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3章:出了什么事?

作品:《替嫁小妻有点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不,至少,我们还算是朋友吧!”

    闵歆朵急忙说道。

    银面笑着将她手里已经冷掉的鱼重新放回了火上烤了烤,直到重新冒出热气,这才递到闵歆朵的面前:

    “好了!我已经说了我的过去。现在轮到你了!说说你吧!我很想知道,大家小姐的童年是怎么度过的。”

    闵歆朵摆了摆手,没有接鱼,而是说道:

    “我吃饱了,谢谢!我对童年没有多少记忆。小时候出过一场车祸,整整昏迷了一个月,醒来后就什么都忘记了!”

    银面的眼眸微眯,精光闪过,说道:

    “一点也不记得?”

    “嗯。其实我并没有像你想象中那么好!我很调皮,在学校里面经常惹得老师头痛!”

    说到家人的时候,闵歆朵的话更多了起来,喋喋不休地说着,双眼里放出光彩。

    银面却渐渐沉默了下来。

    半晌,闵歆朵才察觉出不妥,忙说道: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说这么多的。”

    他是孤儿,从小被家人抛弃,在听到别人说起家人的时候,一定十分不开心吧!

    银面顿了顿,正要说话,就听到竹林中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

    “小姐,你在哪里?”

    李嘉文手持火把,漫山遍野地寻找未归的闵歆朵。

    闵歆朵站起身,看向声音来处,有些慌张地叫道:

    “糟了,嘉文一定担心死了。银面,我先”

    闵歆朵转身,却见火堆旁已经没有一个人。

    银面又消失了!

    李嘉文见到火堆,赶紧朝着这边走来,见到闵歆朵正站在原地出神,忙问道:

    “小姐,天都全黑了,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闵歆朵扬起笑脸,拍了拍手,说道:

    “没事,我们回去吧!”

    率先朝着住所方向走去。

    李嘉文看看地上已经被水浇灭的火堆,边上还有几条鱼骨,有一个地方稍微平整,显然是被人坐过的。

    他没有说话,默默地跟在闵歆朵的身后往回走。

    一棵大树的树枝上,银面依靠着树干,看向远去的两人,微微叹道:

    “你真的不是她吗?真的,失忆了吗?”

    当晚,银面就那样枕着双手,躺在树上,伴随着皎洁的月光久久未能入睡。

    同样失眠一整夜的,还有李嘉文。

    他的脑中回荡着闵歆朵的音容笑貌,又想起今天看到的那个火堆,思来想去,夜不能寐。

    隔壁的闵歆朵却是睡了一个好觉!

    翌日清晨,闵歆朵照旧去来吾大师处受训,直到下午才有空,独自一人去往昨天的那个瀑布。

    瀑布还在,只是水流小了一些。

    “银面,你还在吗?”

    闵歆朵叫道。

    可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闵歆朵微微叹气。

    溪水波光潋滟,里面的鱼儿自在地游弋。

    她挽起裤管,走进溪水中,学着昨天银面的手法捉鱼,却久久没有所获,反而被逃脱的鱼儿甩了满脸的水。

    “呵呵,你还是放弃吧!想吃鱼,叫我不就可以了?”

    银面从树上跳了下来。

    他已经在树梢上观察了很久,闵歆朵的徒劳无功全被他看在眼里了。

    闵歆朵双手叉腰,气呼呼地说道:

    “我刚来的时候就叫你了呀!谁知道你跑哪里去了?不会是故意不答应我,想看我的笑话吧?”

    银面捡起一个小石头,扔到了闵歆朵的近处,溅起的水花惊得闵歆朵尖叫一声!

    林间传来闵歆朵的娇笑声。

    李嘉文正在不远处,看向不远处的两人,虽然因为竹林的遮挡看不真切,但从小姐的笑声来判断,明显十分开心!

    另一个男人身材颀长,瘦瘦高高,一袭白衣穿在身上十分飘逸俊朗。

    尤其是他脸上戴着的一张银色面具,在阳光的反射下,更加亮眼!

    昨天小姐应该就是跟这个人在一起的吧!

    李嘉文心情低落了很多。

    到达这里的一个月,他十分开心!整天和小姐同住一屋,虽然隔着一道竹墙,但在寂静的深夜,连她的呼吸声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他常常听着听着就笑起来。

    现在,他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了!

    但他也没有走过去破坏小姐的兴致,看了一会儿之后,默默地走回来吾大师的竹屋,拎起斧子就劈柴。

    来吾大师在屋内看着,顿了顿,又继续沏茶。

    闵歆朵又饱餐一顿烤鱼之后,抬手擦去嘴角上的残渣。

    银面突然靠近,拉过她的手掌,说道:

    “什么时候受的伤?”

    在闵歆朵的手心下方,的确有一道两厘米的伤口,边缘处已经泛白,虽然没有鲜血流出,口子深处却还是红色一片。

    “嗯?大概是刚才捉鱼的时候弄破的吧!”

    闵歆朵说道。

    鱼鳍锋利,想必是那时候专注于抓鱼,被鱼鳍割伤,又在水里浸泡了这么久,所以现在才成了这个样子。

    银面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一个小盒子,盒子打开就飘出薄荷清香,他从盒子里挖出一些膏状物,涂抹在了闵歆朵的伤口处。

    闵歆朵只感觉手心微凉,比膏药更凉的,是他的手心!

    膏药的味道有些熟悉,让她的心瞬间下沉。

    “好了!”

    银面仔细地涂抹完,这才将闵歆朵的手放开。

    “银面,你这是什么灵丹妙药啊?刚刚擦上,就感觉热热的呢!能给我看看吗?”

    闵歆朵笑着伸出一只手,掌心朝上看着银面。

    银面大方地将膏药往她的手上一放,说道: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闵歆朵接过来,就着落日的余晖仔细地看着那膏药的颜色,嗅着它的味道。

    很熟悉!

    她的脸色微变,怔怔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银面转头,见她拿着膏药出神,好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把将膏药抓了过去,揣回兜里,转身就要走。

    “慢着!”

    随着闵歆朵的喝止,银面的身体一僵,却没有转过头来。

    闵歆朵的声音变得清冷了许多,问道:

    “这里荒山野岭的,晚上你去哪里住啊?”

    银面心里一松,转过头,笑道:

    “这个不用你担心,我有住的地方。你还是回去吧!有人担心你。”

    李嘉文的靠近,他不是没有发现。

    闵歆朵勉强一笑,点点头。

    晚上回到住所的时候,李嘉文正端坐在门前,看到闵歆朵回来,如同雕塑一般的面容总算是有了些许生气。

    “小姐回来了?”

    闵歆朵恹恹地应了一声,走回自己的房间睡了。

    李嘉文看着她,莫名其妙地挠挠头。

    接下来几天,银面依旧每天与闵歆朵见面,两人的欢乐时光总是无穷无尽。银面也总是有办法,让闵歆朵或是喜悦或是崇拜。

    李嘉文不是默默躲在一边看,就是在大师处劈柴。

    在这个地球的另一端,遥远的非洲,却正上演着惊心动魄的一幕!

    汤姆和杰瑞被上百头的非洲野牛追赶,身下的骏马慌张之余,竟然直直朝着悬崖跑去。

    但两人仍未察觉。

    直到马蹄踏空,一股失重感传来,汤姆才知道,他们被追赶到了绝境!

    两人连同着马匹,都掉入峡谷之中,最前面的几头牛及时地刹住了车,显然对这一处地形非常了解!

    过了一个日夜,汤姆才缓缓转醒。

    他甩甩头,脑子从混沌中清醒过来,想要动一动手脚,却发现他被一根树枝挂住,堪堪止住下坠的身体。

    “我这是在哪儿?”

    汤姆迷茫地自言自语。

    转头四顾,小树是悬崖上的石缝间顽强长出来的,只有两根树杈,他正躺在其中一个稍微强壮一些的树杈上。

    另一根树杈上,是杰瑞!

    她火红色的头发在苍翠的树叶间十分醒目!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