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六章 有些事还是不要知道比较

作品:《婚谋不轨:老公不太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二少爷,您就别问了,有些事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越是这样,顾诺一自然就越心生疑惑。

    等王大夫搀扶着顾浩出来,坐在餐桌前,顾诺一才看清了父亲的脸。

    瘦了很多,苍白了许多。

    “爸,你到底怎么了?”

    “还没吃饭吧,一起吃吧。”顾浩递给儿子一双筷子。

    顾诺一现在哪有心情吃饭。

    “老爷子,你得喝这个。”

    王大夫将一碗淡红色的汤递给顾浩。

    “花生衣,补血。”

    顾浩毫不犹豫将一整碗汤都喝了下去。

    顾诺一直直坐在餐桌前,看着父亲。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有事?如果是公司的事情,你自行处理,我要住在这里一阵子,什么都不想过问。”

    顾诺一攥了攥拳头,起身对父亲说道:“不是公司的事情,是雨涵。她妈妈心脏病突发去世了。

    顾浩放碗的动作一顿,抬起头看着儿子。

    “那么你现在应该陪在她身边,而不是来这里跟我说。”顾浩声音低沉,似乎没什么气力,“这些还要我教你吗?”

    “我来找您,是想让您帮我联系到我妈。”顾诺一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儿去。

    吴妈看着二少爷这样子,心里有些不好受。

    “二少爷,夫人没在家吗?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顾诺一憋了半天,红了眼睛。

    “我妈去医院找雨涵的母亲,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而且还将人推倒在地,致使她心脏病突发去世,现在雨涵根本不肯见我,我妈也失踪了。”

    一口气说出这些,顾诺一的眼泪也跟着落了下来。

    吴妈心疼的递上纸巾,眼睛偷偷看向顾浩。

    顾浩的唇在发抖,手上的碗也啪嗒一声落在递上,摔了个粉碎。

    “我现在能为雨涵做的,就是让我妈去给她道歉。”顾诺一红着眼睛看父亲怒然的脸,解释道,“所以,您能不能告诉我,我妈在哪儿?”

    吴妈去收拾递上的碎片,王大夫又帮着拿了一只新碗。

    “老爷子自打来了,就一直没和任何人联系过,特别是你母亲……”王大夫说,“所以,你问了也白问,还不如去医院看看,帮忙安排安排后事,让死人瞑目。”

    顾诺一见父亲不再说话,起身,朝外面走去。

    走到大门口,吴妈追了出来。

    “二少爷,夫人是您亲生母亲,有些事情我是不该说的,但是我还是要提醒您,老爷中毒的事情,和她有关。”

    吴妈手里拿着一张纸条,递给了顾诺一。

    “这是老爷让我给你的,夫人可能去了这里。”

    顾诺一寻找母亲之前,先去了医院。

    褚雨涵愣愣坐在床上,抱着枕头,看着母亲的照片流眼泪。

    特护看到顾诺一,主动离开了房间。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褚雨涵摸着照片上母亲的连,顾诺一安静坐在旁边看着。

    “我妈总说,等以后她身体好了,我结婚生了孩子,她就搬来和我一起住,给我带孩子,她说她要让孩子学会家乡话,不能忘本,还说要给孩子买一个长命锁戴在身上,能保佑她的外孙长命百岁……”

    说着说着,褚雨涵的眼泪无声落下。

    顾诺一心疼的无以复加。

    “雨涵,你这样,我心里很难过……不哭了……”他忍不住上前,将人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

    褚雨涵没有挣扎,身体虚弱的任顾诺一抱着。

    “我答应她等她病好了就带她去旅游,去她最喜欢的大草原骑马……”

    “对不起……对不起……”顾诺一除了说对不起,已经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资格说别的了。

    “你走吧,我求你了,我们不要再见了,永远不要再来找我……”褚雨涵虽然嘴上说着决绝的话,但双手却紧紧抱住了顾诺一的肩膀。

    “我会帮你,我会替我妈承担一切责任,雨涵,我不会扔下你一个人不管!”顾诺一坚决说道。

    “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了,我妈不会原谅我的,我不能对不起她。”

    她松开双手,不再看顾诺一。

    顾诺一心如刀绞。

    “你等着,我一定会让我妈向你道歉!”

    “道歉有什么用?我妈已经死了,再也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她呢喃着,抱着母亲的照片

    “褚雨涵!”顾诺一突然抓住褚雨涵的双肩,手上稍用力,将她的思想拉回到眼前,“你给我听好了,我不许你一直这样悲伤下去,你妈还在太平间躺着,你作为女儿,要让她安心下葬,就必须振作起来,找到害死她的人,无论你提出什么要求,我都会尽最大努力满足你!但是,如果你一直这样一蹶不振,你妈不会瞑目,我也看不起你!你给我起来,去报警抓人啊!”

    顾诺一压抑的心情突然爆发,拉着褚雨涵从床上下来,蹲下身去给她穿鞋。

    特护站在门口,不敢进来,却又担心出事。

    “顾先生,褚小姐一直不吃不喝,您不要太激动……”特护提醒道。

    顾诺一心疼不已,直接一个公主抱,把人抱起来,朝外面走去。

    褚雨涵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毕竟一直不吃不喝,又经历了太大悲伤,整个人早就虚脱了。

    任凭顾诺一将她抱到楼下车里面,帮她系上安全带,一路带她去了一家高档餐厅。

    点了些褚雨涵平时爱吃的菜,顾诺一将筷子放进她手里。

    “想要为你妈报仇,你至少要有力气!”

    褚雨涵愣愣坐着,眼睛像是被水泡过,总是水汪汪的。

    “你不是挺厉害的吗,我妈现在失踪了,你有本事就打起精神把她找出来,让她给你道歉,给你一个交代!”

    褚雨涵的眼珠动了动,终于不再呆愣。

    “褚雨涵,别让我看不起你!”

    身体一震,褚雨涵拿起筷子,开始大口大口往嘴里塞吃的。

    眼泪混着饭菜一起咽下肚子,顾诺一也跟着难过。

    他递过一杯果汁给她,顺手轻柔帮她擦掉嘴角残留的菜汤。

    褚雨涵却躲闪开来,就像顾诺一的手是一条毒蛇一样看着他。

    顾诺一觉得有一只手在自己心上抓了一把,痛到无法呼吸。

    直到桌子上的饭菜都空了,褚雨涵终于放下了筷子。

    褚雨涵想要起身离开,却在下一刻胃部翻搅,一阵恶心的感觉直冲胸口,她捂着嘴忍了半天,终于没能忍住,冲到洗手台前,将刚才吃的东西一股脑都吐了出来。

    吐到再也没什么能吐,她捧了一把冷水,扑在脸上。

    顾诺一咬着牙,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她。

    “你走吧……”褚雨涵抬起头,水珠混着眼泪,看不出来她在哭。

    “送你回去我就会离开。”顾诺一坚持。

    褚雨涵却挥开他的手离开了。

    顾诺一看着她颓然的背影,再没有勇气追上去。

    猛然间,褚雨涵身体晃了晃,突然向后仰。

    顾诺一大步冲上去,将她的身体接住,发现人已经昏过去了。

    返回医院,在医生一系列检查之后,摘下口罩交代道:

    “她怀孕了,经不住大起大落的情绪,一定要多注意,饮食上也要忌口,不要吃太凉太辣的……”

    顾诺一没有听到后面医生都说了什么,他半蹲在地上,抓着褚雨涵的手,看着在昏睡中仍旧眉头紧皱的褚雨涵,百感交集。

    褚雨涵缓缓张开眼睛,发现自己又回到医院,躺在了自己的病床上。

    特护坐在一旁昏昏欲睡。

    “我怎么了?”她觉得有些头痛,揉着太阳穴试图坐起来,才发现手背上插着点滴的针头。

    “您别乱动,先躺好,把药吃了吧。”

    “吃什么药啊?”褚雨涵虽然住院,但这两天只是修养,医生并没有给她用过药。

    “您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肚子里的宝宝需要照顾,这是医生交代让您吃的安胎药,怕您情绪激动会影响了胎气,顾先生还特意交代,让您一定安心休息,他出去办事了,很快就回来。”

    “你刚才说什么?”褚雨涵瞪大眼睛看着特护,一副完全没听懂的样子。

    “恭喜您怀孕了,已经两个多月了!”特护开心的将这个消息告诉褚雨涵。

    看到出雨涵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特护立即坐在床边安抚道:“也许这是冥冥中注定的,您母亲离开了,派了另外一个人来和你血脉相连,褚小姐,这是缘分,您一定要珍惜。”

    褚雨涵不知道自己这几天已经流了多少眼泪了。

    她抚摸着自己的小腹,难过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为什么是这个时候?”红肿的眼睛看着肚子,仿佛能看透皮肤和肌肉,看到里面那个鲜活的生命一般,“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来?”

    “您一定要想开点儿,人死不能复生,但是活着的人还是要继续带着希望活下去,我想,您母亲也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她发病的时候我在场,我看得出来,她对您和顾先生的关系,是支持的。您可不要让她失望啊。”

    她只低着头,不说话,脑海中不断闪现母亲曾经说过要给未来的外孙准备长命锁的画面。

    然后猛然扑倒在床上,抱着枕头,失声痛哭。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