星门自剑体中浮现,我从未听过……这人皇传承,果真不凡啊。”

        “何止不凡啊,自周而起,帝王皆自称天子。掰着指头算算,人皇又能有几位?”

        “我华夏有第六位稀有了,不容易啊。”

        “……!”

        一群大佬静静矗立着,只轻声议论。

        任也出现后,一抬头便看见身着白衣的赵百城,就背手站在五步远的地方。

        “任也,我是书院的院长。”赵百城瞧着他,停顿一下说道:“我先要恭喜你,争得人皇传承。”

        任也沉默半晌,弯腰行礼,并纠正道:“院长,是守岁人得到了人皇传承,而非我一人。”

        赵百城略微一怔后,眼中先是闪过欣慰之色,随即才表情为难地说道:“……还有一件事儿,我……我也必须要如实告诉你。”

        “什么事儿?”

        “你爹……死了。”

        赵百城的性格直爽且干脆,恭喜过后,就是实话。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