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早通关了,你才拉我进怪谈在线阅读 - 第627章:逻辑内与逻辑外

第627章:逻辑内与逻辑外

        展示完规则,白西装上帝大叔一脸严肃地问:“里昂,你认为我能创造出一块就连我自己都搬不动的石头吗,知道答案的话,请说出理由!”

        里昂面露沉思,暂时无法通透,“给我一点时间,我需要思考。”

        上帝微微一笑,“自然可以,你在这里还有22小时的时间思考对策,但凡超过时间,你,结束生命。”

        “知道了!”

        里昂环顾一圈,由于时间还有许多,他可以慢慢地思考。

        他席地而坐,闭上双眸,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一边听着浪花声与人们的嬉笑声,一边在脑海内思考对策。

        浏览完全部规则,漂亮国的观众们也陷入了沉思。

        这悖论着实是他们首次遇见,上帝能否创造一个祂自己搬不动的石头?

        如果上帝可以创造,祂却搬不动,证明祂不是全能的。

        倘若上帝无法创造,那么祂连搬不动的石头都创造不了,同时也证明了祂不是全能的。

        “这个悖论,给我感觉有点强词夺理的意味。”

        “是的,很强词夺理,但也很难。如果里昂直接说上帝不是全能的会怎样,毕竟这可是一个答案,不是吗?”

        “不可以的,但凡里昂说上帝不是全能的,那么眼前之人就不是上帝。如果里昂说上帝是全能的,上帝却连‘搬不动的石头’都创造不了,说明了上帝不是全能的。而规则告诉了里昂,上帝就在他面前,就是白西装中老年大叔!”

        “嘶~该死哦,这个到底怎么回答?”

        “...”

        此时,漂亮国专家组中。

        现场的哲学家,神学家已经开始了针锋相对。

        神学家一派的人纷纷开口解释:

        “各位同僚,我来先解释一下到底什么是上帝,你们再认为祂是否存在——:在《圣经》中的‘上帝’源于希伯来文‘elohim’,祂作为基督教的至高神,上帝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和主宰,并对人赏善罚恶。‘上帝’在我们夏国儒家经典《诗经》《尚书》《礼记》及二十四史中至上神的概念。夏国典籍中最早出现上帝一词的是《尚书》的《虞书·舜典》,祂也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和主宰者。”

        “佛教说上帝(天主)是忉利天的大梵天王。”

        “原因是这位大梵天王的‘创世’的能力与上帝相吻合,也仅此一点相似。”

        “但是大梵天王并不是佛教先提出的,而是来自佛教产生之前的在大象国占统治地位的婆罗门教。”

        “大梵是婆罗门教的主神之一,婆罗门的前身是吠陀教,吠陀教是雅利安人入侵时带来的、原始的崇拜造物主、不信轮回、不拜偶像...”

        “而我个人认为:佛讲慈悲为怀普度众生,可我从未见过哪一个佛的慈悲像耶稣一样舍弃自己,使自己受尽屈辱被活活的钉死在十字架上,给世人赎罪、使众人归向真理。”

        “佛讲善,耶稣讲爱:佛讲忍耐,耶稣讲宽恕:佛讲业债,耶稣讲赦罪:佛讲虚空,耶稣讲自由!”

        “综合评价来看:里昂现在所面临着的这位白西装上帝大叔,祂以前被里昂击杀过,祂也被死神江哲惹得规则大神降临过。”

        “按照我的想法来认知——我们如今所面临着的上帝,不是眼前这位白西装的家伙;这个家伙除了有创世的能力外,其余一点根本不符合所谓的众生平等与怜爱!”

        现场的哲学家,乃至科学家原先以为神学家们会无脑吹捧里昂所遇见的上帝。

        可未曾想到,神学家们率先反驳了画面内的上帝。

        因为这位上帝与神学家们的观念起了360度的冲突。

        于是哲学家们好奇地开口询问:“所以你们不认为这位白西装上帝是你们认知中的上帝?”

        现场的神学家们相互对视,而后失望地摇头。

        “不是,祂不是我们地球上所崇拜的上帝。”

        “没错,这白西装上帝的品性跟上帝完全不搭边,只是有着上帝威能的一个强者,仅此而已。”

        “...”

        此话一出,现场的物理学者们反而露出了赞赏的表情。

        “没看出来啊,神学与科学之争,此刻你们竟站在我们这边!”

        “话说你们的推理也无法解答上帝能否创造祂搬不动的石头的答案啊!”

        “要我来说,这个悖论就得用科学来解答,我保证给你们解答得服服帖帖的!”

        听到这话,神学家们纷纷露出了质疑的表情:“你们科学能解答哲学悖论吗,现场的哲学家们都还没发话,你们怎么那么保证你们能成功?”

        就在这时,为首的黑西装老约翰露出了奇妙地笑容,他正是理科生,在场资历中最老的一位!

        只见老约翰无奈地摇了摇头,“都别争了,规则不是让里昂回答是否能搬动这块石头,而是这个悖论的意义是什么——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随着话落,所有专家投来了好奇的目光,准备聆听老约翰的见解。

        老约翰扫视一圈会议室,而后点头解释:“看来你们的求知欲也很强烈,其实在我认为,这悖论该这样解!”

        “解答该悖论,必须本着‘形式逻辑’去解答。”

        “简论如下。”

        “求证:上帝不是全能的。(论题。)”

        “证明:假设上帝是全能的(反论题,与论题矛盾)。”

        “如果上帝是全能的,那么,上帝能创造世间万物的一切石头,自然也能举起一切石头。”

        “然后我再设问:上帝能不能创造一块他自己举不起来的石头?”

        “接着利用一个二难推理简单构成式回答并推理:如果上帝能够创造一块他自己举不起来的石头,那么就有一块石头他举不起来,他,是他,而非祂,他无法举起世界上的所有石头,所以他不是全能的。”

        “倘若上帝不能创造一块他自己举不起来的石头,那么有一块石头他不能创造,上帝不能创造一切石头,所以他自然也不是全能的。”

        “或者上帝可以创造一块他自己举不起来的石头,抑或上帝无法创造一块他自己都举不起来的石头;所以,结论出现:上帝不是全能的。”

        说到此处,会议室内的气氛顿时安静了,全都在面露沉思地跟随老约翰的思维,无人打破老约翰的独秀。

        只见老约翰继续解释:“现在,反驳如下。”

        “我的上述反证法中——假设上帝是全能的;如果上帝是全能的,那么,我们能说出这块石头是多大,上帝都能创造也能举得起来。”

        “如果我们说‘知道这块石头是多大’,就无法推翻‘上帝是全能的’;所以我们只能回答‘不知道这块石头是多大’或‘知道这块石头是无穷大’。

        “‘不知道这块石头是多大’说明‘这块石头’在我们的思维中是未知的、不存在的;‘知道这块石头是无穷大’,无穷大的石头实则是不存在的,所以也说明‘这块石头’在我们的思维中是未知的、不存在的。”

        “那么我们的设问实际上必须改为:上帝能不能创造一块不存在的石头?”

        “那么我再继续接下去的二难推理简单构成式的实际推理如下——”

        “如果上帝能创造一块不存在的石头,则‘上帝不是全能的’;倘若上帝无法创造一块不存在的石头,则‘上帝不是全能的’;或者上帝能够创造一块不存在的石头,抑或上帝无法创造一块不存在的石头;所以‘上帝不是全能的’。”

        “既然‘没有石头’,那还需要‘创造’吗?”

        “‘不需要创造’还存在‘能或不能’吗?”

        “所以假言前提这一切在我们人类的思维中都是中空的、不存在的,所以上帝与石头都不真实,那么上帝与石头再与结论之间当然就都没有内在的、必然的逻辑联系,这个二难推理就违反了形式逻辑的‘充足理由律’,所以上帝、搬不动的石头都无法推出‘上帝不是全能的’的结论。”

        随着话落,现场专家们一脸茫然,大多数文科,哲学等专家,面对老约翰的推理时,全部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老约翰见状,他刚刚才意识到自己说得有点晦涩,于是他连忙解释:“我刚才或许有点难懂,如果里昂要说这个结论的话,他必须要说出理由才能过关;而我给出的结论是这——”

        “‘上帝能够/或无法创造一块他自己举不起来的石头’,这就是一个假命题,因为这个命题言之无物,相应的实际情形根本不存在,简单易懂来说——这个悖论永远不会出现在我们正常构建的世界观中,所以‘上帝悖论’这是最极端的假命题!”

        以防万一,他的推理会误导众人,索性继续说出个人观点:“这是我的个人看法,如果我是里昂,我会说出这种答案。但对于规则来说,规则是凌驾众生以及上帝之上的无法理解的存在;祂自然会允许这种‘假命题’的出现!”

        随着一连串的解释落下,现场的专家们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恍然的表情。

        “老约翰说得不错,这本来就是一个假命题,我甚至能联想到我的女朋友跟我问一句话:‘你爱我吗?’,我回答:‘爱’。如果女朋友又对我说:‘如果你爱我,那么你就说一句你不爱我!’,于是我说:‘我不爱你’。听到这话后的女朋友肯定会一脸暴怒,‘原来你根本就不爱我!’。自然而然,我也很懵逼!”

        “哈哈,你这个小家伙举的例子很形象,叔叔我啊,喜欢!”

        “老约翰说得不错,我也这么认为——第十关卡的悖论中已知上帝全能,则‘能不能’这三个子就不构成命题,本身这个‘上帝悖论’就不符合逻辑。”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们人类无法在现有的逻辑系统以内,去讨论‘上帝能否在逻辑系统以内超越逻辑’的这个命题,所以对于我们来说讨论完全无任何的意义!”

        “虽说没有意义,但是里昂终究要回答,不是吗?”

        此话一出,专家组内瞬间沉默了,每个人的脸上都逐渐露出了一抹不安与恐慌。

        规则使用了第逻辑内的人物:上帝,去做逻辑外或超逻辑的事情...

        这种情况,该如何破局!?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