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不甘心

作品:《婚谋不轨:老公不太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我知道你心不甘情不愿,认我儿子当干儿子,是不是觉得心里不舒坦?”

    顾乘风表情阴郁,看着有些得意的陈豹,一句话都不想和他说。

    “没想到你还真的答应了,是因为安迪求你了?看来你对她还是没能彻底忘了吧?也对,毕竟她也算是你年轻气盛时候唯一的女人,怎么会说忘就忘呢!”

    “你错了。”顾乘风冷笑,“答应你的是我的妻子,不是我。我跟不是为了安迪,而是因为我妻子对生命的尊重!”

    “哈!”陈豹嗤笑,“对生命的尊重……”

    他重复顾乘风的话,随后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如果你打一出生就没有被人尊重过,被打压在社会最低层,像老鼠一样活着,人人喊打,你就不会这么说了!我只是不想留下我的儿子像我一样活着,如果活得像我,那倒不如直接去死。也免得落到我如今的下场。”

    陈豹的语

    “事在人为,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能改变的时候,要及时改正,走错了路,知道修正,至少不会步步错。”顾乘风冷声道,“你走到如今,是因为你内心认为自己就该是这样活着的,怨不得这个社会,怨不得任何人。”

    “你少给我上课了顾乘风,你和我相比,不过是出生在了有钱人家里,论能力,我不一定比你差,不过,我那干儿子倒是厉害了,直接把你家给撬了!哈哈哈,虽然他对我也没尽孝,但是看到他得到顾家和万成,我心里还是知足的!”

    “他和你不同,他懂得反抗命运,不过可惜,他被你带偏了路,已经越走越远了。”

    “他往天堂走还是地狱走,那倒是他的事儿了,我亲儿子以后就是你的干儿子了,希望你能‘尊重生命’。”

    这四个字从陈豹口中说出来,让顾乘风听着十分刺耳。

    “我想见你,无非是想要把我那可怜的儿子托付给你,真是可笑,想不到我临死前,居然要求着你了……”

    “我也没想到会和你再扯上任何关系!”

    “我们本就不该扯上什么关系的,如果不是顾泽宇的出现,我们将会维持一个十分平衡的角度,你,我,卓有成,其实我们就像三个点,被三根线连起来形成一个三角形,其中一根炖了,另外两根,也就没有什么平衡性可言了,剪掉这三根线的人,就是顾泽宇,眼下发生的一切,全部,都是顾泽宇的手段,卓雅的死,卓有成的死,你爸的死,一切的一切……”

    顾乘风心里十分清楚,陈豹这是在用自己的最后的时间将一切都归罪于顾泽宇,希望能够激起他的怒意。

    陈豹希望在自己没有能力,甚至没有呼吸之后,顾乘风能够成为报复顾泽宇的人。

    毕竟,他的一切,都被顾泽宇毁了。

    他这么多年,养虎为患,最后被虎吃了。

    顾乘风明知陈豹想要利用他,但却不得不承认,陈豹的话,他听了进去。

    的确是顾泽宇,让一切都变得不再像以前一样了。

    陈豹终于答应做手术,将他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身边只有警察,再没有曾经左右拥护的气势。

    造血干细胞抽取手术很快并且对人体伤害机会为零,因此四个小时候,陈豹被推出来,就能完全自由活动了。

    这是他自从被带到医院后第一次被允许走出病房,他东看西看,眼神一直在飘忽。

    周巡猜到了他的心思。

    “要不要过去看看你儿子?”

    “看一眼也好。”陈豹因为刚刚的手术,脸色有些发白,“不过,就远远看一眼吧。”

    周巡和另外一名警员带陈豹去了安心的病房,因为即将进行干细胞移植手术,医生在对他的身体进行最后的检查,确认他的身体状况良好,才可以进行手术。

    陈豹远远看着监察室里,安心小小的身体坐在诊疗仪上,显得那么瘦小,他的样貌,让陈豹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他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尽量不表现出来。

    那张脸,和自己小时候是如此相似,他仿佛看到了那个时候的他自己,蜷缩在冰冷的,满是蟑螂和老鼠的破旧平房里,盼着父母能回来给他做好吃的,哪怕是一口热水,他也满足。

    “不上去打个招呼吗?”站在身后的周巡低声问。

    陈豹摇头。

    “何必呢。”

    不知道是心灵感应,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原本在妈妈的要求下配合医生叔叔做检查的安心,突然朝陈豹这边看了过来。

    陈豹的目光躲闪不及,就这么和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血脉,四目相对了。

    那一刻,陈豹觉得自己的心中某个地方,被重重敲了一下,似乎有坚硬的东西,破裂开来。

    他看到儿子和妈妈说了什么,安迪顺着儿子的目光看过来,见到陈豹站在那里,立即用身体挡住了安心的视线。

    “妈妈,那个人看起来好眼熟啊,他是谁啊?”安心虚弱的问。

    安迪强压着哽咽的声音说:“妈妈也不认识,你是不是看错了?”

    安迪心中痛苦:怎么可能不眼熟,你的脸,和你亲生父亲的脸是如此相像。

    陈豹黯然转身,离开了。

    几个小时之后,安心的手术结束了。

    安迪打电话给顾乘风。

    “医生说手术很成功,谢谢你和思琪帮我,虽然你们已经对外公布要收养…孩子,但是我自己的孩子,我会自己将他抚养长大,让你们公开承认,不过是暂时为了让陈豹答应捐赠干细胞。”

    “随便你。”顾乘风没有恭喜,也没有拒绝安迪的话。

    于思琪在一旁,听到孩子没事儿了的消息,倒是十分开心。

    “如果她愿意,我们可以把孩子抚养长大啊!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多不容易。”于思琪在一旁说。

    话没说完,顾乘风已经挂断了电话。

    顾乘风放下电话,十分严肃的双手抓着于思琪的肩膀,盯着她的眼睛。

    “思思,她既然生下孩子,就有义务将孩子抚养长大,他是孩子的母亲,无论她如何艰难,那是她的事情,这世界上有那么多单亲妈妈,难道我们都要帮他们抚养孩子吗?你太善良了,我真的担心,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你会受到多少伤害!”

    于思琪被顾乘风突如其来的话搞得有些不明所以。

    “乘风,你怎么了?”她仰着头,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顾乘风,“我只是觉得安心很可怜……”

    “不要完全相信你眼睛看到的,思思,有些事,比你想的要复杂的多,从今以后,不要再提起安迪或者安心,我不想听到这两个人的名字。”

    看到顾乘风的反应如此大,于思琪心中疑虑忍不住脱口而出:“你这么介意,是不是因为你心里还有安迪?”

    顾乘风发火了。

    他看着眼前这个因为太过单纯而显得有些可爱的小女人,想着若不是她现在有孕在身,一定把人扔到床上好好蹂躏一番。

    “于、思、琪!”顾乘风声音清冷,一字一顿的喊着于思琪的名字。

    看到顾乘风如此反应,于思琪缩了缩脖子,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我以为有些事我们之间不用说就可以达成默契,我的心里有谁,你不清楚吗?如果你再敢质疑我的心,我就把它挖出来,让你好好看看!”

    他揽过女人的后脑勺,霸道的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随后气愤的扔下他,转身去了儿子的房间。

    于思琪摸着自己有些疼的唇,懵懵的。

    “顾乘风你居然敢咬我!”

    陈豹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他主动提出想要回到看守所去。

    周巡特意和看守所打了招呼,为陈豹准备了一间单独房间,并提供比其他犯人更有营养的食物,毕竟他才刚刚被抽了些干细胞,虽然相比起身体的干细胞数量微乎其微,但是仍旧让人看起来不太有精气神。

    “离开之前,我还想要见一个人,毕竟,进去之后想见谁就没那么容易了。”陈豹说话的语气柔和了许多,似乎在见到儿子之后,他的性情有了很大的变化。

    “每让你见一个人,我都得担着脱掉这身衣服的风险,”周巡知道自己这样做是违规的,但是他反而希望在陈豹见过的人中,找到更多证据和线索,“说吧,你想见谁?”

    “顾泽宇。”

    周巡扔了手里的烟头,转身出去了。

    顾泽宇看到周巡,心中一沉。

    他认识周巡,知道他是刑侦重案的队长,这个人出现在他办公室,让他有些心里没底。

    “顾总,有时间吗,有个人想见你。”周巡问。

    “谁?”顾泽宇皱眉,谁要见他?还要派警察来?

    心中刚刚有了一个名字,周巡就把那个名字说出来了:“陈豹。”

    “抱歉,我很忙。”顾泽宇直接拒绝。

    “也许这是你最后一次见他了,难道不想告个别吗?”周巡目光犀利的盯着顾泽宇问。

    他正在调查顾泽宇,当然对他十分感兴趣,而且,他更希望陈豹和顾泽宇的见面,能给他办案带来更多有力证据。

    “我们之间,没必要见最后一眼,也不需要告别。”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